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俗故事 第四章 三

曹斯明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81/


在中考前三天的晚上我、郑健还有二嫂在废弃的纺织厂顶楼上谈了很多,我们发誓以后要将这个世界弄得天翻地覆。那天唯一让我觉得难过的事,二嫂要去省城念高中了,我想到以后可能很难见到她了。

我偷偷的写了一封信想要送给她,在暑假将要结束的时候我单独约她出来没有带郑健,我准备对她说一些我想说的话。我们在一起说了许多以前上学时候的大事小事,可怎么说也说不到我想说的话题上。我正想怎么对二嫂说的时候她却很突然的对我说她有一点点喜欢我,这对于我来说真的是天大的惊喜。我想说我的感受可她却一直没有给我机会,她一直说个不停,说了很久,像是自言自语一样。那几乎是我一辈子最大的感动,我突然间意识到我不仅仅只是想要说一句话送一封信而已,我真正希望的事永远的和她在一起。我对她说我喜欢她,我可以为她学习,可以为她改好,可以为她写她喜欢的东西。可她却说:“一切都很美好,但一切都结束了。你懂吗?”我说我真的可以去做那些,我可以一辈子都去写她所喜欢的东西。但她却只是淡淡的笑着说:“结束了,你懂吗?”

那天我送她回家时不停的绕着道,从中午一直到能看到夕阳,几乎快把整个平县的路都走过了,除了去她家的那条,我竟一点都不觉得累。她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一句话也不说,而我则很小心的体味着被她双手抱着的感觉,她的脸颊先是试探性的很轻的贴着我的后背,渐渐的,她将脸颊很紧的贴在我的背上,她的手也抱得很紧。当时的我只希望时间能过得慢些。

那是我第一次写出她喜欢的诗,她静静的听着,我轻轻的念着:

“阳光缓缓的走入屋内

烟尘苍白的诉着诀别

开窗 引入秋风

还捎来一片枯旧黄叶

那淡淡的一抹

树梗上残留着孩子们玩弄过的痕迹

将它置在桌上

关上窗子 存下一丝暖意

看着它 我不禁沉思

冬日尚早 为何它匆匆落下

盛夏已去 为何它迟迟飘至

也许

思念的开始

就因它来得不合时宜

将它作为书签夹在日记某一页中

当它哭泣时

也可悄悄洗去我那年某一天的墨迹”

那天她似乎哭过,我的背后被她弄得湿湿的。我不明白为什么既然彼此都很舍不得却又要分开呢。

她坐火车走的那天我没有去送她,而是坐在家里对着毕业时那张我们俩的合影出了神。她就这样走了,在我的生命中她似乎刚刚到来,她临走前能给我唯一的安慰就是她说她喜欢我,或可以说她喜欢过我。

我有点接受不了这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的爱情,尤其是它的粗糙与短暂。我想我有点理解郑健了,但这也晚了,因为他的爱情也早早的结束了。

我考上了一所普高,郑健也去了铁路家属的那所技校。我们总算也向着成长迈进了一大步,并且已为未来做好了或好或坏的各种准备。

那年的夏天有一种颜色惨白的酷热,我和郑健盼着它早点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