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 曙光 第二十四章节

月亮下的船 收藏 38 69
导读:荣誉 曙光 第二十四章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当联军的武装直升机群黑压压的扑向蔡寻龙的侦搜营的阻击阵地的时候,第38集团军直属陆航团派出的两个中队的武装直升机也正高速低空的杀向联军的攻击出发线。

不同与联军那近乎疯狂的派出的庞大机群,三十余架墨绿色涂装的‘直-9G’武装直升机只是三五成群的悄然从低空扑向自己的目标。呼呼拍打着空气的旋叶的频率声中,树梢不断的在机腹之下高速的掠过。

和防空火力依然没有完全瘫痪的第1骑兵师相比较,几乎丧失了所有对空火力的日本第7装甲师团的残部更适合‘直-9G’这些低空杀手肆无忌惮的挥舞自己的战刀。所以作为空中火力支援的两个中队的武装直升机并没有直接的扑向交战中的战场,尽管那里同样需要来自空中的航空火力打击。整个的机群在集团军作战指挥系统的LCD屏幕上优雅的拉出一道美丽的弧线,从联军第1骑兵师的侧后直接的扑向位于第1骑兵师右后侧攻击位置上的日本第7装甲师团。

挣扎在中国军队密集的火网下的联军前导部队在混乱中开始撤退,几乎被打的措不及防的他们损失惨重,近百具尸体无助的横七竖八的躺倒一地,被击毁的战车的残骸还在剧烈的燃烧着,偶尔的发出一两阵猛烈的殉爆,噼里啪啦的爆响几乎的没有停止过。残存的战车在一片遮蔽起一切的烟雾中轰鸣着倒车,狠狠的撞开堵塞了道路的残骸,中国军队的机炮枪弹依旧的泼水样的倾泻而下,不时的有战车被窜涌在弹雨中的反坦克导弹所击中,呻吟着瘫在道路上猛烈的燃烧起来,直到后面的车辆撞开已经被烈火所吞噬的车体。

泼洒而下的弹雨带来着的是可怕的伤亡,不断的有联军大兵被呼啸而下的火箭驱动榴弹爆炸的火焰所掀翻,那些飕飕掠过耳边的金属弹丸随时的都在吞噬着生命。

又是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一辆‘M3A3’骑兵战车正嘶吼着试图撞开堵塞道路的战车残骸,两枚破甲力极强的‘红箭-9’式反坦克导弹同时的命中了这辆倒霉的‘M3A3’,动能穿甲弹头在火热的金属射流瞬间撕裂开战车外装甲的同时便透彻入了车体之内。一团橙亮耀眼的火球膨裂而开,整台的骑兵战车在威力巨大的爆炸的冲击作用力下被扯的粉碎,飞舞而出的车体破裂的残骸中人体残肢断臂清晰可见,大大小小的负重轮四处滚出,曾经铿锵作响的沉重的金属履带无力的瘫在一边。火球还未消失,肆虐的黑烟便翻滚着袅绕而起。

“注意,联军开始拼命的撤退了,注意联军的火力急袭”

多年的国外军事学院的进修学习让蔡寻龙对西方军队一直讲求的火力支援下的立体化突击颇有研究,联军前导部队的撤退后免不了会有一场钢与火的洗礼。

果然当部队刚刚进入隐蔽之后,天空中便传来一阵阵宛如撕裂布帛一样的破碎声。随着那阵尖利的嘶啸愈来愈近,半空之间一阵短促的噗噗的爆裂声过后,绵密的爆炸声便响成了一片。疯狂的联军对这片小小的高地倾泻下高爆杀伤弹的同时还使用了子母弹。无数的致命的子炸弹如同跳跃的火球一样到处的炸响,破片在烟与火的交织之中横飞乱溅。

空气在燃烧,大地在颤抖,钢铁与火焰覆盖着这片不大的土坡,本就稀少的植被被点燃起来,稀稀散散的灌木丛在爆炸的气浪中荡而无存,几棵摇曳在秋风中的小槐树被炸成了碎片,到处都是断枝残叶和木屑。疏松的野草地被烧成焦黑的一片一片,就像斑离的伤疤一样的触目惊心。

日日怪啸而下的炮弹把整个不高地几乎整齐的梳理了一遍,大把大把的泥土如同被耕犁了样,土块碎泥兜头盖脸的把阵地上的中国士兵埋了进去。任凭那不断砸落的炮弹再一次的覆盖而下。

百门大口径火炮的齐射带来的威力是令人震撼的,更何况还有那些被称为‘钢雨’的‘M270 MLRS’227毫米自行多联装火箭炮。重炮的声声怒吼还没有停歇,直升机浆叶拍打空气的沉闷的声音便敲响了人们的耳膜。黑压压的如同夏季午后暴雨前的乌云一样的压了下来。

