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正当两个人各忙各事的时候,指挥车突然一歪,不用问是我们的王德仁回来的,他的块头,加上车辆快速行驶的时候也只有他常这么做。

他回来的举动,使黄固的小飞刀扎到一边墙上,而戴之俊面前的墨盒一倾,上面架着的毛笔落在桌上的纸张之上,滚动中为戴之俊刚批完的一份公文上留下一串墨痕。

王德仁面对两人的的脸上的无奈,嘿嘿一笑自顾自抓过毛巾来擦脸。

“我说,德仁兄弟,你就别这么遭践人了不行,下次上来的时候打个招呼呗。”黄固一边上前拨下飞刀,一边不满道。

“下次注意,下次注意……”不管怎么说王德仁的认错态度一向都相当不错的。

戴明俊心里道:“下次注意,不次注意,真不知道你哪次注意了!”只是他并没有将不满行诸于色或是出之于口。对于这个王德仁他也观察得很仔细,一个看上去粗壮莽实的怒汉,偏偏有一副好心肠,同时又兼具心细如发,他这样的人真要打起来却是最容易爆冷门的。

很快各人收起言语,一个个又都再进行自己的动作,同时沉入思考之中。

王德仁同时也是个心里藏不住话的人,所以三人的商讨往往以是他开口挑头。擦完汗,坐在戴明俊对面的椅子上,他开始说了。

“嗳,我说参谋长,现在汀州那边的形势变了,咱们的兵可就有点不够了,我想着咱是不是该变变了?”

戴之俊停下手中的笔,抬起来感兴趣的说“变变,好啊,那你想怎么个变呢?”

“要我说……算了这儿有你戴参谋长呢,那边还有那个黄铁马我才不在这再出丑呢!”

黄固听这边开说了,上前把飞刀收在手中,也来到桌前坐下道:“我也有些想法,要不这样咱们都说说,回头真要有个想法咱就给长官报回去,你们看如何?”

戴之俊点点头:“既然二位有些雅兴,说什么我也是要凑这个趣的。”

“依我说,咱就派一只小部队绕过抚州,直奔南昌城,嗯派一个营足矣,隐蔽前进,到南昌城下用炮火造成声势,吸引金声桓回援,而主力在抚州附近切断此地与四处的联系,待金声桓回援之时于运动中进行歼灭,然后再拿抚州再然后……”王德仁说到这里再说不下去了,说白了他还没再往下想呢。

“然后背倚南昌城与长沙来援敌军决战,但”还没等戴之俊,黄固已经抢过话头道:“不是我打击你,说你这办法不好。你也不想想咱们要是跟金声桓的十万清军决战,咱们会损失多少,弹药会消耗多少,回头了再和长沙来援之敌决战,纵是教我们胜了,到时也是惨胜,而且军力损失过大,得不偿失。依我说,咱们主力拿下抚州,完全解了后顾之忧,然后全军直插南昌,直接面对湖南清军,至于金声桓留给明军和郑家的皇家每一师,这样会不会更好一些呢?你说”最后这两个字他直接是对戴之俊下命令一般。

戴之俊的思维方式和这两上将军不同,他考虑的往往偏重于战略方面,这两上方案对他来说无可无不可,先打金声桓还是直接面对湖南清军对于战局的影响结果都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金声桓部要明军的郑家去打,正符合他的心思。他的心思里并不十分想替朱聿键出这么大的力,要不是神州城需要发展时间,神州军也需要发展时间,这南昌之役他都不愿意参予,因为他保的不是大明!

“要我说,我同意黄师长的方案,因为汀州的明军和皇家第一师回在一起虽说不能消灭了金声桓,缠住他总是没问题的吧,到我们南昌那边打完,全军回师之时,一个小小的赣州城又有什么拿不下来的!”

“可是汀州那边的兵力分为三股力量,没个人去操持,恐怕不行……”

黄固和戴之俊两个相视一笑,取得了默契,一同点头道:“没错,你说得很有道理,所以我们两个都同意把你给派过去。”

“啊!”这一点是王德仁无论如何没有想到的。

“胡闹”慕容卓嘴里很很的骂了一句,心说:“黄固和王德仁两个粗人瞎胡闹,你戴之俊哪还有想不明白的,咱们打南昌只不过为了给神州城的发展争取足够时间罢了,将来地皮又不是咱们的,可是这一打,不就替那个狗皇帝打下了半个江山,将来咱们如何与他们相抗?”

慕容卓和戴之俊的命运差不多,现在岳效飞根本就不作什么,纯粹是甩手掌柜,你瞧这不日上三杆了才从被窝之中爬起来!

也不刷牙,先冲着慕容卓哎哎呀呀起来“哎呀呀,什么事啊!谁这么大胆就把我们这么儒雅的慕容总长给气成这付德性!”

一付装出来的恶狠狠模样,瞅着给他端来洗脸水拿来牙具的刘虎和罗杰。两个人只要不出门,在他面前是放肆惯了的。

刘虎看惯了这位长官没事了总爱遭贱这位还多少有点正形的慕容卓,知道这早晨的戏又上演了。罗杰习惯性的耸耸肩,那意思“除了可爱的不起床的长官大人您以外还有谁来!”

这几天岳效飞过得的确是神仙生活,一个徐烈钧给赶到温州去了,一个黄固给派前线去了,眼前剩下了就只有这个拿他没什么办法的慕容卓,终于晨练可是给他省了,幸福喔!

慕容卓今天可没跟他开玩笑的心情,坐在窗前的他抖抖手上的情报道:“这个黄固,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看看,这是他们的打算。”说着把手中的情报递给岳效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