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十四卷 南京保卫战 第一百六十六章南京保卫战(三)

漫步云端风云大陆 收藏 12 121
导读: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十四卷 南京保卫战 第一百六十六章南京保卫战(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115.html


第一百六十六章南京保卫战(三)


作者:漫步云端


“这的确难以接受,因为造成失败的原因是多方面,对此我们也无可奈何,因为国民党的命运在他们反对人民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要失败。而我们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这场空前的大战役中,吸取经验教训,并找出失败的原因,在今后的作战中避免类似的情况发生,那么就是对我们最好的回报。”


“是啊!这场空前的大会战,可以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爆发的最大规模的一次交战,可是我没有想到最后的结果竟然是以我们惨败而告终。”


“哎!这也没有办法,因为这场战役一开始就注定了要失败的,虽然国民党军队占据了天时、地利还有人和,但是他们却忽视了几个影响他战斗的几大不稳定因素的存在!”


“首先是国民党军队在战略指导思想上就有很大的问题,蒋介石和南京国民党政府不能立足于独立自主,而是把战略战役的最大希望寄托于西方列强的干预上,企图借助别人的力量"以战求和",立足点即根本错误。蒋介石之所以从一开始就把华东和上海作为决战地,主动出击,其中一个重要的战略意图就是认为上海不仅为中国最大都市,而且也是一个国际大都市,乃“中外观瞻所系”,“国际观感”十分重要,上海开战必引发西方列强的干预。因此决定“不惜任何牺牲,予以强韧作战”。在蒋介石看来,以淞沪会战会牵连各国在沪利益,促使美、英、苏等大国或国际组织干涉调停,即可达到总体解决中日争端问题,达到保障现有主权和行政领土完整的“和平”目的。然而蒋介石忘了,任何帝国主义都是利己主义者,他们绝不会为中国人民牺牲自己的利益,只会把中国的利益作为维护自己利益,相互之间讨价还价的筹码,随时准备出卖。中国近代以来的历史,哪次不是如此呢?指望西方列强全心全意地站在中国人民一边,无异与虎谋皮。


即使是对于真正的朋友,也不能抱不切实际的幻想。须知,任何国家都有自己独立的战略利益,都是从自己的民族、国家、利益决策问题的,谁也不会为了别人而引火烧身。公理正义在不同的国家、民族中有不同的内容,每个国家民族总是从自己的利益出发,来理解和解释公理和正义的。对朋友,即使是真正的朋友,也不能指望过多,更不能把本国军队人民的命运之"宝"押在别人的身上。以别人的好恶来确定或改变自己的作战计划。世界上只有自己能够救自己,别人总不能代替自己,别人总是靠不住的,依靠别人也是注定要吃亏的。”


“其二,国民党军队在淞沪会战上的战略战术方针上也存在极大的错误。纵观整个淞沪会战,除了初期国民党军队主动实行攻势作战外,其余时间国民党军队一直处于被动防守地位,在战役中的各主要作战阶段,亦多取守势。在敌强我弱时消极防御,单纯与敌人拼消耗,打阵地战,只能是死路一条。蒋介石在淞沪会战中所采取的消极防御,被动挨打,以70万大军的血肉之躯构筑阻挡侵略洪水的堤坝的作战指导是非常愚蠢的。从地图上可以看出,沪、宁、杭三角地带犹如一只巨大的乌龟,龟头是上海,龟脚是杭州和江阴,上海地区实际上是夹在杭州湾与长江口之间的一个半岛,而龟尾即是南京,龟背,则是一片河网的太湖流域。在没有制海权和制空权的条件下,把70余万大军投人这样一个地域狭窄、水网密布、沼泽遍地的半岛地区只能是被动挨打,没有迥旋余地,正好适应了日本军国主义速战速决、聚而歼之的战略计划。淞沪战场地势平坦,无险可守,地面工事构筑不易,给防御作战增加了难度。在这种条件下,中国数十万大军,既未作纵深梯次配置,又未实施战役机动,加之一线部队过分靠近海岸及江岸,长时期遭受日军舰炮袭击,徒然增加了兵员伤亡。8月23日以后,中国各部队即被日军紧紧咬住无法脱身,往往为一城一地之得失,浴血相拼,自身的主观能动性受到极大限制,无力改变战场局势。仅有的一次主动进击,还因组织指挥不力而失利,此后再未能有任何转机。


