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战 正文 第四十二章 阻击敌人

夕阳古道 收藏 1 3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13/


冈田俊收到战报后,见又损失了两个大队及皇协军一个营的兵力,气得暴跳如雷,命令他麾下的倭伪军向吴汉的革命军发动全面进攻。

在冈田俊准备进攻的同时,在外线作战的梁兴、郑维华给吴汉发来了电报,外线的战斗已经展开了。吴汉清楚,这意味着倭军在山里面的日子到头了。

最先发现倭军异常的负责南面防守的一团二营,二营面前的是驻扎在王庙镇一带的倭军第五师团。这天早上,负责监视敌人的侦察员跑回来向二营长张大洪报告,王庙镇一带的倭军正在集结,好像要有大规模的行动。王大洪知道情况紧急,一边命令各连、排迅速进入阵地做好战斗准备,一边立即将情况向上级作了汇报。

二营负责防守着进入火头山的最后一道天然门户,几个几十来米高的小山头,从这些小山头下面穿过,再走两三里的山路就可以直达火头山的山脚下,也就是天然溶洞的洞口那个地方。

吴汉听完参谋的汇报,感觉到倭军这次的行动非同一般,让林强、王家林在指挥部中盯着,自己领着一个警卫排直奔二营的指挥部。路上经过一团指挥部的时候,他将一团长赵桐也叫上了,同时让赵桐通知三营,做好战斗准备,随时增援二营。

一条十几米宽的小河缓慢地穿过山谷,河滩上满是大小不一的鹅卵石,远一点的地方长着参差不齐但是十分茂密繁盛的野草。看得出来,这条的河曾经是一条气势磅礴的大河,但随着岁月的流逝,它正在逐渐干涸。

野草幽静地在初夏的微风中摇摆着,不时有几只蝴蝶和蜻蜓在草丛中翩翩起舞,这里的一切仿佛是一幅优美的风景画。在这恬静中,谁又会想到,一场血与火的战斗正在拉开序幕。

二营的阵地在河上游的西岸,倭军从河的下游向二营阵地进攻,展开兵力时就必须沿着和两岸河滩走。这条河的河面加上河滩,大约有几十米的宽度,而从谷口到二营最前沿的阵地大约有三四百米的距离,这段距离上无遮无掩,完全是一片开阔地带。如果倭军要是从这里强攻的话,这片开阔地带对倭军十分不利。

这时,前方的侦察兵传回最新的情况,来犯的倭军距离二营的阵地只有不到五里的距离了,兵力大约是两个联队。

吴汉暗道:“看来冈田俊是准备孤注一掷了,竟然一次出动了两个联队的兵力。“战术教授”一下出动了这么多兵力,那东北、西北方向的倭伪军必然也会有所行动。”

“通讯员!”吴汉大喊一声。

“到!”

“你迅速赶到指挥部,告诉参谋长,让他命令所有的部队做好战斗准备!”

“是!”通讯员马上跑着去传达命令。

远处传来急促的马蹄声,十几个倭军前哨尖兵骑着马来到谷口。可能是担心河滩上的鹅卵石扭伤马的腿,倭军骑兵放慢了前进的速度,嘀嗒嘀嗒的马蹄声在寂静的谷内回响。马上的倭军小心翼翼地注视着周围的情况,不时放上一两枪,试探着周围的情况。

在倭军前哨距离二营阵地不到一百米的时候,山谷口传来了大队人马嘈杂的脚步声,一面面飘扬的膏药旗出现在吴汉的望远镜里。倭国人的大部队来了。最先抵达谷口的是倭军第五师团的平田联队,该联队的联队长是平田武夫,在三岔口被消灭的那个倭军中队就是隶属于平田联队的战斗序列。第五师团是从华东南调到鲁泰的倭军主力师团,该师团的建制是四联队,兵力达到三万余人,战斗力在倭军中可谓一流。在华龙国的东南地区作战中,该师团从未遇到过对手,曾经创造了一个师团消灭华军五个军,歼灭二十万华军的战场纪录。该师团的师团长大岛三江为此受到天皇的嘉奖,因此大岛三江放出狂言,只要第五师团一个师团就可以消灭整个鲁泰地区的革命军。

平田武夫是大岛三江这一口号的坚决拥护者,他本想在这次围剿行动中立个头功,没想到在三岔口损失了一个中队,这在对华龙国的作战中,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无疑是当头一棍。他认为这是平田联队的耻辱,一直盼着报仇雪恨。这次接到进攻的命令,平田武夫认为报仇的机会来了,可以一雪前耻。

