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一章:上兵伐谋 第五节:奇袭(2)

醉长生 收藏 4 24
导读:大地男儿 第一章:上兵伐谋 第五节:奇袭(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白少虎刚刚才冲出20多米,“帝国兵!”一声难以置信的大叫已让所有的30多名警卫士兵齐齐的回过了头来,纷乱的枪栓上膛声与凌乱的命令声同时急促的响起。白少虎最头痛的那两挺机枪也闻声把枪口转了过来, “打!”白少虎一声大吼,手中的步枪先发制人,“啪、啪、啪、啪、啪……”瞬时打倒了两个还没来得急反应过来,站在原地正在拉枪栓的俄军警卫兵。白少虎在奔跑中正准备瞄准那两名机枪手的当口,“噗噗”两团血花几乎是同时腾起,两名机枪手立时倒在了一旁,崖顶上的狙击手及时送出了两发子彈。两名刚刚在送机枪弹链的机枪副射手立时准备补上,“噗、噗”又是两团血花,他们的头盖骨也被掀开了一大块,没有一点痛苦的立时死亡。

“啪啪啪……哒哒哒哒……” 双方士兵展开了激烈的对射,才不过几秒钟的时间,白少虎的特务排已被击倒了4至5人,俄军警卫排的损失更重,十几个俄军在猝不及防,连枪栓都还没拉开已被特务排的子弹打得血肉模糊。

15米……10米……白少虎急速的向着俄军指挥所冲去,子弹“嗖嗖嗖”的在身边呼啸而过。“噗”,一发俄军的子弹射进了他的左肩,从肩后的肩胛骨上面穿了个洞射了出来。“没伤着骨头!”白少虎咬了咬牙,继续向前冲去。“噗”,又是一发子弹如同铁锤一般重重的击在他穿着防弹衣的胸口上,白少虎身子晃了兩晃,脚步踉跄了一下。还有5米!他已冲到了指挥所的近前。白少虎的脚步没有丝毫的停歇,直直的将枪口对着拦阻自己的最后一道防线:正要向他开枪的一名俄军警卫士兵,扣动了扳机。 “嗒嗒塔……”两只枪同时传出一连串空响,双方的子弹都已打空,立时那名俄军警卫兵伸手摸向自己后腰上的匕首套拔匕首。但白少虎的动作更快,抓起步枪的枪身就象投标枪一样将步枪闪电般的掷了出去。警卫兵正在往枪管上套匕首,那里躲闪得急,带着刺刀的步枪正中他的胸口刺了个对穿,‘啊’的一声惨叫就往后倒去。

还有2米!,白少虎奋力一跃,脚前头后的穿过地上垒着的弹药箱和顶上迷彩布的帐篷顶中间的空隙,身在空中,还顺手抓回了还插在那名俄军警卫身上的步枪,双脚向指挥所内最魁梧的一个身影踹去……

“中国兵!”一声大叫将伊万`舍普琴科全神贯注盯住前方火线的视线生生扯向了背后。一眼扫去,20多个,不!或许更多,30个中国士兵端着喷吐着火舌的步枪向着指挥所冲来,警卫排射出的子弹不断的击倒着他们,可是他们却象是一群不知道子弹会要他们命的疯子一样大叫着继续向前冲来!冲在最前面的正是举着白旗,来过指挥所的那个勇敢的年轻中尉!伊万`舍普琴科惊谔的瞪大了眼睛,自从他19岁加入了军队,在战场上打了近20年的仗,却没有见过这么不要命的打法。

“他们是那来的?从地狱里钻出来的吗!?” 伊万`舍普琴科下意识的回头向27号高地上看了一眼,高地上的抵抗不算强烈,但是一长条的枪口焰却切切实实的表明了上面还有中国军队在作战。那个年轻中尉已经打倒了拦在指挥所前的最后一名警卫兵,伊万`舍普琴科这才从惊谔中缓过来,拔出手枪朝着年轻的中尉就是一枪,扳机却紧紧地扣不动。伊万`舍普琴科一看,原来是因为他长期是在指挥所里指挥作战,不上前沿的原因所以将保险关了!“见鬼!” 伊万`舍普琴科叫了一声,再用大拇指去开保险的时候,已经晚了……

