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一章:上兵伐谋 第六节:为何而战(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伊万`舍普琴科重重的坐在了一个凳子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在战斗时杀人不眨眼似,残忍的虐杀伤兵的年轻军官,在战斗结束后却象个神父一样充满了仁慈与对生命的惋惜,和这个年轻人比起来,自己倒显得是把军功建立在部下们的尸骨上,他的军衔也是从枪林弹雨中杀出来的,所以他没有想过这样有什么不对,一将功成万骨枯,自古如此,可是他的心底里呢?他的心底里真的也是这么想的吗?

洞口出现了一个手里拿着一个水壶的人影。伊万`舍普琴科抬眼看看,是那个带队冲进他指挥所,和自己在格斗上打了势均力敌的中尉。“怎么?现在就拉我去枪毙?” 伊万`舍普琴科挪揄的说道。

白少虎没有理会他的话,将手里的俄制军用水壶丢给他,“我叫白少虎,特务排排长。”

伊万`舍普琴科没有理他,白少虎将刺刀捅进谢廖沙`彼得耶维奇的胸口那一刹那,他就对白少虎产生了刻骨的仇恨。伊万`舍普琴科拧开俄制军用水壶壶盖一闻,是伏特加。“想杀我用不着下毒。” 伊万`舍普琴科毫不犹豫的灌了一大口,“哈~~~” 伊万`舍普琴科擦了擦嘴角,“正宗的俄产伏特加,从我部下身上拿来的吧?”在零下十几二十度的冰天雪地里作战,帝国、俄国两国士兵都随身带一点烈性酒御寒,只要不喝过量,两国的军官都是不管的。

“是的,不过它的主人现在已经用不着它了。”

“你~~~!” 伊万`舍普琴科愤怒的站起身来逼近了一步,白少虎的意思很清楚,他是从战死的俄军士兵们身上拿来的,尽管现在拿不拿都是一样的,但是白少虎的这句话仍是让他愤怒。

“谢廖沙……”白少虎的眼睑下垂了一点。

“什么?”

“我听见你叫了他一声‘谢廖沙’,他叫什么名字?”白少虎英挺,线条刚毅的脸上还带着被伊万`舍普琴科拳头打出的伤口,问这话的同时,脸上却增加了几许尊敬的神色

“你为什么想知道?” 伊万`舍普琴科微感詫异

“因为……他是一个值得去尊敬的军人……”

“你?……” 伊万`舍普琴科不由重新打量了一下白少虎,从眼睛里流露出渴望鲜血的人,居然会尊重自己的敌人?虽然是他杀死了谢廖沙,但是那是在战场,谁又能说他做错了?总不能让他不自卫反被谢廖沙杀死才是对的吧。现在这么一想,好象他对白少虎的恨意减轻了几分。“谢廖沙。谢廖沙`彼得耶维奇,这是他的名字。24岁,察里津人。”

“谢谢。”白少虎默默的走了出去。“如果不是这场战争……”

“如果不是这场战争?怎么了?”

“哦……”白少虎迟疑了一下,“没什么。”

看着白少虎的身影消失在洞口的夜色中, “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军官?”伊万`舍普琴科烦闷的问着自己,慢慢坐回凳子上。大胆分兵奇袭的熊无疾,指挥部队虐杀了自己受伤的部下后,却不肯杀死一个装死袭击他的俄国士兵。勇猛的白少虎杀死了自己的敌人的时候却由衷的表示出对敌人的尊敬。“他们是魔鬼~~~!” 伊万`舍普琴科又喝了一大口。

“医疗队上来没有?”熊无疾问卢智刚。

“嗯。轻伤15人,重伤17人,还有,王家祥和李升贵怕是非得截肢不可了。加上他们两个,我们全连只剩下了35个活人了。”

“102个人就这么没了……”

“够本了……我们还活着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是啊~~~我们还活着……在战争中还能活着,这就了不起了……”熊无疾看着一具具战友们的支离破碎的遗体叹道……

北方集团军陆军24师72团212营少校营长宇文长生气喘嘘嘘的自接到命令起就经过了二十多公里,从黑龙江的另一边急行军赶到了27号高地。宇文长生登上高地后看见阵地还在帝国军手中时大出意料之外。自他从24师师长郭孝廉处接到命令,增援27号高地时就已知道了27号高地上的敌我双方兵力、火力对比,尤其是在半路上看见了匆匆撤退的炮兵部队,早已做好了强攻27号高地将它从俄军手里夺回来的准备。“你们连长呢?”宇文东来拉住一个海军陆战队脸上缠着纱布的士兵问道。

