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一章:上兵伐谋 第五节:奇袭(3)

醉长生 收藏 4 27
导读:大地男儿 第一章:上兵伐谋 第五节:奇袭(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啊~~~!!!”白少虎的眼泪再也不受控制的涌出了眼眶,撕心裂肺的长啸声裂长空。

“谢廖沙~~~!!!”同样是痛不可当的声音也同时响起,伊万`舍普琴科双眼通红,紧握着双拳压抑着无法描绘的痛苦缓缓站了起来,高大魁梧的身躯如同悲愤的雄师一样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白少虎深深的最后看了曾武的遗体一眼,慢慢的放下,好象放下了一尊神圣而不可亵渎的雕像,也站了起来,面对向伊万`舍普琴科,赤红着双目咬着牙冷冷地说道:“我的兄弟死了……”

伊万`舍普琴科的脚步虽然缓慢,但带着无比的威势仍然在向前移动,猛地大叫:“你也去死吧!!!” 身体像一头发狂的怒狮一般凶猛向白少虎冲去,回应他的是另一匹猛虎的咆哮……

两个同样高大威猛的身躯冲撞了在一起,两只同样充满了力量的拳头同时结结实实砸在了对方的脸上。

俄军的警卫兵已经一个不剩被全歼,帝国军特务排三班只剩下了副班长席志强和爆破手黄杰,机枪手谭庆三人,席志强扔掉了打空了子弹的空枪,捡了枝俄军的半自动步枪向最近的一辆装甲车冲去。一班也只剩下了班长叶杏黄和赫台阿、吴胜、程醉四人。叶杏黄抄了支俄军的冲锋枪,“嘟嘟嘟”一个短点射击倒了一个刚刚从装甲车驾驶室里开门跳出来要掏手枪射击的俄军装甲车车长,“快,抢占装甲车上的机枪!”

车头向着前方27号高地上的俄军装甲车顶上的机枪旋转射角是260度,从背后冲上来的帝国军全都在他们的射击死角里,在努力转了几下以后机枪手们才放弃了用机枪扫射的意图去掏手枪,可这时候已经晚了,在被崖顶的狙击手射杀了4个后,剩下的5个全部被冲到近前的帝国军打死。

席志强折断了一枝小树干将帝国海军陆战队的军旗套在上面,身手敏捷的跳到最前面的一辆装甲车车顶上,将倒卧在上面的机枪手尸体掀下去,满处找可以插上军旗的地方。

向27号高地冲锋的俄军大队已经发现指挥所被袭,后队大概200多米远一个连的士兵火速向指挥所回援,由于不知道指挥所内的切实情况,迫击炮、火箭弹等步兵火力统统不敢用,只得用枪射击。

席志强没有看见可以插上军旗的地方,心念一动,操起冲锋枪对准装甲车装甲薄弱的车顶‘嘟嘟嘟……’的一阵扫射,装甲车顶上立时被打出了一片蜂巢,席志强刚扔下自动步枪,一发子弹厉啸而至,正中他为了行动方便,没穿防弹衣的右胸上,强大的冲击力将他掀下了装甲车,重重摔在地上。席志强低头一看胸前的伤口,肺部被打穿了一个洞,鲜血从里面‘汩汩’的往外冒,“妈的,中招了。”席志强右手捂住胸口上的伤口,左手抓住军旗从地上艰难的站了起来,肺部中枪造成的失血和难以呼吸使他一阵晕眩,“插上去!”此时他只有这么一个念头。特务排其他的士兵已经纷纷跳上了装甲车,操起机枪向回援的俄军扫去,瞬时象割麦子一样扫倒一排。席志强强忍住无力感和疼痛,抓住装甲车后厢门上的扶手向车顶爬去,随着他身躯艰难的挪了上去,装甲车铁灰色的后门留下了一大淌触目惊心的血迹,随即又被凛冽的北风吹成了一层血冰……

白少虎被一记勾拳打向后倒,可也没白挨一拳,向后倒的同时顺势一脚将乘胜追击的伊万`舍普琴科踹了回去。半趴在地上喘息着的两个伤痕累累的军人互相用仇视的眼光盯着,恨不得立时就将对方撕成碎片,在那同时,两人又相互佩服对方的格斗技能。

