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一看在香港:比较接近生活的海龟土鳖精英

sqzr-2006 收藏 1 535

内地企业来港上市的热潮,在过去数月歇一歇后又再来过;今年下半年便有集资额逾百亿的中国工商银行、招商银行等,排队等上市。那些放洋留学、有内地人脉,又有海外工作经验的内地专才(俗称海归派),顿时成為香港金融界的抢手货。而投资银行对专责打通国内经脉及拿「刁」(即上市、收购合併及企业融资)的中国部主管尤其渴求;一般主管级底薪每年约二百至三百万,另外每做到一单「刁」都会有分红,有些一年分红可达数百万美元。


这批内地专才肯捱肯搏,极速上位;好像来自湖南的聂睿(Ray),三十岁不到已是汇丰银行环球投资联席董事;祖籍杭州的韩毓祥(Michael)打低百五名申请者,成為新鸿基地產的管理培训生,是為公司开发上海房地產市场的先头部队;而来自上海,在美资投资银行任职的季卫东(Richard),亦是行内的星级分析员。这些充满拼劲而且野心勃勃的内地专才杀到,為经常转工又埋怨辛苦的香港年青人响起了警号。


刚满三十岁的聂睿(Ray),於上月中在其九百呎、以七百万元购入的贝沙湾新居,举行生日派对。这天他邀请了最少五十人来参加他的烧烤派对,与会者大半是曾到海外读书的海归派。这批内地尖子常询问对方的工作背景,并互相交换名片,轻鬆的生日派对犹如小型商会晚宴。而Ray亦跑来跑去招呼朋友,即使刚相识的,亦可像熟朋友般谈得不亦乐乎,「识多个朋友,有咩事都有人帮手。若果你有事先搵人帮忙,人唔相唔识又点会帮你。」


日做十八小时


通常三十岁左右才会当上投资银行的联席董事,但Ray廿八岁那年便在丰银行做到此位,他走的路绝对较其他人快。而他做事效率亦以「快」為宗旨,「做时就諗点可将所有工作最快做完,一做完便问上司有冇其他可以帮手。我做分析员时就做紧经理工作,係经理时就帮手做副总裁或联席董事,咁就证明我有能力。可能因為咁,老闆想升人职时会諗到我。」


在湖南一个小镇出生的Ray,本来家境并不富裕,后来爸爸经营房地產生意渐渐富起来,Ray便在湖南中学毕业后到新加坡读书,其后到英国牛津大学读政治及经济,「我十九岁便开始买卖股票,入行是将兴趣变成工作。」


Ray 入行头两年只放过三天假,每天由早上九时工作到凌晨三时,工作压力大时间又长,但每次完成工作总為他带来满足感。由入行至今,他的工作也离不开中国市场,如在德意志银行时便曾处理过中国人寿、神华能源等的上市,而在丰银行亦做过建设银行、中国远洋控股等大型国企上市。事实他早在美国读书时,已打好大量人脉关係。


在牛津时曾当亚太学会会长的 Ray,与校内的华裔打成一片;他并找来内地学者到学校谈中国经济。而暑假时他还组织清华、北大、復旦等内地大学学生,与牛津、哈佛、剑桥等世界名校的学生联谊,人脉关係就是这样一点一滴得来。连Ray的朋友Andrew,也说Ray最擅交际,读大学时差不多每三个人便有一个认识他。


三十岁的联席董事聂睿


(丰银行环球投资银行股本市场联席董事)


年龄:30岁


祖籍:湖南


于湖南一中学毕业后,曾到新加坡读书一年,其后转到英国完成高中课程。


毕业於牛津大学哲学、政治及经济系。


2000年加入摩根士丹利任职分析员,后任德意志银行投资银行部经理。


2005年加入丰至今,主要负责中国市场。


易满足 易退步


想起六年前初到香港时,他被香港人多车多、连行路也像赛跑般快的急速节奏吓怕,但这儿正是机会所在,「时内地公司崛起,而香港作為最靠近内地国际金融城市,内地公司要上市一定拣香港,所以就香港发展。」Ray还特别苦练了一口流利的广东话。


但Ray 计漏了天灾一环,○三年沙士疫症爆发,金融界裁员的消息此起彼落,他当时工作的部门,由原本十七人变成只有七人,令他每日都提心吊胆,「我拿工作签证,无份工都唔知去边。」為此他更加倍努力,一做完手头工作,即「做埋」其他同事未做完的事,向公司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


「如果一个人容易满足,好易退步。」所以Ray即使现在住向海高尚住宅,的是宝马跑车,而且市场估计他年薪达五十万美元,但他坦承自己心裡还是没有安全感。


开发地產先头部队韩毓祥


(新鸿基地產〔上海〕策划投资部助理经理)


年龄:29岁


祖籍:杭州


上海华东理工大学毕业,主修贸易、电脑及资讯学。


上海復旦大学经济学硕士。


2002年加入新鸿基地產任管理培训生。


2006年升任现时职级。


纵使祖籍杭州的韩毓祥(Michael)并非从海外回流,但其内地成长的背景一样惹来新鸿基地產垂青。新地自九七年起便积极发展内地房地產市场, ○二年开始还推行内地管理培训生(Management Trainee)计划,聘请内地学生加以培训,条件是英文要够流利。首届以管理培训生身份加入新地的Michael,现在已是新地上海分公司的助理经理,专责多项大型项目,如筹备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营运、及参与上海凯旋门的投标等。


