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一章:上兵伐谋 第六节:为何而战(1)

醉长生 收藏 4 2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一只手轻轻的拍了拍熊无疾的肩,“少虎他们回来了。”是卢智刚,他的声音里也充满了无力与悲痛。

“喔。”熊无疾抹去了脸上的泪痕,“他们怎么样?”

“只剩下9个人了,也是伤亡惨重。不过有个好消息。”

“什么?”

“老毛子的指挥官,一个中校,叫他们活拎了回来!”

“好家伙!这才真是个好消息!”熊无疾的脸上这才显示出一丝兴奋,叫了起来。

“现在已经押在你的指挥部了,老毛子的指挥官说想见见你。”

“见我干嘛?”

“谁知道呢,打输了不服气吧。”

“那就真得见见了!咱们走吧。”熊无疾说着就站了起来。

“你去吧,我就不去了。”卢智刚黯然的说道:“还有许多的事呢,打扫战场,救护伤兵,死了那么多弟兄……”

“嗯。”刚走了两步,熊无疾想起来了,“我说……老毛子的那些俘虏啊,不要杀他们,伤兵能救就救吧,毕竟……他们也是和我们一样也是军人,都是为了自己的国家在战斗。”

“我当然知道。”卢智刚微笑,“我们是兵,不是刽子手。”

战壕里到处堆着散落零乱弹药箱还有战友的尸体,熊无疾不愿从死去战友的遗体上跨过,就从战壕外向指挥部走去。刚刚走过几具俄军尸体边的时候不注意踩上了其中一具尸体的手指,谁知那具‘尸体’啊的大叫跳了起来向熊无疾扑去,熊无疾冷不防的吓了一跳被扑倒在地,那‘尸体’正拔刀要往下扎,突地停住了,因为熊无疾快速拔出的手枪枪口正直直对着他的额头,举起刺刀的手就悬在半空落下不得。熊无疾正要扣动扳机,却看见枪口后面的那张脸,那是一张孩子的脸,恐怕还不超过17岁,现在在枪口的威胁下颤抖着流着害怕的眼泪,那眼神……那眼神怎么和陈东一样?怎么同样充满着恐惧与茫然?熊无疾仿佛又看见了陈东那张布满惊惧的脸和闪着狂乱的眼睛,食指微微颤抖着怎么也扣不下去。不远处胡不为看见熊无疾被袭,带着两个士兵跑了过来,飞起一脚将那个俄军的孩子兵从熊无疾身上踹到一边,‘哗啦啦’的拉上枪栓就要射击,“算了。”熊无疾从地上站起来按住了胡不为和另两个士兵的枪口,“还是个小孩子,押下去吧。”

那个俄军的孩子兵以为熊无疾他们要将他拉下去当活靶打来报复他,大叫着挣扎,看见熊无疾将手枪插回枪套,黯然的摆了摆手示意将他押走时,才明白自己真的捡了条命回来。他是在随俄军大队冲锋时被一枚手榴弹震晕的,醒来时刚好看见秦龙疯狂的一刀一刀捅死了那个俄军伤兵,吓得干脆装死,当熊无疾不注意踩上了他手指的时候以为自己被发现了要杀他,本能的就扑倒熊无疾拔刀想刺死他。现在他怎么也想不通,他想杀的这个中国年轻军官却在用手枪打穿自己的脑袋最后一刻放过了他。

其实,照理说熊无疾再怎么不想杀人,在他被扑倒在地时敌人手中还举起了匕首的时候,为了自卫他也会开那一枪。但是他看见了陈东,在那个孩子兵的脸上,他又看见陈东的脸和眼睛……陈东是他杀的,或许在当时那样的环境下……他别无选择,但他怎么样也不能理所当然的让自己无愧于心……

那个孩子兵怎么也不会想倒,救他命的,居然是那个年轻的中国军官杀死的一个自己的同袍!如果不是熊无疾怀着对陈东的一份愧疚,他的脑袋早已开出了一个大洞。

如果有人问熊无疾:你为什么杀死了自己的兄弟却放过了敌人?

熊无疾恐怕只能回答说:都是还小的孩子,不知道是谁的错误将他们送上了战场,就算是一命换一命吧……

一命换一命?用自己手足的命换敌人的命?

