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第九章 第四节

在失去的青春 收藏 6 0
导读: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第九章 第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


“今天呢,不是过年,但是是年夜饭!”何志军端起酒杯,“这个桌子上都不是外人!老郑,我多年的老兄弟!一起出生入死!林秋叶,我老婆!这个不用说了!剩下的,都是我们的晚辈,下一代的军官们!我们都是或者曾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人,我们在这个中华民族传统的节日坐在一起,来祝贺新的一年到来!来,为了祖国平安,干杯!”



“我说,你这都回家了,怎么还是打官腔?”林秋叶笑。



“这怎么是打官腔呢?”何志军瞪大眼睛,“这是我的心里话嘛!”



“成成!你的心里话!”何小雨端着杯子,“赶紧喝吧,我这个杯子都端累了!”



“对对,听我女儿的,喝!”何志军一饮而尽。



大家也都喝酒。



方子君白皙的脸上现出红晕:“何叔叔,我就这一杯,不能再喝了。”



“好!那你就多吃菜!”何志军说。



何小雨就赶紧给方子君夹菜:“吃这个!营养价值高!”



座位是何小雨安排的,何志军居中,林秋叶在左边,方子君在右边。何小雨自然坐在方子君身边,右边是刘晓飞,然后是张雷。郑教员在林秋叶旁边。这样就把方子君和张雷隔开了;但是也产生一个问题,就是方子君和张雷是面对面。



方子君不看张雷,就是低头吃菜。



何小雨踢刘晓飞一脚,刘晓飞条件反射弹起来。



“怎么?我的凳子上有钉子?”何志军眼一瞪。



“不是不是!”刘晓飞急忙拿起酒杯,“何大队长,我敬您一杯!”



“你看看这个孩子,在家叫什么大队长!”林秋叶说,“你小时候叫什么?你忘了你追着你何叔叔讲战斗故事的时候了?屁大点的时候就追着喊何叔叔,现在居然叫大队长了?”



“阿姨,我……“刘晓飞不好意思地笑。



“啊,你愿意叫啥叫啥!”何志军苦笑说,拿起酒杯。“你个毛小子,有一套!居然敢对我后方下手!我还没专门找你谈话呢!你倒招我!”



刘晓飞脸都吓白了,不知道怎么说。



“谈什么啊谈什么啊?”何小雨一瞪何志军,“有什么好谈的?”



何志军大黑脸立即笑了:“不谈不谈!没啥谈的!今天咱们过年,喝酒!——刘晓飞,你给我好好干!我的眼睛看不见别人也得看见你!记住了!”



“是!”刘晓飞坚定地说,“何大队长,您放心吧!”



一老一少两个军人一饮而尽。



“何大队长,我也敬您一杯!”张雷端着酒杯站起来,“我一直都仰慕您,今天能和您喝杯酒,是我的光荣!”



何志军也站起来:“张雷!我希望你也成为一条你哥哥那样的好汉!喝!”



方子君手哆嗦一下,筷子掉了一支。



两人喝完酒,坐下。



张雷看看方子君,方子君脸上的红晕消失了,还是那种惨白。



“老何,咱俩怎么喝啊?”郑教员端起杯子。



“咱俩不能用这个!”何志军拿起酒瓶子就往跟前的小碗到。



郑教员苦笑:“早料到了,我都带药了!”



他把药拍到桌子上:“跟你何志军喝酒,我每次都要准备喝趴下拉倒!”



何志军哈哈大笑,两个老哥们拿起小碗就给干了。



何小雨又踹一脚刘晓飞,刘晓飞急忙起身敬林秋叶,林秋叶笑着说:“你看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客气了呢?你跟刘总还有你妈妈说了没,你过年在特种大队?”



“说了。”刘晓飞说,“他们同意。我妈有点不愿意,我爸说我已经是军人了,就要服从组织安排。阿姨您喝一半,我喝完。”



“好好。”林秋叶喝酒。



张雷看着方子君,想说话,又不敢说。



门铃响了。



何小雨起身去开门:“哎哟!我说谁呢!芳芳,你怎么来了?”



刘芳芳穿着军装和大衣进来:“我怎么就不能来啊?——哟,你们家今天有客人啊?”



