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歌当泣 第二章 萌芽 第七十四节 中华水塔

想家的日子 收藏 1 6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461/


第七十四节中华水塔

在塔尔寺过了二十多天,杨星吃酥油茶已经吃得鼻子上都能冒出油来,谢过了阿嘉活佛后就回到了都兰,西纳活佛说什么也要与杨星一道,杨星告诉他,他将要去柴达木南沿中间的那个绿洲(不知此时有没有格尔木),并要从那儿上昆仑山,于是一个纳西活佛,一个西纳活佛还加上杨星的那些个待卫从塔尔寺出发又回到了都兰县,西纳活佛告诉大家,再向前走就是一望无际的沙漠,没有人烟了。杨星告诉他,自己已经有好多人在这儿修路了。于是他们沿柴达木南沿向前面走去。路南侧的山峰雄健,北侧谷地呈沙漠形态,柔软如女人的肌肤,这是风沙千万年来风蚀的结果。有着高原上最具表现力的线条。杨星看了看他所带的第二代高度计,此时的海拔为3298米。一天以后就与都兰不同了,视力所及的绿色恍如隔世,沙海之上只有一丛丛的孤寂的红柳伴生其间。走在浓烈的沙尘之中,一会儿便是一团烟尘,不见前人也不见来者,向纵目四望四周都没有生命迹象,人与马都缩着脖子,可还是不时吃了有生以来最大的的一顿“大土餐”灰尘过后一个个是灰头土脸,满嘴牙碜。在屏气凝神冲出一片沙山之后,进入一马平川的开阔地带,在所行的几处,却是看到好几拔成群穿着“号服”的囚徒,筑路成为对他们的惩罚,他们可能不会明白我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但也许想离开这个地方是我们共通的愿望。与他们不同的是,杨星是想让这里风沙消失,希望大漠的风沙能洗净他们的灵魂。这是此行最乏味最的一程,前路变得无限放大,格尔木像传说中的一般遥远而使人无望无欲。就连演说家西纳活佛也不得不紧闭双唇,一路无语。只有不时双手合拢,不知在为谁祈祷。

“大漠孤烟直”,走到第五天时,就看见前面一股炊烟。这股烟让杨星兴奋不已,虽说大老远的,可从烟的大小他知道柴达木的钢铁厂已经试产了,才五个月的时间呀,房华中的小师弟真是不错。也许是大家已经习惯了风沙,有了希望,晚上杨星也就睡了一个安稳觉,杨星的话就多了起来。他告诉西纳活佛,这烟就是他的一个工厂,在离大路还有二三十的山里,杨星让人去通知他们,炼出坯铁有八九百斤后立即让人送到攀枝花,让他们与以前炼硅钢一样,炼出磁力最大的钢来。同时此地不能象攀枝花一样搞大规模的建设,能简就简,能省就省,炼焦及炼钢厂以后就建在柴北煤矿那里。

渐渐的路边有了点植物,那是黄绿色的骆驼剌及与海南盆地一般的四翅滨藜,看见了绿色就看见了希望,又由于风沙也没有前二天激烈,四十多公里的路当晚就走完了,经过数天的虐待之后大家终于来到了大格勒河边,后世的大格勒河是条季节河,可此时河的二岸一片绿色,见过了沙漠的荒僻后这片绿色是那么的美丽,美丽得让人怀疑这是否是真的。然而随着大家爬上大格勒河形成的冲积扇高地,一条不宽不窄的小河出现在杨星的面前,找到一处浅滩,脱鞋去袜,淌水过河,倏然间上了对岸,众人都觉得无比幸福。

杨星告诉大家要在这里休息几天后就拿出了高程计,这里海拔为3529米。离柴达木南沿高山大约有二十多公里的样子,冲积扇高地向北延伸,也有十来里的样子,杨星想以前可能这里与其它地方一样,这东西南北都近四十公里的高地完全是由于大格勒河的冲刷而形成的。山上那个垭口,就是大格勒的发源地,河长才四十多公里,落差就一千三四百米,靠近山顶的十公里的距离里,海拔升高了一千米,其中三千六百以上的地段坡体斜度接近五十度,南沿高山是昆仑山脉博卡雷克塔格山的延伸,垭口海拔高度为四千六百米左右,说是垭口,实际上也只比周围矮二百多米,山体大多属冻土荒漠地貌,地质系古代强烈侵蚀的复杂变质岩所构成。间有第三纪沉积物构成的。山南的舒尔干河河谷虽山体落差只有七百左右,但山坡极为峻峭。雪水河段二山之间最宽处不过二公里,山的那边是舒尔干河。从大格勒垭口处到河边也只有四五公里的距离,那里海拔三千八百五十多米的,虽说到山顶垭口只有八百五十米的高度,可大多地方坡度都在45度以上,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宁愿去走这里的山西八十公里海拔更高的昆仑山垭口的原因。

