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基斯坦总理被送上绞架 中国努力营救

xuwenbo82 收藏 31 31407
导读:巴基斯坦总理被送上绞架 中国努力营救

1979年4月4日清晨,天空刚刚出现鱼肚白,一位犯人昂头走出巴基斯坦拉瓦尔品第监狱,向着不远处耸立的高大绞刑架走去,旁边的狱友念起了《古兰经》。犯人望着遥远的天际,喃喃低语:“真主!救救我吧,我是个无罪的人!”很快,绞索套在了他的脖子上,他的身体离开了地面,身体扭动着、抽搐着直到僵硬,就这样告别了他的国家和人民。对于他的遭遇,支持者悲恸万分,反对者长吁一口气,中立者则唏嘘不已。因为他不是一个普通的犯人,而是巴基斯坦的传奇总理佐勒菲卡尔·阿里·布托。

舌战印度“铁娘子”,力挽国家于危局之中

1928年,佐勒菲卡尔·阿里·布托出生在巴基斯坦的一个贵族家庭。他自幼接受西方教育,曾就读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学习法律,之后又奔赴英伦三岛做了律师。1953年,布托把自己的事业搬到国内,在卡拉奇开了一家律师行。随后,布托开始从政,先后担任巴驻联合国大使、贸易部长、外交部长等职。1971年第三次印巴战争爆发,巴基斯坦陷入危机之中,这时候布托脱颖而出,成功挽回了局面,成为国家英雄。

1971年,为防止东巴基斯坦(后来的孟加拉国)独立,巴基斯坦总统叶海亚·汗出动军队进行镇压,一时间炮火连天,东巴一片混乱。此时印度趁乱出兵,第三次印巴战争爆发,印度军队向东巴挺进,巴军节节败退。这时叶海亚·汗慌了手脚,急忙让布托飞赴联合国寻求国际支持。

然而在联合国,只有中国明确支持巴基斯坦,苏联站在印度一边,英国和法国态度左右摇摆,美国也不想得罪苏联和印度。尽管布托在联合国反复奔走,四处游说,但却无功而返。叶海亚·汗政权也随之垮台,布托在风雨飘摇中接任总统,但他面临的是一个千疮百孔的乱摊子。东巴已完全脱离巴基斯坦,成立了一个新的孟加拉国。在西巴基斯坦有近5000平方公里的领土被印度占领,约十万名巴军成了印军战俘。

布托刚一上台,就立刻寻求与印度谈判,以稳定政局。但当他与号称印度“铁娘子”的英迪拉·甘地总理会面时,却感受到了对方的咄咄逼人。面对布托这个败军之将,英迪拉·甘地提出了一揽子解决方案,要求把领土、战俘以及克什米尔问题一举解决。对于这个屈辱性的方案,布托坚决反对,“夫人,我宁可回国下台,也不会签订这个条约!”在谈判中,布托的律师特长显现出来,在最后的一次会谈中,他饱含感情地对英迪拉·甘地说,“夫人,印巴是南亚的两个大国,为什么我们要让彼此的伤口更加加深呢?不错,军事征服固然是一项光荣,但那毕竟是非正义的。一个睿智的政治领导人,为什么不做适当的让步以换得永久的和平呢?”经过他的说服,加上艰苦的谈判,英迪拉·甘地做出让步,同意退出占领的大部分巴领土、归还巴战俘,双方恢复正常经贸关系,至于克什米尔争端则维持现状。巴基斯坦在战败的局面下保住了最大国家利益,布托功不可没。回国后,面对欢迎的人群,布托若有所思地说,“这不是我的胜利,也不是英迪拉·甘地的胜利,而是巴基斯坦和印度的胜利土地改革拿自己开刀,经济政策得罪大资本家。

