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13章手足兄弟 3

ZONGJIE 收藏 0 49
导读: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13章手足兄弟 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2/


林浩东的精力多半用在学习上,偶尔也抽出时间主持一下班里的事务。

“你说那个吴少为,他咋那么笨呢。简单的要紧,教了几遍都不会,我真想揍他。”

林浩东向我发泄着不满,他的急躁我能理解,是想帮助我把一班的整体能力快速提高。

“千万不能动手。”我说。姜化武事件的教训深刻,我珍惜这一次的锻炼机会。“得有耐心啊,班长。要象对待自家兄弟一样。”

“当初我挨打,恨班长,下决心报复他。现在我当班长了,才知道这新兵确实不容易带,也体会到老班长为什么打我。咱一班的这些兵……唉!刘海涛,难为你了。不过,我认为带兵千万别讲仁慈。该对他们凶的时候,就必须得凶。”

“我相信,人都识敬。凶,也许一时有效,不能长久。”


新兵来自不同家庭,受到的家庭教育也不尽相同。何阳离不开小食品,又害怕被人发现,偷偷摸摸地去服务社,成了那里的常客。一旦准假外出,必定抓紧时机,到餐馆敞开肚皮,饱腹而归。

“再苦不能苦自己啊。”

高飞出于攀比心理,有时硬充门面,买烟专挑十元以上的,掩饰其自卑。“钱是王八蛋,花完了再去赚。”

就我掌握的情况,高飞家的经济收入一直较低,路边摊生意本小利薄,生活勉强维持。

在军营一年多,我养成不乱花钱的习惯。一日三餐都在食堂,从不到外边为吃抛费。换下来的衣服若没时间洗就马上藏起来,以免让新兵看到拿走。每天晚上,我坚持做俯卧撑、仰卧起坐、马步冲拳各一百下。我还做了一副新沙袋,单只重量加到五公斤。新兵们看见我胸前、腿部,胳膊上的肌肉,十分羡慕。

何阳说:“班长,把你的旧沙袋送我好吗?”

“可以,但有条件。”

“行,只要我办得到的。”

何阳指望用钱来解所有问题,就象以前王辉那样。不过他的家境强过王辉无数倍,花起钱来如同流水。但跟我入伍之前相比,仍属于小巫见大巫。

“何阳,你完全办得到。只要少背后吃零食就行了。”我拍着他的肚皮:“自己看看,哪儿象当兵的样?”

何阳有些为难,犹豫片刻,终于狠狠心说:“班长,我听你的。一边想减肥,一边不停地吃,纯属胡闹。”

我于是将李勇钢送我的那副沙袋转赠给何阳。“持之以恒才有效果。”

何阳坚定地点点头,拿上沙袋走了。


我们驻地后面的营门通向菜地、猪舍。营地内有些事务需要地方上的人来解决,往往在这道门进出。

一天,正轮到陆大虎在后营门值日岗。一个地方青年说找连队干部有事,非要进营门。当天,连队正在室内上军事理论课,营房四周见不到人,陆大虎便阻止其进入。

地方青年以往出入可能较顺利,受阻后觉得颜面挂不住,忿忿地说:“你个臭当兵的,一月拿多少钱啊?怎么象军犬似的,把门看得这么紧”

陆大虎一听这话,火气“腾”地直冲头顶。他把枪放下,脱了军装,叫着要与那个地方青年比试:“小子,有种的你别走。看我这臭当兵的今天怎么收拾你。”

地方青年见势不好,撒腿就跑。

下岗后回班里,陆大虎向我学了一遍过程。

我严肃地说:“你怎么可以擅离职守呢?还放下了枪。万一是歹徒,你肯定吃亏。”

陆大虎不服,辩解道:“他说话太损了。”

“你想过没有,如果不法分子吸引你的注意力,趁机抢夺枪支或偷入军营搞破坏怎么办?”

陆大虎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凝滞起来。“班长,我错了,接受你的处罚。”

“没造成其他后果,这一次就算了,以后绝不允许再犯。记住,哨兵要时刻坚守自己的岗位。另外你注意,和地方上的人打架,有没有理部队都不会轻收拾你。”

“我没压往火,就想教训他一下,让他知道咱当兵的不好惹。”

“就为了一句话,犯得上吗?陆大虎,你现在是军人,一言一行代表的是军队。”

“是,班长。”陆大虎挺直胸膛,大声回答。“陆大虎是解放军战士,不是地方老百姓。”

高飞等人始终在旁边站着观望。

陆大虎中他们一瞪眼,吼道:“班长说的有道理,你们也得注意点。”