白少虎的双腿重重的蹬在那个身材最魁梧的军官身上,那军官高大魁梧的身躯突地向后飞去,‘砰’的一声山响,重重的砸在了指挥所前的装甲车的后门上滑落下来,倒在地上捂着胸口闷哼。白少虎定睛一看,正是那个俄军最高指挥官中校团长。‘好家伙,中了头彩!’人影一闪,还没来得及站起来的白少虎立时又被另一名俄军参谋军官撞倒。白少虎向旁一个侧翻跳了起来操起步枪就要突刺,俄军军官也已抽出了匕首向他小腹刺来。白少虎正要挺起刺刀刺向他,双臂一紧,却被人从背后牢牢的抱着,他眼角的余光瞅了一下,又中了头彩!冤家路窄,抱住他的正是用枪指过他头的谢廖沙`彼得耶维奇。匕首已刺到了身前,白少虎无暇多想,飞起右脚向俄军军官的下巴上踢去。腿长手短,俄军军官自然没刺到他,“砰”闷响,的反被他踢得后倒去,白少虎的头同时猛地向后一撞,钢盔坚利的边缘重重的撞在谢廖沙`彼得耶维奇的鼻梁上,谢廖沙`彼得耶维奇吃疼,松开了双臂。白少虎迅急调转枪口,直直的将刺刀猛力刺进了谢廖沙`彼得耶维奇的胸口。“啊~~~” 谢廖沙`彼得耶维奇惨叫,死死的抓住白少虎的步枪倒了下去。

此时被他踢倒的俄军军官也站了起来,抓着匕首又向白少虎的咽喉刺来。在狭小的空间里,短短的匕首是比什么都要致命的武器。白少虎却不管这个,站住脚跟一动不动,盯住锋利的刀尖直向自己的咽喉捅来。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刀尖离自己咽喉还不到10公分的时候,白少虎那本来下垂的左掌以不可思议的迅速和准确拍在俄军军官持匕首的右手上。俄军军官本来是全力向前刺去,身体重心全部向前,现在被他这么一拍,匕首堪堪的掠过白少虎的右脸,身体也失去重心的向前冲去。白少虎的右拳现在可没闲着,直接就打在了俄军军官的左脸上将他踉踉跄跄的打向后倒。俄军军官吐出了几颗牙齿,呆了一下,那眼里的神色显然是不明白自己怎么被他第二次打了回来?看着眼前的白少虎仍然是象刚才那样站着,仿佛根本就没动过一样,俄军军官不甘心的怒吼一声又刺了过来,这一刺居然依样画葫芦还是刺向白少虎的咽喉,出手的动作居然还是那样,丝毫没有改变。白少虎暗叹:“冥顽不灵。”待到俄军军官的匕首快刺到咽喉时,白少虎微微的侧了一下身体,匕首几乎是贴着他的鼻子擦了过去。白少虎左右手同时抓住了俄军军官持匕首的右臂,以自己为轴心,运用中国武术四两拨千斤的方法,利用俄军军官自己扑过来的重力,将他的整个身体带着向旁边的几个弹药箱撞去。“哗啦啦……”俄军军官被撞得头晕目眩,一个弹药箱也被他撞散,里面的机枪子弹“哗啦啦”的洒满了一地。俄军军官虽然被撞得不轻,但还是紧紧的抓住了匕首。白少虎右手仍是抓着他的右手腕不变,原来抓住他手肘的左手现在勾在他的臂弯里面向回一带,右手猛力向前一送,“嗤”,俄军军官紧紧抓住自己的匕首刺进了自己的心脏。

白少虎才站了起来,最后一名俄军指挥部参谋军官此时端着一支半自动步枪从指挥部外面冲了进来,一见白少虎已杀死了两人,怒骂着就要端平半自动步枪向白少虎扫射。白少虎大惊,直接抓起靠在弹药箱上的俄军军官的尸体挡着自己身前准备向他推过去。“啪啪啪”三声急促的枪声,那名军官的额头和右眼从后向前爆开了三个血洞倒下了。原来是曾武也已冲了进来,从背后击毙了那名军官。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曾武和另外两名士兵,只有曾武腿上负了点轻伤冲了进来,而另两名士兵已经在冲锋时被打倒了还趴在原地射击。

白少虎一笑,“挺及时的呀。”

曾武也笑道:“要不怎么有戏剧效……”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他盯住白少虎的身后大叫:“卧倒!”手里的手枪剩下的几发子弹“啪啪啪”全部向白少虎身后打去

白少虎猛地转身,竟然是谢廖沙`彼得耶维奇!他竟然还站起来了,不,那不能说他是在站着,他的身体向前倾着,白少虎的步枪还是插在他的胸口上,枪托拄在地上和他的双腿形成了一个三脚架撑住了他的身体!整支刺刀已经全部贯穿了他的胸膛,一截带着鲜红的鲜血的刺刀已经刺穿了他的左肺叶从背后冒了出来,他全身的重量几乎就压在这刺穿他肺叶的刺刀上!从刺刀两侧血槽中流出的鲜血已染满了整枝枪身,曾武的几枪也全部打在他的身上……

对于任何人来说,对于任何医学常识来说,他应该已经是个死人……

而这个死人居然就整个人靠着拄在地上的枪托和他不断颤抖的双腿‘站’了起来?

