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雄关 第二卷 血溅雄关 第十六章 大宋烈女

独孤雄 收藏 0 29
导读:铁血雄关 第二卷 血溅雄关 第十六章 大宋烈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3/


铁弹子余怒未消,瞪着野驴就要发作,忽然闻见地上酒肉的香味,于是就坐下来拣起一条羊腿就往嘴里放。独孤雄大喊道:“吃不得,肉里有毒!”铁弹子哪里肯听他的话?野驴见峰回路转,得意地大笑起来。独孤雄知道如果铁弹子被毒死,自己和刘方也没有什么好结果。于是气得七窍生烟,对着铁弹子大喊大叫。铁弹子弹指间把一大盘牛羊肉吃完,拾起酒壶往嘴里倒了一大口,站起来打着饱嗝对独孤雄道:“你嚎什么嚎?是不是想和我挣吃的啊?信不信我捣死你?”边说边在独孤雄面前晃了晃拳头。独孤雄欲哭无泪,嘴里大骂道:“你这个死猪笨猪,死到临头还不知道!”野驴哈哈大笑,铁弹子听见笑声,走过去大声问道:“你笑什么笑?你笑起来真难看。”说完嘿嘿直乐。

野驴指着铁弹子道:“一、二、三,倒!”岂料铁弹子并没有倒地,只是脸上突然扭曲嚎叫起来拼命用手撕扯胸口,似是痛苦万分。野驴原本以为铁弹子吃了有毒的酒肉会毒发身亡,没料到铁弹子身材高出常人,抵抗毒药的功能也超出常人许多,虽然毒药发作让他痛不欲生,却无性命之忧。

铁弹子又吼又踢,像是发了疯。野驴见此地不宜久留,一把扛起刘方就跑。独孤雄急得大叫道:“铁弹子,快去救那个姑娘!”但是铁弹子已经药得昏天黑地,早就忘记了自己的使命。躺在地上的女婢醒来后看见铁弹子像是在发酒疯,个个吓得半死,哪里还敢留在帐篷里面?爬起来就赶紧往外跑。独孤雄大叫道:“快来把我解开!快来把我解开!”但是契丹女婢只顾逃命,早已来不及管独孤雄的死活。

铁弹子跳起来把牛皮帐篷扯开个大口子,又抬脚踢飞莲花公主坐的金椅子和十几张矮桌子。听见独孤雄正在大喊大叫,不由得大怒,此时他全身毒性大发,已经迷失本性,早就把莲花公主交代的任务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听见独孤雄在瞎吵吵,忍耐不住,抬起箩筐大小的手掌向独孤雄扇去,独孤雄大惊之下,急忙吸口气护住全身。铁弹子一掌打来,打得独孤雄浑身犹如重锤击打,张口喷射出一口鲜血,眼前一黑,身子就连同被打断的木桩一起直飞上去,从铁弹子扯开的帐篷顶上飞了出去。

独孤雄虽说从小就练得钢筋铁骨,但被铁弹子一扇飞出帐外砸落在地上,摔得浑身都没有了完整的骨头,三条命只剩一条。巡逻的契丹兵见从半天里落下一个人来,个个吓得不轻,立刻跑来围住独孤雄,探出刀枪指定独孤雄。独孤雄眼见才出虎口又进狼群,心想自己这回怕是没有命走出契丹兵营了,于是叹口气闭上眼睛。

正在此时,铁弹子诺大的身体从帐篷顶上钻出来,吼跳几下,匹然倒地,生生压倒一座营房。

独孤雄被十几个契丹兵刀架在脖子上背着木桩踉踉跄跄而行。走出几步,忽听身后的契丹兵喊声响起,回头看时,却是苦菜花扬刀连连劈翻几个契丹兵前来救他,心里不由喜从天降。十几个契丹兵哪里是苦菜花的对手?几下就被苦菜花送进了阎王殿。独孤雄喊了声“六姐”,苦菜花沉着脸过去砍断独孤雄绑着的绳子喝问道:“你救的人呢?怎么人没救出来反倒把自己陷进去了?”独孤雄苦笑道:“此事说来话长……”突然跳起来嚷道:“不好,我妹子被野驴那个色狼抓去了。我要赶紧去救她,不然就要被野驴糟蹋了!”二人于是逐一搜查契丹人住的帐篷。

契丹兵营里年轻力壮的都随莲花公主上雁门山去挖宝了,留下些老弱病残的契丹兵看家,全部加起来都不是独孤雄的对手。被独孤雄和苦菜花打得哭爹喊娘、满地找牙。独孤雄大怒之下,每搜到一处,没有见着刘方,就点火烧了帐篷。

