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 第三百三十二章 梅山讲坛

妖刀 收藏 1 1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红尘有梦 第三百三十二章 梅山讲坛

第三百三十二章 梅山讲坛

一言不发地听李远方介绍着情况,马进军越听眉头皱得越厉害,等到李远方说完了,马进军问道:“这事你跟别人商量过吗?”

李远方摇了摇头,说道:“我一从机房出来就陪张太一看望师父他们来了,张太一前脚刚走就跟你联系,所以这事还来不及跟别人说。从机房出来的路上我一直都在考虑这个问题,想来想去,除了大哥你之外,没人能商量这件事。老郭他们你是了解的,本来就对张太一非常排斥,而且他们这帮人总是以前的老毛病不改,很容易神经过敏。刚才蚩尤把信息切断后,老郭连应急方案都启动了。被他这样一搞,文龙现在已经去了机场,正往梅山赶,一着急连手机都扔在家里来不及带没办法通知。宋师兄在张太一面前特别拘束,连平时的一半水平都发挥不出来,现在虽然比前几天好得多,但还是没恢复到正常水平,只能等到以后看情况再定是不是告诉他。我师父从去年起不知道是老糊涂了还是天天跟雷老爷子混在一起的缘故,越来越像个老小孩,现在梅山大学里的所有事情其实都是宋师兄他们在替他作主,他自己一天到晚不是喝酒喝茶就是跟雷老爷子他们下棋吵架,没个正经事。再说了,老人家都累了一辈子了,他现在的日子过得挺清闲挺滋润得,还是别再打搅他的好。”


马进军赞同地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笑容,为李远方对他这样信任这样重视感觉很好。但随即无奈地说道:“远方,这种意识形态的东西不归我管,我想你是不是应该跟首长通一通气,让他跟有关部门协调一下,把这事交给有关部门去办。首长现在已经做好年底就退下来的准备了,像这种既占着维护国家安全和政局稳定大局的大道理,又能帮上你忙的事情,他应该会尽力的。”


李远方心想马进军的脑袋是不是也像宋力忠那样短路了,苦笑着说道:“大哥,这种事能让更多的人知道吗?”

马进军愣了一下,然后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我好像也像老爷子那样老糊涂了,这种事确实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要是知道的人稍稍有点别的用心,首先会对盘古平台产生影响,要是人多嘴杂让张太一知道,你的新麻烦又来了。”


李远方点了点头,说道:“梅山大学以前就讲授道学和儒学,连佛学都是武学院个别系的学生的一门主课,现在单独成为一个国学院来研究这些东西说得过去,政府不是在天天讲宏扬中华文化以德治国吗?而且各方面的政策也比前几年开明得多,从大气候上讲,只要不在梅山大学里搞起宗教仪式,只是搞学术研究,是没问题的,因为每个教授都可以用他们自己的理论给学生讲课。在网上宣传这些东西,虽然内容上讲应该由别的部门负责,但在形式上还是归你们信息安全部管,我找你是最合适的。”


马进军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脸色上表情变了好几变,突然问道:“远方,根据你的理解,张太一即将推出的新理论和目前宣扬的以德治国、建设和谐社会有什么区别?如果两者基本上是走的一条路,我想你可以借一下东风,这样不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李远方抬着头想了一会,然后说道:“以德治国搞的是儒家那一套,走修身齐家平天下那条路子,如果每个人都有很高的修养,这个社会当然很和谐,进步也会很快。现在好多人都说我们这个社会最缺少的就是‘诚信’二字,前几年的假羽绒服等假冒伪劣产品,更是破坏了我们中国人在国际上的‘诚信’形象。如果每个人都具有一定的素质,都做到了‘诚信’二字,不仅我们在国内可以全社会很和谐、各方面全面发展,在国际上的形象也会大大改善。但以德治国的前提是每个人要有一定的修养,尤其是居于上位者,是一种从内往外的发展道路,因为人和人是不同的,每个人对所谓的‘德’的理解各不相同,有的人心目中所谓的‘德’,对别人来说可能是‘非德’,很难统一思想。在历史上,虽然儒家思想的影响力很大,但他们的前提是‘修身’,看上去像是走的靠个人的榜样作用去影响全社会的道路,但如果那个人不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圣人,只要在能力或者品德上有一点点缺陷,或者说的是一套、做的是另一套,说出来的话就很难服人,所以就有了‘上梁不正下梁歪’这样的现象。另外,儒家有个非常致命的问题,就是重理论轻实践,重内容轻形式,以‘仕’为代表的儒者给人的印象甚至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连个好的榜样作用都起不到。而且他们理论往往严重脱离群众,群众很难领会他们的高深理论。对大部分人来说,实践比理论重要,形式的约束力也要比内容强,正因为如此,儒学始终没有升级成为儒教,靠儒学产生的凝聚力,比起道教、佛教这些真正的宗教来要弱得多,所以才有‘秀才造反十年不成’这样的说法。”


