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起步 四十五

七夕214 收藏 5 27
导读:转折1927 起步 四十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


最终,他还是找回了一点小小的面子。那就是他发现,战士们对于当前的物资条件状况非常不熟悉,很多在当前根本没法实现的技术要求,战士们在设计时居然都写了进去。

按照设计图纸生产出来的这些零件,在当前的技术条件下,根本就不可能达到那种强度与韧性,如果真的照这样生产,就会导致机械的故障,而且是不可协调的故障。

这不是说战士们些出来的设计图纸就是废纸,实际上,经过几名专家的参与讨论,在当前的技术标准上,进行了一些变通后,采用战士的先进理念设计的设备就成功的设计了出来。

首先设计出来的是冶炼用的转炉等冶炼设备。这是准备在下一个冶炼周期中,利用第二代设备生产出的钢铁,生产的第三代冶炼设备。今后,就要靠它生产出纯度更高的钢铁,以进一步达到理论的要求。

而此时,根据地的第二代钢铁冶炼炉才是刚刚生产了出来,在一个很短的周期内,根据地的冶炼设备已经更新换代了一次,现在还正在安装那些第二代设备,待生产这第三代设备,还需要不少的时间。

在这段时间里,这些专家都停下了自己的指手画脚,和战士们一起期待着第二代冶炼设备把纯度更高的钢铁冶炼出来。

感受到战士们确实的真才实料,等待中,这些专家就和战士们泡在了一起,不断的向战士们学习着那些“先进的生产技术”。战士们也正好多加了解一下这个时代的技术水平,好让自己能够“适应”这个时代的要求。

看到他们每天热烈的情绪,张卫都感受到了一股浓厚的学术氛围,这使得张卫很欣慰,可以把精力投放到别的方面去了。

而李锦江则没有那些烦恼。红麻根据地一开始,就从汉阳厂拿到了品类齐全的各种设备,虽然这些设备很陈旧,但却一样可以冶炼、制造出勉强能够达到李锦江要求的东西来。

冶炼的设备,只要不是存在缺陷,旧的设备改造后,一样可以达到要求,最多能耗高了一些,污染大了一些。但这个年代,对于能源浪费、环境污染,都还没有什么概念,也不会有谁跳出来指责李锦江这些。

不过,如果条件允许了,还是要更新、更换那些设备。李锦江默默的想到。环境方面的立法,一定要完善起来。

未来的社会,李锦江的构想,是要建设一个法绝对大于权的社会。也就是说,一个政党,即使他是这个国家独一无二的执政党,他也必须要按照国家的法律来运作。而司法机关,必须是独立于这个政党的国家机构,而不是这个政党用以腐败、包庇的工具。

李锦江很害怕出现一个场面,那就是自己和张卫费心费力建设起来的国家,最终由于后世的腐败,这个政党致国家、人民的利益于不顾,最终被人民所抛弃。

而如何防范自己和张卫一手建立起来政党出现腐败,李锦江自己也没有底。不过,李锦江有个设想,那就是要让法律健全起来,让任何党内的腐败接受的是法律的惩罚,而不是所谓的党内“双规”处理。自己处理自己,恐怕即使是圣人,也会出现偏袒的情况吧!

很多东西,都要靠法律,不能靠政策,一旦政策大过了法律,天知道下面那些人当中,会出现几个贪官。李锦江看着对面沙发上坐着的几个人,心中的念头忽然就转到了这个方面。不过,他知道,他的构思决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成功的,在这个时候考虑如何立法,不是他所擅长,也不是他现在就能够考虑的。

还是找个合适的时机好好的与张卫商量吧!李锦江转过了最后一个念头,把注意力重新投放了当前讨论的议题之上。

这是公历2008年2月23日,即农历二月初三的一个例会。周福财正在汇报工业生产的情况。他原来是学工业管理的,本着人尽其材的原则,李锦江先是任命他为炼铁、兵工厂工厂负责人,后任命为新成立的重工业局局长。

“……化工厂面临的问题在于化工原料紧缺,缺少一些专业人才;水泥工厂更换了设备,正式建成开工后,水泥每月产量已经达到了400吨,现在已经储备了将近600吨;钢铁厂的产量也已经达到了颠峰的状态,钢铁储备已经有将近200吨,现正在进行冶炼设备的模具铸造,预计三天后可以进行冶炼设备的生产……现在不足的是能源供应已经极为紧张,现阶段从外面购入的煤炭,只能够满足需求的70%,我们从武汉购入的那一批煤炭已经消耗了接近一半。按照目前的生产进度,两个月后我们将被迫减产。”

