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461/


第一百0六节 历史一瞬

旻宁已经六天没有上朝了,这在个个勤勉的清朝皇帝中是少见的,这些天里他除了召见少数几人以外。其它人一概没见,去年一年可谓是有史以来的丰收年,现在他的国库与内库共有近三千万两左右。其中湖北为首有近五百两,最差的是贵州也有一百六十万,相对以前要国家补贴那是一个大大的进步。但相对理蕃院所管的四省三边,那是没话说,当初他只是想把纳西交给理蕃院,没想理蕃院一下子把四省都接了过去。上半年朝庭没钱,自己一碰上要钱的总是问理蕃院有没办法。结果理蕃院也不负众望。到十月底新粮入库前,从纳西及四省陆陆续续要来了一千四百万。还有这官员们二季的衣服,年前送来的二百万给内库的。加上这次送来的五百万,虽说没有说是税收,可也是真金白银。没有这二千四五百万,去年大清将只能算是一个持平年。

我一步步退让,他们一步步紧逼,现在居然要成立一个国家,不光纳西成了那个国家的一部分,连大清的云南,四川还有甘陕都被分得乱七八糟,变成了昌南十多个王国与十多个州府。奕淡居然也变成了他们的亲王,我大清爱新觉罗氏的十多个大大小小的王爷及蒙古王爷,大清的王爷当着不好,跑到昌南当什么候爷。穆彰阿的大儿子崇绮,是我们旗人中惟一通过了正式考试的状元,前些天一直说要到那里去,原来也是冲着那里的候爷而去。七十六个候爷中,爱新觉罗氏有十一个,普通满人也有五个,蒙古族有九个,大清的官员有十七个。四十二个都与大清有关。占了多数。说他们谋反,可从送来的文件与信中,又没有半个反字。说他们不是谋反,可却一点都没有按自己的意思办理。大清的官员要么不让去,要么就是一去永不回,这么些年也就回了那个犟牛一般的许乃济。连一个小小的曾国藩去了那儿也成了候爷。全儿说的更可笑,六个王爷,四个是我们的。可也就是这四个人让旻宁伤脑筋。平西公主是他封的,可他却没有封过平西郡马。杨星是平西公主的丈夫。但要说是自己的人可差的远。所以他与他的昌南那个什么国王是绝对算不上自己人的。只有他那妹妹,每次来信叫得甜甜的,算是自己人还差不多,而奕淡虽说是爱新觉罗氏,可绝对是比其它人更危险的一个人物。他要不反可没人敢反。

“昌南王国,既是昌都之南的意思,也是西方人对中国称呼的音译。对外,昌南与大清是平等的,它不是大清的属土与属国”。

“纳西是大清的一部分,纳西认可大清皇帝是纳西的皇帝。纳西作为大清的一个特殊部分今后仍然存在,继续为大清拱卫东北、西北、西南三方的安危。向大清交纳必要的税收,无论昌南还是纳西,无论是我们这一代人还是我们的子孙,决不允许对大清发动战争。这一条我们将写入了昌南国的宪法之中”。

