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 第三百三十八章 步步紧逼

妖刀 收藏 2 14
导读:红尘有梦 第三百三十八章 步步紧逼


红尘有梦 第三百三十八章 步步紧逼

第三百三十八章 步步紧逼

包括中央政府派来的专家在内,所有人都没想到李远方竟然会把这种应该被定会机密级以上的谈判在互联网上搞起现场直播,凭着山本某人刚才说的那几句话,已经足够给日本政府带来很大的麻烦了。再考虑到刚才李远方已经非正式地指出当年吕光辉和山本表子绑架的是他本人,这件已经沉寂了两年多的往事,搞不好又要被翻出来,而行星系上那些把李远方当成国家元首的年轻人,估计要对日本人进行大规模的口诛笔伐和黑客攻击了。


山本某人和日本代表团的所有成员,脸色全都变成了死灰色。山本某人着急地站了起来,拿手指着李远方的鼻子叫了声:“你……”,刚想用“卑鄙”等他所能想到的中文词汇骂李远方一通,但一看到大屏幕上自己的形象,又颓然地坐了下来,又气又急,浑身发起抖来。


李远方显然是还嫌山本某人气得不够,等山本某人站起来后,笑吟吟地向他做了个手势请他坐下,嘴里则不阴不阳地说道:“团长先生不要激动,我们都是有一定社会地位、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文明人,说话办事得斯文一些,不要像贵国国内的那些小流氓和当年的侵华日军那样没有教养!”


这话无疑是火上浇油,把山本某人和代表团许多成员刚按捺下去的怒火又给激了起来,热血往头上一涌,一些人站了起来准备向李远方冲过去,一些人则按照在他们的国会开会时所形成的习惯脱下鞋来准备向李远方扔去。但看到李远方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迈出去的脚步都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已经举起的鞋子,也僵在了空中。他们谁都想到了,这家伙可是人称“冷血杀神”的武林高手,自己这帮人还不够他玩的,何况现在正搞着全球现场直播,不能再丢脸了。于是,心虚地盯了会议室一侧的大屏幕一眼,所有人又都坐了回去。


勉强调整了一下情绪,山本某人表情僵硬地说道:“李先生,我们这是外交场合,请你按照外交礼仪来办事,无关的话题请不要再说了,我们言归正传吧!”

李远方的身体往椅背上靠了靠,无所谓地说道:“团长先生,我们行星数据只是个私营企业,梅山这地方也不是你们大日本帝国,所以我们有我们的规矩,既然你到我这地方来了,就得按照我这里的规矩来办事。我是个商人,在商言商,我觉得这是生意场,不是外交场合,什么外交礼仪不外交礼仪的,在我面前行不通。我只讲一个‘理’字,没心情跟你玩那些没有任何实质性意义的形式,既然团长先生提出言归正传,那我们就言归正传吧!”说着向身旁的一个法律专家点了点头。


山本某人此时的心情,比当年代表日本政府在投降书上签字的那位还要沮丧了不知多少倍,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战败国面对着战胜国似的,人家让你怎么干就得怎么干,一点道理都没法跟人家讲。再想想,因为自己刚才所说的那些话,回日本后肯定无法交待,看来只有切腹自杀才能谢罪了。想想自己不久的将来的命运,山本某人真想大哭一场。


李远方当着全世界的目光,用居高临下的姿态,以一个私营企业主的身份把他们这些代表着一国政府的人玩弄在掌指之中,想想都觉得窝囊,日本代表团的所有人都气得浑身发抖。但偏偏此时又不能随便发作,免得一句话说个不好又被李远方这个比狐狸还狡猾的家伙抓住不放。那样的话,不仅正题会被无休止地拖延下去,还可能会出更多的洋相给日本政府带来更大的被动,只能拼命忍住。李远方显然是有备而来,而他们却是被李远方的怪招完全打乱了原来的计划,以前制定的所有方案都没有任何用处,只能匆促应战,高下之分是非常明显的。


当那个满头白发的法律专家点了点头说一切就绪后,李远方把放在自己面前的几本厚达数千页的文件往山本某人面前扔了一份,说道:“团长先生,这是贵国政府和国内涉及侵犯我公司知识产权的企业的侵权情况,你先看一看吧!”


李远方刚进入会议室的时候,山本某人就注意到他和许多人手中捧着的文件,当时就判断这可能是什么东西,只是没想到李远方会这样大方扔给他一份,接过文件后,就迫不及待地翻看了起来。坐在他身边的几个人,也从他面前拿过一些文件翻看着。看着看着,山本等人的脑门上都冒出了冷汗,他们原以为像行星数据这样的高技术企业,掌握着最先进的信息技术的,向来有搞网络入侵的传统,摆出来的许多证据应该是通过信息技术手段获得的,或者是从日本国内的调查中获得,那样的话,他们就可以说,按照日本法律,以信息技术手段获得的证据没有法律效果,来个矢口否认,而从日本国内得到的证据,他们也随时可以动用政府机器让证人翻供。他们绝对没有想到,文件中的大多数证据竟然是与日本有贸易往来的外国政府和国外企业所提供的,有的是那些政府及公司与他们日本人签的合同,有的则是各国派驻在日本的代表从日本政府或者国内企业获得。因此,山本等人都有种被人出卖和四面楚歌的感觉。但让山本等人感到欣慰的是,可能李远方光是注重证据的确凿性了,有些不是通过完全合法手段获得确凿证据的,并没有列在这份文件上,所以在这份文件上,涉及的金额并不是很大,只是因为加上了罚款金额,才让总索赔额达到当时李远方所宣布的八千九百亿美元,这样的话,就算证据确凿,只要应付得法,还是用不着真的赔上八千九百亿美元的。


看到山本等人头上的冷汗,李远方满意地笑了笑,用手指叩了叩桌面,翻着面前的文件对坐在山本旁边的一家世界知名企业的代表说道:“龟田先生,我想你应该看过了与贵公司有关的资料吧!前年十月,经印尼议会批准,贵公司中标印尼全国新一代互联网改造项目,项目包括软件和硬件在内的一揽子解决方案。第一轮谈判中,贵公司的报价是三百亿美元,但在第四轮谈判中,贵公司以系统解决方案中增加了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蚩尤技术,系统安全性、兼容性、智能化程度更高、但成本因此增加为由,要求将价格提高到三百八十亿美元。当时贵公司的解释是,你们的蚩尤技术是以高价从我们行星数据获得的。因为贵公司当时的报价仍然是世界上所有参加投标的公司中最低的,还有一系列别的优惠条件,贵国政府也给印尼政府制造了一定压力,印尼政府答应了你们的加价要求,最后的合同价格是三百六十亿美元。去年五月,贵公司的项目完成之后,为了配合我国政府与印尼政府开展的全面合作,我公司免费为印尼政府提供了新一代的蚩尤技术,并与印尼政府有关部门进行了接触。在接触中,印尼政府得知你们的蚩尤技术并没有得到我公司授权,就向我公司通报了当时与你们进行谈判的内容,并向贵公司和贵国政府提出了抗议,要求退还为蚩尤技术多付六十亿美元。但因为你们在合同条款上做了手脚,加上被侵权的我公司没有因此采取措施向印尼提供支持,印尼方面理由不足,贵国政府又再一次向印尼政府施加了压力,事情最终不了了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