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炒三国 第二章 曹操的成长过程 第九节 天下第一厚脸皮

阿元250 收藏 0 5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6/


把叔叔和老爸搞定之后,曹操在家里是如鱼得水。但在家里再风光,意思也不大。家里人都叫他祸害八十个来回了,再祸害下去是一点成就感也没有了。咋整呢?还是得出去玩。但曹仁那哥几个是不找了,忒坏。找谁呢?曹操想到的是袁绍。

虽然袁绍后来败在了曹操手里,但在袁绍小时候,可是个好孩子。长得好、学习好、团结同学、尊重家长,是个三好学生。也正是因为这袁绍是个三好学生,所以他谁都能接受,象曹操这么丑的孩子,也可以一起玩。


玩点啥呢?曹操出的主意是偷新娘子。为啥偷新娘子呢?原因是曹操当时虽然说是十四五岁了,但因为长得太寒碜,个头又短小精悍,穿高鞋都能走到马车底下去,所以这女人都不搭理他。连个恋爱都没有谈过,手孩子的手也没有拉过,把曹操给憋坏了。咋整呢?他就想到了抢新娘子这么个馊主意。为啥抢新娘子,一是听人说女人在结婚那天最好天,二是结婚时闹哄的,好下手。第三,万一被抓住了,也有个解释,俺这么不是在闹洞房吗?


但他是这么想的,可没跟袁绍这么说。人家袁绍五岁初恋,十岁初吻,十三岁就带马子进饭店开房间了,不在乎这个啊。所以曹操和袁绍是这么说的:“袁哥,你没看过新娘子吧?”那个时候,新娘子都是头上蒙块红布,直接用骄抬进去的,除了新郎是谁也看不着。所以袁绍是相当的好奇。曹操就接着说了:“俺有个招,能让你看到新娘子。”袁绍因为好奇就上套了,问:“咋招啊?”曹操:“一个字,抢!咱们是这么这么这么这么办……”


过了几天,正好有一家人办喜事,曹操和袁绍这两小子就盯上了。先躲在人家的花园里,等新娘子抬来了,曹操就大喊大叫:“抓小偷啊,有贼啊!”


屋里的人一听,有贼?赶忙都出来抓小偷。曹操一看屋里就新娘子一个了,麻溜地进屋了,拿把刀往新娘脖子上一架,用块破抹布把嘴一堵,袁绍拿个麻袋往新娘头上一套,扛起来就走。


但两人整出这么大动静,别人能看不见吗?看见了就追,曹操、袁绍这哥俩就跑。慌不择路啊,这哥两就摔到荆棘丛里去了。这时候曹操的优势就出来了,短小精悍啊,找个缝就钻出去了。回头一看,袁绍抱个新娘子还不撒手呢。于是就大喊,“偷新娘子的人在这那!快来人抓他呀!”把这袁绍吓的,扔下新娘子,噌的一声就窜出来了。


有了这次经历,袁绍也不跟曹操玩了。但曹操也没往心里去,他又动起别的心眼了,干吗呢?要给自个找个老婆。但把这心思和老爸一说,他老爸可给愁坏了。这整个洛阳城里,没不知道的,曹操身高象个地踩子,脸象个烂柿子,谁家的姑娘能给他呀?


看着老爸一脸的难色,曹操心里明镜似的,那是愁自个长得难看呢。就和老爸说了:“你愁啥呀?俺都看好一个了,谁呢?蔡邕蔡伯喈家的姑娘,蔡琰。”


这蔡琰就是蔡文姬。名琰字文姬,也有说是昭姬的。那在洛阳是大大的有名,不仅是花容月貌,而且还才高八斗,是一有名的才女。


等这曹操把蔡琰的名一说出来,曹嵩差一点儿没笑死过去:“孩子,你咋这不识数呢?你这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臭狗屎也往花上凑吗?就你这条件,人家能勒你?那太阳还不得出南边出来啊?”


