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第九章 第十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


大院并没有多大面积,刘芳芳走不多远就走出了后门,走到了通往野外综合训练场的山路上。后门的哨兵看见刘芳芳出门一愣,想拦没敢拦。刘芳芳也没注意,她只是想出去转转,这几天她确实也累坏了。路上可以看见三三两两在山路上武装耐力跑训练的战士,大冬天的却浑身热气腾腾。远处爆破训练场时不时地震耳欲聋爆炸一声,间或传来靶场噼里啪啦的枪声。



走出大院心情稍微好点,她站在山路上看见因为季节变得光秃秃的群山,发黄的枯草摇曳着脆弱的身躯。



觉得委屈,就掉眼泪了。



“你去了特种大队,绝对不能吃不了苦回来。”



昨天在电话里面,爸爸很严肃地说。



自己怎么说来着?好像是放心吧,我长大了。



其实自己长大了吗?好像是,也好像不是。



那自己来这个地方吃苦受罪干什么来了?



哭着哭着,突然看见空中什么东西飞过。



她擦擦眼睛以为是UFO,那个东西飞近了,她才发现是架跟模型一样可爱的小飞机。整个飞机只有个诺大的涂成迷彩的三角翅膀,声音很低,低空从山谷之间飞过。



三角翼直接扑向山顶上的一片空地,空地中央是大队的卫星电视接收站。刘芳芳眼睁睁看着两个敏捷的身影跳下三角翼,手中的步枪哒哒哒哒喷出烈焰。附近的几个兵应声栽倒,刘芳芳捂住嘴惊叫一声。



三角翼停稳,开三角翼的瘦高个子跳下来高喊:



“一分钟!炸毁雷达站!”



刘芳芳一听就听出来了,是张雷!



几乎在同时,从附近的枯草里面跃出几组三人一队的战士扑向卫星电视接收站。空包弹响成一片,这个卫星接收站被搞得乌烟瘴气。模拟炸弹安上,扑地冒出一堆青烟。



张雷边打边跑回三角翼,那俩战士也跟着上了三角翼,又飞走了。



刘芳芳跑到山顶上,看见战士们围在郑教员跟前看他在夹子上写着什么。



“郑叔叔!”刘芳芳喊。



拿着秒表的郑教员抬头,笑:“你怎么来了?”



“我还以为今天没电视看了呢!”刘芳芳说,“看你们搞这么热闹!”



战士们哄笑,田小牛和董强从枯草里面爬起来激动敬礼:“刘大夫好!”



“稍息吧。”刘芳芳很随便挥挥手,跳着跑到郑教员跟前:“你们这是干什么?跟电视接收站过不去啊?”



“在试验空中立体渗透。”郑教员说。



“那他们怎么都从草里面钻出来呢?”刘芳芳指着刚才三人一组出来的战士们。



“如果我再有十架三角翼,就可以运送30人的作战分队了。”郑教员苦笑,“可惜没有啊,我们只能模拟。”



三角翼已经飞回来了,滑行在空地上。



张雷、刘晓飞和林锐跳下三角翼跑过来。



张雷高喊:“怎么样?”



“还可以。”郑教员说,“如果三角翼和动力伞可以装备部队,那么战斗力的提升是换代的。”



刘晓飞看见刘芳芳:“哟!我们的女特种兵也来了啊!”



“就许你们满天飞,不许我来看看了?”刘芳芳说。



战士们围在刘芳芳身边哄笑。



陈勇皱皱眉头:“好了好了!还是个队伍样子吗?林锐!整队!”



林锐急忙整队。



张雷看着三角翼:“可惜啊,我们就一架,还是缴获的。”



“是啊。”郑教员点点头,“只能让何志军去跟军区申请了,再有十架就可以形成作战能力了。目前只能送三人小组去敌后侦察,训练驾驶员也得需要点时间。”



“女特种兵,上过天吗?”刘晓飞调侃。



“切!”刘芳芳说,“有什么新鲜的?除了歼击机和强击机,还有什么飞机我没坐过的?”



“那你试试这个,绝对过瘾。”刘晓飞一脸坏笑。



“谁怕谁啊?”刘芳芳说,“张雷,能不能带我飞一次?”



张雷看看刘晓飞:“你就别逗她了,这个玩意安全系数并不高。而且风很大,在天上可不舒服。”



“没事!”刘芳芳的脾气上来了,“我就要试试!”



张雷苦笑,看郑教员。



郑教员说:“她想飞就飞一次吧,训练结束了。”



张雷戴上钢盔:“走吧,搞不懂你,这个东西有什么坐的。”



刘晓飞急忙把钢盔和风镜都递给刘芳芳:“我可不是故意激你啊!回头可别告诉小雨!”



“放心吧,我从不出卖战友!”刘芳芳戴上钢盔,又戴上风镜。



张雷启动三角翼:“坐好了啊!”



刘芳芳紧张地点头。



三角翼开始滑行,不一会就起飞了。



处于失重状态的刘芳芳大呼小叫。



“说了不让你上来了吧?”张雷头也不回。“我们只能绕个圈子降落了,这只有一片空场。”



刘芳芳抱住张雷的腰脸色煞白:“不会掉下去吧?”



“不会。”张雷很有信心地说,拉高三角翼。



刘芳芳慢慢睁开眼睛,看见了俯瞰的大地。



“哎呀!真漂亮!”



“没见过世面吧?”张雷笑,“我跳了120多次伞,飞过30多次动力伞和三角翼,这个不好看!”



“你傲什么?”



“我傲?我傲是因为我高!我是伞兵,天生就是从高处俯瞰地球的!”张雷哈哈大笑。



“你?哼!”刘芳芳不说话了。



“开玩笑的,别介意!”张雷急忙说。



“哼!”刘芳芳说,“我记住你的话了!”



张雷苦笑:“女特种兵,咱的心眼能不能不那么小啊?”



“我?我够大度了!”刘芳芳高喊,“换了别人,谁还能包容你!”



“什么意思啊?你包容我什么?”张雷纳闷。



“不知道算了!”刘芳芳咬牙,看着下面的群山。



“注意啊,降落了!”



三角翼在坑坑洼洼的地面上蹭蹭蹭飘着降落了。



刘芳芳紧紧闭着眼睛抱着张雷的腰。



“行了行了!别依依不舍了!”张雷半开玩笑,“落地了!”



刘芳芳一把松开他,脸红了:“谁依依不舍了?”



张雷跳下来,接过刘芳芳的手拉她下来:“好了,快吃饭了,你赶紧回去吧!”



“你们呢?”



“我们?”张雷苦笑,“我们要苦练打、走、藏!这顿饭,肯定是在训练场就着风沙吃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