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叫我老大 第十一章为你我受冷风吹 八十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2/


任柯在家中料理完老爸的丧事,在续假结束之后,终于回到了部队。在一次军人大会上,政委宣读了嘉奖令,部队给予任柯荣立三等功一次,以示表彰。任柯的表情很平静,让人看不出一点激动的心情。在会议结束后,任柯一个人回到犬舍,把那枚军功章挂在了“雷吼”的墓碑上。经过部队批准,“雷吼”就葬在了任柯的犬舍门前不远处。任柯默默地坐在“雷吼”的墓前,一支接一支地抽着香烟。

“伙计,你醒一醒,我回来了。你想我了吧?这些天在家里,我也特别想你。真的,特别想你……”任柯用手抹了一下脸上泪水继续说道,“今天,刚刚开过会,咱立功了,三等功。其实,这功都是你的,我替你把军功章给领回来了。伙计,你也不要难过,再过几十年呀,我也会去找你的,啊?……”

“任柯!”不知什么时候,鲁兵已站在了他的背后,一把搀起任柯,“别难过了,我都知道了,‘雷吼’也是英雄,它死的值啊。走,进屋吧。”

“老大?你回来了?”任柯慌忙擦干眼泪,直起身来说道。

“是呀,刚到,就过来看看你。”鲁兵替任柯拍了拍身上草屑,“看看,衣服都弄脏了。家里都还好吧?”

“嗯,还好,老妈的身体也硬朗多了。唉,老爸在去世的时候,一直在等我回去不肯咽气,结果,还是没有等到我……”

“自古忠孝不能两全,老人家也不会怪罪你的,你也不要难过了。谁让咱是当兵的呢?”鲁兵劝慰道。

“唉……”任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家人说,老爸一直不放心我,说我脾气差,不容易找到老婆……要是老人家能再活个两年多好哇!”

“是啊!”鲁兵说道,“你呀,不是大哥说你,现在也是大龄青年了,给部队打个报告,光明正大地在驻地找个得了!蓝萍是个好女孩,你要好好把握。她就像一块玉,你可要把她捧好了,要珍惜这份缘啊!”

“其实,我并不是不在乎她。现在我也不敢提结婚的事儿。”任柯说。

“为什么呢?你既然爱她,为什么这么多年不向她说出来?”鲁兵问。

“我有我的打算,一是部队不让在驻地谈恋爱,二是我也不具备结婚的条件。”

“结婚还要什么条件?”

“结婚总要一笔钱吧,你知道,为了给老人看病,我欠了一屁股的债,哪还有钱来结婚呀?在城里结婚没有两万块也过不去呀?”

“我不这么认为,只要两个人合得来,非要摆什么排场吗?有多少钱办多大的事呗!我看呀,你赶快去找蓝萍,和她商量一下。早点把事儿定下来。”

“还是再过些时间再说吧。我现在还不想找她。”任柯说。

“不,你不能等了,抽空快点去,这事儿不能拖,否则,你会后悔的。”鲁兵说。

“切,放心老大,跑不了她!”任柯自信地回答道。

“你呀,又来了不是?”鲁兵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之所以劝任柯去找蓝萍,是因为感觉蓝萍是个重感情的人,任柯虽然在她心中没有太重的位置,但两人相处也毕竟好几年了,只要任柯真诚地去追求人家,说不定两人还有希望。如果任柯听之任之下去,恐怕他真得没有机会了。这么好的一位姑娘,任柯却不知道珍惜,你的高傲很值钱吗?

“你怎么样?”任柯说道,“在分部还好吧?”

“还好,虽然累一点儿,但是我喜欢从事这样的工作,你不知道,每当我写完一篇稿子的时候,心里说不出有多愉快呢!”

“我总见你愁眉苦脸地面对着稿子,没见你有多愉快!”任柯终于露出了笑容。

“心里愉快就成,呵呵。”鲁兵也笑了。

“你光说我了,你呢?你比我还大一岁呢,你都不急,我急什么?我没有你帅?哈哈!”

“你和我不一样,你有目标,而我还没有碰到合适的呢!”鲁兵被任柯将了一军,连忙为自己辩解道。

“咱俩呀,大哥不讲二哥,哈哈,一个鸟样!”任柯仿佛找到一种心理的平衡,得意地说道。

“我不想听这话,在这方面有什么好比的?这本身不是一个可比的量嘛!”

“对了,老大,你找个时间好好敲敲晁显,别以为提了干就了不起,到现在都还没有回过家,有点儿不像话,当再大的官,也不能不要父母老子了吧?”任柯说道。

“嗯,我再劝劝他,其实,他内心也有难过,不过,怎么说呢?唉!”鲁兵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知道,他现在一心想着那个叫什么静子的女同学,我感觉他们的关系绝对不正常。你不想一想,要是他晁显这会儿在家种那二亩地,看他还会有这种花花肠子!”

“也不能这么说吧,人总是在不断提高的嘛!其实,我感觉只要没有静子的出现,他和亚梅还是能过到一块的。因为婚前没有感情基础,婚后又不在一起生活,相互间只是缺乏点了解。”鲁兵分析道。

“干脆!哪天我去找静子,让她以后少与晁显来往,破坏人家的家庭。”任柯说。

“别,你千万别去,再说,他们俩还没有到那种地步,就是真到了那步,你也不能去,你那个脾气,非坏事不可,到时候再说吧。”

“嗯。”任柯答应一声,不再言语。

“这样吧,过两天我们一起到蓝萍那儿,你回来了,也应该主动过去看看人家。”鲁兵说。

“好吧!”任柯把烟头熄掉,拿起饭碗,“走,先去开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