曹嵩这话说得够难听的吧?人家曹操不再呼。这么多年了,可以说曹操就是在被埋汰中长大的,啥喀没听过,啥话没见过啊?早就是没皮没脸,死皮赖脸了,这些话算个啥呢?压根也没往心里去。说了:“俺知道俺长得不咋地,但俺有才啊!才子佳人,不正好是一对吗?”


曹操说的痛快,他老爸受不了啊,转身就找个旮旯吐去了,过后是整整三天没吃饭。


但曹操不在乎这个,自我感觉好着呢。提起笔来就给蔡琰写了封求爱信。别的内容记不住了,就知道里边有两句是这样的:“青青子矜,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字面上的意思是:青青的,是你的衣领;悠悠的,是我的深情。只因为你的缘故啊,让我思念到如今。而最准确的翻译就是,“俺想死你了。”


蔡琰不仅人长得漂亮,学问高,还挺逗的。接到这封信没有被吓着,而是直接寄到当地最大的小报,洛阳版《太阳报》去了。《太阳报》是头版头题给登出来了。后边还加了编者按:你长的丑,不是你的错。可是你经常出来吓人就是你的错!要是不仅出来吓人,还敢向大美女求婚,那只能说这人有毛病。


随后《太阳报》趁热打铁,推出了世界上最厚的脸皮评选活动。共收到一千万多条短信,曹操以压倒性的优势,战胜了刘邦成了第一名。《太阳报》编辑的评论说,天下啥玩意最硬,那就是曹操的胡子!这天下第一的脸皮,可它们还是破皮而出。


但面对着这一切,曹操的反应是啥呢?第一说了一句话:“琰儿,俺永远爱着你!”这句话后来传到蔡琰的耳朵里,蔡琰是掉了一地的鸡蛋疙瘩。这句话的另一个后果是,几十年后,曹操把蔡琰从匈奴那里整回来了,并给她封了个官,让蔡琰有机会时不常儿的看看他的丑脸。


第二是说了另一句话,也算是至理名言:“说俺脸皮厚,你们女人的脸皮比俺厚多了。俺这胡子还能钻出来呢?可胡子那么尖,在女人的脸皮下就是长不出来。”


写刘备的时候,阿元就说过,当时江湖上,兵器排行榜上,排名第一的是刘备的眼泪,第二是曹操的厚脸皮。


对于这种说法,肯定会有许多人跳出来反对。比如说《厚黑学》的创始人李宗吾就认为,曹操的特点是特别的黑。“三国英雄,首推曹操,他的特长,全在心黑:他杀吕伯奢,杀孔融,杀杨修,杀董承伏完,又杀皇后皇子,悍然不顾,并且明目张胆地说:‘宁我负人,毋人负我。’心子之黑,真是达于极点了。有了这样本事,当然称为一世之雄了。”


而他认为脸皮子厚的,是刘备。“刘备,他的特长,全在于脸皮厚:他依曹操,依吕布,依刘表,依孙权,依袁绍,东窜西走,寄人篱下,恬不为耻,而且生平善哭。做三国演义的人,更把他写得维妙维肖,遇到不能解决的事情,对人痛哭一场,立即转败为功,所以俗语有云:‘刘备的江山,是哭出来的。’这也是一个本事。他和曹操,可称双绝;当著他们煮酒论英雄的时候,一个心子最黑,一个脸皮最厚,一堂晤对,你无奈我何,我无奈你何,环顾袁本初诸人,卑鄙不足道,所以曹操说:‘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操耳。’”


对于他的这种说法,阿元不以为然。为啥呢?刘备脸皮再厚,还要个脸呢,而曹操呢?很多时候,干脆就不要了。象李宗吾先生说的,吕伯奢,杀孔融,杀杨修,杀董承伏完,又杀皇后皇子,悍然不顾,并且明目张胆地说:“宁我负人,毋人负我。”人家是不仅干得出来,而且还说得出来,你说这样的人还要个脸吗?