而在整个会战中,蒋介石采取逐次添油的战术,只有战役战斗的反击而没有战略上的进攻,战斗多采取短促突击的方式进行,如此呆板的战略战术指导,国民党军队怎么能不处处被动,处处受制于人呢?而失去了主动权的消极防御的军队,又怎么能不失败呢?国民党军队在战役战斗中的某些主动终究弥补不了蒋介石在战略指导上的消极被动,因而必然导致失败。”


“其三,在战役指挥问题上,国民党上层指挥对整个战局的走向和发展存在严重的问题。首先淞沪会战蒋介石和中国统帅部指挥上所犯的重大错误就是对侧背的战略要地杭州湾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虽然蒋介石在会战初期,曾经设想过日军从金山卫登陆包抄中国军队战线的背后可能,因此在沿岸建有简单的防御工事,以及留有部队监视。但是后来由于会战越打越激烈,因此将防守杭州湾的部队陆续抽调,支援淞沪,蒋介石与德国军事顾问都认为,日军也已经全力投入上海正面作战,不会有兵力再投入登陆杭州湾。等到日军真的登陆金山卫,蒋介石又惊惶失措,迟迟不愿作出撤兵决定,直到4天后面临全线崩溃、全军覆没的时候,他才下令在上海作战的部队,进行全面的撤退。撤退失机,仓皇下令最终造成兵溃如山倒的不光彩局面。因此,蒋介石和其统帅班子所犯的另一大指挥错误就是,在淞沪会战长达3个月之久的期间,竟然没有派少量部队,或是参谋督导人员,认真实际地检视长江三角洲的国防工事,进行作战之前必要的整理与准备,以及整体防御的规划。结果等到中国军队从上海地区溃退到防线之后,才发现无法顺利地进入阵地应战,也没有任何的支援与接应,部队根本无法使用这些国防线作战,结果几百万元投资的所谓"东方马其诺"防线,变成了纸糊的防线,被日军不费吹灰之力突破了。哎!”说到这,我忍不住叹了口气。


“是啊!假如蒋介石能够在10月中旬,开始有计划的将参战部队,逐步的退出上海市区,把阵地的纵深拉开到苏州河南岸,并且将增援的桂军主力部队,负责接应前线有计划退出战线的部队,这样国民党的部队能够带着完好的装备,开始部署在事先建好的国防线上,并且动员地方政府与民众,开始打扫整理防御工事、补充粮食、饮水以及燃料,后续增援的部队也尽量留在京沪与京杭地区,成为防御作战的预备队,这样将淞沪会战拉开成为京沪会战,那么日军的进攻恐怕就会遭到更大的麻烦与更多的损失了。”陈其生站在旁边补充说道。


“是啊!如果蒋介石当初真的如你刚才所说的那样,那么恐怕现在结局就应该是另外一种了吧!然而历史就是历史,它不会倒退,也不会改变。”我摇着头无奈的说道。


“除了这几个方面的原因之外,我想国民党军队与日本军队在武器装备上的差距也是此次淞沪会战失利的一个重要因素。”


“恩!没有错!中日交战双方的武器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我赞同的说道。


“是啊!综合整个淞沪会战的过程,国民党军队的武器与火力配置根本不是日本人的对手。虽然国民党军队在轻武器方面,如毛瑟枪、捷克式轻机枪、二四式水冷式重机枪等相对于日军的三八式步枪、歪把子轻机枪、九二式重机枪等来说,那是占据了绝对的优势,然而轻武器的优势并不能代替武器整体上的差距。尤其是重型武器方面,国民党与日军的差距那是相当巨大的。在淞沪会战中国民党军队缺乏重型火炮、飞机、炸弹等等。反观日军,武器装备占据绝对优势。飞机、重炮、军舰、坦克,从陆地到海上和天空,全方位立体作战,中国军队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日军军舰上的舰炮,有的口径超过400毫米,射程超过10公里,威猛的炮火常常打得国民党军队抬不起头来,所及之处血肉横飞,一倒一大片。而国民党军队当时最先进的德国克虏伯山炮,最大口径也不过75毫米,射程仅仅几公里,与日军舰炮根本无法相比。即使是国民党口径最大的从德国进口的150毫米重型榴弹炮也因为缺乏炮弹而成为一堆昂贵的费铁,最后在撤退的途中,由于工兵排提前将炸药埋在了桥上,未等中国军队撤退即将桥炸掉,结果,大河挡住了国民党从德国进口的惟一的一个装备150毫米重型榴弹炮的重炮团。然而,唯一可以通过大桥却被提前炸毁了,所以重炮团只有将重炮炸掉或推到河中淹掉。”


