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外史 第六部 国门内外 第一百零八章 暗流

天际无痕 收藏 3 9
导读:中华外史 第六部 国门内外 第一百零八章 暗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22/


时间虽然进入1811年的冬天,但南国的冬天还是炎热无比,中午的雷阵雨把整个亚齐城又洗刷了一次,借着刚露出云层的太阳光,一栋别致的四合院安静的矗立在亚齐城的西郊。整个四合院并不大,只有两进,最里面的院子中两个年轻人正在摆弄院子中的菊花。

“我说二铭,你看这些菊花,今年似乎看得迟了些,而且颜色也比晚年少”,一个近三十岁的中年人一边修剪着菊花,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嘀咕。

“回公子,这菊花虽然好看,但比起这万千世界,它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点缀罢了”,回话的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虽然嘴上看上去没什么胡须,但说出的话却掷地有声。

“二铭,船舶都准备好了吗”?对年轻人话中带刺的语气,中年人并没有生气。

听见中年人问自己,二铭整理下思绪,回答:“回公子,一切都安排妥当,只是老爷不肯跟我们一起走,他说故国难舍,自从老爷的老师朱珪以及以刘墉为首的一些大臣去世以后,老爷早已经没有了重整山河的念头。不过,公子放心,这些年来虽然人心散了,但这些老臣却为公子积攒了一大笔财富,这些财富通过我们自己的贸易公司已经全部转移到皇城,足够我们招兵买马了!另外,在皇城,我和我的手下已经先期在那里招募了五百名士兵,但大多数为当地土族,虽然在国内我们还有一些跟随者,但由于政府实在查得太严,这些人也很难跟出来。即使跟了出来,每两年必须回国一趟的规定是我们满足不了的。”

“这个情况我知道,国内那些能经商出海的商人都经过了无数道审查,没有足够的关系是很难混出国的。就拿我自己来说,如果不是在地球上绕了大半圈,也到不了亚齐”,中年人并不想在这个比自己小将近十岁的年轻人面前显得一无所知,其实,就他本人来说,论聪明才智,并不起平常人差什么。加上从小到大受到良好的教育,在笼络人心方面更有独到之处。

“公子圣明!只是公子要想清楚,您这一出去,可就很难回来了。当然,在国内这边,我自然可以去打理,但在皇城那边就要全靠公子自己了,我也不可能经常去,一来怕暴露身份,二来担心皇城被国内发现。另外,公子到皇城安顿好后,要尽快去欧洲一趟,以尽快把事情铺展开来。” 二铭虽然二十出头,多年的四书五经,已经让他把所谓的军臣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在他看来,现在的国家,上无君主,下无奴臣,是对祖宗的背叛!

听见二铭说出这一番话,中年人把手中的剪刀停了下来,然后说道:“心存可以放心,这个道理我是懂的,我也知道,皇城那边的条件并不好。且不说地处热带,就是当地的那些土族就够我们受的,不过没关系,条件我们可以慢慢改善。”

“谢公子理解,公子知道,我们现在虽然有个贸易公司,也在郑和大陆中部开采盐田赚了点钱,加上修建皇城、招兵买马、储备钱粮和上下打点,这都是要钱的,所以,到目前,整个公司也只有了两艘大型运输船,而且,运到皇城的银两也仅仅百万,不过,好在去年我们在皇城附近发现了一座金矿,我正在安排人开采,相信很快就能开采到金子,到时候,一切都好办了”,想到这里,二铭长长的舒了口气,几年的商业磨练,已经让他的心里比他的外面成熟许多。对于自己能遇上自己面前的这位公子,非常感谢其知遇之恩,特别是在其自己父亲去世后,二铭就把自己所有的心血都投入到看起来永远也不可能成功的事业上来。和国内其他在解放后成长起来的人不同,二铭一生下来,就明白,自己是为君上而活着。


原来,他们不是别人,三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正是爱新觉罗旻宁,而二铭则是翁心存,作为和晚清关系最密切的翁世家族,读书报效君上一直是他们的梦想。如果历史还是停留在原来的时空,这种选择无疑是最正确的,但在1799年,世界和翁家开了个不小的玩笑。随着北京陷落,乾隆、嘉庆被擒,作为嘉庆儿子的旻宁也被监禁起来,直到两年前才被放出来。在旻宁被监禁的这段时间里,翁家到处活动,并积极为爱新觉罗家族重新成为君上而准备。但在接而连三爱新觉罗家族老臣一个个去世以后,特别是在其父翁咸封去世以后,整个计划遭到沉重打击,翁心存一个刚刚成年的年轻人不得不挑起这个大梁。

