激战 正文 第四十五章 暗杀行动

夕阳古道 收藏 1 1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13/


倭国陆军大佐渡边正夫听到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他急忙拿起电话机,原来是倭国华北派遣军总司令中村四郎大将亲自打来的电话,命令他今天下午两点钟到司令部。渡边正夫诚惶诚恐地答应着,放下电话机,看看腕上的手表,还有三个多小时。他一边思虑着总司令官找他会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一边又津津有味地阅读那本不忍释手的书籍。

他手里捧着的不是一般的书,是一本原装的德文书。渡边正夫在倭军中的资历非常老,早年曾在德意志国留学,后来又在华龙国从事多年的情报工作。而这本书是他在德国的朋友特意送给他的,德军的《特种作战手册》。

在北都的一座四合院里,中村四郎大将正在等候渡边正夫的到来。渡边正夫穿着整齐笔挺的军服、挺着胸脯提着公文包走进了中村四郎的大办公室。中村四郎招招手,请渡边正夫在沙发椅上就座。女秘书端上清茶、汽水和甜酒,便退了下去。照例经过一阵寒暄,中村四郎与渡边正夫便攀谈起来。

“渡边君,现在华北的治安形势不容乐观,不但平原上有游击队活动,在山西、河东两地还有革命党的数万军队。尤其是河东省的革命军,尽管装备不如我军,却连续向我军发动进攻,给我军造成很大的损失。他们的战术很特别,既有正规部队,又有游击部队,配合地非常默契。你是陆军中出名的战术专家,不知你有什么看法?”中村四郎直接了当地提出了问题。

渡边正夫略一沉吟,说道:“我认为,要想剿革命军,必须采用特殊的战术,而更重要的善于利用华国人。”

中村四郎显然对渡边正夫的回答很感兴趣,说道:“接着说,如果渡边君是司令官,如何指挥?”

听了这话,渡边正夫很激动。他知道机会来了,于是他毫不犹豫地说:“司令官阁下,首先我们必须利用华国人,尤其是在革命党的内部要发展效忠于我们的人,依靠这些人建立一套完整的情报体系。准确的情报是取得胜利的前提。其次,在强大正规部队的基础上,要组建特种部队,执行特殊的任务。以河东省举例来说,革命军占据了山区以及山区与平原的交界地区,而我方占据了城市以及交通线。我方出动兵力向山区围剿时,一般都是长途奔袭,对手已经很早就知道了,做了相应的准备,因此我军往往是无功而返。特种部队的目标小,可以在对手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秘密潜入。龙国有句古语:擒贼先擒王。特种部队的任务就是擒王。袭击对方的指挥部,暗杀对方的高级将领,炸毁对方的弹药库等等,可令对手陷入混乱,可以有效地支援我军的围剿扫荡。”

中村四郎微笑着,拍了两下巴掌,说道:“好!渡边君分析的很精辟,与我不谋而合。我准备委任渡边君为河东省倭军宪兵司令官。河东省的治安、情报、特种作战任务全部由宪兵司令部负责。河东方面军司令部则主要负责对革命军的围剿。”中村四郎说完望着渡边正夫。

渡边正夫唰的战起来,说道:“谢谢将军对我的信任,愿为天皇及司令官效劳。”

在中村四郎与渡边正夫会谈的同时,为了打破敌人的“铁锁囚笼”,一分区正在召开了支队团以上干部会议。

会议上,泰州军区司令员韩大鹏首先宣布了鲁泰军区的命令,军区司令部根据形势的变化,决定撤销鲁州、泰州军区,成立泰北、泰南,鲁中、鲁西四个军区,各军区下面再设军分区,同时取消旅级建制,各军分区下辖团。吴汉被任命为泰北军区司令员,原三分区司令员孔亮任副司令员,原三分区政委贺常青任泰北军区政委,梁兴任副政委。郑维华任政治部主任。泰北军区的防区是原一分区与三分区的大部,现在下辖五个军分区。