“哎!这就是国民党军队所存在的弊端!指挥系统的混乱,上级的命令根本无法有效的传达到下级,而各个部队之间也缺乏沟通和信息的共享,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局面。毕竟国民党方面与日军的差距是巨大的。”


“是啊!根据陈军长的报告,在整个淞沪会战中,国民党军队往往集中1个连的山炮轰击日舰,但还是无法穿透厚重的甲板,只能在军舰上留下一片火光和一点斑痕。国民党炮兵对日军据点和阵地进行轰击时,就会立刻遭到日军重炮的还击,甚至常常不等架设完毕,日军炮火就前来压制,弄得国民党炮兵只好在自己的土地上东躲西藏,狼狈不堪。好不容易放出去的炸弹,不是没命中目标,就是根本不顶事,因为威力太小,而敌工事又多坚固。再说坦克,国民党的士兵几乎从来没见过,在战场上乍一看到这种"轰隆隆"的陆地怪物,不由心里发毛,不怕死的上去可以用手榴弹与之同归于尽,而多数还没冲到跟前即被射倒,面对日军坦克,国民党军队只有义愤填膺却束手无策。而空军方面,由于飞机很少国民党很快就丧失了制空权,只是在局部地区还掌握一点制空权。而海军方面几乎全军覆没,他们没有制海权,而敌人则来去自由,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想在什么地方打就在什么地方打。国民党军人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眼睁睁挨打挨炸而无可奈何,这样的仗,焉有不败之理?”陈其生痛心的说道。如果说不心疼那绝对是假的,因为无论对方是国民党军队还是其它的军阀的部队,无论他们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之上,无论他们追求的利益是什么,但是总之他们都是中国军队,打的都是日本人,而且都是为了保卫国土而牺牲的,他们的死值得我们敬仰和称赞。


“另外国民党军队在战术观念和战斗素质上,也与日军存在着巨大的差距。首先国民党军队普遍战术观念陈旧落后,战斗素质和军事训练差。不具备现代战争的常识,仍然抱着以往国内战争的老一套战法同日军作战。军官和士兵不知如何打敌机,打坦克,打要塞地堡也不善于隐蔽自己,不懂得如何疏散和伪装,只是一味地强调勇敢、不怕死,精神万能,徒恃血气之勇。尤其是广西参战部队从后方来到前线,看到日军飞机过来扔炸弹硬是不肯隐蔽或卧倒,甚有直挺挺站立原地仰指飞机大骂者,很多人还没正式走上战场就先枉送了性命。


由于国民党军队训练实践少,经费可怜,因而每连最多只能出一两个特等射手。平时训练的最大限额是15发子弹,战时也只发20发子弹,平时训练只能靠放空枪进行空练,这样有错误也很难得到及时修正。特等射手也只能靠天赋条件加上吃点"偏饭"。这还只限于中央军或者其他比较正规的部队,而一些杂牌军和后期陆续增援而来的军队中,不少是刚征来的新兵,甚至连枪都不会放。而日本军队几乎是靠子弹"喂大"的,日军步兵的《步兵操典》规定:新兵入伍以后每月用于实弹射击训练的子弹,步枪不得低于150发,机枪不得低于300发,年用于训练的步兵子弹则是1800发。在这种严格要求和训练条件下,日军尽出优秀射手,通常每个中队(连)能占到三分之一左右。英国军事评论员给出日本军队军事素质的评价是装备B级,战术水平A级,单兵射击技术A级。无论军事技术、训练水平还是纪律性及吃苦耐劳方面,中国士兵都远远不如日本兵。因而国民党军队在自己的土地上依托自己的城市和人民,却付出了比敌人多一倍乃至两倍三倍的代价,也就不足为怪了。”