山后的舒尔干河是格尔木河上的一条支流,其下游55公里河段因二岸山岭较狭,河谷深切,河水落差大及水深流急而被叫做雪水河,五十五里河段就有近四百米的落差,热水以上到温泉有七十八公里的河段河面相对较宽,落差较小,水流平缓,称为舒尔干河,河的上游霍兰郭勒河长一百五十公里,从东向西流到温泉后与加尕日曲会合后变成了一条反向河,从东向西在海拔3483米的纳赤台与格尔木河的西支奈齐郭勒河会合后称为格尔木河。

舒尔干河与上游的支流霍兰郭勒河二河相平行对流一百三十多公里左右,在热水以上二公里处山体最薄,二河直线距离仅只二十三公里,霍兰郭勒河的南侧是雅拉达泽山西坡山谷,谷地成三角形,东西长六十公里,南北也近二十公里,在这片三角形的小盆地内有大大小小的湖泊四五个,较为有名的是拉巴鄂阿东湖、卡巴纽尔多及错木斗江章,巴鄂阿东湖离霍兰郭勒河一公里,南北长十三公里,是个狭长狭长的湖,最狭处只有二百三十米,其东南一公里的地方还有一南北一公里的小湖,湖面海拔3980---4000米左右,湖的南面是雅拉达泽山的西脉山岭,山岭南就是长江黄河的发源地青藏高原,直线距离十公里的地方是长江源头通天河的支流昂日曲的上游,昂日曲由北南七十五公里后,在色吾口流入通天河,昂日曲上游二十五公里山势较高,落差有近百米,下游河槽宽浅,水流散乱,有众多的沙洲,河谷最宽处可达10公里以上,两岸山丘平缓。

从大格勒到昂日曲,一百三十多公里的距离内有横卧三座海拔四千六百米以上的山峰及二条河流。一个近三十公里的高原及湖泊。他告诉西纳活佛,以后将会在这里把垭口处劈开,把这里一直到柴达木北岸修一条长坝,从一百多公里外的昂日曲引水进柴达木,使这上面全部装上水,变成一个比青海湖更大的湖泊,用来灌溉下面的这片沙漠,让柴达木下半部沙漠完全变成绿洲。但看了看山势,杨星不觉有点泄气,他在纸上画了又擦,擦了又画,最后还是不得不决定在山这边打一个四千米的斜洞,实行一次爆破,先将山北掏空,把近五十立方公里的土送到四十公里以外,第二次才把整个山口中拿下来。如此一来,因为又得多用三百吨炸药,原来的六次爆破现在变成了七次,原来所想二次爆破后拿下二座山现在是不成了,就目前纳西日产三吨及柴达木炸药厂完全投产后日产硝酸棉二吨也就只能变成五到六吨黄色炸药,可能要等到明年三月份才能进行新增这个点及原来的一号点的爆破了。

看了眼前的冲积高地,杨星想到了另一个措施,将原来第二次爆破的药用在新口上,炸开山口后利用舒尔干河河水的冲积及运输作用将新点及原第一爆破点二点爆破产生的积土全部送入盆地,这一时间可能要四五个月吧,此时再进行原二、三、四个爆破点的爆破,此时只清理一条海拔4000米左右的河流出来,山口遂洞穿后,立即进行原五六二点的爆破,爆破后立即清理水道,在色吾口筑一水坝,让水先流过来,用水流将浮士搬运到盆地内,以后利用人工及水的冲刷把洞口变大及河道加深。二座山的浮士加上近百公里下底宽五十米,深三百多米河道的浮土,完全能形成一条百公里长,三公里宽,二百米高的水坝。于是他就只在这里过了三天,用一天的时间去看新点在那儿,又用二天的时间沿大格勒河而下直到南霍鲁逊湖边,湖水海拔竞只有3172米。也就是说将来如蓄水达到一百九十米后,这里将有近二百米的水深,其深是青海湖的六七倍,面积将是青海湖的三倍,成为中国第一大湖。由于海拔有三千三百多米,以后随着水位的增加及流动,将成为世界上第一大淡水湖。变成真正意义的中华水塔。

又到各点去看了一下,杨星不由对大家的工作速度感到吃惊,特别是水电站及炸药厂的建设都比杨星计划的提前了一个多月,五队六队原来杨星以为大不了现在还在冻土层内挣扎的,可现在他们已经挖到了位了,只剩下向二边扩展了,见过诺苏二口子,布置好变化后的工作后,已经到了色吾口边了,看了看当地的地形后,杨星不得不又一次的修改自己的方案,这里河槽比昂日曲更为宽浅,水流散乱,这里海拔有3989米。河宽处可达10公里以上,两岸平缓,根本不可能在这里筑坝。沿通天河向下走了近百公里河槽才窄了那么一点,通天河在莫曲河口被冬布里山阻挡,河水在群峰之间左右冲闯,形成这条10余公里长的烟瘴挂峡谷,这是是长江上的第一个大峡谷水,要在这里3850米取水,这河道要向下疏一百五十多米,好在这3850米是最终的取水线,水进盆地后有的是时间来慢慢疏吧。现阶段只要在这窄口这儿筑一个坝,回水到海拔4000米以上就行了。

