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第一卷:序曲1937 第四章:值得吗?

上林花残 收藏 0 1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2/


“还没死透,尽什么人事?”一个声音操着日语忽然从围坐着的青年背后响起。

青年们霍然站起,邓远山和成举把手按上了外衣后的匕首。

来人是个瘦削阴冷,穿白大褂、戴口罩的男子,约莫三十岁左右的样子,他的目光扫过警惕的青年们,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神色。

“自己人。”陌生人背后的萧红素连忙解释。

看到是负责把风的嫂子(大家都认为她和辛烈早就该结婚了)带进来的人,大家都松了口气,让开一条道来。但对于陌生人的态度还是有些不忿。

“瑞年兄。”辛烈看清楚了来人身型和眼神,虽然反应还是有些迟钝,但毕竟是记起来了:“你怎么来了?”

“看看。”被称作瑞年的来人拖条凳子直接坐下。这种傲慢的姿态引来一阵怒目,但他却似乎浑然不觉。

萧红素关好了门,走过来对辛烈说道:“瑞年大哥是来和你谈一下十天前的事情的。”

十天前的事?辛烈还没反应过来,萧红素却已经对众人说道:“你们辛大哥有事情和这位瑞年先生谈,诸位同志先回去吧。”

众人固然百般不乐意,但也不好和嫂子顶。见辛烈也点了点头,方才一个个告别离去,几乎每个人离开前都狠狠地盯了“瑞年先生”一眼。而“瑞年先生”却依旧沉稳如石。

走出了特别病房,门立即关上。大家不由对那个“瑞年先生”的来历猜测起来。

“这个家伙是什么人?能让辛大哥如此看重?还要郑重到避开我们密谈?”年纪最小的冷学谦最先沉不住气,低声问道。

林觉南摸了摸下巴,说道:“也不是完全避开我们,没听嫂子说是谈十天前的事情吗?”

“十天前?那不是辛大哥车祸那天?难道是……” 邓远山反应也很快,右手作了个“7”的手势。

冷学谦不明所以,看看诸位同志,只见大家脸色奇怪,却没有人向他解释一句。

这个“7”,在军队内部是国防部世界军事研究第7处的代称。第7处主要负责海外情报工作,十分神秘,就连久在军旅的几人也是只闻其名而已。今天见到“活的”,几个还在现役的军官也是惊讶不已。对那个陌生男子的态度也算理解了七成,而嫂子能透露出一点已经是对大家莫大的信任了。当下也不在议论,朝院门方向加快了脚步。

青年们的猜测是正确的。

“刚才那几个年轻人都可靠吗?”

病房内,“瑞年先生”拉下了口罩,向萧红素问道。语气中有些不悦。

萧红素知道他的心思,点头道:“都是可靠的同志,虽然有些卤莽,但口风是很严的,要不子华也不会跟他们讲他的分析。”

瑞年先生摇了摇头:“你们怎么老是和这些幼稚的青年混在一起……”

辛烈现在已经疏通了混乱的记忆,对眼前人的身份和交谈的话题明了许多,当下笑道:“中国的希望就是青年……我没记错的话,你也才29岁吧?”

瑞年先生苦笑一声,正了正表情,方才说道:“调查得差不多了,果然是竹机关下的手……他们在使馆电报房养了只鼹鼠。你给国内的局势分析叫他们给知道了,觉得你是个危险人物,就想清除掉。”

辛烈点点头,这是意料之中的。十天前他在被车撞上的时候已经非常清楚了,大灯闪耀间那个把车开上人行道路的司机的狰狞神情他还历历在目。不过,对于陈睿,那个厚厚眼镜背后有着独立思想的电报员,他却感到了一丝惋惜。大好的青年,却去做了倭人的走狗。

萧红素似乎和自己的爱人心思一致,问道:“那陈睿怎么处理?”

“也是车祸。”瑞年先生淡淡地说道。

萧红素脸色微变,点点头搬了条椅子坐到门后。她知道,这是内奸的必然下场。

“这反而证明我们的猜测是对的!”整理了一下思绪,辛烈反而有一种胜利的感觉。日本,的确准备和俄国联手了!

瑞年先生却没有他这种感觉,摇头说道:“那又怎么样?国内只怕是又当了耳边风。我汇报了你的报告和日本的刺杀。上面只是告诉我,中俄关系良好,不会乱来。还警告我要是再为了‘杂务’调用潜伏力量就给我处分。”

“一个有识之士也没有?”辛烈虽然已经基本上理清了梦境与现实,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声。在梦中,21世纪戴辛服务的情报机关可是十分高效的。

瑞年先生默然,半晌才说道:“我和你交往本身就是违反纪律的,所以也索性再告诉你一些实情……我的上级在密电后面用私人口吻告诉我,你不是第一个先知。”

“那么……”辛烈露出了一丝安慰之色,毕竟国内还是有很多军官是有眼光的。由他们暗中操作防御虽然远远比不上官方动手,但总是聊胜于无。想来,即将成为妻舅的藏水学长也是早有判断了吧?作为国内战略顶尖人物,他是能影响军队高层的人,说话应该比自己有分量得多。

“对了。”瑞年先生看到辛烈的神色变化,自然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换了个话题:“这家医院虽然是正直的学术派所开,但也不是净土。幸好事先我们做了安排,要不然你已经在手术中大出血身亡了。所以尽管你侥幸活了下来,我还是建议你尽快转院,最好是动用关系回国!”

辛烈点头示意明白。

瑞年先生站了起来,站起身来,显然是就要走。

“你连塞油那拉也不说一声?”辛烈看着这个可以说是至交的战友,开了句玩笑。

瑞年先生却还是一脸严肃,问道:“还有什么事情?”

见对方神经始终紧崩,辛烈也只好挥了挥手,示意“再会”。瑞年先生点点头,重新拉上口罩,在萧红素的掩护下轻轻地推门出去。

萧红素小心地关好门,这才来到爱人的身边。却发现对方正呆呆地看着自己,不由得脸上一红,趴在了辛烈的怀里。十天来几乎衣不解带的劳累很温暖地涌上来,不一会儿,居然睡着了。

辛烈看着怀抱里自己最亲密的爱人和战友,却是百感交集。如果是以往,以辛烈这么个纯粹的军人,自然不会想法太多。但现在不同,做了那场奇怪的梦,辛烈仅仅从红素之前在门口警戒的几个细微动作就能感觉出一丝异常来,那是专业人员的素质。加上之前红素每到一地都要先“打扫”房间的习惯……

几乎可以确认:红素和梦里的戴辛,现实中的瑞年一样,都是特工。

辛烈并不想揭穿这一点,他甚至没有去回忆红素是大概是什么时候加入特工组织的。心中反复纠缠的只有一个一直不愿去想的念头:

“这么好的女孩子本来是应该享受艺术与生活……为了海洋对面那个将朽的民族,为了自己这样的人,值得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