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一节:山村夜话(1)

醉长生 收藏 8 31
导读: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一节:山村夜话(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在每一场战争中,有失败者就有胜利者。只是这个失败者和胜利者却同時处于同一个国家同一场对外战争里就有点矛盾了。公元1899年7月28日,中俄边境局部战争爆发,在帝国总军部后期插手的盲目指挥下,战事不利,在深入俄罗斯民主共和国50余公里时顶不住俄军的反攻,节节败退,直至被压回了大地帝国本土才守住了黑龙江一线,两国隔江对峙,恢复了战前的相持局面。


在这场战争中,对于绝大多数的帝国军队来说都是失败者,导致士气低沉,军纪涣散。但却有少数几支部队是胜利者,比如帝国皇家海军陆战队7旅23团新编7连,在一场本不擅长的阵地防御战中,以一个缺少重武器的陆战队连137人的兵力对俄军一个陆军火力极强的陆军团1537人,7辆伏洛契夫T208中型坦克,14辆装甲车。奇迹般的击溃了俄军的进攻,并生擒俄军指挥官中校团长及俘虏45名俄军战俘,击毙俄军650余人,缴获8辆装甲车及大批枪械等武器。这使得他们成了全军的典范与精神支柱,并且此次战例甚至被编入陆军教学课程作为经典连排级战例示范。新编7连全体官兵皆晋升军衔一级,战死官兵追升两级,另新编7连连长熊无疾,新编7连特务排排长白少虎各获颁帝国英雄称号。战死的刘正伟、席志强、曾武等17名官兵追授帝国卫士称号。一时间新编7连的番号勇冠全军,尤其是在帝国政治宣传部为了提升士气与皇室形象的大肆宣传下,新编7连连长熊无疾身为皇族成员,放弃舒適的生活与丰硕的家业重返战场前沿,在火线上为国浴血厮杀,与特务排排长白少虎一起冲进俄军指挥部,白少虎一人空手独斗11名俄军军官,生擒俄军中校,熊无疾一柄指挥剑手刃36个俄军士兵,炸毁3辆俄军坦克的故事更是传得神乎其神。个个如同亲眼所见,甚至有些士兵在为故事不同版本的争论中引发了斗殴。尽管这些宣传不切实际,但是对士气的提升却有绝大的好处,基于这点,当有人问起新编7连的官兵时,新编7连的官兵都受命不得否认。

湖北随洲绵绵的群山中,一个贫穷的小山沟里,一户山区人家燃起的一个堂火上架着一个中间有个大圆洞的木桌,木桌上放着一口铁锅,铁锅里‘咕嘟咕嘟’的翻着气泡,冒出了浓郁的肉香。白少鱼高兴的叫道:“好了好了,妈,我先来一块了。”叫完那会等母亲的意见,垂涎欲滴伸出细长白纤的手指,夹住锅边一块露出汤面的鹿肉扔进了嘴里,还没来得及享受一下鹿肉的美味就被烫得‘唔唔唔’的两手拼命往嘴里扇着风在原地乱跳。

母亲端着一盘自种的青菜从厨房里走出来,见到她的样子摇头叹气,“你都20岁了,还是象个小孩子一样,怎么就不知道学个大姑娘一样成熟稳重点呢。”

白少鱼好不容易象对付仇人一样将那块鹿肉嚼巴嚼巴吞了下去,皱着两道纤细的眉毛不满道:“妈,你老这么说我,要是让外人听见了我岂不是嫁不出去了嘛?”

母亲忍住笑,问道:“哦,那你想嫁个什么样的人呢?”

“我呀……”白少鱼蹲在地上,两手握成两只小拳头托住小巧的下巴,眼睛朝上,满脸幸福的说道:“我不需要他是一个英雄,但是他得有报复。我不需要他非常有钱,但他能满足我的温饱。我不需要他非常帅气,但是得对我一心一意……”这应该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少女在寂静的山坡上对着满天繁星瞳憬自己幸福未来的场景,只是可惜,她眼睛朝上看见的不是美丽的星空,而是一面被烟熏得有些灰暗的屋顶,未免有点那个……大煞风景。

‘咚’,白少鱼的美梦还没做完,后脑就被母亲敲了个爆栗:“行了,就象你刚刚吃东西那样子有人喜欢你才怪,昨天回来都做给你吃了一顿了今天还嘴谗,快去叫你哥起来吃饭去。”

“就知道敲我,就是从来不敲病猫。”白少鱼摸着脑袋被母亲敲了一下的地方皱着眉嘟着嘴咕哝着不满,“我找他出气去!”白少鱼突地高兴的叫着,想起出气筒今天刚好回来了,飞快地客厅右边的一间厢房里跳去。

白少虎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在军营里过了三年睡惯了硬板床,现在一睡到铺满了干燥的稻草,柔软的床上时他应该睡不习惯才是,可是他却睡得无比的安稳。因为这是他家,他阔别了三年的家,让他睡得着的不是两天两夜火车的疲劳,而是他回到了他想了三年的家……

白少鱼嗫手嗫脚的摸到白少虎的脑袋边,一脸坏笑的对着白少虎的耳朵一声大叫:“病猫起床了!……”

“到!”可怜正做着好梦的白少虎被这一记‘魔音贯脑’吓得“噌”的就从床上跳起来,还习惯的叫道:“到!”,头不偏不倚正撞在白少鱼的额头上。白少鱼一声哀叫,蹲在地上猛揉额头,大叹今天流年不利,早知道被白少虎和母亲前后夹击这脑袋就该早点翻翻黄历看看今天何事不宜了。

白少虎哈哈大笑,“看你还起不起坏心眼了,下次……”猛见白少鱼一脸想将他当鹿肉咬的凶恶神色吓得将下半句话吞进肚里,不做声的穿衣服闷声发大财算了。

母亲已经在桌子上摆好了四副碗筷,“爸还没有回?”白少虎将擦过了脸的热毛巾放回洗脸架上,坐在桌边。

“恐怕还得一会,昨天说是发现了一个狐狸窝,一早上就去了。”母亲用围裙擦了擦手,和白少鱼一起坐了下来,“喝酒吗?”母亲问道。

白少虎摇摇头,“不抽烟,少喝酒,一定能活九十九。这是爸说的嘛,我还记得呢,很少喝酒。”

母亲夹了一大块鹿肉放在白少虎碗里,微笑道:“你好几年没吃着家里做的饭了。”白少鱼在旁哼的一声吐吐舌头:“偏心。”

白少虎笑着将母亲夹的一大块鹿肉放在白少鱼碗里,又给母亲夹了一块后自己才从锅里夹了一块吃起来,“好吃啊~~~”白少虎吃了一块叫道:“三年没吃过了,还是妈的招牌鹿肉好吃呢。”

白少鱼自然不会放过陷害的机会,轻车熟路的离间道:“妈,病猫他是故意这么说的逗你高兴呢。”

母亲笑看着喜欢斗嘴的女儿;“哦,那么你是说妈做的不好吃罗?我怎么记得昨天你是一个人消灭了半锅呢?”

白少鱼大叫失策,为免陷害不成反吃少了鹿肉的危机出现,连忙转移话题:“哥,我在中京的时候听说你那个连队打了个大胜仗,现在名气好大呢,你也获得了帝国英雄的称号是吗?”

白少虎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郁,“胜仗是打了,帝国英雄称号也获得了,可那不过就是个称号罢了,你哥的这条命都是别人用命换回来的,真正的帝国英雄……应该是那些战死了的兄弟们!”

“那块帝国英雄的勋章呢?”

“……我和连长的勋章都挂在战死了的弟兄们的墓碑上……”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