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分别(新兵连生活系列)

54851 收藏 1 473
导读:[原创]分别(新兵连生活系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九八八年四月十九日,星期二,春和景明,风暖日丽。军营内外挺拔俊俏的白杨树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们,眼角眉梢挂着点滴泪水,似有话说却欲言又止。营房里聚集着一大群熙熙攘攘的士兵们,在凭树斜依、在相拥而泣。前两天就有二十名战友先行一步,分到师坦克团去了。余下的我们都被分在了同一个步兵团,我们在宿舍里整理行李的时候,一种莫名的惆怅涌上心头,大家的表情都是那样的肃穆,庄重。班长看着我们,脸上努力地挤出的笑容却比哭的都难看。拉着我们的手,拍拍我们的肩,又检查了每个人的行李、着装,没说一句话,喉头上下蠕动、嘴角微微颤抖。屋里静的有点怕人,针落下来的声音仿佛都能听的见。步兵团的汽车早已停放在操场上了,每一辆汽车都擦的干净、明亮,上面都有红底黑字的标语“欢迎新战友”,我们在教导团的新兵训练结束了,我们要下老兵连了。

路边杨柳青青,枝枝叶叶离情。到了分别的那一天,留下了的张忠兵、汪帮才、楚银兵三个老乡有点魂不守舍、躁动不安了,来来回回穿梭于各班。离别的前一天晚上,连队加餐允许大家喝酒了。连长、指导员挨个班分别敬酒,大家都默默无声地喝酒。 “言亦不可尽,情亦不可及”此时无声胜有声,惟有酒才能一谴心中之离别凄苦。借酒消愁愁更愁,不一会儿,便有人酩酊大醉,瘫到在地了。

上午,载着我们的军车在“送战友”的歌声中缓缓开出了营房。张忠兵担任警卫任务,站在门口用旗语指挥车辆行驶,他挺胸抬头,双手有力地挥舞着手中的指挥旗,脸色凝重,目光冷峻,牙关紧咬。当我乘坐的最后一辆军车在他的指挥下驶出军营渐行渐远的时候,突然看见张忠兵把手中的指挥旗往地上一扔,撒开双脚朝我们追来,满脸泪水,边跑边哭,边哭边喊:“你们怎么都走了啊,你们怎么都走了啊......”坐在车上的战友们泪水如决堤的洪水肆意的流淌,模糊了视线。用衣袖擦去泪水,为的是在看一眼亲爱的战友,眼泪,又一次的涌了上来。张忠兵跌跌撞撞仍然在追着,帽子掉了全然不顾。终于,他摔到在地,我的心头一紧,大家高喊着:“别跑了,别跑了。”张忠兵趴在地上号啕大哭,用手不停地捶着地面,眼睛绝望地看着我们。渐渐地,渐渐地变成了一个小黑点消失在我们的视线。

半年,一百八十多个日日夜夜。我们从陌生到熟悉,我们经历了风风雨雨,越过了坎坎坷坷,摒弃恩恩怨怨,在这分别的时刻,才发现我们是那样的难舍,那样的亲密,感情是如此的真挚。“战友啊战友,亲爱的战友,当心夜半北风寒,一路多保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