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


台灯下,方子君在看书,却怎么也看不进去。轻微的敲门声,她抬起头:



“进来!”



林秋叶进来:“看见门缝有灯光,我就知道你还没睡。”



“阿姨,我白天睡多了。”方子君笑笑,把书合上坐起来。



林秋叶随手拿过书,是路遥的小说合集《人生》。



“人生的道路崎岖而漫长,但关键的却只有那么几步。”



林秋叶念着扉页柳青的名言。



方子君听着,苦笑:“其实这几步往往不是自己可以选择的。”



林秋叶看着她,把书放在一边:“子君,你今年25了吧?”



“还有两个月,就过26了。”



“7年了。”林秋叶感叹。



“阿姨,您说什么?”方子君眼皮一挑。



“我是说,你守护着一个梦,有7年了。”林秋叶慈爱地看着她,“无论从哪个角度讲,你的青春,女人最美好的7年青春都交给了你的初恋。”



方子君不说话。



“我明白,你不能忘记他。”林秋叶说。



方子君点头,异常冷静,这次没有哭。



“那你把他放在心里,放在最深的地方,给他留一块净土可以祭奠。”林秋叶说,“他的灵魂会安详的,他绝对不想看着你这样独自守护着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



方子君从抽屉摸出烟,点着了:“阿姨,对不起,我抽一颗。”



“抽吧,你长大了。”林秋叶说,“而且你是战火走出来的,这是可以理解的。”



方子君的手颤抖着点着烟:“阿姨,我知道你想和我说什么。”



“你的个人问题,我从来也不过问。”林秋叶说,“我知道你的心里有个结,这个结别人打不开,只能依靠你自己扛过去。7年,你用你的青春守护着他,你不觉得已经足以告慰他的在天之灵了吗?”



方子君吐出一口烟,泪水无声滑落。



“人的一生,有几个7年?我并不是要你忘记他,我相信你也做不到。你是个重情义的女人,是那种会一生一世守护着一个男人的女人。你没有什么奢望,你只是希望可以和他组建一个清贫但是幸福的家庭,在某个部队的营盘里面安静地过自己的日子,生儿育女……”



方子君终于泣不成声,肩膀抽搐着。



“哭吧,哭出来会好一些。”林秋叶说。



方子君抬起泪眼:“阿姨,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你喜欢张雷吗?”林秋叶问。



方子君点头,又摇头:“我不知道,我自己都不知道……”



“因为他是张云的弟弟?”



方子君摇头:“不是这样的,阿姨我也是军人,我没那么封建!”



“因为他象他哥哥?”



方子君点头:“太象了,而且那种傲气是一样的。”



“所以你在怀疑,你对他的不是爱情?”



“对。”方子君说,“我对他的可能不是爱情,是一种精神寄托。”



“你有没有换一个角度想想呢?”林秋叶启发她,“张雷是个优秀的军人,也是个优秀的男人。我从他的眼神里面,看出他对你的依恋。这种依恋,是不会骗人的。你先不要把话说得那么死,和他保持距离接触,掌握自己的分寸。我相信,你会明白自己到底是不是爱他的。”



“阿姨!已经晚了!”方子君扑在林秋叶怀里大哭,“我已经,已经和他……”



林秋叶看着她。



“那天,我们都喝醉了,我把他当成了他哥哥……”



林秋叶脸上很平静:“你认为这是不可逾越的障碍?”



“不是吗?”方子君满脸是泪,“我是个随便的女人!我怎么去面对他,怎么去面对张云的在天之灵?我现在连怀念张云的资格都没有!”



“你有资格!”林秋叶说,“从古至今,女人都是男人的附庸。为什么你不能站出来证明这个道理是错的?你是你自己的,你有权力选择自己的爱人,也有权力选择自己的生活!你已经付出了7年的青春,无论是张云还是张雷都不能忽视你的这种牺牲!7年对一个女人意味着什么?你想过没有?不要说你喝醉了,就是你没有喝醉,你又有什么错?”



方子君傻傻地听着。



“我们这一代人都已经为了军队,为了战争付出了太多!”林秋叶语重心长,“可是你还年轻!你绝对不能这样活,你应该得到幸福!把自己的自信找回来,你是方子君,你是老侦察兵的女儿!你还是个漂亮的成熟的女人,非常出色!”



方子君擦着眼泪。



“无论你自己怎么想,明天你跟我去特种大队。”



“啊?!”方子君张大嘴。



“我们集团也放假了,我决定带小雨还有你去特种大队过年!”方子君说。



“那我回医院!”方子君惊慌地说。



“不行!”林秋叶断然说,“你必须跟我去!”



“为什么?!”



“因为,我是你的母亲!”林秋叶含着眼泪抚摸着方子君的脸,“闺女,你就是我的亲女儿!”



“妈——”



方子君扑在林秋叶怀里大哭。



“都过去了,全都过去了!”方子君流着眼泪抚摸着方子君的后背,“你吃了那么多苦,都过去了!”



方子君哭着点头。



“我说你们都不睡觉啊?”



何小雨穿着睡衣揉着惺忪的睡眼抱着布狗熊走到门口。



“明天,去特种大队。”林秋叶说。



“啊?!”何小雨立即醒了,“干啥去?”



“过年!”林秋叶说。



“真的啊?!”何小雨脸上的惊喜不是一般的。



“对!”林秋叶说,“早上起来你收拾一下,我们集团9点派车送我们过去。”



“我现在就去收拾!”何小雨把布狗熊往方子君床上一扔,“姐姐帮我看一下啊!我一会过来拿!”



“唉——”林秋叶长叹一声,“女大不中留啊!”



“小雨不是那种女孩,阿姨。”方子君笑,“她会好好孝顺您的。”



“还说她呢!”林秋叶起身刮一下她的鼻子,“你也一样!”



方子君脸就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