还有许攸来投的时候,曹操是当面说谎,被人揭穿了,还可以哈哈大笑,不以为意。这样的人,往好听了说是奸诈,往不好听了说也是不要个脸。


而且曹操说谎都成习惯了。有次去打仗,也不知道这向导的道是咋领的,净在荒山野岭里走啊,不仅没吃的,连水也没有。士兵们都渴坏了,一个劲的吵吵,我们要喝水,我们要喝水。眼瞅着士兵要闹事了,曹操小眼睛一转,就说了:“前边,前那山头,一过去,就是片梅林,那梅子大的,牛眼珠子似的。”结果这些士兵就给忽悠了,在大太阳地儿里,又跑了好几百公里,原因是曹操说的,永远是前边那坐山。


关于这段,人们都认为一段美谈,还有个成语叫望梅止渴,认为这个故事反映的是曹操的机智。但这个机智不是建立在厚着脸皮说谎的基础之上的吗?


还有个故事,也是贼拉的有名,最后也整成成语了。叫啥割发代首的。说曹操领着大军在麦地里行军,经过一片麦田。曹操就说了“士卒无败麦,犯者死!”啥意思呢?就是说谁也不能把麦子给踩了,踩了的话,就要杀。结果曹操的马惊了,把麦子给踩了。这咋整呢,自个拉出的屎缩不回来啊,就咋呼着要把自己给砍了。那大伙儿哪干啊,于是曹操就把自己的头发给割下来了,说这就是脑袋了。对于曹操的这种做法,你说他不是厚脸皮是啥?你那头发跟韭菜似的,割了一茬,它又长一茬,割下点有啥呢?咋就能和别人的脑袋一样金贵呢?当时曹操拿出来的理由是,罚不加于尊者。要说尊者,国舅董承,还有伏皇后,那不是尊得更厉害吗?咋说杀就给杀了呢?


所以这个故事,除了说明曹操奸滑之外,还说明他厚颜无耻,到了什么程度。


补充一点,曹操不让士兵踩麦子,决不是象有些人瞎白呼的,什么是爱民如子。而是当时粮食极为紧张,小麦是种珍贵的军用物资,所以他才不想破坏。证明这一点的,有《资治通鉴》的记载,曹操对于百姓,经常用的一个词是屠,也是全杀光。“屠皖城”、“屠冀州”、还有“屠徐州”等等。这样一个浑身滴着老百姓鲜血的人,你会想象他爱民如子吗?


证明曹操不踩麦子,是保护军粮的第二个理由是:当时,袁绍的军队在河北吃桑椹,袁术的军队在江南吃河蚌,没有桑椹和河蚌吃的,就吃人。孔融曾为人吃人制造理论根据,他说吃不认识的人,就好比吃猩猩吃鹦鹉。程昱向曹操提供的军粮中就夹有不少人肉干。我们去读《三国志》可以多处发现这样的字眼,大灾人相食,蝗虫起人相食,人饥相食,人吃人啊。所以当时的粮食,不能说比金子还贵也差不多,曹操当然要重点保护。


扯远了,再扯回来。曹操说谎的地方还有很多,象和别人,他做梦好杀人,然后就故意杀了一个,这让别人在晚上不敢接近他,以保证他的安全。


还有一次去打仗,粮食没了,咋整呢?就把军需官叫来,说你拿小斗发粮吧,要不就不够了。但士兵不干啊,就闹。这时曹操就把军需官叫来了,说要借他的脑袋用用,就给咔嚓了。然后给这军需官一罪名,克扣军粮,偷盗官米。


象这样的事,简直是太多太多。所以有人给曹操总结了:话出如风,风如烟,烟如气,气如屁。意思是说话还不如放个屁呢,不管咋地还有点味道。


你说象这样一个一步仨谎的人,不是天下第一厚脸皮又是啥呢?


而象刘备那样脸的厚度是有了,但还不是最高境界。而只有象曹操那样不要脸了,那才是厚脸皮的无尚追求。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