“什么客人,都是自己人!”林秋叶起身急忙去拉刘芳芳,“把衣服挂上,帽子挂这儿!赶紧入座,来了就一起吃!算我们家年夜饭!”



刘芳芳脱了大衣和军装外衣,穿着乳黄色的高领毛衣被何小雨按到张雷边上坐下。



“爸,这是我的同班同学刘芳芳,我的铁哥们!”何小雨说。



“好好!我这一看你们都当兵我就高兴!”何志军说,“这算我的三闺女啊!先喝一杯!”



“何叔叔,我不会喝酒。”刘芳芳赶紧说。



“不会喝,学!”何志军哈哈大笑,“当兵不喝酒哪儿行?不多喝,喝一杯!”



刘芳芳只好拿起酒杯:“何叔叔,阿姨!还有在座的哥哥姐姐,我敬你们!”



何志军看她喝了,高兴地说:“好!绝对是我的三闺女!老郑你不许和我抢!”



“我有一个闺女就够了,是吧小雨?”郑教员对何小雨眨巴眼。



“是——”何小雨拉长声音,“爸——”



大家哈哈大笑,只有方子君没笑容在出神。



张雷也没笑,低下头想什么。



林秋叶急忙转移方子君的注意力:“二丫头,尝尝妈给你做的春卷!这是你一直都爱吃的!多吃点!”



“嗯。”方子君无力笑笑。



张雷觉得心如刀绞,却不敢说话。



“本来我找小雨是商量件事情!”刘芳芳大方地说,“既然何叔叔也在,我就直接跟您说了!”



何志军纳闷:“什么事儿啊?还要找我?”



“我和我爸爸商量了一下,我打算寒假去特种大队见习!我想在大队医务所做个见习女特种兵,不知道何叔叔同意不同意?”刘芳芳真的不愧是军长的女儿,见过世面,落落大方。



“好啊!”何志军急忙倒酒给自己,“痛快!我欢迎啊!愿意来特种大队我当然欢迎!以后毕业也来,我们大队没女干部!你要来了是第一个!不过你要做好吃苦的准备,我不会照顾你!”



“我知道。”刘芳芳端起酒杯,“我也是军人的女儿,我知道特种部队肯定是很苦的。我先敬何叔叔一杯!”



两人喝完酒,何志军问:“你爸爸是哪个部队的?”



“哦,他在后勤工作,是个普通干部。”‘刘芳芳说。



何小雨忍住笑,吃菜。



张雷也诧异地看刘芳芳,刘芳芳对他调皮一笑。喝了酒的白皙脸庞起了两朵红云,在黄色高领毛衣的衬托下更加显得楚楚动人。



“你以为,只有你敢做特种兵?”刘芳芳说,“我也敢。”



张雷笑,端起酒杯由衷地说:“有志气!”



刘芳芳端起酒杯:“现在别说太早!——是不是有志气,特种大队的训练场见!”



两人喝酒,何小雨乐了,再看方子君。方子君脸上的表情很复杂,起身说:“对不起,我有点头晕。我先回屋休息了。”



何小雨急忙起身扶方子君:“我送你回去。”



张雷看着方子君和何小雨进了房间,门关了。



方子君坐在床上半天不说话。



何小雨靠在门边看着她,许久:“姐姐,你跟我说句实话——你到底喜欢不喜欢张雷?”



方子君苦笑:“我真的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跟人家分手?”何小雨着急地说,“现在刘芳芳进来了,是我鼓捣的,怎么收场啊?!”



“我看他跟刘芳芳挺好的。”方子君说,“真的,我的心伤痕累累,我也不是纯洁的女人,我配不上张雷。”



“全都乱套了!”何小雨眉毛都挤到一起了。



“一点都不乱,我心里很明白。”方子君靠在床上,“我想,他跟刘芳芳在一起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你是对的,小雨。我之所以这样痛苦就是没你那种果断,我和张雷不合适。你出去吧,我想安静一会。”



何小雨无奈地:“那你到底怎么着啊?”



“我想安静一会。”方子君盖上被子,“替我把灯关上。”



“唉!”何小雨一跺脚,拉了灯转身出去了。



黑暗当中,方子君低声抽泣起来。



“我喜欢谁,我不喜欢谁,我自己都不知道……老天,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惩罚我……”



月光下,方子君扑在枕头上泣不成声地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