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烟深处 后院失火 第六节 首都政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0/


(一)

海啸行动取得突破性进展,为防止恐怖分子狗急跳墙,JiErji共和国总统兼最高武装力量统帅拉维斯古宣布克凯什比市部分区域戒严,并由外地调入号称国防军精锐的步兵第12团协助首都军警预防可能的突发事件。中国应拉维斯古总统的邀请,从国内紧急调来九人专家组,包括反恐、电子、治安等方面的专家,以顾问身份进入克凯什比市要害部门配合工作。以此同时,联合基地方面拟派出几名中、俄技术军官作为专家组助手及随从。我也在其中。


我将13号网站事宜向王达明派来的技术员交接完毕后,首先出发前往克凯什比。


中国军队向以纪律严明著称,很多人在TRCA工作几年都没有机会去过距基地仅五十公里路程的Ji国首都克凯什比市。所以我的向导兼司机是一名俄军上等兵。


驶至市效一个交通警察临时检查哨,我向Ji国交警出示了中俄双语版通行证。


/*注:Ji国原为苏联加盟共和国之一,俄语既是官方语言,也是通用语言。吉尔吉斯族占65%、乌兹别克族占14%、俄罗斯族占12.5%、东干族占1.1%,、乌克兰族占1%*/


步话机响起,接到基地的临时命令,要我在哨位暂候。一支9人组成的中国警卫分队正乘车赶来与我会合,将进入克凯什比担负中国专家组的保卫任务。 怎么突然要配保卫人员给专家组?但我没有多问。


我打手势让俄上等兵将车停靠在哨位一边。拿出烟,发给三名Ji国交警和上等兵,凑个火点着。 上等兵似乎用几种地方语言试探了一下,随即流利地和交警侃起来,为首的交警少尉(注:Ji国部队警种沿用军衔)则礼仪性地用英语向我搭讪。起初凑合能应付几句,不料那少尉越说越来劲,语速快起来。我直冒冷汗,一边暗骂英美的文化侵透力一边狐疑基地怎么敢把一个连“云南省英语三级证书”都考不过的人调来海外。心想自己好歹也是个中尉,不能在一个外军少尉面前丢了PLA(中国人民解放军简称)的脸,索性借口内急,跑到路面下撒尿。


身后疾驰而过的汽车刮起层层黄沙,夹带燥热的尾风。 这里的司机真牛,看见前面的交警还敢开这么快,我心中嘀咕着。


一辆救护车在超过哨位十余米外嘎然而至,白大卦司机理直气壮地下来同交警交涉,车内传出孕妇的痛苦呻吟。 我愣了一会,理清莫可名状的不安思绪,警觉地走过去。 按惯例,交警是有权叫停未打开急救讯号的救护车的,但是,开车的医生怎么会忘了车内的“孕妇”反倒来个急刹车?我下意识地沿着低于路面的凹道靠上去。


急促的枪声,尖锐的玻璃破碎声。


白大卦迅速跳上车,几支枪缩回车内,抛下横生生倒着的四具躯体扬长而去,并非发现正趴在路下的我。


眼睁睁地看着十余米外尘埃未定的路铺,我惊魂未定地起身奔向前,方才还谈笑风生的3名Ji国交警、1名俄军上等兵已当场死亡。 上等兵的头颅直接被被子弹贯穿,混着白色粘糊物的浓血发出一种让我恐惧的气味,这种恐惧强大得无法逃避,唯有面对。


拿起步话机,却发现接收频率和呼叫频率并不通用,死活想不起呼叫频率。远处又驶来一辆车。 我急忙到尸体身上摸索,希望能从他们身上找出武器。依照国际惯例,我和上等兵离开基地法定范围进入主权国家区域执行普通任务,都不能携带武器。


国旗!“猎鹰”吉普!是自己人!