听了陈其生的叙述之后,我又接着他的话说道:“是啊!军事素质和训练上的差距,使得本来就不占优势的国民党军队更是处于绝对的劣势。就像你刚才所说的那样,愚昧无知,缺乏必要的训练,对现代化战争的认识还不足,以至于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损失。”


“是啊!除了训练和认识不足外,国民党军队还存在三个致命的弱点。其一,国防动员和军队指挥体制上,国民党的国防动员体制、平战转化体制、军事指挥体制相对于日本方面,差了很大一截。当时日本有17个常设师团,平时每个师团的兵力11000多人,战时扩编成特设师团,人员扩充为24000至28000多人,即由现役的38万人扩编为74万人。除了预备役兵外,日本的兵役制还有后备役兵88万人和补充兵役240多万人,各种兵役人员合计有448万多人。而当时的中国,只有203万现役兵,预备兵役和后备兵役一无所有。因此,中日两军在接战一回合之后,中国部队后续的战力会大幅减低,但是日军却得以在迅速整补之后,仍可以于第二回合中保持相当的水准。


日军不仅兵力补充系统完备,后勤支援系统和机械化水平之高也是中国军队望尘莫及,日军4次增援,平均时间不到10天,最远的甚至调动的是遥远的西北雁门关部队,从停止进攻,转进千里登舰,再航行到上海战区集结,平均不到10天,在这方面充分显示了机械化战争时代的军队必须是机械化的,有了机械化,一支军队可以当多支军队用。精壮的士兵只有插上机械化的翅膀,方能振翅高飞。反观国民党军队,穿草鞋,徒步走,乘车还经常受到日机袭击,徒增伤亡。杨森的第20军9月1日奉令开赴淞沪战场,从贵州出发全凭两条腿,一直走到湖南辰溪方才乘船,从长沙坐火车运到前线已是10月8日,足足用了37天!而且国民党军指挥序列杂乱,机构膨胀,叠床架屋,职责不明。战区下辖集团军、师、旅、团,后又增设军,9月中旬以后又设置军团。一些军往往只辖1个师,军长亦即师长。命令、指示及报告,层层递转,费时费力,于作战有损无益。后期撤退指挥系统几乎瘫痪,部队如同无头苍蝇,混乱无序。这是其一!


其二,国民党军队战败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还在于信息不灵,敌情不明,侦察和情报手段极端落后。国民党的特工一贯重内不重外,把精力都放在整垮共产党和所谓"捣乱分子"上面,战事一起,仓促收集,当然找不到什么东西。而日本在中国内部的间谍敌特却异常活跃,打信号、收情报、放烟火,引导敌机轰炸、大炮射击、军队进攻。日本人对中国沿海、城镇、乡村情况了如指掌,有的比中国当局自己还了解得详尽清楚。所以,敌人耳聪目明,我方几乎是瞎子、聋子,只能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怎能不陷入灭顶之灾呢?


其三,也是国民党军队的一贯存在的痼疾,就是内部缺乏足够的团结,派系斗争、任人惟亲。在淞沪会战前期,冯玉祥、张治中两位爱国将领空有抗战激情,任用而不被信用,中途换将。第18军罗卓英部由第9集团军转隶第15集团军陈诚手下,第9集团军司令官张治中竟然未接通知。顾(祝同)、陈、罗、胡(宗南),凡受信用之将,莫不蒋之心腹,张治中因非蒋嫡系,而对手下中央军调不动,也指挥不动,乃至含辱受屈,愤而辞职。蒋介石惯于越过前线指挥官指挥作战,乃至后来地方军发动反击,而中央军隔岸观火,坐等失败。如此等等,加剧了中国军队的被动挨打的局面。这些原因和缺陷都加剧了国民党政府在上海地区作战的溃败。”


