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第九章 第十二节

在失去的青春 收藏 7 5
导读: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第九章 第十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


“呀——”



大队后院训练场上,张雷和田小牛在角力,两个人梗着膀子都是脖子上青筋爆起。刘晓飞和战术试验分队的官兵们围在边上看,呼啦拉叫好。三角翼停在他们身后的空地上,陈勇自己在琢磨。



“啊——”



张雷怒吼一声,田小牛后退几步,但是坚强地顶住了。



周围都是其余单位的战士们在组织自己的活动,生龙活虎。



耿辉站在家属楼的后阳台上拿着望远镜看,脸上有笑容。老婆李东梅在后面忙活着:“我说,这包饺子你也不插把手啊?我这忙得要死,你在那儿看风景?”



“这是我的工作嘛!”耿辉眼睛不离开望远镜,“部队的士气,还有过年的气氛我都得掌握。过年是部队最容易出事的时候,我不盯着怎么行?”



“就你有理!”李东梅气鼓鼓地说。



耿辉回头:“你包那么多饺子干什么?”



“吃啊!”李东梅气不打一处来,“我在这儿歇好几天年假呢!我不做,你做饭?!”



耿辉着急地:“不是说好了吗?来队家属都去大食堂吃?”



“那你叫我来干什么?”李东梅一甩擀面杖,“我大老远来了和你过年,你居然叫我去大食堂吃?”



耿辉赶紧道歉:“是我没说清楚,是军嫂们要和战士们一起吃年夜饭,一起庆祝新年!”



“战士战士!你怎么就那么惦记战士啊?你怎么不和战士过了算了!”李东梅急了。



“我是政委,我不惦记战士我惦记什么?”耿辉说,“好了好了!是我不好,没和你说清楚!”



李东梅一摘围裙坐在沙发上。



“东梅同志!”耿辉坐在她身边嬉皮笑脸,“你也是老党员,今天是年三十。我们的战士们都很年轻,他们远离自己的父母和亲人,军嫂在他们眼里就是亲嫂子!你说,咱不去跟他们过年,咱自己在家过年象话吗?”



“边儿去!少跟我嬉皮笑脸!”李东梅一甩他的手,“你是政委,少跟我耍流氓!”



“这是正常的夫妻交往,怎么是耍流氓呢!”耿辉一本正经地说着,揽住了李东梅的肩膀,李东梅这次没推他就是不说话。



“东梅同志!我代表我们大队200多名未婚官兵,正式邀请你一起去大食堂吃年夜饭!”耿辉还是嬉皮笑脸。



“瞧你那德行!”李东梅气消了,“嫁给政委怎么跟嫁给你们全大队差不多?得了得了,我去!”



耿辉一激动亲了李东梅一口。



“哎呀你个死人啊!”李东梅触电一样推开他,“都多大年纪了?你害羞不害羞?”



“害羞?害羞什么?”耿辉笑,一把拉住她。



李东梅刚刚被他拉怀里,门咣地开了。



“爸爸!妈妈!”九岁的耿小壮拿着竹竿子满头是包冲进来极其兴奋,“我把马蜂窝给捅了!”



李东梅在耿小壮推门进来的一瞬间跟安了弹簧一样闪起来了。



“你这孩子没事捅马蜂窝干什么?!”耿辉心疼地走过去,“马蜂窝招你了啊?”



耿小壮嘿嘿乐:“我看看它们到底怎么扎人的。”



李东梅心疼死了:“赶紧跟我走,去找你刘阿姨上点药!你这孩子,怎么跟生猛海鲜似的管不了啊?!”



耿辉站在门口苦笑,再挪到茶几上的饺子。



想了半天,他拿起电话:“我要大队政治部。”



操场上,张雷一闪身,田小牛冲了出去。张雷脚下使了个绊子,田小牛扑到在地。张雷上去按住田小牛,田小牛哎呀乱叫:



“张助理你耍赖!”



“不耍赖我怎么赢得了你?”张雷松开他笑,“你力气太大!”



田小牛起身嘿嘿笑。



陈勇从三角翼下来走过来:“我跟你比比?”



张雷看他过来,看看刘晓飞,苦笑:“又开始了!”



陈勇脱下迷彩服,忽地又脱了里面的衣服,露出一身黑色的腱子肉。



张雷看着他,也脱了迷彩服和里面的衣服,露出一身略白的腱子肉。



两人都摆好姿势。



“这次,不兴用少林武术的!”张雷说。



“放心,我不对你用武。”陈勇说,“来吧。”



其余单位的战士看见了也都站起来,围过来。



“不好!”阳台上的耿辉脸色一变,“这个陈勇!怎么是个蒙古牛?!”



他放下望远镜就往外跑。



一黑一白两个军人抱在一起,脖子梗着脖子。都是闷不做声在用力,这种角力在大队很流行,规则类似古典摔跤。



刘晓飞看着,无奈地苦笑:“让这小子受点教训也好。”



李东梅拉着满头紫药水的耿小壮,和刘芳芳出现在训练场那边门口,往家属院走。



“刘大夫,谢谢你了!我们家小壮整个就是个不知道轻重,你说他没事捅马蜂窝干什么?”