“经过大清皇帝许可,以纳西的身份出兵协助大清抵御外侮。但决不参与大清对国内人民的任何政治军事活动”。

“整个世界有近十三亿人口,我大清只占二个亿,印度有一亿五,我们大清周围有五千万,其它地方有二个亿,全欧洲夷人有三个多亿,他们三个多亿是一个皇帝,众多王国,还有无数公国。将要同我们打仗的英夷,就是一个人口五千万左右的国家。他们下面也分为英格兰、苏格兰与爱尔兰与北爱尔兰四个部分,五十年前也有三个国王。就是目前维多利亚虽是全英国的女王,可她也是是英格兰的女王,还兼任着苏格兰及北爱尔兰二小王国的女王,而爱尔兰虽也在英夷之内,却有着自己的国王。对外,他们都是英国人,只有对内才分谁是英格兰人谁是爱尔兰人。而英格兰、苏格兰与北爱尔兰,一旦有合适的人选,又可能出现三个国王,这样四个国王都在一个国家里,大家相互尊重,互相取长补短,虽只有五千万人口,却在全世界拥有近二十倍于本土的殖民地,连印度这样一个有一亿五千万人口的国家也向其称臣,一年的收入是我们大清的三十倍。而今我们昌南,与北京相距近万,有什么事不可能先向北京请示。如按现今的方式,事实上已经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就如当初各藩属一样。而今要与夷人打交道,没有国家的身份很难,如这次我去欧洲,一个人口不过千万的国家竟然敢向我的坐舰开炮。如我们有国家身份,那怕是如安道尔、摩纳哥、梵蒂冈等国土面积只有二十亩地大小的国家也没人敢动。现在的昌南,绝大多数领土的大清的,但也有不少缅甸与印度的土地,但现今的昌南,人口却是大清人与缅甸及印度人各占一半。如继续如前那般分为二个部分,就现在的现状,不需要十年,因为有众多的人口为后盾,缅甸与印度那边的生产力将大大的超过大清部分,日前我与哥嫂等均在。压制他们是没什么问题的了。但几十年及百年后呢?让其加入中国那更不可想象。说不定立即引起祸患。所以臣在被迫无奈之下行此下策,先满足他们的立国之要求,然而除女王外,下面各小州小国尽用清人。再又定下了一任女王任期四年,最多二任后其子女不得再任国王。限制了缅甸与印度人成为下一任国王的可能性。而下一任女王现已明确由我纳西族原女王之女继任。就是现任女王,王国的宪法也规定了她只是国家的代表而无什么实际权力,其主要权力还是在我们手中。希望在我们百年后,后辈人能完全控制该地区的局面,缅甸与印度人均能忘记自己是什么人,与我们能完全溶合,大家都能和平相处,而该模式也可以向周围扩散,希望将来的大清在这三个方向没有后顾之忧。如今,臣等向西方学习,略有小成,臣知道大清一年的收入不过二千万。所以臣本年在经济也不太宽余的情况下抵死也向朝庭交纳了二千五百万左右。如皇上认可我国的成立,可派一一品大员于十月十六日参加昌南的复国大典。也可直接任命伊布里代理,我们将以亲王之位待之。同时臣将在国家预算中定下每年向朝庭交纳不低于二千万的税收份额。”

本来,自从许婚平西公主后,旻宁就认为纳西这些人是穆彰阿的人。有关纳西的事他很少问穆彰阿。可那天他却把穆彰阿叫了来。想听听穆彰阿怎么说。

“这件事我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别人我也许不了解,但我自己的儿子我还是了解的,去那里也是我让他去的,可一去那里后就不受我的控制了。虽然也来信说一些那里的情况,可说的很少。但有一些却不得不让人吃惊。分配他管理的是这上面所说的满蜀王国下的一个府,实际上也就是原来萨颜的地方,小小的一个府,才九十多万人口,去年的收入却相当于整个大清的去年的节余,达二千万。开始我以为是他的笔误,可后来他说出收入主要是七十多家各类工厂五百万,蒸盐有近三百万,煮酒二百万及竹子制品的收入四百万。商业二百万,税收四百万。说明二千万千真万确,那里的农人不但不交税,还以各种各样的名义发银子。他带去的三十多个佣人现在都遣散了。那些死佣人们写信回来说,那里的猪有一牯牛大,那里的鸡一天就可下一个蛋,他们在那里都一人分了二十亩土地,虽说上白米一石要三十六个多铜板,比北京的贵近二倍,可下白米一石也才二十个铜板上下。就是下白米,也比北京的米好得多。白面更是便宜,每斤才十七文。还有铁路夜晚都走路,说是当天晚上在陕西上的车,没有一天的时间,第二下下午就到了内江。弄得府上人人思动。”

旻宁问崇绮有没有看到杨星与洪仙。可穆彰阿告诉他:

“崇绮说他去了就只见到过裕禄。杨星与裕喜倒都发过电报来问过他好,但从没有见过面,他说他去时洪仙已经去了西方。所以没有见着。他说他忙得很,不光工作忙,现在他们那里用的是被称为简化的汉字,现在他还没有用习惯。电报那东西他也不会用。还有他只相当于一个小小的道台知府,工薪居然比我还高。”

