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13/


透过射击孔,吴汉清楚地看见,倭军骑着高头大马在前面开路,随后是皇协军。这些日子,吴汉对华龙国的情况也了解一些。前年,倭国与华龙国大战一场,结果五万倭军击败了二十万华军。华龙国被迫与倭军签订了停战协议,龙华国的东北部成立了自治省。根据协议,自治省允许倭国驻军。倭国驻军后,为了维持治安,又受自身兵力的限制,便收编不少地方武装,成立了皇协军。

吴汉见倭军进入了射程,便果断地扣动了扳机。嗒嗒嗒…,一梭子子弹撂倒了好几个倭军。与此同时,炮楼内的田妮等人也一起开火。倭军与皇协军平日里张扬跋扈惯了,显然没有想到会突然遭到袭击,一下子队形就被打乱了,士兵们慌作一团,四处逃窜,各寻找隐蔽的地方。他们这一乱,又有不少人成了吴汉等人的靶子,中弹倒地。不过他们毕竟是受过训练的军队,尤其是倭军,训练有素,很快就进入到战斗状态,机枪也架了起来,开始向傅家大院射击。一时间,枪声大作,响成一片。

战斗激烈地进行着,倭军不愧为正规军队,很快完成了对傅家大院的包围。吴汉等人凭借着坚固的炮楼,还能勉强支撑,但形势明显不利。吴汉一边打着机枪,一边注视着战场上敌我双方的动态。他知道,这些护院不是军人,战斗意志与军事素养都很差,遇到土匪也许能抵挡一阵,但此时他们遇到的是训练有素的倭军,看来傅家大院被攻破是不可避免的。怎么办?吴汉的脑子中不停地思索着脱险的方案,但实在想不出来一个万全之策。要是他一个人,他有信心利用地形杀出敌人的重围,但现在不是他一个人。

傅家大院虽然岌岌可危,但凭借着炮楼中的火力支援,倭军始终未能攻破傅家大院。双方激烈交火了一阵,好像都打累了,不约而同地停止了射击,傅家大院一下子陷入了寂静之中。吴汉利用这个机会从炮楼上下来,走到院子中。只见院子里摆放着六具护院的尸首,还有四五个护院挂了彩。傅博闻坐在一张椅子上,手中拎着一把盒子炮,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风采。吴汉猜想,他现在一定很后悔,这份家业毕竟是他的,可如今他已是骑虎难下。

吴汉走上前说道:“傅老哥,咱们得赶紧想个办法,这样打下去可不行。”

“吴老弟,你有什么好办法?”傅博闻急切地问道。

“这…”吴汉不愿意说自己没办法,但现在确实没有什么好办法,他的眼睛在院子中巡视着,忽然他看见刚刚缴获来的倭军的十几匹马,脑子灵机一动,说道:“傅老哥,有办法了?”

傅博闻精神一振,急忙问:“吴老弟,你有什么办法?”

吴汉答:“青松岭上有三四百弟兄,咱们现在需要派个人给他们去送信,他们来了,也许能打退倭国人,为咱们解围。”

傅博闻无奈地点了点头,“看来也只好如此,可是让谁出去送信呢?又怎么出去呢?”

吴汉环顾左右,让谁去呢?他看见张大勇从炮楼里走出来,眼前一亮,这个后生很机灵,枪法也不错,让他去送信不是正合适吗?

“咣”的一声,傅家的大门突然打开了,十几匹马一匹接一匹地冲了出来,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原来这些马的尾巴上都拴着鞭炮。马在鞭炮响声的驱动下,好似发了疯的一般,在街道上横冲直撞,那些倭国兵想拦下这些马,却怎么也拦不住,反而不少人被马给踢伤了,这群马眨眼间就冲出了团河镇。镇子外,张大勇从一匹马的肚子下面翻身上鞍,回头望了一眼团河镇,喃喃说道:“吴大哥,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搬救兵回来。”

镇子中,倭军见傅家大院开门了,企图趁机冲进去。吴汉早就料到敌人会有这么一手,在大门里架好了机枪,倭军向上一冲,吴汉端着机枪一阵扫射,同时,炮楼里也打出排枪,将倭军的攻势压了下去。倭军除了丢下几具尸体,一无所获,双方又恢复了平静的对峙。自此以后,倭军再也没有向傅家大院进攻,而是占据了傅家大院周边的各个制高点,将傅家大院团团包围。面对这种状况,吴汉猜不透倭国人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只是隐隐有一丝担忧。