发现马进军一副吃惊的样子看着自己,李远方知道自己刚才所说的话从某种意义上讲有些违反原则,干笑了一声继续说道:“当然,现在提倡的以德治国和原来儒家那套是大不相同的,而且现在许多领导的个人素质也很高,得到老百姓的交口称赞,所能起到的效果应该强得多,只要假以时日,应该能够达到阶段性的目标。不过,张太一他们道教搞的那一套,走的道路和儒家的不同,他们的那一套更容易被普通群众接受,而且比佛教理论更加积极,所以历朝历代以来,道教对普通老百姓的影响力要比儒学大得多。按照我的理解,最大的区别是他们重实践轻理论,重形式轻内容,只有那些被他们选中的人才会授之以秘法有机会去修炼搞理论研究。以实践为主,就能让人们得到许多甜头;用一定的形式把人们约束住,就可以形成很强的凝聚力;而且前头还有所谓的秘法在引诱着,就能让人趋之若骛。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张太一的理论普及起来应该更快,见效也可能会更明显。”


听李远方这么说,马进军连脸都变青了,喃喃地说道:“这样还了得,要是让张太一得手了,以后到底谁说了算?难怪历代王朝都尊儒抑道,宁可发展外来的佛教也要对道教防备三分。以前的时候,因为信息传播途径有限,官方稍稍用点手段就能把他们抑制住,现在有了网络和你们的盘古平台这样的东西,实在是让人防不胜防。远方,你可真的给我安排了个好活,看来过几天我得专门成立一个秘密部门,惟一的任务就是监视张太一在盘古平台上的一举一动。等星星索号码升级后,你得多给我的手下几个两位数的用。不过远方,你真的准备答应张太一的要求吗?”


李远方苦笑了一下,说道:“在那种情况下,我不答应能行吗,不过大哥你放心,我现在只是原则上答应,具体怎么办以后再说。我觉得,在盘古平台上,我的影响力怎么都要比张太一大,再提前跟大哥你打声招呼,就算到时候张太一做得有些出格,还有办法控制。而只要我暂时答应了张太一,就可以得到他的支持,少一个对手多一个朋友,怎么都是件好事,尤其是可以让张太一大方地献出对我国来说非常重要的先进核电技术。大哥你也知道,石油等资源用不了多少年就会用完的,现在世界原油价格天天在涨,我国已经连续几年大范围用电紧张,如果能够建出核聚变发电站来,对我们这个国家是件多么有意义的事情!而且核聚变的原料海水里有得是,至少够全人类用上几百万年的,还特别干净。哪怕仅仅为了这一点,我也得先跟张太一委以虚蛇。”


马进军的眉头却皱得越来越深,叹了一口气说道:“要是张太一真有把握在三年内造出核聚变发电站,在能源越来越紧张的当今社会,他张太一就是救世主,如果再让他通过盘古平台得到一大批忠实信徒,到时候连远方你都没法跟他相比。和迫在眉睫的能源技术比起来,你搞的信息技术虽然带来的知名度更高,但重要程度还是有差距。我们这个世界如果没有了能源供应,肯定会马上崩溃,但要是信息技术暂时停止发展,只是让社会进步的速度慢一点,工作生活不方便一点,正常的秩序还是能够维持的,影响并不致命。站在世界各国政府的立场上,张太一的价值要比你高得多。在这种情况下,除非你开发出一种可以与他相提并论的新技术才有可能把张太一压下去,比如你那个刚刚起步的反引力装置。但你那个反引力装置,恐怕还是得有先进的核电池技术作为支持吧!远方,你觉得张太一说他能在三年内造出核聚变发电站这样的话,可信度有多少?”


对马进军的话,李远方深以为然,确确实实,张太一手里所掌握的核电技术比他的蚩尤技术有价值得多。听到马进军所提出的问题,李远方盯着马进军看了一眼说道:“人家可是天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