旻宁当然不相信一个道的收入跟大清国库差不多,可他却知道东北几位王叔在纳西的投资可是收入不菲。召来理藩院那几个老臣来问,也得出了与自己完全不同的说法。

“皇上,这些东西在我们那里过了七天,我们五人现在都可以背了出来,她们所说的阿键古原本就是一个国家,现在如果还是叫阿键古,那么将又一次成为缅甸的一部份。虽也算是我大清的属国,可与大清是一点界也搭不上的。正如她们所说,若干年后他们国力强盛。说不定又会犯我西南,而不让他们复国怎么也说不过去,现在先让二者一统,虽说走的是一条曲线,只要如她们所说,架空他们的国王,塞进一些我族小国王。实际上也算是我大清的国土与子民了。也许只有这样才能永保边境之安宁。最重要的还是税收,实际上朝庭今年所得到的远远不止二千五百万。今年军部的日子好过,那是因为今年西北西南的军费少用了五百万,我们理蕃院每年都要向朝庭要三百万给蒙古的各王爷,可今年在蒙古的各王爷,我们也只给了一个帐单,二百多万全是他们开支了。还有给沿海四十多门大炮和五六千枝抬枪,这都是钱呀。要说他们想造反我们坚决不信。那有送钱送枪后再与你打仗的事呀,要知道这不是送一个二个钱呀。实际上这事上苍早告知了我们,十七年十月初一,大清入关建国的纪念日,北陵的两块神道碑齐腰折断,东陵陵基也出现断裂。而太宗以下的各陵安然无事。那不是说明从太宗开始,其下的子孙将一分为二吗。太祖当日不也是将其子孙分为四个角王吗。只是到了太宗时虽有角王而没有实际的国家,所以太宗神道碑一分为二,告诉我们,分分。不是我们大胆,反正我们也老了,就我们考虑。不光这次昌南,可能还有一二次什么事,说不定国家将分成为四块,因为当时太祖建国是四个角王,而太宗神道碑也分为四块。他们承认皇上是他们的唯一皇帝,实际上这种分法也就如当年的封藩一样。而这又与当年的藩王不一样,现在虽说是分了,可还是我们满族人的天下,这也如兄弟成人了必然分家一样,而如今他们分去的除川陕外都是一些不毛之地,对我大清根本没有伤筋动骨。中国几千年来,分分合合也不知过了多少次,皇上如果以此兴师问罪,恐怕不是国家之福。如果当年的藩王都是满族王,也如他们一样的向朝庭交纳捐税等。康熙爷也是不可能撤藩。以江南的富有,江南八省如按他们四省这般交税我大清又有何忧。还有他们所提到的英夷将会在南方闹事,不一定是空穴来风。毕竟他们与英国人打了这么些年的仗,对英夷之性比我们熟悉,希望能引起皇上的重视。”

英夷之事,旻宁也知道不少,林则徐南下后,组织翻译了不少西文书报,每次有折子送京时都将那些译文如《四洲志》、《华事夷言》、《滑达尔各国律例》、《澳门新闻纸》等送一些来,林则徐一边禁烟,一边大力整顿海防,积极备战,去年七月因夷人义律拒不交出杀害中国村民的英国水手,又不肯具结保证不再夹带鸦片,林则徐下令断绝澳门英商接济。义律诉诸武力,挑起九龙炮战和穿鼻洋海战。林则徐亲赴虎门布防,督师数败英军。十一月遵旨停止中英贸易。去年十二月,旻宁实授林则徐为两广总督。林则徐在广东是有点成绩,可广西却是一塌胡涂。而今旻宁知道的已有十多处地方发生暴乱,并且还有蔓延之势。旻宁屡次下旨斥责。可现在好,广西没事了,英国正蓄意发动战争,今年从元月开始,林则徐已五次奏请他令沿海各省备战。备战备战,国家刚有点起色,这仗一打。银子又会打得光光。他是多么不愿意打仗呀。可不打行吗?这可不是你愿不愿打的事。旻宁没上朝,可不等于没事,现在淅江的战报就在外面等着他。原来自5月起,英军舰队开到广东海面,封锁珠江口进行挑衅。首先进犯广州,遭到清军的坚决的抵抗,英军见林则徐戒备严密,转攻厦门(后世属福建,现今为广东管辖),又被邓廷桢的军队击退。攻粤未逞,于是就沿海北上,现在已攻陷浙江定海(后世的舟山市),此时,中国沿海地区,除广东在林则徐督饬下稍作战备外,其余均防备松弛。让旻宁又急得双脚跳了起来。纳西及昌南的事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8月,英舰抵达天津大沽口外。旻宁惊恐万分。也顾不得昌南与纳西之事,当伊布里请求防卫京津时他什么也没有说,伊布里的人马也没管他同不同意就到达天津大沽口炮台。在炮台上树起了昌南的团结大旗,并进行了大炮试射。英国人见状,同意南下广东进行谈判。旻宁立即派直隶总督琦善和英军谈判。琦善向英国侵略者保证只要英军退回广东,清政府一定惩办林则徐。于是英国侵略者撤兵南下。英军南下后,旻宁下令沿海各省督抚筹防海口,并想要伊里布率兵至浙东,伊布里以十月将参加昌南的复国大典没有去,可他手下的兵士却去收复了定海。

旻宁把林则徐撤职承办,留粤备查问。改派琦善为钦差大臣,到广东和英军谈判。他知道琦善军事不行,派侍卫内大臣奕山为靖逆将军,并从各地调兵万余人赴粤。被革职后的林则徐仍奔走察看要隘,筹募壮勇守卫广州,反对钦差大臣琦善畏敌求和。

