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第二章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


    你可以看到黄昏,那梦魇一般的红色,留在你的记忆里面的,是昨夜的鏖战……<br>   

何志军的脑子里面闪过这样的一句诗。<br>   

天知道,这是谁写的。<br>   

但是和他现在的心情是一样的。<br>   

老婆转业,这是他没有想到的事情。好像绿色的军装应该是他和他的老婆穿一辈子的,虽然前一段闹过自己要转业的事情,但是最终不也是没有成么?归根到底,是老婆对军队,也有着从骨子里面的感情,在能够为这支军队出一分力量的时候,也是应该自己出这份力量的时候,老婆还是支持自己的——这是何志军非常欣慰的事情。<br>   

但是老婆还是脱下了这身军装。<br>   

心中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跟打翻了酱油瓶子一样。<br>   

何志军站在黄昏的山上,齐膝盖的茅草在他的脚下哗啦啦跟着朔风摇摆。身边的参谋长放下望远镜:“爆破训练场就在这儿,那边可以设成基础射击靶场。何大队,你看呢?”<br>   

何志军把思绪拉回来:“可以。”<br>   

没什么不可以的,在地图上也看过,实地堪察也看过,点个头而已。<br>   

耿辉的车开过来了,停在山下。<br>   

何志军看着,没说话。<br>   

耿辉跳下车,穿着常服就往山上跑,动作和神情都跟刚刚当兵在军营里面憋了很长时间出来放风的新兵蛋子一样,边跑边喊:<br>   

“何大队,解决了!”<br>   

何志军脸上笑了一下,又没有表情了。<br>   

耿辉跑到他们跟前,其他的人纷纷敬礼:“政委。”<br>   

耿辉脸都笑烂了,还礼:“都在这儿呢。”<br>   

何志军看着他:“怎么说?”<br>   

“军区常委决定,在经费上优先解决特种大队的训练场地建设和改造。”耿辉笑着说,“首期经费马上就到位,年底前,咱们的基础训练设施就都可以完工了。”<br>   

其余的军官们就兴奋,议论纷纷。<br>   

何志军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br>   

“何大队,你怎么了?”<br>   

耿辉很意外,这么大的难题解决了,老何怎么一点笑意都没有。<br>   

别人也都沉默下来了。<br>   

何志军把目光转向诺大的群山,黄昏中的群山,滴血的残阳。<br>   

“把场地盖好了,谁来练?”<br>   

很久,他低沉地说。<br>   

于是,都沉默了。<br>   

耿辉就不说话了。<br>   

什么叫难题接踵而至?<br>   

这就是。<br>   

什么叫焦头烂额?<br>   

这就是。<br>   

“年底有23名老兵该复员了,明年又是31名。”参谋长沉吟良久,“不能再拖了,再这样下去,就剩下扛黄牌的了。”<br>   

有将无兵。<br>   

人员选拔方案,批不下来。<br>   

自愿报名,参加选拔……全球差不多都是这样的特种部队选拔体系,但是就是批不下来。哪个单位、哪个部队愿意自己培养出来的尖子被别人挖走?<br>   

于是本来很正常的许多事情,就不能那么正常地进行了。<br>   

而关于特种大队士兵的服役待遇的优惠政策,更是批不下来。<br>   

老兵们的年纪都不小了,尤其是打过仗的老志愿兵,不能提干当然要为自己想退路。有什么理由把这些为了祖国和军队流过血的老兵继续无偿地留在部队呢?<br>   

仅仅凭一句“需要你作贡献”就行了么?<br>   

好像不行,真的不行。<br>   

都是人都能理解这个,谁都要结婚都要成家都要有孩子都要有老人要赡养……<br>   

何志军看着渐渐暗下去的群山,没说话。<br>   

“只有按照上面的意思了,我们自己招兵。”耿辉说,“我们自己培养。”<br>   

“三年,只有三年。”何志军的声音很苦涩。“一年刚刚是个兵模子,二年是个兵胚子,第三年算是半个特种兵了——可是,又要走了;转志愿兵跟登天一样难,比例控制那么严……”<br>   

他好像是在说给别人,又像是在说给自己。<br>   

谁都明白,都是大队的骨干军官,这些在会上说过的不止一次。<br>   

难题,一个接着一个摆在他们这些中国陆军特种部队的第一代创业军官的面前。<br>   

哪一个,也不是他们能力范围以内就可以解决的。<br>   

谁的胸口都堵得慌,谁都不说话。<br>   

只是默默的看着自己的大队长。<br>   

大队长呢?<br>   

看着夜色初现的群山。<br>   

何志军慢慢地走向群山,孤独地走在草丛间。<br>   

谁也没有跟他说话,他需要自己思考的时间。<br>   

他走了很远,突然停下来,转过头对着后面的军官们大笑:<br>   

“妈拉个巴子的你们怎么都不说话?”<br>   

军官们看他心情好了,就笑了。<br>   

“就这么办了,自己招兵。”何志军喊,“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br>   

笑声中,其实有苦涩的——科学规律谁不明白?<br>   

但是,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