却说野驴拽着刘方跑到自己的帐篷里面,立刻喊来几十个小兵把守住帐篷四周。他怕铁弹子不死,前来捣乱。随后就大叫着“身子脏了、身子脏了”,脱光身上的衣服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刘方见状啐了一口别过脸去。

于是就有契丹兵拽进几个打草谷得来的汉族女子站在野驴床边。野驴嘴里“嗷嗷”叫着指着女子道:“你们几个南蛮丫头谁能把小王的身子舔干净了,小王重重有赏。”汉族女子木然不动,一个契丹兵按住一个女子的头往野驴油腻肮脏的身上贴。女子张口呸的一口唾沫吐在野驴脸上。野驴大怒,起身一拳打飞女子的牙齿,鲜血淋漓的女子立刻被契丹兵拖到一边砍掉脑袋,头颅飞出去,鲜血染红了帐布。剩下的女子吓得浑身打颤,站立不稳。刘方“啊”的一声,吓得面色发白。

野驴怒骂:“杀不尽的南蛮娼妇,有谁还不从,就是死路一条。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拉过一个女子问道:“你舔不舔?”女子满脸的悲戚愤怒,破口大骂道:“猪狗不如的臭鞑子,你去舔你妈的X!”野驴大怒,伸手把住女子的头一拧,女子的头被他扭断。刘方且惊且怒,见野驴又按住一个女子的头往他那污漆麻黒的身上贴,心中怒火不由得蹿起八丈高。心想:“眼看自己的同胞姐妹惨遭荼毒而漠然视之,自己还算是人么?身为江湖儿女,路见不平就应该拔刀相助,该出手时就出手!”于是怒喝道:“畜生,还不住手!”

野驴愣在那里,缓缓抬头看着刘方,似乎不敢相信她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胆气。刘方心想:“他妈的豁出去了。左右是死,与其窝窝囊囊的死,不如轰轰烈烈的死!”当下强笑道:“你不就是想叫女人服侍你么。她们是村妇,不懂得如何服侍王爷,不如把我解开让我来,我一定会让王爷舒舒服服的。”野驴从来没有碰到过如此主动愿意舔自己肮脏身子的女子,颇为意外。问道:“她们是村妇,你又是什么人?”刘方噙着泪花嬉笑道:“王爷还不知道罢,我是东京城飘香院里的头牌妓女,是来雁门关找亲戚才被你们抓来的。”野驴心花怒放,心想:“果然是头牌,姿色气质都更高一筹。”于是大咧咧点头道:“盛情难却,本王爷就给你一次表现的机会!”于是让人把刘方松开。

刘方慢慢走过去对野驴说道:“还请王爷把这些女人都放了,让我一个人服侍你。”野驴道:“为什么?”刘方撅嘴道:“我可不想和她们争风吃醋!”野驴哈哈大笑,挥手让人把其余的汉族女子带下去。见刘方还站着不动,不乐意道:“你怎么还不来舔?”刘方道:“我是要给王爷全方位的服务,还请王爷把裤子也脱了。”野驴大喜过望,七手八脚将裤子褪去。

刘方上前几步停住。野驴道:“又怎么了?”刘方看了看野驴身边挎着弯刀的契丹兵故作羞涩道:“做这种事情,羞人答答的,怎么好让外人站在旁边看?”野驴呵呵乐着让守护的小兵全部出去。

刘方强作欢笑走到野驴的床边,一股腥膻恶臭难闻,忍不住将头卖过一边呕吐起来。野驴哈哈大笑。刘方俯身下去,一边轻轻用嘴嘬着野驴肮脏的身子一边啜泣不止,泪水犹如黄河决堤,滚滚而下。

刘方嘬着嘬着,野驴胯间的驴具兴奋勃起,于是一把将刘方的头按到胯间。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野驴去抓刘方头发的同时,刘方已经急速伸手从怀里掏出独孤雄送她的匕首握在手中,一刀下去,就把野驴胯间的驴具割了下来!帐篷里立刻传出野驴杀猪般的惨叫声。守在帐篷外面的契丹兵闻声急扑进来,看见眼前哭爹喊娘、满地打滚的野驴,人人都吃了一惊,连忙叫嚷着举刀向刘方砍去。眼见刘方命在旦夕,就在此时,后面的契丹兵突然轰然前扑栽倒,刘方抬头看时,却是独孤雄带着苦菜花杀了进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