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正文 第二十七章

王威子 收藏 2 45
导读: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79/


第二十七

报完名的时候我看了看挂在墙上的石英钟,三点一刻,算来舒怡已走了一个多小时了。

我心里很乱,所以扶着楼梯的把手像只蜗牛似的往下蹭,舒怡走的时候眼神晃忽,步履匆匆,我能想到对她来说一定发生了终然不是一件很大的事儿,起码不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儿,于是我又联想起了今天上午刚一见她时她那副令人心疼的憔悴的模样,竟究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我绞尽脑汁地想了很久,可最终还是猜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正胡思乱想呢,身后却突然有人以极其不耐烦的口气喊:“兵哥哥,你这到底是走还是不走呢?数台阶呢?你快点行吗?这俩哥们都快压死了,你知道吗?”一听,我猛地回头,我操!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身后跟着两个身上的衣服被涂料浆得跟迷彩服似的民工抬着一只装着足有二百多斤涂料的大桶,艰难地走在我身后,一脸埋怨。也不怪他们,本来就窄的楼道,让我这一挡,俩人再抬个大桶无论如何绕不过去。一看这阵势,我马上满脸堆笑冲两人道歉,随之闪开,将身体贴在墙壁上,给二人让路,两个人抬着大桶吭吭叽叽地过去了,走在后边的一个年龄稍大的民工回头冲我笑:“兵弟弟,心事重重的,想女朋友了吧?”

一听,我笑着冲他一伸大拇指:“哥们,你可真神了!”

民工一听我夸他,得意之余还谦虚呢,“一般一般,世界第三,老大死了,老二偏瘫。”

我倒!得,又一个牛逼贩子。

直到大门口,我所期望的能和舒怡走个顶头的奇迹也没发生,我想,看来舒怡今天真的来不了。

此时淅淅漓漓足足落了一个上午的小雨已经住了,街上的一切都早已被雨水浸染得湿漉漉一片,极目远眺,那些在城市林立的大厦后面突兀而出的远山的峰顶袅袅地升腾出白茫茫的山岚,雾朦朦一片,远处的山坡上那一束束野生的植被在被雨水冲刷之后也越发变得勃勃生机,生气昂然,清新可见。

我在站台上伫立了很久,在来了又去的公交车里,终于没有见到一路车,而同一辆挂着2路车牌的公交车这已是第二次在我的眼前停住了,我只所以肯定是同一辆车,是因为那个售票的女孩儿,她的发型很特别,前边的头发短得比我们这群当兵的老爷们的平头还短,而后边故意留的几绺长发足有半尺见长,且被漂成了枣红色。眼瞅着一路车迟迟不来,我有点急,所以等这辆2路公交车再次在我的跟前停住的时候,我冲那个个性的女售票员敬礼然后问:“同志,麻烦你问一下,一路车怎么回事,这都半个小时了,还没见一趟呢?”个性女孩儿一边接上车的乘客们手中的零钱撕着票,一边忙里偷闲地抬头看我:“一路车不跑了,今天罢车!”

“罢车!”奶奶的,我说怎么半天不见个车影呢!“那你不早说,害我这儿等了半天!”我逗红女孩儿。

女孩儿气得笑:“靠!你也没早问啊!你不问,我知道你是哪路和尚做哪路车去哪个庙啊!”

我服了,这什么女孩儿啊?“靠”都出来了。

“你去哪儿?”女孩儿问我。

我说:“去双河路口。”

“那上来吧,”女孩儿用脚一踢半掩着的车门,“到了昌平路口,我喊你下,沿着绵江河向北一直走,估摸二十分钟后,你会看见河上有条石拱桥,过了桥,就是双河路口,你们当兵的腿功不是厉害吗,那段山路你权当训练吧。”

我笑,却又无奈,于是上了车。

几分钟后,女孩儿喊:“昌平路口到了,有下车的准备下车吧,”然后又冲我笑,“兵哥哥,你也下吧。”

车上人多,我也不敢和她过招,就一脸严肃地向她道谢。车还没刚一停下呢,下边要坐车的人就一窝蜂似的堵住车门准备往上挤呢,女孩儿有点歇斯底里:“别挤,别挤,先下后上,先下后上。”

我是最后一个下车的,我还没刚下来了呢,就看见马路对面风风火火地跑过来一个小伙子,边跑小伙子的一只手边冲司机招手示意:等一下,等一下。另一只手在裤兜摸索着卖车票的零钱,跑近了我看见小伙子已是满头大汗,那情景真叫人替他紧张,跟部队拉紧急集合似的,这边小伙子双脚还没刚一踏进车厢呢,车门便“咣”的一下就被关上了,就在车门被关上的同时,我眼睁睁地看见一张一百的人民币从小伙子的裤兜里被掏零钱的手不小心给带出来了,随之那张一百的人民币在空中打着旋儿飘落在地,显然小伙子没有注意到这些。眼看着车开动了,我一个箭步冲过去,捡起那张一百的想还给那个小伙子,可就在我直身的片刻功夫,车已投胎似的开跑出去了老远。我紧追了几步也没赶上,我不得不承认终然我的五公里速度再牛逼,跟这现代化交通工具一比,到底还是小巫见大巫,不可同日而语。路边一卖冰棒的老头儿冲着我笑:“别追了,解放军同志,捡就捡了吧,这好事我做梦都想碰上,奶奶的,我这一柜冰棒都卖了也不赚一百块钱啊,这种好事你哪儿找去呵?来来来,天热,卖个冰棒降降火吧,正好把那一百的给你换开,我这有零钱!”

我看了看老头儿那张财迷心窍精明地流油的市侩脸,笑了笑:“不行,这钱我得交给警察。”可我原地打了几个转儿,也没有见到个警察的人影。

靠!天天说有事找警察,今天真有事了这警察哥哥在哪呢?于是,我极不情愿地将那一张一百的人民币赛到自己的兜里。

天地良心,我可真不想要这一百块钱。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