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烟深处 后院失火 第八节 度假胜地

swfcsep 收藏 27 67
导读:狼烟深处 后院失火 第八节 度假胜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0/


(一)


“JiErji共和国议院致全民公告:全体委员紧急会议决定,罢免原总统拉维斯古,成立国家临时特别委员会,行使全国行政、军事、警察、情报、外交等临时最高执行权力,任命原总参谋长卡卡维夫为特委会主席,罢免原政府总理阿卡耶尔,撤消原最高力量副总参谋长可夫乌、原首都警备司令部司令普尔布、 原克凯什比市警察局局长米达洛等人的职务。。。。。。。”


“国家临时特别委员会发表声明:即日起,全国所有武装力量未经本委员会命令不得擅自调动。原受伪总统拉维斯古指派对东部少数民族区域进行残暴镇压的国防军第73山地旅所部须立即中止原非法行动,于三日内撤回原驻地,接受审查小组的审查。。。。。。”


“我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俄罗斯联邦及其威逼下粗暴干涉我内政的他国政府表示强烈的遣责。。。。。。特委会主席格罗已紧急照会中华人民共和国、俄罗斯联邦、美利坚合众国大使,提出关于取消我境内所有外军基地的谈判要求。。。。。。特委会外交委员正式对中国驻军袭击我交警哨位、破坏部份民用通讯网络的行径提出严正警告。。。。。。”


“克凯什比市警察局负责人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已掌握中国驻军渗透入本市的特工分队悍然袭击我交警哨位、破坏部份民用通讯网络的证物、证人,我局将在军事、情报部门的协助下尽快捕获该分队。。。。。。”


“海啸行动”已经中止,除Ji国73山地旅接受副总长可夫乌命令就地驻守外,各国部队返回原地。


因政变仍属Ji国内政,联合基地及俄驻军方面为恪守国际准则、相关多边协定,只能在基地法定范围内处于紧急戒备状态。拉维斯古总统失踪,原政府、军队暂时失控,政变方更有意使Ji国处于外交方式瘫痪状态,我方无法进行外交交涉。我国外交部暂时只能以声明遣责政变方的污蔑言辞及危险行动,要求“确保在Ji国的中国公民的安全,释放被扣压的专家组人员,停止非法搜捕我专家组警卫分队”,呼吁各派别保持克制、通过和平方式解决争端。


美国从阿富汗派来武装空运机群,降落在克凯什比市国际机场上,接走其在Ji国的侨民、留学生,一并撤走早在2006年就已同意撤离但一直拖着不走的军事基地剩余人员,此后便不再有所举措,显然这个“世界警察”不想趟这股混水,而更愿意在适当的时候坐受渔利。


政变方一开始就敌视并污蔑与其毗邻的中国,这使得国际社会为之哗然。此等毫无掩饰的针对性敌对言行断然不是任何稍有思想的、欲掌握国家政权的政变派别所应有的,除非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将自己的国家拖入深渊,抑或他(们)的目的是掀起越出Ji国范畴、中亚地区乃至全世界的纷争。这让所有人不得不为之心悸。


(二)


通过无线通讯设备收听到来自Ji国国家广播电视台的消息,胡安一直在冷笑。


我反来覆去将手枪中的15发子弹一枚一枚扣出,又一粒一粒地按进去。即便如此,仍无法压制来自各神经系统的颤抖。


“一直以来,我们都低估了东突势力。”胡安说,“是全世界都低估了这股力量。他们不仅仅有枪、人和钱,不仅仅拥有滋生的土壤。他们早已渗透到了中亚各国的要害部门,至少已经控制了一些要害的人。这次政变或许只是他们的示威。”


“我倒是倾向于认为,这只是恐怖势力与Ji国反对势力的暂时勾结。”


“怎么说。”


“我参于的一些网络情报侦察任务时,就有一种感觉,他们迫于国际上联合反恐的行动与压力,正在寻求绝地而后生的办法。源起我国的几股原本政见不一的东突组织突然组成松散的联盟,形成现在的所谓‘泛突圣战组织’。他们近年来搞爆炸、骚乱的频率高得出奇,好像不怕自动暴露,更加大了网络宣传力度,吸纳或者联合更多不一定政见类似却一定要仇视国际社会的人员和组织。我觉得他们在狗急跳墙,只会加速失败。”


“希望如此。”胡安从树上跳下来,向正在湖边隐蔽警戒的蒋云扔去一颗石头,接着说: “敌人应该已经知道我们远离了克凯什比,正派更难对付的猎人来猎杀我们,好制造伪证。”


蒋云从石头后稀落的苔藓群下爬出来,抹去潜伏过的痕迹,走过来。我最后一次检查手机的保险,关上只收到微弱无线信号的笔记本电脑。 郑国栋仍在不停地切换接收频率,希翼能收到基地方面的信息。


“少校,湖那边再过一个山头应该会有高档度假村,一定能连上网络。”


“你怎么知道会有度假村?”