对这句,熊无疾恐怕永远回答不上答案……

熊无疾走到连指挥所洞门外,见白少虎正站在门外,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有你的呀!”见白少虎龇龇牙有些痛的样子,笑问道:“身上少了个零件还是多了个零件?”

白少虎笑了笑,“没事,一没注意让老毛子在肩膀上钻了个小眼。”

“光荣嘛。”熊无疾哈哈笑道:“你不是把他们指挥官给拎了回来嘛,还是个中校呢,值了!”

白少虎的脸上闪过一丝阴影,“当时抓住他的时候叫他下令停止进攻投降,他拒绝了,在俄军的回援中我的排又白白的牺牲了几个弟兄……当时真想一刀割断了他的气管!”

熊无疾哪能体会不到白少虎那份失去生死与共的兄弟的痛,白少虎排上的兄弟又何尝不是他的兄弟?“我理解你的心思……不过那个老毛子的中校也没做错。”熊无疾轻声说道:“在他被你俘虏的那一刻,他也失去了对军队的指挥权力,他发出的任何命令,在他的部下面前只能被理解为受你的胁迫所发出的,他的部下有权利拒绝。现在在里面?”

“是,在里面。”熊无疾的话白少虎又怎么会不知道?他只是为了他几个弟兄的牺牲而愤恨,其实他自己也挺佩服谢廖沙和伊万`舍普琴科视死如归的战斗精神。

“你?” 伊万`舍普琴科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马上否定了自己的判断。眼前这个大概还不到170公分高左右的小个子年轻上尉军官,大概才20来岁的样子,黝黑的皮肤,并非英挺的五官,加上那嘴角上还带一丝少年人才有的稚气。他绝对不相信眼前这个看起來还稚气未脫的年轻上尉就是打败他,令他由衷欣赏的对手。

“对,我。有什么不对吗?”熊无疾的脸上还是那抹什么也不在乎似的微笑。

“非常抱歉,上尉先生,我要见的是你们现在阵地上的最高指挥官,不是你,请你叫他可以么?” 伊万`舍普琴科从惊讶中恢复了他的判断,当然他是不相信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他欣赏的对手。

“很遗憾,中校先生,我就是这个阵地上的最高长官,如果你必须要见的话,请原谅,只能是我来见你了。”熊无疾不卑不亢的礼貌回答了他的话,虽然伊万`舍普琴科现在是他的俘虏,但是伊万`舍普琴科毕竟是个中校,出于军人对军人的尊重,他绝不能侮辱对方或者有一点失礼的地方。

“真的是你!?” 伊万`舍普琴科一股不可掩饰的失败感充塞心胸,在他心里,他的对手应该是一个饱经战争,经验丰富而又全身伤痕的老军人才对,更让伊万`舍普琴科感到失意的是自己竟然输给了这样一个稚嫩的年轻人,让饱经风霜与战争的他无法原谅自己的失败。

“我是大地皇朝皇家海军陆战队7旅23团新编7连上尉连长熊无疾。”熊无疾收起了笑容,脸上的神色变成了一个军人应有的严肃。

“我是俄罗斯……” 伊万`舍普琴科突然发现没有笑容的熊无疾立时变了另外一个人,这个有一双充满冷静和智慧的双眼,肌肉纠结,身体敏捷的年轻军官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不,应该说是变成了一匹黑豹,一匹冷静而矫捷的黑豹。“是他了。” 伊万`舍普琴科这才真的相信熊无疾就是他的对手,黯然说道:“伊万`舍普琴科,中校团长,隶属俄罗斯民主共和国国防军陆军89师209团。根据华盛顿战争公约,我不是间谍,而是战俘。你应该全力保证我的私人财产与生命安全,并不得除了我的番号以外,以任何手段向我逼问……”

熊无疾恢复了他惯有的什么也不在乎似的微笑,摆摆手打断了伊万`舍普琴科的话:“中校先生,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连长,我没兴趣套问什么军事情报,而且那也不是我的任务。”

“那么。我的军衔高出你两级,请给我一个高级军官应有的尊重!”