“是啊!没有想到,这一次的溃败竟然会这么惨,伤亡这么大,而且影响的范围也是这么广,以至于首都南京恐怕都要守不住了!这仗打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容易了。”


陈其生说:“南京一丢,那么也就意味着南京国民政府组织的第一次大规模的正面战场的大会战宣告结束,最终以我方的惨败而告终。”


“这些都是次要,最重要的就是,国民党这一败,他们可以拍屁股撤退了,可是却苦了那些曾经支持他们,而此时却无依无靠的普通老百姓了,等待他们的将是日军无情的屠杀和奴役,所以我们一定要尽量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因此我决定,为了让这些无辜的老百姓免受日军的杀戮,无论国民政府以及国民党军队最后结论是什么,第九军步兵军无论如何都不允许放弃南京城。除非南京城内的100多万普通老百姓全部安全撤离了之后,第九军才可以退出南京城。”


“可是司令员,这样一来,第九军的处境的就越来越危险了。他们被迫放弃了他们擅长的运动战,不得不与在人数、装备和后勤方面都占据绝对优势的日军进行阵地战。而且我更担心的事,究竟国民党政府最后能不能坚守国都南京还是一个未知数?如果蒋介石真的决定放弃南京的话,那么他留下来坚守的部队实力未必会强,那么第九步兵军就有可能要独自去面对二十多万疯狂的敌人!”


陈其生说完,我立刻陷入的沉思中,是啊,如果蒋介石放弃南京,那么孤军深入的第九军岂不是陷入日军三面包围之中,那样的话,第九军的下场可想而知。可是,如果连第九军也放弃防守南京的话,那么南京城内那来不及撤退的100多万普通老百姓该怎么办?一旦城破,那么等待他们的就将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屠杀!难道历史的悲剧还需要重新上演一次吗?不!决不!历史的悲剧绝对不会重演!决不会!


“老陈!我已经想好了!无论国民政府是否坚守南京,总之我是决定了!就是不昔一切代价命令第九军守住南京城,那怕他们第九军全部战死,也要给我坚持。”我抬起头,眼睛望着窗外,斩钉截铁的说道。


“司……司令员!你可要想好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命令一旦下达了,再想改恐怕就来不及了!要知道这可是关系几万将士的命啊!这就好比一个装满水的大水桶,原本盛满了一桶水,然而现在水桶却出了一个大洞,而且水在不断的往外留,要想堵住漏洞,就必须要用一个大木块将其堵住。可是那么大的一块木块那我们上那去找呢?以我军目前的兵力只能算是一个小木块,根本无法堵住那个大洞。如果真的要那么做,那无疑是杯水车薪,所以我们明知道那是一个根本堵不是的洞,为什么还要去堵呢?”陈其生听我的决定之后,本能的反驳道。因为此时此刻谁都明白,从目前的局势来看,南京的陷入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那么现在往南京那里投入过多的兵力根本起不了任何的作用。


“是的!我已经想好了!无论付出多么大的代价,第九军必须坚守!现在传我命令,第一,命令第九步兵军立刻在雨花台、中华门一带构筑防线,并与乌龙山、幕府山、狮子山一带的国民党防守军队形成犄角。第二,命令陈军长,在部队进入南京外围防线之后,立刻组织一个到两个团的兵力,迅速深入到南京城内,组织南京城内包括租界在内的南京市民准备撤退。第三,命令陈军长派出一个步兵营和工兵营在扬子江上搭建浮桥和收集各种船只,以方便南京市民可以从扬子江上撤退到后方安全地带。此命令立刻下达到第九步兵军营以上干部手中,不得有误。”


“司令员!”陈其生那着记录本再一次出声劝道。


“不要说了!执行命令!如果将来事实证明我的判断是错误的,那么我情愿接受军事法庭的判决,但是现在我却不后悔下达这个命令。”


“是!我明白了!我马上就去拍电报!”看到我如此坚决的神情,陈其生知道再说下去也没有什么结果,因此就摇着头叹着气走出办公室。陈其生知道,这个命令一旦下达下去,那么也就意味着第九步兵军自此将面对二十几万装备穷凶极恶的日军,没有援军,没有后勤补给,甚至退路都被切断了,那么结果可想而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