Michael 虽是杭州人,但在上海居住了十年,对上海的市况瞭如指掌。「在上海办事,如果唔识人,样样照足程序就有排先做到。有朋友帮手当然有效率,最重要还是要知道去哪个部门找什麼人。」好像做土地权调查(Land search),在香港只须上政府网页便可立即查到;在上海却要经律师行,再找其他部门方可得到资料。


着紧衔头不如装备自己


○ 二年,刚由復旦大学经济学系硕士毕业的Michael,便决定报名新地的计划。「当时新地在内地的名堂还未够响,但我睇过佢年报,知道佢比内地其他发展商国际化及稳阵得多。而且呢个计划可以到新地在香港不同的部门工作,让我日后发展的根基可打得更稳固。」这计划单是上海便有百五人报名,最后新地只取录了 Michael一人。在应徵这个职位前,他把新鸿基地產的五年年报全都仔细阅读;面试时又与新地高层讨论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凯旋门等项目,令他们留下深刻印象。


由於国内培训生首年须留在香港受训练,Michael说初时有点担心。「第一日返工参加迎新讲座,全以广东话讲解,除了某些英文字,一句都听唔明,好担忧自己点样工作。」 Michael於是努力学广东话,每天下班后便花四小时看连续剧,又特意买了一本广东话字典,不消两星期,他便可听懂八成的广东话对话,现在已可以用流利广东话应对。


他坦言初期对培训生的衔头总是感到不满意,令自己增加不少压力,「后来想通了,与其那麼紧衔头,倒不如把握机会做一些大型项目,把自己的能力表现出来!」例如他曾要求参与长江三角的发展研究。虽然当地非在上海区,但因正高速发展,潜力无限,Michael遂藉此主动表现自己。而这次来港,他便是到国际金融中心学习管理模式,為将来管理上海国际金融中心铺路。外表认真的他一提起年底将会与未婚妻结婚,不禁笑起来:「我希望努力工作,為自己的家庭做好準备。」


科网股星级分析员季卫东


(大型美资投资银行副总裁)


年龄:30多岁


祖籍:上海


毕业于上海復旦大学生物学系,获哈佛大学医药科学博士学位及沃顿商学院(Wharton Business School)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2003年加入投资银行界。


2005年出任美资投资银行副总裁至今,负责中国地区媒体及网络行业的研究。


○ 三年才加入投资银行当分析员的季卫东(Richard),毕业於美国著名沃顿商学院;三年之间由分析员跳上副总裁位置,在行内属极之快速。现时他在一间美资的投资银行工作,主要负责研究中国地区媒体及网络行业,对象包括阿里巴巴、腾讯科技等。他说在美国读大学时,正值科网股热潮,一向留意这行业;虽然毕业后从事医药研究,但一向有投资股票的他,发现自己对金融业的兴趣更大,毅然转行。為了入行,面试时他除了讲述财经知识外,还以「买一送一」推销自己:「请我回去不但可以研究媒体及网络行业,而且将来还可以负责研究医药行业,可谓买一送一!」


他认為任何事都有一个价值,包括股票,甚至生活,「看东西时要留意价钱相对於价值,价钱是你付出的,价值是你得到的,价钱可上可落,比较短暂,但价值就是你心中的感觉,不会受外来的事影响。」他还记得○三年沙士过后,来香港四处睇楼。纵使身边的朋友不看好香港楼市,叫他别浪费时间,他还是觉得这是最好的置业时机,於是在半山购入一单位自住,「我认為当时的楼价绝对低过我心目中的价值,只有人弃我取才可得超值的回报。」


当年在美国毕业后,Richard曾想过留在那儿工作,但美国对他来说只是「五星级酒店」,没有家的感觉;而香港有西方的办事系统,又有中国的文化,并且靠近中国,发展空间较大。


在香港工作,其中一个「价值」,在於香港的交通系统,「用十五分鐘便可从中环办公室回家(家住半山),在其他地方未必可以,省回的时间就可以做其他的事,完全符合我那『以低於平均成本达到高於平均生活质素』的做人道理。」


享受工作每一刻


省回的时间,他就会不断看有关股票、投资的书籍,「要写一份有深度的研究报告,一定要有独特见解。」去年九月他就拍住同事,有「网络女王」称号的 Mary Meeker分析师,发表一份长达一百一十八页的《中国互联网》报告;一致睇好内地网股;由於高盛看跌,双方在睇法上的差别成為投资界话题。结果被季卫东品提过的百度、新浪等美国上市的企业,股价在今年初随美国科网股翻生而大升。


曾留学美国多年,他深明中外有别,在外地会先把事办妥才和别人建立朋友关係,但在中国情况刚好相反。在上海长大的Richard说:「在中国如果无关係是很难办事,做了朋友反而把任何事也简单化。」虽然每次出差也只是几天而已,但Richard把握机会和内地公司高层做朋友。无论工作有多忙,他也会定时打电话问候对方,如对方来港,除了一定找他们食饭,亦会不时致电向他们推介好吃的餐馆。季卫东说话的语调总是非常客气而且谨慎,就是这种态度令他不易得失朋友。


从事研究媒体及网络行业市场只两、三年,但季卫东认為已极度刺激,「金融市场原本已经成日上落,加上媒体和网上行业常有起伏,简直是Double Volatile(双倍反覆),所以做这方面的投资研究更要小心,脑筋要快,但同时心境要平静。」现在他只有一个简单的目标,便是像前哥伦比亚广播总裁 LaurenceTisch所讲般「高高兴兴上班,高高兴兴回家」。对於前一句,他认為已经做到,因他的工作便是自己的兴趣,每天也非常享受;他相信只有喜欢自己的工作,表现才会好。至於后一句,仍是单身的他说尚未完全做到,只可以随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