平田武夫率领大队队走到谷口时,便隐隐地感觉到不安,眼前这个地形对自己一方来说太不利了。山谷中间是一条十几米宽河,水的深浅不详。两岸的河滩都是鹅卵石,没有障碍物。河滩后面是一片片半人高的荒草,而荒草后面多是几乎垂直的几百米高的陡壁,人根本攀登不上去。远处的峭壁下是几个几十米高小山包,山包树木茂盛,还有半人高的荒草,隐藏个上千人都不成问题。根据情报部门送来的情报,在那几个小山包中间的道路,就是去火头山的道路。这就意味着自己的部队必须迅速控制那几个小山包,才能控制住进出火头山的道路。不过要攻占那几个小山包只有沿着河滩走,河滩上光秃秃的连块可以藏身的石头都没有,一旦小山包上有埋伏,走在河滩上的人还成了靶子。

平田武夫举手止住了正在前进的队伍,犹豫不决,他是个职业军人,对于作战又多次的经验,对于这样的地形,贸然进攻无疑是去送死,他可不愿拿士兵的生命去冒险。平田武夫正在拿着望远镜仔细观察山谷的情况,山谷中突然响起一阵激烈的枪声。平田武夫知道那是自己侦察兵所在的方位。

一个前哨尖兵飞马从山谷中奔出来,将手中的步枪单手横举在头上左右晃动。这是倭军遇到大股敌人的信号。

“啪”一声清脆的枪声,倭军倒栽下马,脚却被马登子缠住,惊马继续拖曳着地下的尸体向着的平田武夫大部队跑来。

望着被马拖得血肉模糊,残缺不全的尸体,一下子激起了平田武夫的怒火。

“八嘎!”平田武夫低声骂了一句,终于下定了决心。在他看来,革命军是一些装备落后的乌合之众,根本不是皇军的对手。

平田武夫命令炮兵立即架起山炮、迫击炮,向那几个小山包射击,掩护步兵。一个中队的倭军步兵向二营的阵地发起了冲锋。

轰!轰!,这不是倭军的炮弹爆炸声,而是埋伏的战士拉响了埋在河滩上的地雷。地雷是在军分区兵工厂自制的。核心是以黑火药为主,外层就是一个铸铁的壳,而且根本没有什么预制碎片,但装药量极大,因此爆炸力和杀伤力相当可观。这次二营的战士把地雷埋在河滩地鹅卵石下面,地雷一炸,带动鹅卵石四处横飞,杀伤力又增加了不少。

二营的地雷埋在河西岸的下游,而从西岸进攻的倭军展不开兵力,几股浓烟升起,爆炸中心周围的几个倭国兵被炸得血肉横飞,还有不少倭国兵被弹片、碎石击伤。除了被炸死的,受伤的、没受伤的倭国兵显出了良好的军事素质,刷地一下就地卧倒,一起向小山包上射击。

尽管不断地有倭国人的炮弹在小山包上爆炸,但二营的战士们全然不顾,向河滩上的倭国兵猛烈开火,河滩上的倭国兵不断地中弹,丢下几十具尸体,向谷口外撤去。

倭军的四门山炮排列在谷口外,从小山包到谷口只不过一里多的距离,对二营的威胁很大。当得知敌人是两个联队兵力的时候,吴汉就命令一旅炮兵营派出一个连前来支援。炮兵连到达后,吴汉命令炮兵营集中火力先端掉倭军的山炮阵地。炮兵连长接到命令,在小山包的反斜面架起九门六零迫击炮,立即来了一个齐射,炮弹呼啸着飞向倭军的山炮阵地。

倭军的四门山炮射程远远大于迫击炮,但受到地形和弹道的限制,只能将阵地设在这个地方。迫击炮弹爆炸的时候,平田武夫被身边的卫兵一下扑到在地上,幸运的是,一块弹片只是划过平田武夫的脑门,倭军的高级指挥官一般没有戴钢盔的习惯。鲜血顺着平田武夫低矮的鼻梁流了下来,他那四门山炮算是报销了。山炮不响了,倭军的火力顿时弱了下去。

“八嘎!”被自己的血刺激得进入暴怒状态的平田武夫抽出指挥刀,咆哮一声:“龟雄!”然后向着小山包一指。

一个中佐军衔的倭军军官大喊一声“给我上!”带领一个大队的倭国兵发起了冲锋。

当他们刚冲出一百多米的时候,“嗒嗒嗒”密集的机枪子弹如暴雨般打来,顿时倭国兵倒下了一大片。卧倒在地的倭国兵纷纷小山包射击,但是过于平坦的地势,让倭国兵的伤亡增加得很快。平田武夫两眼通红喊着:“火力掩护!”

但整个山谷都在二营的火力打击之下,倭军根本没有屏障,又怎么组织有效的火力反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