“这里叫伊塞克湖,是中亚有名的‘暖湖’、风景度假区,有钱人都跑这来休养。湖对岸的地理条件比较适合旅游者栖息,我记得这里很多新建折旅游点还是我国援助规划的,只要我学的东西还没过时,十有八九有度假村。”


“这么肯定?”


“呵呵,我在学校学的是地理信息系统,没几门专业课。倒是学了一大堆学校特色课程,什么经济地理、旅游地理、景观生态云云,我爸也是地理老师。看看风水我还能凑合。”


“……你什么学校?”


“林学院。”


“现在这么吃香的行业,电脑还有几手。你小子不去赚钱,跑来当什么兵,自找苦吃?”


“赚了钱花得郁闷,有事业没成就感。逃避现实嘛,跑来参军喽。”


“哈哈,这理由我爱听。”


蓝宝石般清澈的湖面上偶尔滑过悠闲的游艇,山峰间隐约可见白色的房屋。


在光斑磷磷的云杉林间摸索前进,风起时,涛声沉沉,和着湖面群起波澜之音,齐刷刷涌来,扑灭野战服里久日疲倦后无名阴火,又咽咽着倏然消逝远去。进入高原湖沙滩地带后,我们开始狂奔,粗重的呼吸成为我耳力能及的唯一活人气息,湖面上的风随时会抹去我们的足迹,万里苍穹随时会有直升机的呼啸,没有人愿意死在这片美丽却不属于自己的土地上。


月色下的度假村已初现端倪,我躲进雪山脚下的石隙间打开电脑,信号仍然很不稳定,不惯于高原奔袭的战士们已经疲惫不堪。胡安指着度假村坚定地说道,“天亮之前一定要到达那里,我们在雪地上随时都有危险。哪里有国旗我们就向哪里去。”


昏眩中听到蒋云低声说道,“前面有宾馆!”我停下脚步,再次开启只剩下2%电力的笔记本电脑。


“可以…可以…以了。” 我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


“就地警戒五分钟。蒋云控制有利位置。” 胡安立即安排哨位,取出夜视望远镜观察不远处挂着五星红旗的旅游宾馆。


郑国栋再次尝试搜索基地的电台信号, “他妈的基地是不是把我们给忘了!”他从撕哑的喉咙中挤出愤怒的话。


胡安窜过来给他一脚,“你他妈的是不是要我毙了你,胆敢扰乱军心!”郑默不作声。


我开始用小鬼子机子上的扫描工具搜索着。希望“百色地区行政公署第三办公室”已将暗语送达三部七处。


发现TPR专用无线联络网络接口。通行身份合格、权限认证通过、进入网络、内部通讯软件下载中。。。。。。


我强忍住欲奔涌而出的泪水,“398857,你好吗?”


“0125051,你好吗?”


“十人一个不少,等待指示。”


“398857转发郑少均少将至胡安少校的命令:敌方已封锁通往往TCRA的要道,签于中央要求我部保持克制的相关指示,我现命令你部,不惜一切代价,自行突围,直接返回我国境内。不管是死是活,坚决把10个中国军人的身体送到我国境内”


“庭车常中尉转达胡安少校回电:坚决服从命令。”


系统信息:“对话已完成,资料传输中……”


直升机引擎声冲破笼罩山谷的风啸,仿佛由地心翻涌而至。一连串清脆的枪声,蒋云的5.8mm口径88式狙击步枪吼起来。


刚从山峰下冒出来的直升机犹如断线的风筝摇晃着乱飘。


我死死抱着笔记本电脑滚开,流弹呼拉拉砸到地上,脑袋遭到重重一击,耳际间只有依旧清晰的来自大海的呼唤,浪花相互拥抱着坠向乌黑坚硬的峭石上,一次又一次,永不停息,永不停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