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你就是我的亲爹呀!

上等兵布莱恩 收藏 19 80
导读:老板,你就是我的亲爹呀!

我是个农民,跟我的老板(城里人管他这种人叫包工头儿)是一个村儿的,还是沾亲的,似乎我应该是他的叔儿,但毕竟人家年纪大我两轮,出来闯世界的日子也久,总有十多年了吧?开始的时候他也是打工的,后来摸出了门道,就成了包工头儿,领着我们村和邻近几个自然村的三十来号人一起上城里干活儿。没两年家里起了二层楼,他也有了辆农用车,开在村里还是很气派的!


去年过春节的时候,我娘领着我上他家拜年。我跟他爹是平辈的,按理说没这么拜年的,可现如今不就是谁有钱就给谁拜年吗?我们拜年还得送礼,我们连县、乡、村的统筹、提留都交不上,可借钱也得提几匣子点心过去。

老板爱搭不理的,话说得漂亮可坐在哪儿屁股都没抬、眼皮也没夹我们娘俩儿一眼:四姑奶来了?快坐,瞧我,还没腾出工夫给您拜年去呢。他二十年没登过我们家门,合着二十年都没腾出工夫。


我们是求他带我一起去城里做工,我娘说:孩子大了,跟着你出去见见世面。咱们是亲戚,交给你我放心。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只管管教!


老板当时没答应,可也没说不答应,只说:等我回去的时候再说吧。他说回去,是把自己当成城里人了吧?

老板回城的时候原先跟着他干活儿的几个人不去了,私底下听说是老板特别黑,克扣底下人的工钱。我就递补上去,跟着老板当上了一名小工。


老板跟我说:你啥也不会,还得学技术,按过去话讲,就是学徒,学徒是没有工钱的!可是咱们是亲戚,我能亏待你吗?给你算半个工,人家一个钟点挣三块钱,你挣一块五,你觉得成不成?


我一个劲儿点头,本来应该不给钱,现在给钱,还怎么着?都说老板黑,咋黑了?这不是挺讲人情的吗?


我们做的是瓦工,就是给地面铺砖,在墙与地面衔接的地方砌踢角线,活儿本身并不复杂,我也就用了半个月就成熟练工了,干得不比所谓大工少,可我还是小工。我不因此而灰心,我相信老板不会亏待我的,反而加倍努力地干活。老板偶尔夸我两句,我别提多美了!一个乡下小伙子,如今在大楼里干活,干的是工人的活,为一个城市添砖加瓦,老板还挺赏识我,还有啥可说的?自豪!


我们从一个工地转到另一个工地,不过在我看来,没啥区别。活儿是一样的活儿,劳动强度是一样的大,伙食是一样的糟糕,工期是一样的紧张……我就奇怪了,城里人要住多少间房才够?咋天天盖还急等着用?我亲眼见过城里人排着队买房子,打群架抢着买房子,安营扎寨地买房子。我们理解不了,都摞着跟宝塔似的住着了,还不够住的?

夏天天热,我跟几个工友没地儿洗澡,就一起下河洗,结果被什么河道管理部门给抓了,说我们污染城市饮用水水源,还是老板,把我们保出来了。


我们收了工没处去,就在大街的过街桥上看女同志解闷儿,这城里大姑娘小媳妇,可真敢穿,啥胳膊大腿后脊梁,我可是开了眼了。有回有个姑娘还是媳妇穿条裤子,都没提上去,屁股蛋子都露了一小半,我们几个工友就笑闹了几声,结果人家说我们是啥性骚扰,报警差点又把我们抓起来。冤枉呀!就许她穿,不许人笑,天底下有这道理?


我除了干活儿,也算见了城里的不少世面,不用说,得感谢老板。


快过年了,我打算回家了,想跟老板结算工钱,因为他说了,今年不回家过年了,让我们自己返乡。


老板拿出个小本算了算,说:一共是一千零三十六块半。


我一听,好家伙,我们全家种地干一年也没这么多钱呀!我伸手就想从他手里接钱。


没想到,老板也向我摊开手。


我问:咋的?


他说:是你欠我这么多。


我问:我做工的咋能欠你当老板的钱呢?


他说:你吃饭不需要钱吗?你的工作服、安全帽、劳动工具的押金不需要钱吗?你干砸了的活儿需要返工不需要钱吗?我为大伙交的质量保证金不需要钱吗?我给大伙上保险不需要钱吗?这些费用摊到你个人头上,扣去你一小时一块半、一共八百个工时的工资,正好是我刚才说的那个数字。


我听他说的在理,虽然之前他并没跟我说这些杂七杂八的费用支出,我也只好认帐,他小本上都记着呢!


我说:那可咋整?我也没钱还,我还想回家。


他说:咱们都是一个村的,又是亲戚,临出来的时候,我也答应你娘照顾你,你欠的钱也不用急着还,以后打工赚回来还呗!我还私人借给你五百块钱,让你回家过年,这钱还不要你利息,你看怎么样?


我一听他这话,心里一阵感动,激动得不知说啥好了。我给他跪下了,说:

老板,你就是我的亲爹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