农业负责人梁华起立道:“目前部队蔬菜大棚扩建项目已经建设完成,预计30天后,在保证自己的最低要求的情况下,输往武汉的蔬菜可以增加30%;根据地的养猪场已经完成第一期工程,第一批肉猪预计两个月后出栏;关于农业备耕方面,农业部与地主、乡绅已经签订了互助协议,由根据地组织农民帮助他们进行春耕,他们负责借给政府各种农具、种子……”

原黄安县四平茶馆老板,地下联络站负责人,现任商业局局长徐怀平起立道:“根据地蔬菜大棚的蔬菜在武汉极受欢迎,预计价格还能够有一定的提升。不过,煤炭的价格现阶段也有一定的上升,预计会抵消蔬菜价格上升的幅度。在铜矿石的采购上……”

说道这里,忽然外面一阵喧哗,隐约可以听见周汉良的声音在叫道:“……会议都不通知我参加?岂不是拿……你们还阻拦,是不是……”

徐怀平的顿时停了下来,李锦江心里一阵恼火,又不是不让你参加过,你每次参加会议,不管是大会小会,不管是生产会议、民政会议,你不是把话题往攻打武汉上面引,就是大谈布尔什维克的纯洁性、当前工作违反了什么什么主义,是什么什么主义……最后总会搞得会议都没法正常进行。

不过,没有办法,面对这位钦差大臣,站岗的又不是原十七军的士兵,那些新兵也不敢过分阻拦,周汉良最终进入了会场。

一进入会场,周汉良就大声质问:“你们这样躲开中央召开会议,是一种完全的无政府主义,是一种彻头彻脑的地方军阀行为,是一种……”

李锦江默不做声的看着周汉良的表演,内心中有些恶意的想到:难怪后世没有听说过周汉良这个名称,看来你这家伙也就是一个歇斯底里的狂人、精神病!肯定是没熬到解放就完蛋了——可能还是因为精神病发作OVER的!TMD!也就是一个精神病!搞得老子开一个政府工作会议都开不好!有时连开军事会议都还要偷偷摸摸的躲着来!

李锦江扫了扫下面,这里与会的,多数是原来红麻根据地的老同志,只有少数是原数字化师的战士,目前这些人里面,原数字化师的战士是一脸的不屑,而原来红麻根据地的老同志则是一脸的尴尬与无奈。

李锦江只是觉得欣慰,旁边的徐炳权则不一样。看到此番情景,徐炳权不禁在心中盘算道,看来红麻根据地的老同志也不是盲目随着中央走的,可以和李炳说一说,先不忙着架空他们的权力,只要保持对各个政府部门的控制即可。

徐炳权看了看身边的李锦江,心下踌躇起来,要不要把这些情况和李锦江说一说呢?对于李锦江,徐炳权原来是有些看轻的,但事实证明,李锦江的能力确实出色,而徐炳权和李炳一开始被张卫面授机宜,要确实协组李锦江,并且在政治上帮助李锦江成长。

对于张卫,徐炳权发自内心的敬服,而且,他也知道张卫对这支部队的实际掌控情况,在他的内心中,根本就没有兴起过对张卫阳奉阴违的念头。最后,徐炳权还是决定,要找个机会把这些东西好好的和李锦江说说。徐炳权没有预料到的,他这个念头之后,让李锦江初步接触了政治这个玄之又玄的东西,最终成为李锦江最终在政治上成熟的第一步。

在当前,李锦江的政治能力还是极端不成熟的,恼火于周汉良的唧唧歪歪,最后李锦江一拍桌子,大声说道:“够了!你说够了没有?从你来到我们红麻根据地,就一直唧唧歪歪的说个不停!你知不知道!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现在又来干什么?给我滚出去!”

众人皆愕然的向李锦江看去,原第九师的战士是惊诧于李锦江会这么发火,而红麻地区的老同志则是诧异于李锦江敢于对中央的特派员发火!

而周汉良此刻更是气得浑身发抖。他自从来到红麻根据地后,就处处受限制。李炳和徐炳权挂着李锦江的名头,举着民主的旗号,大搞选举。

十七军的职务周汉良自然是不用想,红麻根据地的政府以及红麻特委等机构他也没法入选,甚至连党代表周汉良都没有份。

最后,还是李锦江过意不去,搞了个“共产主义理论研究院”,周汉良终于当上了一个副院长,参与红麻根据地的共产主义研究小组,可以进行共产主义理论的研究学习。

这个“共产主义研究院”的副院长说得好听,可以参与共产主义研究小组进行共产主义理论的学习、研究,对于共产主义理论的实际运用、解释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威。

但是,周汉良最后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完全挤在了红麻根据地的管理层之外,对于红麻根据地的管理,他有发言权、有研究权、有解释权、有……

但是,他的发言不会产生任何的效力,而他的研究权则是在会后可以对会议的决定进行研究,但会议嘛。对不住!这个是军事会议,必须是军事委员会委员才能参加……对不起!这个是党委会议,必须是红麻特委成员才可以参加……

最后,周汉良只能无奈的游离在任何决策之外,看着红麻根据地违反了布尔什维克原则的,那些一系列的东西不断执行下去,看着这种被他比喻为国家资产主义、妥协主义、投降主义等等的东西,把这个中华的布尔什维克根据地染得花花绿绿的。

这次他是终于忍不住了,听说这一次的会议讨论的红麻地区的近期生产总结,以及未来的工业、农业生产规划,他决定这一次他必须出面,把红麻根据地在工业、农业上违反布尔什维克原则的地方纠正过来。

但没想到,自己还没有说完红麻根据地在工业、农业生产上的错误之处,李锦江居然敢出声哄自己走!