“怎么?我并没有对你不礼貌。”

“那这是什么?” 伊万`舍普琴科温怒的抬起双手,原来他的双手一直被朱全他们用绳子绑得结结实实的。

熊无疾哑然失笑,“当然。”拔出指挥剑割断了伊万`舍普琴科手上的绳索。“我对我部下的失礼感到歉意。”

“谢谢。” 伊万`舍普琴科说道。

“不用,对于一名中校来说,在一名上尉面前的确不应该受到这样的招待。”

“不,我是说你没有杀他。” 伊万`舍普琴科诚挚的说道。

“谁?”熊无疾愣了一下,再一看伊万`舍普琴科站的位置,再回头看看才恍然大悟,原来他的连指挥所是依靠天然的山洞挖掘出的,洞口就斜对着外面的战壕,在伊万`舍普琴科站的位置刚好能看见熊无疾刚刚被那个俄军的孩子兵扑倒的地方。

“他还是个孩子,战斗结束了,没必要再杀人。”熊无疾想起了刘正伟,他放过了敌人,却反被敌人杀死,人性的仁慈在战场上真是绝妙的讽刺。

“可是你虐杀我军毫无抵抗能力的伤兵!”伊万`舍普琴科的双眼迸出了血丝,紧紧的盯着熊无疾往剑鞘回插的指挥剑,那剑身上还没有试干净的血迹已是暗红色。

“中校先生,以你的兵力和火力配备,我有选择吗?”熊无疾看似是在反驳伊万`舍普琴科,其实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是想说服自己,想说服自己的良心,想让自己的良心千真万确的相信,自己是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才那么做。

伊万`舍普琴科半晌说不出话来。是啊,在你死我活的战场上,不是杀人就是被杀,为了自己活下去,使用任何手段都无可厚非,哪有什么仁慈可讲。更何况,胜利了之后还活着的人才有资格说自己是正确的。

“中校先生,你~~~为什么想见我?”熊无疾问道。

“喔。” 伊万`舍普琴科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我只是想看看,能以一敌十,将我击败的对手是个什么样的人。”

“以一敌十,将你击败?哈哈。”熊无疾惨笑了,“我赢了吗?我没有……”顿了顿,“我失去了102个生死与共的弟兄……102个活生生的小伙子!战场上的生命是如此的不值钱。第一次实战就失去了这么多弟兄,这能说我赢了吗?”

“没有不死人的战争,但是……”见惯了生死的伊万`舍普琴科眉毛跳了跳,“你说你是第一次实战?”

“是的,原来这就是战争……”熊无疾黯然的沉声回道。

“第一次……天生的军人。” 伊万`舍普琴科自言自语的不经意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你是说我?”这次轮到熊无疾愣了下。

“是的。” 伊万`舍普琴科由衷的说道:“第一次实战就将兵力和火力十倍于己的敌人击溃,以己之长攻敌之短,在兵力已绝对不足以抵抗敌军进攻的时候还分兵偷袭敌军要害,而且还生擒了敌军的指挥官。你已经证明了你的能力。”

“是吗?……我到是证明了我的能力……用102个弟兄的生命去证明吗?”熊无疾低头喃喃的说道,“天生的军人。不……我不过只是个带着一些人杀死另一些人的军官,我不想有这个称号。”他的情绪降到了极至,抬头对伊万`舍普琴科说道:“抱歉了,中校先生,我有许多事情还要处理,失陪。”说完就向洞门外走去。

“等等。” 伊万`舍普琴科突然叫住了他,“我还有个问题,熊上尉。”

“请说吧。”熊无疾没有回过头来,站在洞门口说道。

“熊上尉,我是为了我们的国家,为了保卫我们的民主和共和而在战场上战斗。你呢,你为了什么而战斗,为了谁而战斗?”

“为谁而战?”一句话在熊无疾的心里激起了圈圈的涟漪,“是啊?我为了什么而战?为了熊家的爵位?为了皇帝陛下?为了我是个军人?我真的想当个军人吗?……”好半晌,熊无疾才回过身来,对着伊万`舍普琴科微微笑道:“我是大地帝国的军人,当然是为了皇帝陛下和帝国而战。”

“可惜了……”伊万`舍普琴科盯着熊无疾的眼睛,好象能看穿他这个拙劣的谎话,“可惜你这么优秀的军人生在了民不聊生,战祸连绵的大地帝国。”

“是么?别忘了我姓熊!我是皇族!”熊无疾咬了咬牙,带着他自己也嫌有些底气不足的骄傲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指挥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