作为整个事件的受益人,爱新觉罗旻宁在自己被放出来后,一改往日的脾气,和翁心存一起谋划整个事情,并积极学习新事物和各种新技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重振霸业。但整个事情的进展并不是很顺利,特别是在进入1805年后,他们很难能在国内找到同路人,因为即使原来的很多王公贵族在新的国家建设中都获得不小的利益,为了逐渐虚无的梦想他们已经不再热衷。于是,在翁咸封的谋划下,整个计划开始向国外转移,在那里,只要有足够的金钱和技术,土地和人员并不稀缺。在这种情况下,旻宁在出来后,也不止一次的动摇过,毕竟如今的华夏帝国无论疆界还是国力都远超过清帝国之上,当两年前,旻宁第一次看见世界地图时,就被深深的震惊过。而现在,华夏帝国更是把整个美洲纳入自己的版图,就是欧洲最强大的英国人也被帝国海军赶回了老家,听说这次战争帝国的人员损失没有超过十人。

如果说,这些报道有可能带有水分,那么旻宁在国内的所见所闻就是真切的感受了。在国内,除了以前的东西都几乎被保留下来外,还出现了无数新事物,以至于在这两年中,旻宁都一直在学这些。如果自己能掌握其中百分之一的技术,那么称雄整个非洲自然是非常容易的。但对于把技术带到国外泄露出去,国内有着严格的规定,为防止技术泄露,国内不仅在出国商人上规定每两年必须回国一次接受审核外,还在全球范围内派遣了无数情报商人,一有发现,按照法律,就可以就地枪决。就拿亚齐来说,作为唯一的对外开放港口,这里的各种设施和技术条件,都比国内落后很多,按照国内的说话就是,只要比欧洲先进点点就成。因此,如果自己真的要把技术带出国,那么必然回不去,而且还得保证自己有能力保证自己的安全,除非自己有一天有能力反攻回国。

从国内涌现出的各种消息来看,欧洲的战事越来越混乱,哪个叫拿破仑的家伙似乎和俄国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再从国内的各项军事准备来看,自己的老仇人朱涛很可能趁此计划进行西征,按照现在的军事力量对比,把整个欧洲纳入华夏帝国的版图都是有可能的。想到这,旻宁有种莫明的激动,毕竟自己也是华夏人,旻宁安慰自己。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自己的家仇将永远也不可能得到雪耻,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势在必行,即使不能阻止,也必须延缓,否则自己的计划很可能中途而废。不过,唯一庆幸的是,当初翁家把皇城选择在非洲,而现在,国内对非洲的控制却非常乏力。


想到这,旻宁放下手中的剪刀,转过身,说道:“心存,整个计划必须加速,否则,等到朱涛收拾了欧洲,那我们就没有什么时间了。根据我了解的情况来看,我们顶多还有两年的时间,两年一过,我们必然处于浪尖上。

对于翁心存来说,是很少听见旻宁这样庄重的和自己说话的,回答道:“公子放心,我一定全力尽快去完成整个计划,只要有两年时间,以我们现在的财力和皇城良好的地理位置,我可以给公子招募到一支两万人的军队和培养出上千名技术工人!到哪个时候,就是我们和国内决裂,以我们的实力和皇城的地理位置,也可以和国内周旋!”

在两人的谈话中,天空的云层越来越厚,仿佛刚才的阵雨并没有让老天爷满意。说实在的,翁心存对于自己刚才的这份保证还是有把握的,但即使完成了上述任务,翁心存对于能否反攻回国内却一点也拿不准。在翁心存看来,这点实力实在太糟糕了些,也许对付非洲那些土族还行,如果有一天国内派遣一支舰队去剿灭自己,生存的希望会是多少,翁心存一点底也没有,也许到哪个时候,自己不得不退到原始森林中去!但这样的想法,翁心存是不能说出来的,对于旻宁来说,他又何尝不知,但也只有把这种糟糕的未来放在肚子里的份。

时间好不容易到了晚上,趁着港口不太明亮的火把灯光,旻宁和翁心存一行人登上了早已经停泊在港口中属于自己公司的商船,几声汽笛过后,商船载着他们的梦想慢慢驶离亚齐港。一个月后,这份情报被摆到朱涛的办公桌上,于是朱涛做了以下批示:‘其所有人如果在两年内不回国,则视为自动放弃中国国籍,只要他们不通敌,政府将不追求其责任……’然而,朱涛这份批示能起多大作用,估计就是朱涛自己也不知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