转眼间到了晚上,倭军始终没有发动进攻,但吴汉与傅博闻不敢掉已轻心,为了防止倭军的夜间偷袭,所有人衣不解带,枪不离手,并安排人手时刻监视着院外的倭军,保持高度戒备。

所有人都在忐忑不安中渡过了这一夜,所幸倭军并没有在夜晚发动进攻。天蒙蒙亮的时候,吴汉将刚刚合眼的众人叫了起来。按照事先商量好的,张大勇如果将消息送到了青松岭,田虎就会在这个时候,率领自卫队袭击倭军。只要自卫队在外围一打响,吴汉就会领着人从傅家大院中冲出去,里应外合,彻底击溃这股倭军。

傅家大院的人们在焦虑不安中等待着,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但外围的战斗始终没有打响。傅博闻找到吴汉,焦急地说:“吴老弟,张大勇是不是没将消息送到呀!”

吴汉也担心张大勇没把消息送到,他知道消息送到后,田虎一定会领着自卫队来的,但此时他不得不给傅博闻打气,“大勇兄弟第一次去青松岭,可能路不熟,耽搁了时间,咱们再等一会,他们一定会来的。”

将近中午的时候,突然在镇子外面传来激烈的枪声,吴汉听出枪声很密,估计交战的人不少。

“吴大哥,一定是大哥领着弟兄们来了!”田妮兴奋地说道。听田妮这么一说,傅家大院每个人又洋溢着满怀希望的笑容。

吴汉判断,围困傅家大院的倭军大约有五六十人,皇协军大约有一百二三十人。前前后后,倭军与皇协军被打死了二十多人,也就是说,现在敌人的兵力还有一百五十来人,而自卫队有三百来人,兵力是敌人的两倍,况且敌人中真正有战斗力的也就是那几十号倭军,皇协军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自卫队凭借人数优势,完全有可能击溃这股敌人。他让所有人做好战斗准备,只要自卫队攻入镇子,他们马上出击。

枪声越来越密集,并伴有剧烈的爆炸声,吴汉透过炮楼的射击孔,可以看见镇外升起的滚滚黑烟,可以想象战斗的激烈程度。不过战斗始终在镇外,好像进攻的一方遇到了顽强的阻击。突然,吴汉的心中一动,他是一个服役多年的老兵,虽然没上过战场,但军事演习可没少参加。听远处隆隆的爆炸声,竟有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那绝不是手榴弹,难道是炮弹?吴汉的心中打着问号,根据他掌握的情况,倭军一个中队会配备一个炮兵小队,但装备的是小口径的迫击炮,而这种爆炸声,显然是中口径的榴弹炮,配备这种炮的至少是倭军大队级别的军队。倭军一个大队的兵力近千人,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吴汉简直不敢想后果。

渐渐地,镇外的枪声越来越疏,最后只剩下零散的枪声传来。傅家大院里,人们脸上的喜悦早已不见了踪影,只有失望和恐惧挂在脸上,倭军的残忍他们早有耳闻。

傅博闻叹了一口气,咬了咬牙,然后猛地一跺脚,说道:“妈了个巴子,横竖都是死,拼了!杀一个够本,杀俩就赚一个!”

大伙儿听他这么一说,知道不拼不行了,纷纷拿着枪,来到自己的战斗位置。吴汉正要进炮楼,忽然觉得田妮拉了一下他的手,又见田妮给他递了一个眼色,急忙跟着田妮来到一间偏房中。房间中,傅博闻和傅雪正在等着他们。见他们来了,傅博闻说道:“吴老弟,家里有个地窖,十分隐秘,你们下去躲躲。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吴汉说道:“傅老哥,兄弟这里谢过了。这样,两位妹子,还有谢老三的老婆孩子在地窖中暂避。我找机会冲出去,看看镇子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田妮还想劝吴汉下地窖,但吴汉执意不肯,并说:“妹子,事不宜迟,快下!”

傅博闻命人将谢老三的老婆孩子送了过来,三个女人和孩子下了地窖。这个地窖有通风口,备有充足的食物淡水,藏个三五天绝对没有问题。况且洞口覆盖着石板,不注意极难发现。

做完这些事,吴汉急忙回到炮楼,正要顺梯子上炮楼的二层,突然听见天空中传来尖锐刺耳的呼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