谢廖沙`彼得耶维奇在笑,向着白少虎笑。曾武的三枪在他的胸口和脖子上爆开了三个血洞,但是那三枪好象是打在别人身上一样,他还是在笑。但是这哪里是笑?因为痛苦而扭曲的五官哪能让人看得出他是在笑?但是白少虎知道,白少虎的确知道他是在笑,虽然不知道他是为什么在笑……而且他的笑容里还带有一丝挑衅的味道……

白少虎愣住了!……这需要什么样的一股力量?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让这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俄罗斯军人忍受这样的痛苦还能站了那里?……

白少虎没有答案,他在一瞬时突然知道了一件他从来不愿去想的事情!他,白少虎。绝不是这世间最英勇的军人!

“排长卧倒!……”曾武整个人突地向谢廖沙`彼得耶维奇扑去,一声厉呼也惊醒了白少虎。原来谢廖沙`彼得耶维奇右手还握着一颗手榴弹,一颗已经拉开了铉,‘嗤嗤’作响冒着白烟的手榴弹!谢廖沙`彼得耶维奇离白少虎才不过两米的距离,手榴弹一炸,他绝不可能全身而退!白少虎本能的立时弯腰向地上卧倒……突然,他停住了卧倒的动作,反而站直了腰……眼睛直接对向了谢廖沙`彼得耶维奇的眼睛……敬了一个军礼……

谢廖沙`彼得耶维奇的眼神闪了一下还在笑,脸上的笑容依然是那样的扭曲,但是视死如归的眼中仿佛增加了点别的神色……

白少虎以为自己看错了,那眼中的神色好象是……一种军人对军人的钦佩?!军人对军人的了解?!

“啊~~~!”曾武撞在了谢廖沙`彼得耶维奇的身上,巨大的冲力将两人一起推出了指挥所,跌在了指挥所外一堆沙袋和弹药箱后面……

“轰……”指挥所外腾起了一阵爆炸的烟尘……

“医护兵……这边!”白少虎悲痛大叫,也扑了出来,完全忘了这次突袭的人中根本没有医护兵,因为他们没有打算活着回去。

曾武压在谢廖沙`彼得耶维奇的身上,谢廖沙`彼得耶维奇已经断了气,曾武脸向下的还在微微的痉挛。白少虎将曾武轻轻的翻过身来,看见了曾武的伤势,白少虎那双比磐石还要坚定的手颤抖了起来。为了他,曾武抱着谢廖沙`彼得耶维奇和那颗手榴弹一起扑出了指挥所,将自己的身体盖在了分飞的弹片上。他胸前的防弹衣被炸得四分五裂,腹部被撕开了一个直径10多公分的大洞,青紫色的肠子和内脏都钉满了细碎的弹片和钢珠,都流在外面。这样的伤势任何人也是无力回天。“曾……武……”白少虎的牙齿都在上下不停的扣击,喉咙硬得说不出一句呼唤他的话来。

曾武的眼睛微微的睁开了一条缝,“牛……咳咳,牛吹大……咳……了……没……”曾武嘴里不停呛出一团团血沫,挣扎着用最后一点的力气扯出一抹笑容。

“别……别说话了!你没事……没事的,一定没事!”白少虎下意识的用手将他的内脏往腹腔里塞去,可是他粗重的双手那里做得了这样的工作,刚刚一松开这边去捂那一边,那边又流了出来……

“排长……刚刚……咳咳……留下封信就好……咳……了”曾武遗憾的笑道。

“不要再说了!这是命令!你要活着!!!”白少虎含着满眼的泪花大叫。

曾武望向了帝国的方向,他遥远的家乡……“妈妈……我回来……了……”他没有咳了,双眼的瞳孔慢慢的在放大,一缕英魂向他着心里牵挂的母亲怀里飘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