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可能通过重重申诉“赖”在加拿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指控携巨款从中国外逃到加拿大的高山当地时间二十二日上午在温哥华接受拘留聆讯。中新社记者吕振亚摄


莫书莹


2月21日,中国农历大年初四,身着一件橘色T恤和一条大红色囚裤的前中国银行哈尔滨河松街分行行长高山的身影出现在加拿大各大媒体的镜头前,刚刚获准保释的他注定要过一个艰难的农历新年。


加拿大移民当局此前指控高山在申请移民时有所隐瞒,目前正就是否取消高山及其妻女三人在加的永久居留资格进行审查,有关其居留权的聆讯安排在3月6日进行。


根据加拿大《移民及难民保护法》,加政府有权取消高山一家的永久居留权,并将之遣返回中国。“他当然不想回去,”高山的移民顾问亚历克斯·宁说,“他回去后90%是要被判罪入狱的。”


疑似准备潜逃


加拿大的《环球邮报》本月初开始报道“高山名列中国要求遣返的名单”一事后,高山被人发现正在温哥华火车站等待搭乘前住渥太华的火车。只是在最后时刻,他又改变主意,决定回到温哥华北部的家。有关当局怀疑,高山在看到报上关于他被列入要求遣返名单后准备潜逃,因此当局立即将其拘捕。


据加拿大警方的资料,高山一家于2004年申请移民加拿大,主申请人是高山的妻子李雪。由于李雪拥有英国爱丁堡大学的儿童心理学硕士学位,所以在申请技术移民时,获得了学历项上很高的分数。2004年年中,李雪与女儿顺利登陆加拿大,高山则在当年10月入境加拿大后,又匆匆回国,并于同年12月30日再次来到加拿大。


而据中方的资料,高山最后一次在中国银行哈尔滨河松街分行出现,就是在2004年12月29日。其前同事回忆说,高山当时工作上并无异常表现。但在2005年1月3日,中国东北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发现其在该行的两个账户内的人民币共2.86亿元不翼而飞。后据查,中行河松街支行案涉及金额高达人民币10亿多元。高山就此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有关方面怀疑,高山从2000年就已开始挪用银行的储蓄资金。在担任行长期间,他曾18次前往加拿大为此后的潜逃“踩点”。案发后,中国警方对高山发布了通缉令。


而不久之前,隐匿加拿大两年之久的高山暴露行踪。今年1月,中方正式要求加方驱逐高山。


两项原因均可驱逐高山


加拿大司法部门称,目前高山案在加拿大属于“遣返案件”,原因是他在申请获得加永久居留权时有所隐瞒。据该国相关法律,申请人在永久居留权的申请表上,必须填写过去5年里的所有工作履历,详细到每个月在哪里工作。而高山在申请表上恰恰“漏填”了作为其主要工作的中国银行哈尔滨河松街分行行长职务,而只填了其在汽车公司和木材公司的两项兼职。


加拿大移民专家认为,同“填写不实”一样,这种“漏填”都可被加移民当局认作是“刻意隐瞒、误导移民官”而取消其永久居留资格。


另外,移民专家也指出,即使没有“刻意隐瞒”,加方在查实高山犯有罪行后,也可将其驱逐。


赃款马脚似露


据悉,加拿大皇家骑警事实上已对高山展开了1年多的监视。资料显示,目前高山一家在加的主要生活来源是李雪在当地一家儿童中心约为3万多加元的年收入,而高山并无工作。邻居们说,这个平时略显沉默的中国人很多时候是在社区的英文班上补习语言。


虽然目前加拿大当局并没有找到高山涉嫌卷走的10亿元人民币的踪迹,但这个在加拿大的银行仅有1.1万加元储蓄的家庭,依然被看出了一些破绽。加移民及难民局高山案主审裁判官马克·泰斯勒指出,高家在北温哥华居住的房子价格超过54万加元,为此还欠银行30万加元的贷款,但高家又在当地购置了一套价值33万加元的公寓。


对此,李雪解释说,他们希望通过在地产上的投资来贴补丈夫没有工作带来的损失。而泰斯勒说:“按照这个家庭目前的收入和储蓄情况,我真的很怀疑他们如何还清贷款,并保持必要的生活开支。”


可以赖昌星之法“赖”下去


目前,高山案在加拿大的进展受到了中、加两国民众的广泛关注。自1998年以来,中国已成功将70名在逃犯罪嫌疑人引渡回国,但仍有800多人潜逃在外,其中多数为重要的经济犯罪嫌疑人。这些嫌疑人给中国造成了共计人民币700多亿元的损失。


而加拿大已成为这些嫌疑人的“乐土”。该国移民法律比较宽松,只要配偶移民成功,另一方也很容易获得移民资格。另外,中加之间尚无引渡条例,想要将嫌疑人引渡回中国困难重重,主要得依靠加方的配合。


移民专家还指出,即使是被判无法永久在加居留,当事人还可通过重重申诉、复核程序“赖”在加拿大。此前最近的案例就是厦门远华案的涉案人赖昌星。虽然他的难民资格申请早已被驳回,但他还可对有关决定提出层层上诉,将案子拖上许多年。专家估计,高山也能以类似手段在加拿大拖上个五六年。


嫌疑人在中国犯下重大经济案件、携巨款潜逃加拿大的案例越来越多。加拿大民众呼吁,加拿大不能成为外国贪官的天堂。(第一财经日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