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南洋 正文 第九章立信(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7/


是夜,天空电闪雷鸣,大雨磅礴,狂风夹着雨势一阵比一阵猛烈。其时坤甸地处南中国海边,地形上受亚洲大陆风影响,象这样的风雨夜晚是最为平常不过了。只是当晚发生的事情,却让有幸目睹的人终生难忘。风雨中,营地附近的一块巨石突然被雷电击中而爆裂,其爆炸声惊天动地,甚至震垮了巨石附近的一些房屋。惊慌失措的人民纷纷从房屋里面跑出来,赫然发现那巨石已被雷电击得粉碎,满地的碎石当中,有一足有八仙桌面那么大的陷坑,陷坑当中有一块残缺的石碑。张崇儒和林光明心中一动,冒雨走到那陷坑旁,用白天得到的石块往上面一凑,刚好对齐。碑上刻有文字和图画,文字来不及细看,可是那图画,石碑附近的人都看得一清二楚,分明就是罗勇六人的头像。虽然石碑可能因为时代久远,图像有的地方模糊不清,但整体的轮廓还是看得清的。张崇儒正要细看那些文字,却发现那石碑刻有文字和图画的一面开始慢慢融解,石碑表面不断地冒出水泡。张崇儒伸手去扫开那些水泡,哪知,刚一接触水泡,手指端传来钻心的疼,吓得连忙缩回来手,眼睁睁地看着水泡不断地腐蚀着那些文字和图画,心中虽焦急万分,却是无可奈何。良久,那些水泡才在大雨的冲刷下消失,碑面上只剩下罗勇六人的头像和那句“天将铲荷乱,帝遣六龙来”。

张崇儒和一众氏族代表都没出声,心里面却是百般心思,火光中,众人的脸色都是阴晴不定,显然正处于激烈的思想斗争中。难怪那六人使用的武器和穿着的衣服都如此古怪,而且在巴达维亚出现的时间又是如此的凑巧,原来是上天派下来的人。“天将铲荷乱”意思是老天爷派他们下来是为了铲除荷兰人这一祸乱的根源,“帝遣六龙来”这“帝”该是天帝,但是“六龙”难道是说有六个皇帝吗?自古以来就是天无二日,人无二主。六个皇帝,那岂不是天天都打仗?想到这里,张崇儒有些后怕了。他带着家族的人飘扬过海,不远万里地来到这里,遭受了多少的苦难,不就是为了远离宗族内部的斗争吗?不会来到这里却还要再见到那骨肉相残的事情吧?张崇儒不敢想象有六个皇帝存在的国家会是怎样的国家?他抬头看看林光明。恰好对方也正抬起头来看他,两人目光相接,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大概说的也就是此时此情吧。两人虽然都没有说什么,但都从对方的表情那里探知到了对方此时的心思。

林光明说道:“不是还有句‘真人出世姿神武,驰骋纵横驾六龙’吗?或许‘真人’还没有出现,那六人是先来打头阵的。待天下太平的时候,再迎来那真人。”张崇儒说道:“我看也是如此,他们六人整天嘻嘻哈哈,言语又多粗鲁不鄙,没有天子之象。只是如此一来,我们岂不是要在这里建国开业,另立新君。那满清皇帝又如何呢?”

“那满清皇帝本来就不是我们汉人正统,不过是霸占了我们汉人的宗庙,自称是正统而已。若他们六人能恢复汉室江山,驱除鞑虏,倒也不枉追随。只是这样一来,神州大地,不免就狼烟四起,百姓重遭战火之苦了。”林光明说到此处,不免长吁短叹,似乎那战乱之日就要到来。张崇儒笑到:“林老不觉此话说得太早了点吗?现在八字还没有一撇呢。”林光明也笑了,说道:“我们林家是因为躲避战乱才来到这里。想起以后,也就不免感慨了。还望张老多多包涵才是!”

张崇儒叹了口气,遥望大陆方向,气闷地说道:“我们张家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天下之大,何处可得黄道乐天啊?本以为避开鞑虏,这世界就清平了,岂知来到这里,却又遇上了残忍不出其右的荷兰人。况且那荷兰人红发蓝眼,看起来比鞑虏的辫子更加令人厌恶!”

林光明也叹了口气,说道:“算了,不谈这些了,一谈起来就觉得心闷。我们还是找其他的族长来商量一下今天的事情吧!”

