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第八章 第九节

在失去的青春 收藏 6 4
导读: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第八章 第九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


省财经大学门口,下课的谭敏跟着同学们一起到学校门口的那排小饭店打饭。谭敏的头发长了,本来就高挑的身材愈加婷婷玉立。她走到小饭店门口的橱窗前:



“半份土豆丝,二两米饭。”



“哎!这就好!”



谭敏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好奇抬头看,脸色变了。



岳龙拿着饭盒看着谭敏,露出笑容:“谭敏!”



谭敏脸色发白,半天说不出话。



“是我啊!岳龙啊!”岳龙走出来,“不认识了?”



“认识。”谭敏赶紧点头,“我,我换一家打饭!”



“别别,今天我请客!”岳龙拿着饭盒进去,“想吃什么随便点!”



“我,我还是换一家吧。”谭敏说。



“你还介意高中时候的事儿啊?”岳龙苦笑,“一年多过去了,我已经长大了。我现在想起来总是不好意思呢!”



谭敏不敢说话。



“人小时候不懂事,我现在已经变了。”岳龙说。



“那,那你还好吗?”谭敏小心问。



“看守所里面呆了半年,我想了很多事儿。”岳龙说,“算了,不说了,我现在刚刚在这儿租了个门面。你老熟人不捧场,我还能做谁的生意?”



公车停在学校门口,人流下来。



“想吃什么,你随便点吧。”岳龙说。



“谭敏!”



谭敏回头,穿着迷彩服戴着黑色贝雷帽蹬着军靴的林锐笑着从人群当中挤出来。



“林锐!”谭敏笑着挥手。



林锐敏捷地单手一撑翻过马路中间的隔离护栏大步跑过来:“我一下车就看见你了!”



岳龙放下饭盒走出来:“林锐!”



林锐刚刚跑到谭敏跟前,看见他一愣。



“岳龙啊!”岳龙高喊,抓住林锐的手:“你不认识了?!”



林锐张大嘴想了半天:“我操!你,你怎么现在开饭店了?”



“一言难尽啊!”岳龙拍拍林锐的胸条。“嘿!不得了,中国陆军特种部队!你真当特种兵了?”



“是啊,我来军区总院看战友,归队前来看看谭敏。”林锐说。



“都进去,里面坐!今天我请客!”岳龙拉着他进去,“谭敏,你也进来啊!我这儿又不是渣滓洞白公馆!小常,赶紧招呼前面,我陪老同学吃饭!让后面做几个拿手菜,把我的剑南春拿出来!”



小饭店里面还有个雅间,岳龙拉林锐和谭敏都坐下。凉菜上得很快,马上酒也来了。



岳龙给林锐和谭敏都倒上。



“谢谢,我不喝酒。”谭敏说。



“老熟人见面,喝一杯吧!”岳龙拿起酒杯,“说实在的,当年咱们打来打去其实为了啥?不就是为了谁能在光明桥头弹个吉他唱个歌调戏调戏过往的女生吗?多大仇啊?我先干为敬!”



岳龙一饮而尽。



林锐笑着:“我操,不得了,你岳龙也顿然悔悟了?”



“就许你林锐当特种兵,不许我岳龙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岳龙笑着拿起酒杯,“一起干一杯吧,为了我们共同度过的青春!”



林锐笑着拿起酒杯:“不得了,成诗人了?”



“你别说,最近我还真的在写诗!”喝完以后岳龙笑,“咱没文化,你也别见笑。”



“你毕业以后怎么样?”林锐问。



“没毕业,打架,被警察叔叔抓看守所了。”岳龙黯然地说,“家里把房子都卖了,又借了好多钱才把事儿给平了。我关了半年出来了,老娘得了心脏病,老爹一把年纪现在还蹬三轮。我看我不能那么活了,就来省城的一个建筑队干活,然后打工加上借钱,开了这么个饭店。”



林锐拍拍他的肩膀:“别想那么多了,慢慢来,会好起来的。我们都长大了,都该懂事了。岳龙,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就找谭敏转告我。”



“现在还有啥需要你个特种兵帮忙的?”岳龙笑,“我又不打架了,不需要找人平事儿了!倒是你,小时候打架就是精,现在打出名堂了!打到特种部队了!”



两人都哈哈大笑。



“以后谭敏就到我这儿吃饭,学生食堂黑得要死!我这儿你们就当自己家!”岳龙真诚地说,“放心,第一不白吃第二不要黑心钱!”



“那我就谢谢你了!”林锐举起酒杯,“谭敏就在你对面上学,你多照顾她!毕竟都离开家了。”



“放心!”岳龙也端起来,“干!”



三人都拿起酒杯,谭敏也喝了,脸红扑扑的。



再晚一点,在附近的小旅馆。赤裸着上身的林锐靠在床头抽烟,谭敏抱着被子盖着自己,在数着林锐身上的伤疤。



“这个是怎么搞的?”谭敏问。



“刀伤,空手夺白刃训练。”



“天呐!”谭敏惊呼,“这个呢?”



“烧伤,穿越火墙的时候没注意,失手了。”



谭敏扑到林锐身上,用自己温暖柔软的身体紧紧贴着他抽泣着:“你又吃了多少苦啊?”



林锐抚摸着她的后背,看看手表:“我该走了。”



谭敏一下子用嘴唇堵住他的嘴,舌头就伸进来了。



一个小时以后,军容齐整的林锐拉着谭敏走到公车站。



谭敏眼睛哭得跟个兔子一样。



“我走了。”林锐要上车。



谭敏一把拉住他抱在怀里,掂起脚尖吻他。



林锐深深吻着谭敏,许久松开:“我走了!”



然后坚决地撒开手,去追逐刚刚离站的公车。公车停了一下车门打开,林锐敏捷地跳上去,拉着车门框子身子探出来站在车门边回头。



谭敏还在哭。



林锐左手拉着车门框子举起右手一个潇洒的美式军礼,盗版碟学来的。



谭敏哭着高喊:“林锐!不要再受伤了!听见没有!”



林锐看着她,手放下,转身上车。车门关上了。



公车开走了。



谭敏哭得泣不成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