韩大鹏宣读完任命,吴汉接着宣布对泰北各军分区司令员的任命。这些事情完毕,会议转入军事议题。吴汉指着地图接着说:“倭军修这么多的路,筑这么多的碉堡,看上去气势汹汹,实质上确是作茧自缚。敌人的兵力有限,建了碉堡就要在里面要驻军,碉堡多了,兵力分散不算,这些碉堡的给养全部要靠交通线,交通线就是敌人的血管。同志们想一想,如果人身上的一块肉中没有了血,那就是块死肉。因此,我们要切断敌人的血管,让敌人的碉堡变成身上一块块的死肉。”

“还是司令员的计策高明。”郑维华笑着说道,走到桌前给吴汉倒了一杯水。

吴汉喝了一口水说道:“不是我的计策高明,这次重新调整军区,取消旅级建制,就是为了应对新情况。这次破袭战要多点开花,重点是倭军控制的上北铁路这条大动脉,因此不能像以往一样集中兵力,而是要分散兵力,对于敌人的交通线,各分区要将地段划分到各团,但分散行动不等于自由行动,各团要在军分区的指挥下,协同作战,统一行动。在破袭战结束后,各团要抽调精干人员,组成武装工作队,深入倭伪统治区,配合当地党组织,打击伪特组织,给在那里的同志保驾护航。”

吴汉讲完话后,其他同志依次发言,都对于打破倭军的“铁锁囚笼”充满信心。

第二天一早,韩大鹏司令员准备返回军区,吴汉亲自来送,两个人走在山路上亲切交谈。

韩大鹏说道:“吴汉同志,咱们是一起从大青山走出来,无论在军事上、政治上对你我都是比较放心的!”

吴汉说道:“老首长,这次你和彭军长要回中央工作,不知道咱们什么时候还能见面。”

韩大鹏笑笑:“无论在哪里,都是为党工作。抗战胜利了,咱们还会见面的。对了,你的爱人现在怎么样?这次怎么没有看到她?”

吴汉也笑笑:“她现在是县长啦!工作很忙。”

两个人边走边谈,在一个岔路口握手分别。

在吴汉策划对倭军进行破袭战的时候,一次针对他的刺杀行动也在积极策划之中。这两年中,吴汉指挥部队大量杀伤倭军,他一直被倭军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倭军的特务机关搜集吴汉的情报已经很长时间了,并借助打入革命党内部的特务,搞到了吴汉的照片,渡边正端详着吴汉的照片。

倭军的这次刺杀计划是在极绝密的情况下制定的,只有渡边正夫本人和几个亲信参谋知道,属于绝密级。渡边正夫对革命党情报网的灵敏度太了解了。作为一个资深的情报官,他深知任何一支占领军,无论它的情报系统多么专业也总是处于下风。因为你毕竟是占领军,身处敌方的领土,在这块土地上生活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敌方的情报人员,包括表面上俯首帖耳的由华人组成的特务队。

执行这次任务的是渡边手中的王牌,倭军华北派遣军宪兵司令部的行动一课,行动一课又被称为佐贺部队,是一支倭军的特种部队,共有成员二十人。队长佐贺甲毕业于倭国陆军士官学校,行动一课的成员不但在德意志国接受了严格的特种作战训练,而且能够说流利的华语,深知华国人的生活习惯,个个都是华国通。这支部队在倭军中可谓人才济济,出类拔萃。