我径直站到路中央挥舞双手。


(二)


废弃的拖拉机厂车间。锈蚀的水管渗出不明液体,滴答答坠下。偶尔来几只有红绿色瞳孔的老鼠旁若无人地散步,远远的贫民窟逸散来收音机嘈杂的声流,似乎在收听两国合办的柯、维语《中国之声》。


4月5日9时左右,即我刚出发之时,TPR突然发现克凯什比市及附近区域的电台通讯密度远远高于预测数据,分析表明:“计划内未参于海啸行动的大量Ji国政府军部队正在调动”。我方将此异常情况下联合行动指挥部报告后,在场的JiErji共和国方面最高指挥官、JiErji共和国武装力量副总参谋长当即用各种方式联络拉维斯古总统、总参谋长、国防次长、首都卫戍司令等,均断线。为防止位于克凯什比市的中国专家组发生意外,郑少均少将在经得Ji国副总长的特许后,派出这支警卫分队进入克凯什比。


交警哨位遭袭的同时,克凯什比传来军事政变的消息:受总统命令调入的步兵第12团突然攻击首都军警,袭击总统府、议院,攻占国防部大楼及部队地下指挥中心。总统及部份高级领导人不知去向,国防部长兼武装力量总参谋长通过国家广播电视台宣布‘推翻向大国出卖国家主权、使人民生活困苦的腐败政府,成立由前副总统、总理、议员组成的临时内阁,并依照宪法尽快进行紧急议会选举......”


我和分队潜入克凯什比市区,试图寻找在与基地失去联络的专家组,却发现满大街都在搜捕一支“袭击我交警哨位强行进入首都的中国特工分队。”我们只好一边向基地报告一边躲进贫民窟区附近的废弃拖拉机厂。


专家组警卫分队是由从联合基地警卫营里抽调的中方人员组成的:


分队长胡安少校,约莫三十四、五的年纪,原沈阳军区“东北虎”特种大队的中队指导员。


副分队长郑国东上尉,不到三十岁,原38集团军司令部机要参谋。


狙击手蒋云少尉,三十出头,原武警云南边防总队第三支队的特级射手。


其它七名士官也来自武警部队,调来中亚前临时转为野战军编制。


“同志们,现在局势不明朗,更重要的是这是JiErji本国的内政。上级命令我们撤消原计划,就地隐蔽,适机撤回基地,不到万不得一不得与Ji国任何武装发生交火。”胡安少校通完话后再次更换频率,严肃地说道。刀削一样的脸、坚决的语气,无一不显示着战地指挥官应有的尊严和果敢。


“那专家组怎么办?” 郑国东问道,这是个骨子里散发着贵胄之气的军人,一腔纯正的北京口音。出于机要工作的职业习惯,他很少说话,一旦说起话来总会令我浑身产生莫可名状的不适感,或许这是因为他的发话总是和那显赫的家庭背景格格不入,显得有点幼稚。


“何止专家组,在克凯什比市,有几百名中国籍人员工作在各涉外单位。更有近千侨民、游人。现在这种情况,我国暂时只能以外交手段要求JiErji共和国各派别保证他们的安全。我们现在的任务是,避开不明武装的搜捕,安全返回基地。我们只有到达基地专属地带,才能得到基地方面的支援。现在我们十人,代表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及其领导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我们作出的每一个行动都不得有损国家尊严与国际声誉。都明白吗?”


“是!” 所有人坚决地回答。


“现在对表,做好准备,蒋云把你的手枪给庭车常。20时出发。任何人没有我的命令不得擅自开火,不得擅自脱队,否则军法处置。如我有不测,郑国东上尉接任,再次庭车常中尉、蒋云少尉,再次按军衔高低接任。我要求大家,坚决服从命令,一切为了国格军威!最后一次主动联络基地,表达任务目标和决心后,电台处于只收不发状态。十人转移到贫民窟外围,贫民窟的尽头是华人华侨聚集区。我们手中只有一个电台、一张普通公路地图,没有任何在面临搜捕的情况下有利于撤离的条件和工具。 ”


胡安的瞳孔中精光乍现,那是一道象征着无数生死撕杀经历的目光。蒋云毫不犹豫地摘下配有微光瞄准仪的手枪交给我,默默的看了我一眼,不再言语,我明白他的意思,狙击手身上的每一件装备对于自己而言等同于生命,而他现在把自己的半条命交给了我。


我双手持着握把肥大的92式狙击手专用型9mm口径手枪,位于狙击手蒋云右侧、潜行队形倒数第三位,为狙击手预警并辅助后两名步枪手射击。


永不停息的收音机正愈发清晰地播放着的捷克电影《卡车司机之歌》的主题曲。月光娆媚如旧,衬着微微黄色灯火,隔着远处华人区的稀落狗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