“嗯,走吧!”张崇儒点点头。两人结伴而去。

张姓和林姓在这里是大姓,有他们带头,其他姓氏的自然也没什么话说。虽然没有什么加冕的仪式,但是来自内心的敬畏却比任何形式上的尊重更显珍贵。

第二天,张崇儒和林光明特意召开了一次联席会议。罗勇在会上阐述了自己的一些想法和近期的发展措施,有沈博为他撰写施政纲要,罗勇的发言自然博得了所有与会者的欣赏。他们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个貌似五大三粗的大兵竟还有这样好的文采,再加上他客家人的身份,那份亲切感又多了一重。尤其是当罗勇提出要建设客家公祠后,众人对他更是感觉到无比的亲切。张崇儒听完罗勇的建议好,也是兴奋地击掌叫好。他起初只是出于对上天的敬畏而去说服其他人向罗勇表效忠,但现在看来,这个罗勇果然是非同凡常。建立客家公祠,供奉各姓祖公的牌位。这让习惯于各拜各山头的客家人从此有了一个统一的家,对于客家人的团结有相当的促进作用。

客家人对于非同姓的排斥感是非常强烈的,这一点,使客家人在一些事情上往往因此而不团结以至被对方各个击破。作为饱读圣贤书的张崇儒对此是深恶痛绝,却又毫无办法。罗勇提出建客家公祠,这让苦思不得良策的张崇儒有茅塞顿开的感觉,暗叹怎么如此简单的方法自己也想不到。同时心里面又对罗勇赞叹到:“果然是六龙之首,行为做事果然有其过人之处。”如果让他知道罗勇只是复制了他那个年代的在宁化石壁出现的客家公祠,张崇儒不知道又会说出什么来。

张崇儒乐呵呵地说道:“主席的这个建议简直是神思妙想,不愧为六龙之首。我等敬佩,敬佩啊!”张崇儒开了口,其他人更是赞赏有加。

罗勇笑着说道:“张老过奖了,我也是昨晚梦中受人指点而已,岂敢贪功。”

张崇儒点点头,暗道:“这就对了,若你说出是你自个想来的,保准我还鄙视你呢。”但嘴上却说道:“主席是得天命之人,有神仙授予指点,也是正常的事情。不知道主席对着公祠的样式可有考虑?”

罗勇故作沉思,好一会儿才说道:“这客家公祠是我们客家人祭拜祖宗的地方,自然应该是尽我们所能去建造。在形式上我的初步想法是建成三堂二横式的围拢屋。这个客家公祠集中祭祖,议事、聚会、宴会和招待来宾的功能。不知各位意见如何?”

张崇儒点了点头,问旁边的林光明道:“林老,你怎么看?”林光明说道:“宁卖祖宗田,不卖围拢屋。把公祠建成围拢屋的形式当然是好,只是这围拢屋的建造费时耗力,而且耗资甚大,光是建筑材料的准备就得花不是的时间,不知道主席有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罗勇笑道:“建筑材料方面,我昨晚做梦的时候,在梦中获知一种新的材料名称,叫水泥。那托梦之人告诉我,用这水泥来建筑,不但速度快而且更加的坚固。只是现在条件还不阻,条件充足的话,我可以马上做给大家看。”

张崇儒疑惑地问道:“这水泥是做出来的?”

罗勇点点头,说道:“是的,这水泥是做出来的。用几种材料混合之后,再施于仙人之法,然后得到的。”众人交头接耳,显然对水泥这东西都很感兴趣。张崇儒说道:“既然这样,我期望主席能快点把这东西做出来,好让客家公祠早日建成。使我们大家都有根的感觉。”

连蒙带骗,罗勇总算在众人之中树立了点威信。想起刚才众人对自己敬畏的那种神态,罗勇忽然想起一句话“办法不怕旧,管用就行”。这种“鱼腹丹书”、“篝火狐鸣”的办法几千年之前就有人用过了,没想到现在拿来用,还是那样好用。罗勇想到此,看了看身边的、策划这个行动的沈博,发现他正向窗外看着,便也跟着看过去。只见窗外有一伊班人正在跟一群人说着什么。

罗勇低声对沈博说道:“我出去看看,这里你主持一下。”说完,向参加会议的人告罪一声,走了出去,问道:“什么事啊?”那伊班人看到罗勇,又喜又急,噼里啪啦的地说了一大通。罗勇皱褶眉头听了好久,也没听明白,只好说道:“你别急,慢慢说,你说快了,我听不明白!”然后又回头对身边的一个人说道:“去倒碗水给他。”

那伊班人喝过水后,终于可以平心静气地跟说出他为什么来这的缘由了。原来伊班人部落遭到了毕达友人的袭击,虽然是打退了毕达友人的进攻,但自己也是损失惨重,而且估计毕达友人还会再来,所以想请罗勇他们过去帮忙。

“帮忙?”罗勇心里一动,想起了粮食问题。眼看着上次的粮食的就快吃完了,正愁着去哪里再弄点回来,没想到粮食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罗勇想到这里,脸上露出了笑容,连忙对那伊班人说道:“你先坐会儿,这里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我得去问问其他人的意见。”说完,又要周围的人好生招呼这位伊班人。罗勇想着:“嘿嘿,这可是衣食父母啊,当然得好生招呼才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