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拜读中行先生《诗词读写丛话》有感

小河水手 收藏 15 100

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一向“文盲”的小河水手突然决定要学习写近体诗了,于是闯进花园,一把抓住青湖,先认个师傅再说。青湖是刀子嘴,豆腐心,也就指点了一些。小河水手也不求甚解,拿过一个样子,依葫芦画瓢,弄出些个半猫半虎的东西,不管怎么样,总是比打油诗强点,不像早先的《绝句》那样,什么苍蝇蚊子的,呵呵~~


但是总这样糊里糊涂的,也没办法继续深入。也看过曾固顶的恁人对古文格式的汇编,感觉对我这样的初学者来说,还不够详细。于是就上网查找,倒也颇有些收获,其中就有张中行大师的《诗词读写丛话》。大师的话深入浅出,鞭辟入里,又风趣幽默,小河水手越读越喜欢,于是年初六跑到书城去买了一本。之后,每日睡前,总要端坐床头,浏览数页才睡。细细研读之下,方才知道原来自己对古诗格律想得太简单太容易了,不禁又冒些虚汗出来。


大师开篇就说写古诗古词,首先要发乎情,也就是要有感而发。小河水手对这点倒是举双手赞同,如果写作是为了应制,亦或是应试,亦或是应酬,那自然就不可能有真情实意灌注其中,也就谈不上诗意了。大师又说,并不是什么情意都适合用诗词来表达,最适宜的情意MS“小资产阶级情调”,地位过高的,权力太重,失于“威”;地位过低的,整日为生计奔走,失于“卑”,都无法作出好诗词来。小河水手自忖倒也基本符合可以产生“恰当的情意”的条件,所以有点自得起来。


大师特别强调,格式要服从内容,不能生拗。他也举了几个例子,譬如苏东坡的一些诗词,固然极尽技巧之能事,但是就内容和意境而言,毕竟不算上品,甚至连中品也不是。所以一些应制应试的诗词,虽无比工整,但不能说是好诗词了。小河水手自然同意大师的说法,一个人穿衣,自然是按照自身条件或买或做,总不能看着某件衣服好,就拿各种材料甚至刀子来改变自身。即使一次改了,那么下次呢?大师对现时某些评论诗词的标准也多有批评,譬如只要反映劳动人民疾苦的就是好诗词,否则就是小资产阶级情调;再譬如蕴涵哲理的诗词就好,否则就庸俗。小河水手对此也是同意的,即作诗词,自然要发于情,没些小资产阶级情调,又怎么作?难道都写些“东风吹,战鼓擂,这个世界谁怕谁”?至于诗词中包含哲理,也是发乎自然,并不是刻意的,否则就是本末倒置,也不可能写出什么好诗词来。小河水手对现在的所谓“红学家”尤其反感,什么《红楼梦》蕴藏了这个那个理论,那个这个体系……小河水手一直对这些理论特别的怀疑,曹老先生固然文学造诣比小河水手精湛百倍,但是人脑不是电脑,如果写作时要照顾那么些个“理论”、“体系”,恐怕写一句话都难,还能写出百万多字的书来?所谓过犹不及,研究得过头了,不免钻牛角尖,也就迷失了本意。更不用说少数所谓“红学家”无非是哗众取宠,为自己搏个小名头罢了。


接着,大师简要介绍了古体诗近体诗的格调韵律,无非是什么平平仄仄平仄平,什么一东十三元之类,小河水手也曾听过不少,虽然对此不甚了了。大师的话一行行地看下去,小河水手的心也一点点凉下来——原来平仄虽然不太复杂,但是涉及到古音,就十分的难了。毕竟古音都是至少几百年前的,自清末废除八股科举之后,再经文革“破四旧”,所有收录古音古调的书籍一律不见了。即使现在开放了,又有人从图书馆古籍中翻找出来,也基本难以全貌,少数能够出版,发行量也极小,所以如果现时想找本书来学习古音古调,除非找个圈子中的好友或者拜师,不然即便想找些学习材料亦不可得了。


又看到大师说可以变通,心中不禁一喜,古音不通,我拿今音填古律好了。然而大师英明!紧接着就大大地批判了小河水手这种投机取巧的懒人思想!大师赞同的“旧瓶装新酒”是指用古律写意今日的生活,表达今日的情感。如果用今音,就不是装“新酒”,而且造“新瓶”了。想来也是,用今天的面料做套古装,总也不是古装了,只能电视电影上看看;用今天的钢筋混凝土去修缮北京故宫的地面,自然更坚固了,但故宫总也变了味。所以才有很多专家去研究恢复古法,去织云锦,烧金砖。文物保护界也有“修旧如旧”的原则。同理,用今音填出的古律,也就不是古律了,总也失去了原味。而且用今音还有个大问题,就是整个韵的体系都需要变更,以适应今音。大师对使用今音是严厉反对的,小河水手虽然不能完全同意,但是也觉得如果改用今音,那就是个大工程,需要很多研究古律的专家坐下来,拿出个具体可行的方案来改良,而且改良后的诗词,也不能冒用古诗词的名义,而应开诚布公地起个新名称。这么一想,小河水手也就彻底的死心了,自己固然没有很多的时间来钻研古音,也没有那个毅力,如果假冒混充,总也不象。


小河水手虽然对学写近体诗灰了心,但是又为自己终于能弄懂什么是诗词而感到高兴!既然走这条道抒发自己的感情行不通,那么可以走别的道,譬如现代自由诗,譬如随笔……正如大师所说,心有中情,不抒不快,就应抒发,至于选择什么载体,那就像吃水果,香蕉苹果,看各人喜好了。


[后记]

看罢张中行老先生的《诗词读写丛话》,不禁为大师的渊博学识,精湛造诣而赞叹!也为大师谦虚谨慎的胸怀而钦佩不已!更喜爱大师谈学问的那种平易近人,深入浅出的作风!只可惜大师已于2006年2月24日走了,到我买书时止,刚刚周年,小河水手又不禁叹息。国学又少了个大师,“未名四老”去其三,呜呼哀哉!今人多浮躁,又有多少能真正静下心来做学问?就拿每年各高校研究所发表的论文来说,又有多少是真材实料?功夫没下扎实就匆忙结论的不必说,一个课题切成几段多发几篇的不必说,竟然还有赤裸裸剽窃他人成果的无耻之徒!而且可悲的是竟然不是个别现象,而且“蔚然成风”!痛心之余,小河水手更加伤感大师的离去,虽然不曾仔细研读过大师的著作,也不通晓大师所从事的学问,但是大师谦虚、执着的高贵品质永远是小河水手学习的榜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