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歌当泣 第一章 生存 第四节 钓虎

想家的日子 收藏 2 56
导读:长歌当泣 第一章 生存 第四节 钓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461/


下了一晚上的雨,今天不用出去了,好好的睡上一觉吧。


来这里已经有二十一天了,不知家里怎么办,我在林芝走之前与老总电话联系过,说好过新疆就给他电话的,第二天就地震了,这么多天没去电话他一定着急了。还有家里一般是每周一打一次电话的,可现在有三四周没打电话了。这几天向周围走了有近十多里路,除了树林还是树林,那里的小河一定能漂流到有人烟的地方,可漂下去了怎么回来呢,要是只我一个人我早走了,可洪丫头脚不能动,西要的伤是好点了,但也不能多受力,陈老弟的伤也好点了,也真有点怪怪的,大家的伤都不轻的,不知怎么现在根本就没有用什么药,可伤口愈合的还很好,又快。


他们的皮肤都像只有十来岁的样子,我自己的身体也有了改变,皮肤变得光滑细嫩,脸上的伤要在平时少说也得在医院往上十天半月的,可这次在这里三四天就脱痂了,后来什么小剌划伤等的,第二天就都没事了,人也变得精神多了,难道地震真的把大家都变年青了吗。哈哈,这下回去后老婆女儿一定认不出我来了。真想她们,脱险后一定要请要早点请假回家一趟。


“唬噢”


什么在叫,叫的这么近,是不是那只羊被什么发现了,起床看看。


晕倒,我们原先的那个山包没有了,原来那只是个土包的一场雨将土包淋湿,现在前垮下去了,我们的吊桥在离地面有五六丈高,再也搭不上那儿了,我们的那只羊早跑了,对面有几只野兽在那儿争什么的,不好,就是争那几个西藏同胞的尸体。二只老虎,那天我见到的就是其中一只,老虎一般都单独活动,一个人一块地域,现在可能是有一条过界了,不对,二只好像在嬉戏。难道老虎是冬天发情??


好香呀,西要起来了。看来大家都醒了,快出来吧,咱们成鸟类,只能在这树上生活了。


“好大二只老虎”,陈老弟出来了。


西要出来了。


小洪,你要不要出来看看,我抱你出来。


“老虎会爬树的,以后要有人日夜值班了”,小洪提醒着。


老虎虽能上树,可这儿这么高也不是它能上来的。


别射箭,希望它们没发现我们。玩一会儿就走的远远的。对了,还要在我们这几棵树周围放上些树技,防止它们爬上来。把吊桥撤下来,用那些木材搭一条通向那个树的桥,再在那树上放上一只绳梯下到地面。


又过了一天,那老虎还没走,一只好像在向我们示威一样,还爬到了二丈多高的的树杈上闭目养神。今天我锯了一天的树枝,这里有十多棵树,现在树技都没有了,还没封死树下的四围。西要搓了一天的绳子,陈老弟今天主动多了,开始给大家烤肉了。就是洪秀好像心思重重的。


天快亮了,西要值了一晚的班,早上叫醒了我,那二只虎又开始嬉戏了,冬天里也交配,不过这里好像也不是冬天的样子,蛇没冬眠,草没枯死,一些阔叶树也只是才开始落叶,还有一些刚熟的果子,难道高原的气候比湖北迟吗?这也难怪,广东与湖南只相距一个岭,可岭南岭北的气候相差很大的。


今天继续做桥,向周围的树发展,现在缺的只有水,不然,就是在这树上过上十天半月也没事的,


昨天下午老虎终于找上来了,先是在这树底下转,又在周围的树上爬,不过到底还是野兽,靠一股冲劲,一下子可以爬到三四丈高的位置,再向上怎么也上不了了,就是在这周围叫的让人心寒。第一天我们都觉得这屋太高了,现在觉得当初的决定真是有先见之明,夜晚倒是安安静静的过了一晚,早上大约五六点钟那两家伙就开始发威了,谁说野兽是笨蛋,它就知道那棵树的树枝最低,不停的在那爬树,摔下去,爬树,摔下,爬树,摔下的。也不知爬了多少次了,那树的树皮也被爬光了,现在一次比一次爬的低。