新兵还有一个最令人头疼的问题,一直没有彻底解决。近来手机一再降价,花几百元就可以买到。我就严防泄密之事会前会后说了几次,表面上有所收敛,私下里仍在用。我采取突袭法,一次就查获到四部手机。

“全部没收。连里有命令,一旦查到还在使用的手机,一律上缴,等你们退伍后再返还。”

何阳向我求情:“班长,你大仁大量,高抬贵手。我女朋天天发短信,我要是不回,恐怕她……万一吹了,谁负责啊。”

“不行。我若徇私舞弊,国家就危险了。这么严重的后果,你我可都承担不起。”

没过几天,何阳又鬼鬼祟祟地避开所有人,摆弄着从手机商行买回的二手手机。

“班长,又被你逮住了。这个手机才一百多,你拿去吧,不用还给我了。”

我知道,下次何阳再请假去市区,还会带回一个新买的旧手机。

“知道吗,外国的军事卫星可以对手机进行监听。”

“那好啊,我编假情报迷惑他们。”

唉,真拿这些新兵没办法。

梁君逛书店时,购买了一些管理方面的书籍。他特意借给我看,一有时间还找我探讨带兵方法。

“科学、规范的管理……”

冯志强恰好赶上,听完我们的讨论。

“今年,我们变全训连队,有一个任务交给你们。认真观察每一个战士,从中选拔人才,重点培养。注意,必须客观地看待他们,使他们的特长在合适岗位上得到充分发挥。”

冯志强的话不多,表面看象下达指示,实则在点拨。我豁然开朗:切忌盯住他人的缺点和不足,扬长避短才是用人之道。


一班的战士全都喜欢我召开班务会。一天,我接到张卫国的一封信,是他在高原哨所写的。我看后从中受到启发,并把心里的想法向梁君讲了,并得到他的赞同。梁君随即又向指导员做了汇报,研究的结果,班务会的规模扩大为全连官兵参加的理想教育课,由我担纲主讲。为此,我做了充分准备。

陆大虎往白板上张贴一张扩印的彩色图片,一位胸前挂满军功章的边防军官,跪在一座新坟前,表情悲壮,欲哭无泪。

“班长,他这是给牺牲战友上坟?”陆大虎问我。

“不,坟里埋着他的妻子,难产死的。”

陆大笔的流露出不屑。“堂堂大老爷们,给女人下跪。也太没志气了。”

“你不了解内情。他这一跪,恰恰证明他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会议开始后,我讲了张卫国在信中提到的一个流传在驻藏边防部队的故事。

分到高原哨所的新兵想家,老兵算了一笔账:“我们在哨所站岗的时间是两年,假如我们活到七十岁,那么这一生中,仍有六十八年是别人在为我们站岗,你们说,我们是亏了还是赚了?”

当老兵退伍,新兵成了老兵后,又算着同样的账。于是,故事就一直流传下来。

“战友们,大家想一想,为了国家、民族、亲人,我们付出两年,值不值?”

“值!”

下面战友的吼声如同发自一个喉咙,震得连会议室的窗玻璃都在颤抖。

接着,我指着那幅彩图,讲起被兰州军区命名为“高原模范汽车兵”的英雄战士张良善的事迹。他的妻子因难产住进医院,可他仍在高原运输线上执行任务。等他赶到妻子身边时,大人和孩子都没能保往。于是,就有了这悲壮的一幕。

我听到下面发出抽泣声,也看到战士们眼中晶莹的泪花。

“战友们,他是英雄,是我们当代军人的楷模,大家说对吗?”

“对!”

“孔繁森的名字,大家也许都听说过。当年任阿里地委书记,因公殉职。下面,我要介绍一位坚守在高原哨所的普遍边防兵给大家。”

我拿出张卫国的照片,递到前排一名列兵手中。照片在战士之间传递着。

“西藏高原气压低,空气中含氧量不到平原地区的一半。但是,那里的战友缺氧不缺精神,以军人顽强的意志,巡逻执勤,卫国戍边。我们该不该学习这种‘喀喇昆仑精神’?”

“应该!”

战士的激情被调动起来。

“今年,我这位边防战友探家。他的家乡离我们榴炮营原来的驻地很近。到时候他要来连队看我……”

会议取得空前成功,指导员做了总结发言。

冯志强会后留下我。“刘海涛,今天的效果我事先没预料到,不然,该让一营全体官兵都听听。等会儿我向营长、教导员提一下建议。你也做好准备。”

回到班里,几个新兵已经讨论过了,正埋头各自写着慰问信。

“班长,快把张卫国的地址告诉我们。”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