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2105年6月3日,我们回到了地上,到了个临时营地,据说离前线只有不到十五公里,偶尔会从西北方传来爆炸声。这次,只有二排上来了;原因是一、三排上次战斗中损失很大,现在补充兵还没到,无法形成战斗力。其实二排也有损失,不过那时我们一直在树林里支撑最后一道防线,比那两个排要好得多。

杰弗逊和纳帕伊一直在抱怨,觉得这次战斗安排不太公平。芬治也回来了,他倒没参与到其他人的抱怨中去,只是常常一个人发呆。队里人都知道,他变了,不在是那个乐观而浪荡的小个子了。我很担心他会憋出病来,可每次我想跟他说什么,他都只是搪塞。霍克告诉我,在他心里,暂时没人能填补西蒙的空白,这需要时间。时间,要多久?在队里,除了霍克,我就最在乎他了;兄弟,快好起来。

默菲上尉跟我们一道回到了地上,把队内接收补充人员和其它事务扔给了在西塞德补充来的副队长马尔斯上尉。身先士卒,这是猎狗的军官,更是默菲的一贯作风。这次任务看来就是由他来指挥了,不过在地下时他并没有告诉我们任务的具体内容,只是说攻克洛山玑出现了麻烦,地上人突然在海上集结了三个装甲师和五个机械化步兵师,并在洛山玑西海岸登陆。八个师,要我们这一个排有什么用?没人知道,不过可以肯定,这次应该是秘密任务。

——杨锐手记

********

“洛山玑西部滩区,这里是对方的补给基地,防守异常严密。”默菲召集了二排的人在一个野战帐篷里对着地图作任务简报。卖了一天的关子,作战目的终于公布了。“地上人的海军力量比我们要强得多,而且他们在附近的岛屿上都部署了大量的防空武器和电磁壁垒,无论是飞机还是导弹在那里都会失去方向,最后被击落。所以,我们只能从陆路进攻。按说本次任务要由毒蝎去完成,但他们人手不够,所以借调我们帮忙。”

二排的人散坐着,有人在抽烟。这次任务是在敌后纵深几十公里,并且有重兵把守的位置,不管攻击位置在哪都是不容易的。

“北面曼哈顿滩,中部罗林山庄,南部长滩、海豹滩,”默菲在地图上指出四个地方,并用大大的圈圈住目标。“这就是我们要攻击的位置。这里面都是油料和弹药,如果它们被全部破坏,那洛山玑的敌人将有一半的士兵没有子弹,三分之二的坦克开不动。所以我们的成败对整个战局至关重要。大家打开PDA,从我这里下载地图、建筑图纸以及一些视频资料。”

在士兵们下载资料的时候,默菲指着一直在旁边旁听的一名军官说:“这是毒蝎的李高特中尉,你们下载的资料都是他们用命换来的。”李高特起身向在座的人点了点头。

“因为我们的人手也不太多,所以这次任务要根据难易程度来进行人员分配。这里最难攻取的也是重要的应该是罗林山庄,据我们所知,在山庄表面的那些物资只是幌子,它的地下有一个很大油池和油桶库,这是我们很难破坏的目标。而且它的驻守部队比其它目标都多,超过一个连,光是进去就不是件容易的事。对吧?李高特中尉。”

“没错,”李高特点点头。“而且在整个罗林山附近还有一个营的地上军驻扎,如果有什么响动,五分钟之内他们就能把整个山庄层层包围。所以,撤退也是个很大的问题。”

士兵们各自在PDA上研究起来,希望能从中找到合理的进攻及撤退方式。默菲也在看着资料,偶尔也和旁边的李高特交流。虽然是指挥官,但默菲对如此有难度的任务还是没太大的把握,所以他决定把问题摆在桌面上,大家一起想办法,毕竟生命只有一次,没人会拿自己的生命去开玩笑,不管他是军官还是士兵。事实证明,默菲的想法很正确,很快,攻击曼哈顿滩、长滩和海豹滩的方案在官兵们的讨论研究中形成了,大家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蛙人攻击的方式,潜水进入三个海滩,任务完成后再潜水脱离。从资料上显示,敌人过分依赖了海军对海岸线的封锁,把陆路防守力量都集中在补给站附近的几条公路上,在海滩到补给站的短路线上几乎没有设防;而军舰对于蛙人来说,就好象用高射炮打蚊子,几乎够不成威胁。但问题还是有的,人员上不是很足。二排现在只有四十七人,攻击三个海滩都至少得需要一个十二人的战斗小组,这样,留给罗林山庄只有十一个人。用十一人对付一个连和增援的一个营,这简直是开国际玩笑,而且罗林山庄的进攻方案还没有最终确定。

帐篷里很静,默菲说得很明白,罗林山庄是重中之重,它如果不被摧毁,那整个任务就得全泡汤。所以,沉默了好一会,没人能拿出一个很好的建议。

“李高特中尉,这些资料真的属实么?你们哪来的?”默菲低声问。

“绝对属实,我们在罗林山庄安插了三个特工,是他们搞来的。”

“那为什么不让他们在里面放几个炸弹?”

“那里防卫很严,不是哨兵是不允许带武器的,甚至于火种。而他们的身份只是勤务和维护人员,根本不能把炸药带进去。”李高特无奈的摊开双手。

默菲没再说话,他真切地感到这绝对是个难啃的骨头,简直无从下“嘴”。

“中尉,”杨锐突然站了起来。“建筑图纸上有各种颜色的线路,那些是什么?”

李高特看了看图纸,“那是些管路,红色是输油管,蓝色是水管,绿色是排风道。”

“那排风道的出口都在地上简易油库的下面?那些油桶还在吧?”

“是的,当然在。”李高特有点莫名其妙,不知这个士兵怎么对排风道感兴趣。

“油桶是满的?”杨锐继续问。

“是的,那些都是从地下油库里送上来的,只是临时放在那。”

“失误,绝对的失误。”杨锐不由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