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蓝刀锋 火蓝刀锋 29

冯骥 收藏 17 134
导读:火蓝刀锋 火蓝刀锋 2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67/


月亮升到中天,皎洁的月光撒落地面,像撒了一地白花花的盐粉。

兽营的水泥跑道上,小光头张冲有生以来第一次站得这么笔直。

被撕坏的黑色列兵肩章垂头丧气地耷拉在他的肩膀上。

鲁炎站在他的身边。

他心里一点也不委屈。在游泳池里和武刚撕打后,总算让他出了几天来的一口恶气,浑身筋骨舒服了很多。

张冲和鲁炎的前面,傲然站立着一名高大健壮的海军中士,老洪。老洪穿着迷彩服,站在淋浴下把身上的泥水洗干净后,才露出本来的面目和肩膀上的中士肩章。老洪其实并不老,最多二十二、三岁的样子,比鲁炎略矮一点,皮肤黝黑,身强体壮,眼睛里透着亮,一看就知道是个精明能干的北方汉子。

“老洪,你带两个新兵拔拔军姿。”柳排带着队伍离开前嘱咐他,“你给他们做个样子。”

老洪应了下来,带着两个新兵站在水泥跑道上,迎风而立。

鲁炎双手紧贴裤线,手心里都是汗水,双腿站得笔直,脑海里却还在回忆刚才发生的那一慕:

龙百川指着“泥人”们大骂了一通后,肖海毅走上前,看看目瞪口呆的老洪和浑身淌水的鲁炎,又看看气喘吁吁的武刚和宁死不屈的张冲,心里就明白了。

其实包括鲁炎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对于这场争斗,肖海毅一点儿没有生气,相反,却很欣慰,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他只知道鲁炎的本事,不知道张冲的手段,这回见到气喘吁吁的武刚,心里终于有了底,暗暗高兴,好你个龙百川,果然带回了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啊!竟然把身经百战的武刚折腾得如此狼狈!

龙百川前前后后问明了原因,气得狠狠踢了张冲屁股两脚,大声训斥道,

“你还是不是来当兵的?一天之内和干部打了两架?你他妈是土匪啊?你对得起你的祖宗吗?不想当兵现在就给我滚!”

说来也怪,张冲到了龙百川面前,就像鲇鱼上了岸,乖乖地站好,也不瞪眼,也不顶撞,任龙百川在他面前唾沫星子乱飞,老老实实挨训。

龙百川骂够了,甩下一句话,“想当兵就得听指挥!听领导和老兵的话!记住没有?”

张冲用力地点点头。

“去!今天晚上先站两个小时军姿再睡觉!”龙百川命令道,“像我这样站。”说完,他收腹挺胸,双脚打开60度,上身前倾,下巴上扬,做了一个标准的军姿。

张冲照葫芦画瓢,在原地站好,他的身材高大健硕,虽然面目之间杀气十足,可穿着迷彩服昂首挺胸地这么一站,倒也凸现出几分英武之姿。

龙百川走过去,先用力扳了扳他的双肩,又用膝盖顶了顶他的后腿,张冲稳丝不动。龙百川满意地点了点头,“恩,不错!就得这么站!”

龙百川又走到张冲的面前,给他整了整凌乱的衣领。他发现张冲的嘴角肿起了高高的一块,用手指轻轻碰了碰,小声问,“疼吗?”

“不疼。”张冲低声回答,“这算什么?”

龙百川没说话,似笑非笑地看着张冲。

张冲心里有些嘀咕,心想不会因为打架就不让我当兵吧?直到他听见龙百川低声说话后,心里才塌实下来:

“好好训练,服从指挥,忍字头上一把刀,以后超过他!”

张冲眼珠子一转就明白龙百川的意思了,鼻子里哼了一声。这句话他其实就记住了一部分——“以后超过他!”那个“他”指谁?傻瓜都能明白,张冲顿时心花怒放,暗暗发誓,姓武的,你等着吧,等我超过你的时候看你还敢不敢打我?

另一侧,肖海毅和脱掉湿上衣的武刚说话,鲁炎站在肖海毅身边。

“小武,别和新兵一般见识,他们都是孩子。”肖海毅递给他一根烟,笑吟吟地说,“你是经常出国见识大场面的人了,还和几个新兵蛋子计较什么啊?”

武刚双手接过烟,点燃,有些气恼地说,“旅长,这个光头兵太难管了。”他看了一眼鲁炎,继续说,“我当了快二十年的兵,没见过这么吊的新兵!连最起码的礼貌用语都不会,话没说几句就冲上来打我,简直是目中无人!太放肆了!我不管他们以前是干什么的,但是到兽营来训练,首先要服从我指挥啊!”

“他们刚来才一天嘛,什么都不懂,还靠你慢慢教呢!”肖海毅拍了拍鲁炎的肩膀说,“这两个都是人才,要特殊对待,所以才没让他们参加新兵连,直接就送你这了。”

武刚抽了口烟,说,“这小伙子还行,看着就比那个疤脸的光头小子顺眼,还得过大学生运动会的游泳冠军吧?。”

“当然了,这小伙子是北京体育大学的高材生,让我给挖来了,你可得好好培养。”

“放心,旅长,人心都是肉长的。”武刚恨恨地瞟了一眼远处的张冲,说,“我肯定会好好培养他们的。”

“那我就放心了。”肖海毅微笑着凑到武刚耳边,低声道,“那个小光头是个狠角色,培养好了,是个人才;培养不好,是块劈柴。我要人才!不要劈柴!你明白吗?”

“明白!”武刚心里一惊,扔掉手中的烟,下意识地立正站好。

“那就好。你的拳头也够重的,是你先动的手吧?知不知道总部刚下了强调严禁打兵的红头文件?组织学习了没有?”

武刚心里又是一惊,“知道。但旅长,我…我只…”嘴里吞吞吐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肖海毅大度地摆了摆手,“不要说了,过去了就过去了。以后好好培养他们就行了!”

“是!”武刚诚惶诚恐地回答道,“请旅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晚上没事了,让他们站会儿军姿,找找当军人的感觉!”肖海毅看了看身边的鲁炎,问道,“小鲁,你可要做好吃苦的准备,当兵就是要吃苦的。”

“是!”鲁炎学着武刚的动作,立正站好,“报告旅长,既然来了,我就不怕吃苦!”

“好!好!听武教官的话,好好训练,我会再来看你们的。”

……

“哧”一声细微的响动打断了鲁炎的回忆。

他和张冲保持严谨的军姿,目光却同时在寻找那个响声的来源。

瞬间,两人心头同时一凛。

白花花的月光下,一只黑色的长尾蝎子,张牙舞爪地挥动着两只毒钳,正在沿着中士老洪的裤管向上爬行!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