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13/


经过一夜的急行军,第三营的前锋已经到达了永平镇外,突然,前面想起激烈的枪声。这时,一个士兵跑过来报告:“营长,前面发现倭军。”

吴汉的心中一惊,如今只有一条回新安县城的路,这附近全是高山,翻越不易,可以说永平镇是咽喉,过了永平镇便是一马平川,可以顺利地回到新安县城,如果不能通过永平镇,那可就麻烦了。不过倭军也可能是仓促占领,兵力也许不多。但是…没有但是。想到这里,吴汉的心中一阵紧张。

“命令田虎率领一个步兵队给我拿下永平镇!”吴汉大声下着命令。

“轰隆、轰隆…”这是田虎指挥着火力组向永平镇进行着炮击,炮击之后,田虎率领一个步兵队的兵力向永平镇发起了冲锋。通往永平镇的道路狭窄,无法展开太多的兵力,一个步兵队刚刚正好。三百米、二百米…一百米,镇子中的倭军没有半点动静,吴汉举着望远镜,望着被笼罩在硝烟中的永平镇,心中疑惑,“难道倭国人都被炸死了?”

突然,“哒哒哒…”弹如雨发,砸向冲锋的第三营士兵,士兵们一排排地倒下,倒在血泊之中。吴汉透过望远镜,望着喷吐着火舌的倭军机枪,心中猛地一颤,为倒在枪口下的弟兄们心痛。不过他看得更深,倭军的火力配备十分得当有效,完全封锁了进镇子的道路。很快,田虎的第一次冲锋被打退了,弟兄们的伤亡也不小,田虎本人也挂了彩。

魏雄急忙找到吴汉,说道:“营长,倭国人是有备而来,弹药充足,又占据有利地形,咱们这么冲,恐怕要吃大亏!”

吴汉点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想,你有什么好办法?”

魏雄急忙取出地图,两个人一同看着,“不如退回去,从这里走!”魏雄向吴汉建议。

“这条路也可行,但必须经过这个山口,既然永平镇被倭军占领了,我担心这个山口也被倭军占领了。”吴汉说出自己的担心。

“这样,我们派出一个一个侦察组,如果这个山口没有被占领,那让他们占领这个山口,如果被占领了,那我们就集中力量攻下永平镇,打通回新安县的通道。”魏雄说道。

“好吧!就按你说的办!”

侦察队出去侦察山口的时候,吴汉将永平镇仔仔细细地观察了一遍,心中反复思考着如何突破倭军的防御阵地。

到了中午的时候,侦察山口的人回来了,看他们的样子,吴汉就知道,山口一定也被倭国人占领了。出去五十个人,现在回来的只有十几个人,剩下的人则全部阵亡了。

“营长,看来只有攻下永平镇这一条路了!”魏雄与田虎说道。

“对!咱们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不过白天进攻目标太大,这样,现在命令部队休息,晚上进攻,争取一鼓作气,拿下永平镇。”

“是”魏雄等人回答着。

夜幕降临了,经过上午的进攻,又经过几次火力侦察,已经完全摸清楚了倭军的火力点。

“轰隆、轰隆…”一颗颗炮弹,准确地飞向倭军阵地,巨大的爆炸声,卷起一阵阵浓烟。这时,第三营的士兵向永平镇发动了冲锋。火力点已经被打扫的差不多了,倭军再也不能阻止吴汉的第三营冲进镇子。但倭国人很顽强,与第三营打起了巷战。到处是枪声,喊杀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双方对一座房屋,一条街都要反复争夺,战况惨烈。经过一夜的激战,第三营终于拿下了永平镇。但代价也是惊人的,兵力损失了将近二分之一,而倭军占领永平镇的一个中队,则全部被消灭。

出了永平镇,吴汉率领第三营马不停蹄地赶回到到新安县城,刚刚进了城,就收到第七营营长送来的情报,驻扎在察绥省的华军八个营已经全部被倭军消灭了,现在只剩下第三营和第七营,但也是被重兵团团包围。吴汉心中奇怪,倭军怎么这么快就解决了八个营的华军。其实他不知道,倭军从东北地区调集了两个师的兵力,四万人进入察绥省,准备一举吞并察绥省。

吴汉收到情报,清楚当务之急就是立即布置防御工事,至于能不能过这一关,他的心中确实是一点底也没有。

然而倭军并没有给吴汉准备的时间,第三营的部队前脚进城,倭军后脚杀到。倭军可不管城内是否有平民,对新安县城实施了猛烈的炮击,全部是一五零以上口径的重炮,随着每一发发炮弹的爆炸,城中的房子一座座被炸塌,燃起熊熊大火,城墙也被炸开数个缺口。

面对这样的局面,吴汉知道完了。华倭两国的军事实力相差甚远,更关键的是华国政府软弱无力,民众又不能齐心抵抗,这场战争的结果其实早已经注定,无论自己如何努力,一切都是徒劳。就目前的形势来看,新安县城肯定是保不住了。

在倭军近乎疯狂的炮击下,第三营遭到重大的伤亡,没有钢筋水泥的永备工事,如何能抵挡倭军的重炮。炮击停止以后,倭军向新安县城发动了进攻,第三营的官兵奋起还击。

枪声四起,手榴弹的爆炸声不断,经过三个小时的激战,倭军攻入新安县城,双方开始了新一轮的巷战。在呆在指挥部里已经没有任何意义,部队已经失去了控制,还不如到外面多杀几个倭国兵。吴汉端着盒子炮,与张大勇几个人冲出了指挥所。整个新安县城已经乱了套,到处都是惊慌失措的人。

“咱们先出城再说。”吴汉向身边的几个人说道,便向枪声最密集地方跑去。突然,前面出现了几个倭国兵,吴汉眼疾手快,抬起盒子炮一个点射,撂倒了几个倭国兵,闪身进了一条小巷,就这样一路边打边跑,不知不觉来打一间教堂的门前。

突然,从教堂的门口闪出一个人,一把拉住吴汉的手臂,低声说道:“跟我来!”吴汉听出这是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不由得一愣,身不由己的跟着这个女人走进了教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