‘T700-GE-701C’发动机撕扯着空气的低沉的轰鸣声中,全铰接式旋翼系统上的四片桨叶呼呼的拍打着空气,作为美国陆军低空猎手的‘AH-64D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首先的一头扑了下来,尽管拥有安装在主悬翼顶端的先进的‘AN/APG-78’长弓多功能豪米波射控雷达以及红外线侦瞄设备和IDM数位资料传输系统,但空气中飘悬着的中国军队施放的烟雾却让装有各种先进电子设备的‘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此时如同瞎子一样的看不清楚下面的情况。

首组六架‘AH-64D长弓阿帕奇’率先展开攻击,不管确定还是并不确定自己的目标,悬停半空中的‘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机首下装备的备弹量达到1200发、正常射速652发/分的‘XM-230-E1’型30毫米机炮便喷吐出一道道嗜血的火链,密集的弹幕横扫下,30毫米机炮弹将烟雾下的地面打的飞沙走石,紧接着机身两侧的悬臂式小展弦比可拆卸短翼下便是一片的火光闪动,挂装的19管火箭发射巢将70毫米‘九头鸟’火箭弹如雨一般的倾泻而出,铺天盖地的将死亡的烈焰覆盖而下。

紧随其后,一架接着一架的‘AH-64D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高速的扑了下来,‘AGM-114D长弓海尔法’以及70毫米‘九头鸟’火箭弹挟风带火的呼啸而出。

数十架攻击直升机不断的盘旋翻飞,用自己携带着的各种弹药一次又一次孜孜不倦的耕犁着下面那片未知的土地,弹药耗尽之后下一批的直升机会接替对地攻击任务。但由于联军的远征舰队受到了重创,众多的运输补给舰被击沉击伤,所有这样如此数个批次的根本没有任何明确可视目标的攻击只是在徒劳的消耗着联军有限的弹药补给。

尽管如此,面积并不是太大的高地在联军优势火力的炮击和航空火力打击上还是被炸的一塌糊涂,原本坚实的土地被震的松软,碎土几乎又将大大小小的弹坑又给松松软软的给填了起来。临时间仓促构建的阵地已经被能再被称为阵地了,并不很深的战壕给摧毁多处,沙袋垒起的胸墙被掀的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掩蔽已经在烈火中被烧的一干二净。多处的火力支撑点已经荡然无存了,幸存下来的人们几乎都被压没在碎土之中。一发155毫米高爆人员呼啸而落骤然炸开的火焰瞬间就能吞没一个战斗组,这样的损失蔡寻龙承受不起,一个营的战斗兵力能够几次这样的消耗。

一个被爆炸的气浪掀出隐蔽的战士连续的两个跃进,迅速的扛起一枚‘前卫-2’型单兵防空飞弹,瞄准、锁定。

那架被牢牢锁死的‘OH-58D基奥瓦勇士’侦搜直升机徒劳的在空中做着各样的脱离动作,试图摆脱垂死的厄运。

一条火龙笔直的斜冲而出,如同那陨落大气层的流星一样,包裹在一团炙亮的火焰之中。半空之中猛然炸亮的火球中‘OH-58D基奥瓦勇士’侦搜直升机破碎成一堆的残骸纷纷扬扬的而下。

另外一架正做着左急转盘旋的‘AH-64D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猛然的爬升起来,武器控制官快速的锁定了暴露在烟幕之外的目标,同时打开‘TADS/PNVS 2000目标瞄准/飞行系统,熟练的接通主动豪米波雷达导引的‘AGM-114L地狱火’反战车飞弹的电源。

高速掠行中的直升机作出一个悬停,两枚‘AGM-114L’反战车飞弹带着令人绚昏的橙色尾焰以间隔两秒的速度脱离机身两边悬臂式小展弦比短翼下的发射挂点。

“妈的,拿反坦克武器对付步兵” 蔡寻龙的眼睛几乎能够滴出血来,眼看着自己的战士那样的消失在烈焰中,他的心里同样的在滴着血。

两条从烟幕中窜出的闪亮也宣告了这架悬停发射‘地狱火’反战车飞弹的‘AH-64D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生命的终结。先进的‘AN/ALQ-211’整合式射频电子反制套件在面对低空中突然而出的高速防空飞弹的时候还是力不从心。

被炸去了半个机身的‘长弓阿帕奇’在‘T700-GE-701C’发动机徒劳的嘶吼声中挣扎着一头扎向地面,重重的摔成了一堆废骸。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