搞粗点的绳子,结个活套,丢在地上,当他的一只脚踏在活套中,就带起来。吊上十天半月,看你怎么发威。


说干就干。不管你们了,反正你们也爬不上来的。现在倒是怕你们走掉了。西要,丢二块肉下去。


我们搭好了树桥,过到了那棵树上,这是一棵近六十公分的树,其树杈离地只有四丈左右,我们在这树上搭了一个平台。老虎就是爬上了也上不了这平台的,用绳子套了一上午,套到了三次,都给被逃脱了,西要弄了个树枝,削成了钩子,一边绑好了绳子。尖尖那边绑一块肉。开始钓虎了。快把后面绑在树上,人是拉不动的。好快,一只上钩了,好老实呀,不像刚才脚被套着时的威风。对,游虎,像游鱼一样,搞的他没力气,又不能太游狠了,这木钩子可能带不起这一二百斤重的虎,还是要搞一根绳子去套它的脚。


又过了一晚,那老虎,还在游着,后脚的绳子也套上了,可人是没办法把它拉上来的,对了,用土葫芦。


我们终于没水了,那只老虎也没什么力气了,前脚勉强站着,支持着身体,后脚都站不起来了,另一只老虎靠在一边,样子不知有多么的亲爱,叫人看到了好像不忍心对那只老虎下手的。丢下的肉它也不吃。哎,还让他过一晚吧。


大家都渴的受不了了,把它弄起来吧,虎血是可以解渴的,没费多大的力就吊上来了,吊的过程中它也没反抗好像死了一样,只是从腹部的动作中我们知道他还活着。另一只这二天也不叫了,当我们把这只吊起来时,它爬了几次树后就一直躺在那儿看着这只老虎,


昨天下午我们将老虎五花大绑在树上后,在虎脚上开了个口,老虎惨叫着,另一只也凄惨着回应。一个晚上都让人不寒而泣,我想周围三四里的地方的小动物都会逃的远远的了。


没留多少血,这支老虎居然死掉了,杀虎是犯法的,可当生命受到威胁时,只好犯法了,看看木头做的钩子,已经破了,也就是说,只要这只虎能有力气挣扎一下,他可能就又逃脱了。可现在成了我们的晚餐。


晚上没听到虎叫,可以安安静静的睡一晚,可吃了虎肉喝了虎血,浑身不知怎么的不舒服。陈老弟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洪秀,最后示意我与他一起出去,到了那杀虎的平台上,他说让我把他绑起来,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虎鞭吃多了,怕晚上出事。绑好他后,我又去看了一下西要,看他的样子也好像受不了,就把他也约了出来,他们二人不怎么搭界,要我把他也绑在另一边的树上。


我也不敢去到屋里去了,这段时间都比较忙的,也没有与大家好好谈谈,今天就与陈老弟一起拉拉家常吧。


“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天下没有过不去的坎,就拿我们这次大难不死,就一定要努力的活下去”


“他的伤是我打的,我是一个干部,一次失手把一个人掐死了就跑了出来,那些天心情太紧张了,他好心的拉我可我却给了他一抢。”


“他也不是一个坏人,他要是想报复你也不会等到现在,每一个人都有不得以而为之的时候,相信他知道真象后能原谅你。倒是你打算怎么办,长期这样跑去跑来是不行的,不如回去后早点去自首”


“我也想到了回去自首,可就是下不了决心,总希望能逃脱”


“死的那人与你有仇没有,只要你不是有意杀他,相信法律能给你一个公正的”


“法律,我是一个干部,我是知道他妈的法律是怎么回事,你在台上自然会有人给你找法律来为你开脱,你下台了,不会少了人落井下石的”


“哎,但求无愧于心吧,我去给你拿件衣服”


看样子无法谈下去了。我也不是做思想工作的料,还是不要太剌激他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