石门镇位于蒙县,倚山而建,风景优美。泰北军区的前线指挥所设在一座用石头垒起的小院里,正屋中间的墙上挂着一幅军用地图。这里既是作战指挥室,又是吴汉的卧室。

“报告!警卫团…”一个身材高大威武的军人在门口喊道。

“行了,别说了,快进来吧!”吴汉在地图前下着命令。高大军人走进屋子。

“李团长,让警卫一营马上集合,跟我走!”吴汉说道。

“是!”李团长心中打着鼓,司令员又要上前线?但政委有命令,不能让司令员亲自上前线,“可是政委…”李团长小声嘀咕着。

“政委那里我去说,咱们只是去观战,你马上集合队伍!”吴汉的口气不容质疑。

“是!”李团长人敬了一个军礼,马上去执行命令。一个小时以后,吴汉领着警卫营出发了。

7月28日晚22点,对倭军的破袭战全面打响了。吴汉两手叉腰,站在山坡上,遥望着远处的上北铁路,兴奋地看着眼前的战争场景。一颗颗红绿色信号弹腾空而起,与上北铁路沿线的弹火交相辉映,各路突击部队争先恐后地扑向敌人的车站和据点。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激昂的冲锋号声和爆豆般的机枪声,组成了一曲雄壮的战斗交响乐。

吴汉身后的参谋及警卫营的战士们个个兴奋不已,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壮观的场面。

第二天,各分区的战果报来。这次破袭战,攻占三座县城,摧毁倭伪军的大量碉堡炮楼,缴获武器弹药不计其数,同时烧毁车站六个,破坏铁路五十多公里,使上北铁路一度中断,“铁锁囚笼”失去了威力,极大地震撼倭伪军。同时倭伪军不得不向铁路沿线增派警备部队,这样大大钳制了倭伪军向根据地进行扫荡的军力,根据地得到进一步的巩固,双方又进入了新的相持局面。

在蒙山山脉的山脚下,有一个被庙字建筑群簇拥着的秀丽山村——八庙村。这里因繁星般撒满了台凉寺、古塔寺、普渡寺、西山寺、灵隐寺、慧如庵等八座古刹而得名。在村前有一条小溪,流淌着清澈见底的溪水。现在,这里是泰北军区司令部的驻地。

吴汉的妻子罗冬梅已经调到司令部来工作,专门照顾吴汉的生活。这天吃过晚饭,吴汉对罗冬梅说道:“冬梅,我要去一下贺政委那里,要不你先睡吧!”

“你去吧!路上小心,我等你回来。”罗冬梅一边说,一边调亮了马灯,又说道:“我看书。”

吴汉出了自己的房间,领着警卫员直奔政委贺常青的住处,他并不知道,一把无形的利刃已经悬在他的头上,马上就要砍下来了。

渡边正夫精心策划的暗杀吴汉的计划虽然因为革命军的破袭战而被迫推迟了,但渡边正夫一直没有放弃,而是更加精心的准备。自从泰北军区司令部设在八庙村以后,渡边就通过在革命军中的倭伪特务得到了情报。现在革命军与倭伪军处于相对平静的对峙期,谁也没有大的军事行动,在渡边看来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这意味着泰北军区司令部暂时不会离开八庙村,这就为佐贺部队的行动提供了准确地点,成功机率大大增加。

渡边正夫命令行动一课马上行动,佐贺甲和他手下的队员全部化装成革命军战士,每人两支德国造二十响驳壳枪及十分充足的子弹,另外每人十颗仿革命军的木制手榴弹。这种仿制的手榴弹看上去与革命军的手榴弹没有什么区别,但其内部装的却是一种特殊的高能炸药,一枚这样的手榴弹的威力与十枚革命军的手榴弹不相上下,这也是渡边为这次行动准备的致命武器。

行动一课的二十名成员从济城出发,沿途不再任何一个倭军据点停留,而按照事先设计好的路线,直接潜入根据地。他们根据潜伏特务提供的情报,伪造了证件,并且利用假证件,闯过一道道关卡,向八庙村摸去。

在吴汉住处的门口,两个哨兵背着步枪,注视着面前空旷的并不算宽的街道。这时,警卫团的李团长领着一个警卫班从黑暗中走了过来。

“精神点,把眼睛睁大点!”李团长提醒着哨兵,又拍了三记巴掌。从房顶上闪现出两个警卫战士,这是李团长为了保护首长的安全,特意暗排的暗哨。李团长满意地点了点头,领着警卫班走了。

当他刚拐过街口,正要向贺政委的住处走去,突然身后传来几声清脆的枪声,紧接着是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李团长大吃一惊,暗道:“不好,出事了!”急忙领着警卫班向枪响的地方奔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