一直以来,他对李锦江的印象,就是一个大搞独裁主义的独裁者,一个混入革命队伍里篡夺革命果实的投机主义者,一个罩着红色布尔什维克外衣的封建主义者!……

这回周汉良更是座实了自己的想法。他抬头看了看周围,周围的党员原来都在很吃惊的看着李锦江,此刻正好有几个转眼过来看周汉良。

这些人看着周汉良,眼中无一例外流露出了滑稽、可笑的目光,但在周汉良看来,却看成了这些人都是好同志,都在用眼神向他传递着鼓励的信息。

周汉良相信,这里的同志不会没有一个人对独裁统治不满,自己受党中央的委托,来到了红麻根据地,那么自己就有这个职责去把这些同志团结起来,一起把违反共产主义原则的独裁者——李锦江,以及李锦江手下的一众假布尔什维克赶下台去。

于是,周汉良大有深意的看了李锦江一眼,没有说话,转身就走出了会场。

李锦江痛快的骂了一场后,也发现了自己的鲁莽。周汉良代表着此刻的中华共产党中央,自己可以想法架空他的权力,不让他干扰红麻根据地的建设,但周汉良毕竟是中央委派下来的特派员,与他公开的产生对抗,那就是在对抗此刻的中华共产党中央,这是极端不明智的。

如果周汉良把红麻根据地违反共产主义原则的地方上报党中央,如果中华共产党中央要求更正那些违反共产主义原则的地方,如果中华共产党中央明确要求红麻根据地更换人领导,那么自己该怎么办?

是和党中央对着干还是顺从下去?

和党中央对着干,那么就意味着红麻根据地立即在全国的共产党员心中失去位置,得不到湖北省委乃至全国的共产党员、共产党组织的支持,甚至会被冠上叛徒、阴谋家、野心家等之类的称号。

顺从下去,就意味着要执行当前党中央向大城市发展的命令,把自己的实力完全消耗在武汉城头,并且无法实现自己和张卫约定的隐蔽发展,一举立足于世界强国之林的目标。

思想转了一圈,李锦江也无心再开会了,匆匆听完各部门的汇报,他挥挥手,道:“各部门在进行各方面生产的同时,必须坚持根据地的各项计划,资源上优先倾斜工业发展,首先要保证水泥的生产,煤炭的收购不要怕花本钱,下一步根据地要建设煤炭馏化厂,从煤炭中提取燃油,煤炭的供应必须要保证。散会!”

散会后,徐炳权没有走,而是坐到了李锦江旁边,问道:“锦江,今天怎么了?平时你似乎不是这么暴躁的。”

徐炳权以前当过李锦江的领导,还对李锦江挺照顾,李锦江对他没有什么排斥的感觉,他叹了一口气,道:“我也不知道,总觉得这段时间有些烦躁,似乎有些……唉……我是担心去香港接叶艇的同志。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半月,计算行程,他们早就应该回到了。”

对于李锦江和张卫对叶艇的推崇,徐炳权早有耳闻,但他没有象李锦江和张卫那样,详细的对各个战役进行过研究,并不知道叶艇的在指挥作战上的能力。对叶艇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甚至有些觉得,李锦江和张卫这么紧张叶艇,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不过,徐炳权不是李锦江,不会把什么东西都放在自己的脸上。徐炳权点了点头,似乎是在表示对李锦江的话的赞同,随后徐炳权把话锋一转,道:“现在非我们第九师的老党员,他们越来越多的进入了我们的管理决策层,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们占据了足够的位置,拥有了足够的实力后,在遇到党中央错误的命令的时候,反而会制约我们,甚至迫使我们遵照现今中央的错误命令?”

李锦江讶道:“怎么可能会有这么一回事?我们实行的路线、方针、政策,是我们根据前人的错误修正后做出的,是一条正确的路线。难道正确的路线还会有人反对?”

徐炳权叹道:“是不是正确的路线,我们知道,但是别人知道吗?在是否正确上,每一个人都会说自己是正确的,但现在的人又不可能看到以后的情况,这样他们就会坚持自己的意见,反对别人任何和自己相左的意见。”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