白少虎占了一个便宜,大地帝国海军陆战队标准装备中,因为海军陆战队的主要任务是冒着弹雨抢滩登陆,所以大号、中号防弹衣是必不可少的装备之一。平时每天训练都是穿着沉重的大号防弹衣训练,所以现在在作战中穿着防弹衣奔跑也不嫌太累赘。俄罗斯陆军也佩发了防弹衣,但是由于俄罗斯陆军的步兵大多是铺天盖地的炮火、坦克轰击完后抢占阵地,等步兵上去后,基本上可以说是直接占领无人防守的敌军阵地了,对射的机会不多,所以除了城市攻坚的巷战,大多数俄罗斯陆军士兵都嫌防弹衣太沉重而不愿穿戴,伊万`舍普琴科除了上一线前沿外,更是不会穿。在白刃战中,虽然帝国军士兵全是些训练才几个月的新兵,但是帝国军士兵除了咽喉和小腹外全无致命要害,就这两处,久不习白刃战技术的俄罗斯陆军士兵,又操着比对手短了十几公分的步枪,又那里能刺得到?所以帝国军在白刃战中占压倒性的优势,这也是原因之一。现在白少虎与伊万`舍普琴科的徒手格斗中,这点更显现出来。胸腹是格斗中击打的最大目标,白少虎却完全可以放开此处不作防守,伊万`舍普琴科却不能,打在白少虎胸腹处,除了浪费力气更增手上疼痛。而白少虎早已习惯穿着防弹衣格斗,对付其他敌人或许有点不太灵便之嫌,但是伊万`舍普琴科不同,伊万`舍普琴科是属于身大力沉的力量型,灵活度稍缺,此消彼长,白少虎自然大占便宜。

白少虎猛力一蹬向伊万`舍普琴科跃去,右掌朝伊万`舍普琴科颈部直劈。伊万`舍普琴科也不是等闲之辈,错步闪过白少虎的右掌,双手抓住双脚还没落地的白少虎胸前的武装带,重重的将白少虎抡在地上。‘砰’的巨响,白少虎头晕脑涨的被抡了个圈倒翻砸在冻得铁石般坚硬的地上,眼前阴影一闪,白少虎本能的将头往右边一闪,一股劲风划过耳朵,‘砰’,伊万`舍普琴科的铁拳在雪地上砸出了一个小坑。伊万`舍普琴科象一座山一样压在白少虎身上,左手牢牢地抓住白少虎胸前的武装带,提起略有些疼痛的右拳又向白少虎的脸上砸去。白少虎左手竖掌为刀,奋力向伊万`舍普琴科抓在自己胸前的左手内臂弯疾砍,右胳膊回弯成肘锤向上砸去。

伊万`舍普琴科利用体重比白少虎重得多的优势,牢牢的把白少虎控制在身下,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那只抓着白少虎的左手上,提起右拳向白少虎脸上击打。突地白少虎一记手刀以点击线的砍在左臂内弯处,伊万`舍普琴科左臂一弯,支力点消失,全身自然的向下沉去,左脸正好迎上了白少虎的肘锤,身体被砸在一旁。白少虎立刻又翻在他身上挥拳就砸,伊万`舍普琴科侧头闪开,左拳正中白少虎的下巴,两人的拳头如雨点般不停殴击,‘砰砰’之声不绝于耳……

席志强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爬到了刚刚他用自动步枪打出的一片弹孔上,装甲车的车顶几乎被他的鲜血全部染红。不能正常工作的肺部已经完全不能供应他一丝的氧气,意识已经开始慢慢模糊,却还有却还有一个意念一直顽强的支撑着他不堪重负的身体:“如果我要死了,让我插上军旗再死吧……”他慢慢的撑起半个身子,抓着套好军旗的小树干向一个较大的弹孔插去,一发子弹呼啸而来,撕去了他的右耳,他却好象浑然不觉,睁着发花的眼睛牢牢的将军旗插在了那个弹孔里!大地帝国皇家海军陆战队的军旗‘呼’的迎风展开,金黄色边,绘着蓝色的海面中腾起了一条左爪持盾,右爪持矛的蓝色巨龙,象征着帝国海军陆战队的军旗,飘扬在被照明弹照得突明突暗,炮火腾腾的战场中,那一道道子弹划过的闪光更是映得那条巨龙威猛无匹,就象在战场上威武不能屈的帝国海军陆战队士兵们一样……

俄军士兵眼见指挥所竟然升起了帝国军的军旗,那有不急之理,齐声怒吼,子弹更是如疾风骤雨般向装甲车上的帝国士兵射去,那其中的子弹,居然90%是向着帝国海军陆战队军旗射去的……