1840年12月,琦善与义律在广东开始谈判。1841年1月7日,英军不满谈判的进展,出动海陆军攻占虎门的第一重门户--沙角、大角炮台,发起虎门之战。中国军队仓促抵抗,伤亡惨重,炮台失陷。英军进逼虎门。琦善妥协求和,英国单方面宣布《穿鼻草约》。

林则徐从二品大员革到了四品,受命赴浙江协办海防。在浙积极筹议战守,提供炮书,帮助研制新式炮车和车轮战船。继而向主持粤战的奕山上防御建议,可不被采纳,反被琦善上本说林在广州屡次杀害英人,英夷是忍无可忍后才动刀兵的,请旨再革去林则徐四品卿衔,从重惩处。

琦善的卖国行径激起清廷上下不满,旻宁认为有损天朝尊严,决定对英宣战。可英军先发制人,攻破虎门横档一线各炮台和大虎山炮台,溯珠江直逼广州。关天培亲自率军坚守炮台,以身殉国。

1841年5月,英军进攻广州,广州城外的泥城、四方炮台相继失守。5月24日,英军对广州发起进攻,一路占据城西南的商馆,一路由城西北登岸,包抄城北高地,攻占城东北各炮台,并炮击广州城。奕山等人丧魂落魄,举白旗投降。接受英方条件,纳银600万元,换取英军撤出广州地区。5月27日,中英双方签订《广州和约》。旻宁以广东战败,归咎前任,林则徐被革去四品卿衔,从重惩处,充军伊犁。

后世历史中的琦善被杀头之事并没有出现,只有奕山因为向英国人投降一事而被旻宁杀了。而林则徐修黄河之事也因为黄河之水被昌南送到腾格里及巴丹吉林沙漠而没有决堤,当然也就在1841年5月到达了陕西。与后世一样中英《广州和约》旻宁也没有批准。

1841年8月26日,英军攻陷厦门。10月1日,英军再陷定海。10日,镇海陷落。13日,宁波陷落。旻宁为挽回败局,决定第二次出兵,奕山的弟弟奕经率军到达前线后,贸然出兵,全军溃败。1842年6月,江南提督陈化成战死,吴淞口陷落;7月,镇江陷落。8月,英舰到达南京下关江面。此时驻守在大沽炮台的伊布里的十多门大炮和一批战士,于九月二十六日夺回吴淞口,继而又收回镇江,英国人只好与大清在南京坐下来谈。

1842年8月29日,中英《南京条约》签订。主要内容:(1)租借香港岛。(2)开放广州、厦门、福州、宁波、上海为通商口岸。(3)英国在中国的进出口货物纳税,中国与英国共同议定。(4)大清向英国赔款2100万银元。(5)英国商人可以自由地与中国商人交易,不受“公行”的限制。

一场不输不赢的战争,最后还是成了这样一个结局。其第一条不过比起后世割让香港岛要说得好听得多,一年二千两银子的租金说明主权还在。其它的2、3、5项对大清乃至中华民族来说应该是好事,因为现阶段英国已经少有鸦片过境马六甲海峡了,要是让西方的物品进入中国,迫使大清改变国策,向工业化方面发展。只有第四条说得难听,不过这三年里,昌南光用矽钢与特种钢从英国人手中骗回了近十五个亿。英国人向大清要钱,大清无奈,只好向英国赔款2100万银元,反正这个钱可以向下面要,就是1842年里他们单从与昌南较近的湖北与山西二省就拿回了快二千万。现在赔款2100万不过是小问题一件。反正大清现在也不是很缺钱,旻宁也只心痛了几天后就放下了。

但由于满清与英国交战,先是林则徐被革职充军到伊犁,后是许乃济辞官后回到昌南。最后林则徐的女婿沈葆桢、魏源、左宗棠及与许乃济唱对头戏的许球等人也进入昌南。吴其浚虽然没有辞官来投,可他儿子吴促校却也回到了这里。这些人进入昌南,旻宁没有说什么,也许还是洪仙当时那封信起了作用,大清虽没有向昌南派官,可对到昌南的官员还是一路绿灯,后来昌南想要谁,只要同理蕃院说上一句,本人愿意,旻宁就将其开缺。

这三年里,昌南一共给了满清七千多万。那可是越给越多,反正人家的钱用着不心痛。旻宁也比以前大方多了。不过思想也仍没有开化。对杨星等人提出的由昌南免交一年的税费,帮助满清建立一支水师之事如同没听见一般。


本节是本书第三章的最后一节,也是免费章节的最后一节,从第四章起将不再解锁了,请各位大侠谅解。

“抵制日货,从我做起、从我身边做起,凡有选择的物品,尽量对日货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