由于在西方国家学习和生活过多年,阿里·布托上台之后,决意要在巴基斯坦实行类似西方的民主改革。在他的推动下,1973年巴基斯坦颁布了新的宪法,规定了公民的基本人权,禁止种族和教派歧视等。与此同时,布托开始实行国有化政策,要把银行、交通运输、钢铁等重要行业收归国有。同时,布托开始在农村实行土地改革。为推行土地改革,布托不惜拿自己开刀,他在议会的一次讲话深深地感动了议员们,“最近三个月来,我推行的土地改革,使我的家庭失去了4.5万英亩土地。但这样的改革还将继续下去,我的家庭还将继续失去土地,直到农户都有自己的土地为止。”

然而,巴基斯坦是一个教权渗入很深的伊斯兰国家,布托的世俗化乃至西方化的改革,显得有些不合国情。而他的经济改革则触动了大企业家和大地主的利益,他们故意制造种种障碍,使巴基斯坦经济陷入了停滞。

经济的停滞,使得反对派趁机崛起,布托的政权开始不稳。看到这种情况,布托决定让人民来决定自己的命运,他毅然提前举行大选。大选的结果令布托的反对者们大失所望,大多数选民还是支持布托领导的人民党,布托也顺利当选为总理。然而反对党却借口人民党在大选中有舞弊行为,要求重新举行大选,一些地方开始出现骚乱。面对乱局,布托并不害怕,他真正担心的是军方政变。为控制军方,布托越级提拔了他眼中的“自己人”——当时的第三军军长齐亚·哈克担任陆军总参谋长。然而布托做梦也想不到,这个“自己人”正在策划一场针对他的政变。

亲信突然发动政变,布托在国际瞩目下慷慨赴死

1977年7月5日凌晨,巴各主要城市的大街上军车飞驶,全副武装的士兵扑向电台、机场等重要目标。同时,大量精锐部队则正在对布托的总理官邸实施包围。巴基斯坦军方在齐亚·哈克的带领下发动政变了。

就在军方向总理官邸实行包围的同时,一个富有正义感的警察冒着生命危险将消息告知了布托的警卫乌尔斯。乌尔斯急忙叫醒熟睡中的布托, “布托先生,军队发动政变了。快想想办法躲起来再说,或者跑掉!”布托却显得十分镇定,他平静地说:“我的生命属于真主。他们既然叛变了我,想要杀我,那就让他们来吧!”

凌晨2时,阿里·布托被捕,巴基斯坦进入齐亚·哈克的军事统治时期。对于布托,政变者借口布托曾经暗杀政敌艾哈迈德·汗,对他提起了诉讼。面对指控,布托凭借律师的口才逐条批驳,结果法院顶住压力宣布布托无罪。听到布托无罪的消息,巴基斯坦立刻沸腾了。这时候齐亚·哈克坐不住了,干脆以危害军管政权的罪名再次将布托逮捕。

对于巴基斯坦的政变,国际社会密切关注,看到布托被捕,一些国家通过各种渠道展开营救。历来与巴基斯坦有良好关系的中国,通过联合国和驻巴大使等外交渠道向巴军方传话,希望能够释放布托,对于中方的努力,齐亚·哈克只是哼哼哈哈,打着马虎眼,或对中方大使避而不见。美、英也要求巴军方能够公正对待布托,法国总统也直接给齐亚·哈克写信,要求让布托流亡国外。甚至连布托昔日的对手、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也发表声明支持布托。然而在强大的国际压力下,齐亚·哈克反而认为,释放布托可能对自己的统治产生不利影响,于是他下定决心消除后患。1979年2月6日,巴基斯坦最高法院以4票赞同3票反对的投票结果,判决对布托实行绞刑。

1979年4月4日,阿里·布托慷慨赴死。阿里·布托虽然死去,但他反对垄断、扶助贫民的政治主张却在巴基斯坦生根发芽。正如阿里·布托在写给联合国秘书长的信中所言,“人民的力量并非是一句空洞的口号,有朝一日,它将重放光彩,如花似锦”。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