“在那边,那个还在挖工事的上尉就是。”

“嗯,辛苦了,你们干得好!”宇文东来拍拍那名陆战队士兵的背后说道,径直带队向熊无疾走去。

“援军终于上来了。”余杰对还在弯腰挖工事的熊无疾说。

熊无疾抬头看看,一个营的帝国陆军已经登上了高地,放下手里的工兵锹,拍了拍手上的土迎了上去。按照帝国军制,军衔较高的宇文长生先对着熊无疾敬了个军礼,“陆军24师72团216营,少校营长宇文长生,奉命换防27号高地。”

熊无疾回礼道:“海军陆战队7旅23团新编7连,上尉连长熊无疾,接受换防命令。”

看着阵地上遍地的尸首。宇文长生叹道:“真没想到,以你们的兵力竟然击溃了俄军的进攻。”

熊无疾惨然一笑,“这是用102个弟兄的生命换来的……现在27号高地交给你了。长官,希望我102个弟兄的血不会白流……”

宇文长生敬了一个最标准的军礼,他后面也齐刷刷的一起举起了五百多只右手,他们的这个军礼,是敬给在27号高地上牺牲的陆战队士兵们……

八架大力神运输机转动着巨大的螺旋叶片,隆隆的从临时野战医院外的机场上起飞,机头一抬,向帝国境内的方向飞去,机上载着的正是新编7连。熊无疾望着机窗外掠过一片片连绵无边的黑色大地和几点隐约的农家灯火,还在寻找着一个问题的答案,“我是为了什么而战?为了皇帝陛下?为了中兴熊家的爵位?不,好象都不是……”战场上的硝烟与火光早已看不见,但是在飞机上的新编7连的士兵们还能清清楚楚听到厮杀的呐喊声,还能看见生死与共的兄弟们的脸。这种感觉,从今天开始要跟着他们一辈子。这种感觉,从没有上过战场的人恐怕永远也不会知道。

暮色的大地上浮现出一个城市的轮廓,那是辽宁省省会沈阳。灯火通明的沈阳城内,扬溢著欢乐的气氛,老人、孩子、男人、女人,全都涌上了街头,人们尽情的欢笑,商贩们卖力的大声吆喝,沸腾的热闹气息,再再的表明人们所企盼的就是在今日这样的太平日子庆祝这百年世纪中值得欢庆的日子。在一条热闹的小吃街上,老百姓在街上庆祝这一天,琳琅满目,各种各样的小吃和便宜的小玩具,让大人们将平时从牙缝里省出来不多的一点钱都买来塞在孩子们的手上。看着孩子们因为兴奋而涨红的小脸,大人们也笑了,那是为了孩子们在笑而笑,因为孩子们就是他们的希望。他们虽然贫穷,但却还安定,只要这样的的生活还过得下去,他们的希望就能慢慢的开心成长。

‘嗡~~~’八架运输机带着螺旋浆巨大的嗡鸣声在小街上高空掠过,飞向沈阳郊外新编7连的整编地点。

但是在小街上欢乐的人们又有谁会知道这几架飞机上坐着35个伤痕累累,因为疲倦和伤痛而昏沉的士兵?又有谁会知道这几架飞机上还堆着102个尸袋?又有谁会知道那102个尸袋中有的甚至只装着一只手,有的甚至只装着一只耳朵

他们不知道,也幸亏他们不必知道。战场上的血腥与责任,有帝国的士兵们去承担就可以了,因为,那是士兵们的义务。老百姓嘛,就应该幸福的享受着他们用生命与忠诚换来的安宁,因为,那是老百姓们的权利。

人群中一个五、六岁左右的孩子吐出了含在嘴中的糖葫芦,使劲的拉扯着将自己抱在怀里的母亲,指着夜空叫道:“娘~~~娘~~~,快看啊,流星~~~”年轻的妈妈抬头望向了天空,飞机越飞越远,只剩下那闪烁的尾灯混在满天的繁星中一闪一闪。她怎么会告诉天真的孩子,今日的欢庆的日子其实是它换來的,但那其实又是杀人组织的机器?年轻的妈妈笑着对她的孩子说道:“是啊,那就是流星,有了流星,我们夜晚的天空才会更美丽……”孩子涨着通红的小脸兴奋的叫道:“我长大了也要当流星,在夜晚的天上飞来飞去,让娘看见的夜空更美丽……”

江南歌笑

江北风刀

战火如狂

男儿如钢 第一章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