席志强终于支撑不住倒在了车顶上,已经开始渐渐散失光彩的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看这那面军旗,他的生命在一点一点流逝,但是他的嘴角却露出了一丝微笑,他用他的生命做到了他该做的事,他怎能不去微笑?密集的子弹在军旗上方交错纵横,形成了一道道光线的雨幕,一发子弹穿过了军旗,留下了一个小洞,没关系,军旗依旧在飘扬,两发……三发……‘啪’一发子弹将撑起军旗的小树干削断了一半,旗杆‘喀喇喇’的向席志强的身上倒去,“不!……”席志强在心底里发出了最后的一声嘶吼,虽然他已发不出任何声音,但是他的身体却在那一刹那却做出了最后的回光返照!席志强猛地撑起身体,半跪在装甲车顶上,双手死死的抓住断裂的旗杆,用自己的身躯作为旗杆的基石,牢牢的将军旗顶住了不让倒下……

子弹继续不停的呼啸而至,不时的打在席志强半跪着,如钢铁般浇铸的身体上,‘噗、噗、噗’不时腾起一团团的血雾,但是席志强与旗杆已溶为一体,依然将他的身躯做为旗杆的基石一样牢牢顶住了军旗不让倒下,不管再挨上一发子弹……两发子弹……一百发子弹也好,他那不算高大的身躯就象亘古以来已经存在的神像一样,永不移动的矗立在那里。他虽然已经再也感觉不到疼痛与死亡的恐怖,但他已用他年轻的生命谱写了又一个帝国士兵的骄傲……

子弹继续不停的呼啸而至,不停的军旗上穿出一个又一个的洞,但是军旗依然飘扬在战场的上空,展现着它威武的风姿……

留在山顶上的两名狙击手邓小明和朱全在配合特务排击毙了指挥所阵地上所有的俄军后,也用绳子从悬崖上缒了下来赶到一线狙击,两人一瘸一拐的跑到前面后,最先看见的却是白少虎和一名身佩中校军衔的高大俄军军官在俄军指挥所旁的一条壕沟内扭打在一起。两人岂有半点迟疑,一起跳下壕沟用狙击步枪的枪托重重的捣在那名俄军中校的背上,两人也明白中校军衔的军官不是别的士兵,能活捉他当然是最好,所以没有砸那名俄军中校的头部。那名俄军中校也甚是彪悍,在挨了他们两人十几枪托后才松开了白少虎。

白少虎跳起来都没来得急再看一眼被邓小明和朱全用枪顶在装甲车后门上的伊万`舍普琴科,迅速观察并估计战场上的形势。俄军的回援部队在不明指挥所被袭情况下不敢开步兵炮火,在帝国军的几挺机枪扫射面前伤亡惨重,但仍然是不顾生死的向前冲击,子弹打得装甲车上叮当乱响,火星四迸。特务排这边剩下14个人了,俄军的回援部队却还多达80-90人。俄军再怎么说也是绝对的优势兵力,在机枪火舌的亲吻下,步枪的回击也极为频密,装甲车上的特务排士兵不时有人中枪倒下。白少虎大急,向这样打下去,只要再多一个连的俄军回援,先解决了自己再攻27号高地,自己和27号高地都会被攻破。白少虎立即绕回装甲车后面,一把揪住伊万`舍普琴科的衣领说道:“你!下令停止进攻!向我军投降!”

伊万`舍普琴科“哼哼”一声冷笑,闭上双眼一句话也不说。

装甲车顶上吴胜一声答叫:“班长~~~”另一辆装甲车顶上的一班长叶杏黄的右肩和右前臂连连挨了两枪,他叫道:“没事!继续打!”换过左手操起机枪继续扫射。吴胜大叫道:“杀光你们这帮老毛杂种!……”‘哒哒哒哒……’的摇动机枪向俄军狂扫。‘噗噗噗’,三发子弹几乎同时击中了吴胜的左眼和颈部,吴胜向后仰倒,牺牲在机枪座上。二班的黄杰急忙扔了手里的自动步枪,从装甲车的后门钻进去,将吴胜的遗体从机枪座上拖下来,操起机枪继续射击。

白少虎急了,‘噌’地拔出朱全佩在腰上的刺刀横架在伊万`舍普琴科的喉结上,咬着牙说道:“你下不下令!?”

伊万`舍普琴科缓缓地睁开眼睛,盯着白少虎瞪得通红的双眼,轻轻的吐出了一个字:“呸!”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