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


陈勇从公车上下来,背着自己的军挎径直走向军区总院。他打听了一下,方子君原来在妇科,就兴冲冲找到妇科了。


方子君就在办公室看病历,陈勇小心地敲门。


方子君头也不抬:“进来!”


陈勇推门进来,看着方子君微笑:“方大夫?”


方子君看看他:“坐吧。”


“哎!”陈勇急忙坐在方子君办公桌边上。


“你是哪位孕妇的家属?”方子君问。


“我?!”陈勇涨红了脸,“我还没结婚!”


“没结婚?”方子君看看他,“那你让女朋友怀孕了?怎么那么不小心呢,女人打一次胎很伤元气的!你最好还是跟你们领导说说,赶紧结婚,把孩子生下来。”


陈勇尴尬地:“方大夫,我,我不是来看孕妇的!”


“那你?”方子君奇怪看他。


“我是来看你的!”陈勇说。


“看我?”方子君看他,想起来了:“哦,你是那个那个?”


“陈勇!特种大队的!”陈勇急忙说。


“对对,陈勇!”方子君笑,“名字到嘴边想不起来了!”


“您工作忙,可以理解。”陈勇高兴地说,“我是专程来看您的!”


“怎么样,伤都痊愈了吧?”方子君问。


“痊愈了,不然我能进特种大队吗?”陈勇兴奋地说,起身就弹跳抬腿空踢,“您看!全都好了!”


“坐坐!”方子君起身倒水,“我这屋子小,你再把房顶给我掀了!”


陈勇不好意思地坐下,摘下军帽接过水。


“我记得你是猎豹侦察队的?”方子君问。


“对。”陈勇点头,“我们是最后一批下来的,一直到停战。”


“再看见你们这些老兵,那些日子跟做梦一样。”方子君感叹。


“是啊,我也没想到能活着回来,还能再看见您。”陈勇说。


“别您您的,我应该跟你差不多大,你这么叫反而显得我多老一样。”方子君说。


“是!”陈勇说,“我是专程来看您,不,你的!我还给你一件东西。”


“什么?”方子君不明白。


“这个!”陈勇从军挎拿出来饭盒和勺子,上面印着方子君的名字。


“哟!”方子君笑了,“你居然还留着!”


“是啊!”陈勇认真点头,“我一直留着,保存得很好!这几年调动不少部队,但是这个是一直带着的!”


方子君接过来:“难为你了!”


“这个是我送你的礼物!”陈勇又拿出来一个用子弹壳做的排萧,“我亲手做的!希望你喜欢!”


“谢谢!”方子君接过来,“可我不会吹啊?”


“那你就做个摆设,你还喜欢什么就告诉我,我给你做。”陈勇说,“我那边子弹壳多的很,我也爱好这个!”


“那我就谢谢你了。”方子君收好。


陈勇沉默半天:“这几年,我一直在找你,想当面感谢你。”


“别这样说,我是卫生员,救护伤员是我的职责。”方子君说。


“我以为,你都结婚了。”陈勇说。


方子君黯然,笑:“我是老大难,嫁不出去!”


“瞧你说的!”陈勇急了,“你怎么可能嫁不出去呢!再说你现在不也有男朋友了吗?上次看见的那个学员?”


“我们已经分手了!”方子君断然说。


“哦,对不起。”陈勇赶紧道歉。


“没什么。”方子君笑笑,“你还有别的事儿吗?”


“没了。”陈勇急忙起身,“我知道你忙,我就是来看看你,当面给你表示感谢!”


方子君也起身:“谢谢你啊!”


陈勇笑着双手握住方子君的手:“方大夫,我一辈子不会忘记你!”


方子君点头,真诚地:“我也会把你当作我的好战友!以后常联系!”


“如果您找我,让军区总机转特种大队就可以。”陈勇说。“我走了!”


方子君送他到门口:“以后有时间来玩!”


陈勇兴冲冲走出总院,到没人注意的地方赶紧擦汗。


“以后有时间来玩!”陈勇嘴里念叨着,一兴奋居然来了个前空翻,帽子掉在地上。他捡起帽子戴上,看周围的老百姓都在看,急忙一低头跑了。


跑到拐角,看见一个花店。他想想,走进去:“同志,我想买花儿。”


女店员看看他:“你要买花?”


“对啊!”陈勇笑,“我要送给一个大夫,她救过我的命,在战场上。”


女店员笑:“这样啊,那送百合吧,我再给你绑个花篮,装点别的花。”


“好!”陈勇说。


女店员绑好花篮,递给陈勇:“收你六十吧,因为你是战场下来的。”


“多少?!”陈勇正在掏钱,一惊。


“六十啊?”


陈勇一咬牙:“好!六十就六十!”


陈勇捧着花篮兴冲冲往回走,走到总院门口停住了。他正在犹豫怎么送进去,一转眼看见门口另外一侧站着张雷。他急忙闪身到树后,探头观察。


张雷站在门口,惆怅地看了半天。


他走进门岗,拿起电话拨了妇科办公室的号码:“喂?是我。”


“哦,你有事吗?”方子君的语气很平静。


“今天是我生日。”


“生日快乐。”


“我想见你。”


“对不起,我没时间。”


“我明白。”张雷低沉地说,“打搅了,希望你幸福。”


“你也是。”


张雷放下电话,走出去。


陈勇看着他的背影上了公车,看看自己手里的花篮。


他站在那儿,一直到黄昏。方子君和同事一起出来,陈勇才敢喊:“方大夫!”


方子君走过来:“哟!陈勇,你怎么在这儿?”


“我马上要回部队,正好路过。”陈勇笑。


“真巧啊!”方子君笑,“这花送给女朋友的?”


陈勇看花:“送给,送给一个战友的女儿,结果他们全家旅游去了。”


方子君看百合:“真漂亮!”


“你喜欢就送给你!”陈勇急忙说。


“那怎么合适?”方子君急忙推辞。


“我回部队,不能带着花儿。”陈勇说,“送给你吧,希望你永远跟百合一样纯洁美丽!”


方子君笑:“那我就谢谢你了!”


陈勇把花送给方子君,如释重负退后:


“谢谢你!我走了!我有时间会来看你的!”


“欢迎!”方子君说,“下次我请你吃饭!”


“不,我请你!”陈勇真诚地说。


“都一样。”方子君说。


陈勇敬礼:“我走了!”


“再见!”方子君摆手。


陈勇点头,幸福地跑向公车站。正好一辆公车来了,他急忙挤上去。回头透过车窗看见方子君的侧面,正在路上走,抱着那个花篮。他急忙挤到车最后眼巴巴地看着,看着百合和方子君的脸一样美丽,笑了。


一直到看不见方子君。


他看看外面,才知道自己坐错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