“这孩子挺可爱的!”刘芳芳摸摸耿小壮的头。



耿小壮突然学电影上的武侠电影哈哈打了刘芳芳两拳,跳出去摆个姿势:



“我是特种兵!”



刘芳芳哈哈大笑。



“这孩子又找我收拾你是不是?”李东梅急了,“怎么没大没小的?你给我过来!”



耿小壮一路哈哈着打着空拳跑了。



刘芳芳笑着,目光转向训练场,这个时候看见大家都围拢过去站在那边看。



她看过去,看见是陈勇和张雷还在那边顶着。



刘芳芳几步走过去,站在人群外张大嘴,不知道这俩是怎么了。



“你给我站住!站住!”李东梅追着小壮。



小壮穿越战士们,战士们都嘿嘿乐。



“我是特种兵!”小壮对妈妈摆个姿势。



战士们哈哈大笑,都把小壮抱起来,传来传去。



“放我下来!”小壮很认真,又踢又咬,“我是特种兵!你们放我下来!”



耿辉穿着毛衣光着头就出现在训练场大步走向人群。



“我说你看看这孩子!我管不了了!”李东梅一指被战士们传来传去的耿小壮。



“我这有更管不了的孩子!”



耿辉甩了一句小跑去那边角力的人群。



李东梅看他过去:“哎!我说你干啥去!”



陈勇和张雷互相顶着。



张雷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龇牙咧嘴。



陈勇则显然游刃有余,嘴角还有笑意。



张雷突然脚下一松,陈勇早有准备错步抱住张雷的腰举起来。



张雷失去平衡,被抱在空中。



陈勇举起张雷就要往地下倒。



“陈勇!”耿辉指着他高喊,“你给我放下!”



陈勇一愣,看着政委。



“我命令你!”



耿辉气得脸都绿了。



陈勇慢慢放下张雷。



“这是我们请来的教员!”耿辉走入人群破口大骂,“有你这样对客人的吗?!”



“没事,政委,我们就是活动活动。”张雷笑着说。



耿辉看着陈勇:“大过年的你也不让我安生?你力气大是吧?是不是想去基建工地搬砖?!民工都放假了,我看你最合适!”



陈勇不敢说话,光着膀子站在那儿。



“了不得了你!”耿辉冷笑一声,“赶紧给我穿上衣服,慢慢反省去!今天过年我不修理你,年后给我交一份深刻的检查!”



“是。”陈勇低头说,接过林锐扔来的衣服。



“政委,我没事。”张雷也在穿衣服。



“没事就好,他要再胡闹,你告诉我!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他个野马驹子!”耿辉气才消了点。



“继续玩继续玩,不许胡闹!”耿辉笑着对大家说,“今天过年,都不许受伤!明白没有?”



“明白!”战士们欢快地吼。



大家又分单位散去。



刘芳芳拍拍心口,脸都吓白了。



刘晓飞和林锐坐在地上看张雷过来。



“我说,服了吧?”林锐说。



“服什么?他是以强凌弱。”张雷满不在乎地说。



“张雷!”刘芳芳跑过来,“你没事吧?”



“没事啊?”张雷看看自己,“用不着劳您医生大驾!”



刘晓飞捅一下林锐:“走!咱去跟他们玩去!”



林锐会意,跳起来跟刘晓飞跑了。



“我说你们俩干吗去?”张雷喊。



两人哈哈大笑,唱着歌儿:



“九九那个艳阳天来哟



十八岁的哥哥想把军来参



风车呀跟着那个东风转



哥哥惦记着呀小英莲……”



张雷悻悻地看他们跑了:“这俩活宝!”



刘芳芳哀怨地看他:“你都多大了,怎么还跟孩子一样?!”



张雷嘿嘿笑笑:“这种事儿你不懂!”



刘芳芳看看三角翼:“哎!对了,我想再让你带我飞一次!”



“我说了不算!”张雷对耿辉努努嘴,“政委说了才算!”



刘芳芳就跑向跟战士们玩老鹰抓小鸡的耿辉,耿小壮在最后的尾巴上,哈哈乐着。刘芳芳高喊:“政委!我想让张雷带我去天上转转!”



“去吧去吧!”耿辉说,“注意安全!——好小子,看我抓住你!爸爸来了!”



耿小壮哈哈笑着抓住战士的迷彩服躲开。



“走吧!”刘芳芳说。



张雷拿起套在三角翼上的钢盔和风镜给她:“我说,我真不明白你。这个玩意有什么好玩的?”



“我喜欢!”刘芳芳一仰下巴说。



张雷坐上去,刘芳芳也爬上去坐好,抱住张雷的腰。



“不用抱这么紧,没事!”张雷说。



刘芳芳脸一红,松开了。



三角翼一启动,刘芳芳就高叫一声抱紧了张雷的腰。



三角翼起飞了。



刘芳芳闭着眼睛,抱着张雷的腰陶醉在幸福当中。



张雷没注意她,只是看着下面。



一辆银白色的奥迪从山间公路开来,停在大队门口。



奇怪?张雷纳闷。怎么会有民车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