告别了诺苏二口子及众人,沿通天河到达玉树,可在玉树那儿,怎么也找不到船。而二个活佛此时也正为唯识与唯理二种观点谁也说服不了谁。西纳认为对宇宙的看法就是究竟、了义的观点,宇宙从何显现,是需要一种说明的。找得万化的根源,才给宇宙以说明,否则不能餍足吾人求知的欲望。把一切行的本体假说为能变”。

而杨星则虽不全是唯物主义者,但他平时接触最多的是唯物主义,对于世界观他认为还是物质决定意识,这一点又有很多的实践来证实,所以在这一点上他是不会和稀泥的,他说:

“宇宙是实在的,我们可以称为本体,而人心是虚无的,我们可以称为本心,佛说天、道、心、性时也把天及道放在前面,心性放在后面,可见佛也认为本体是第一位的,本心是由本体决定的,没有天、道本体就不会有心、性这一本心。”。

西纳说:“宇宙发生学层面由本体(能变)、恒转、翕辟、乾坤、生灭几大范畴支撑;在心性论层面由本体(性体)、本心与习心、性智与量智、理气诸范畴支撑。佛说的是天、道、心、性的统一,是这两个层面得以整合并不是谁决定谁,这中间天、道、心、性是没有先后之分的。”

佛说是一种系统的理论,是人类在当时的物质条件下形成的一种哲学观点,杨星这个哲学门外汉当然不是西纳这个研究佛学近三十的人的对手,一阵风来,远处几串树枝叶被折落后飞了可来。他捡起一枝,轻轻拭去叶上的泥土。那一片片绿叶,显示着心的形状。拿在手上,近在眼前的美丽,让人感受到一种既高贵又平凡的宁静和喜悦。

西纳说:“这菩提树叶,是从哪里请来的?”

杨星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存在整个的菩提树,看它时有个白相,触它时有个坚相,所以才能综合为完整的菩提树,当时的六祖如果真的认为他不存在,一定会被树碰得头破血流的。”

西纳说:“纵使坚、白等相果属外物而非心识所变现,坚白既分----眼识得白而不得坚,身识得坚而不得白----整个的菩提树又是从何而来呢?正是意识综合坚、白等相而得完整的菩提树。何况坚白等相属于外物乃是无根之谈:白相随视者之远近而变化,可知没有固定的相;坚相随触者之老少而有差异,可知也没有固定的相。就是目前你看到的这个菩提树叶,没有你本心的思索,你只看到了他的一个方面,手也只触及他的一部分,你就不能知道他是一个完整的菩提树叶”

杨星说:“正因为以前见过树,触过树,我们在看到了他的白相后就会知道他的坚相,才能在心目中形成他的心象。以为凭感性直观可以断定存在整个的菩提树,其依据乃是意识见分的当下印象,而这当下印象归根结蒂又来自五识的直感。”

二人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杨星告诉他,关于这个问题,洪仙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回答,但我还是相信我要是在这里筑一个坝,就能让这儿成为水泽,让水改变流向。你说这是先天、道还是先心、性。”

西纳说:“这正说明了心、性的的重要性,没有你的心中所想,没有你按水性土性及人性的推演,怎么会有坝这个天与道呢?”

没有船,杨星一行人只好从玉树向昌都出发了,这边虽说直线距离比过金沙江经鄂陵河后回去的近点。但这里的路却比上面那段更难走,一路上杨星再也不敢与西纳活佛谈哲学了。于是二人就谈起了如何让全体藏民生活好一点的问题。

西纳说:“现在藏民主要是生存条件太恶劣了,你看这里,人根本不能劳动。就是养点牛羊,三五年才能长大,山外有点好的地方,可都是别人的。”

杨星说:“我们在雅鲁藏布江转弯后的峡谷下面叫墨脱的地方,开垦了一些土地,你们可以让大家去那里,但那一带森林丰富,不适合大规模的开荒,只能在没有森林的地方居住与开荒,不过如有三四万人过去那边,前后藏将有十万人的生活就有了保障,但藏民多为牧民,最好与那里的缅甸人及汉人在一起混居,大家生产生活相互补充。那里将会成为了整个藏区人口最密的的地方,我们已经在那里修了二座寺院,可以让一些喇嘛去那里传教。但这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全体藏民的生存条件恶劣这一难题。”

西纳活佛:“怎么能完全解决这一难题呢?”

杨星说:“要完全解决这一问题要等中华水塔完全建好后,那时可向盆地移民三十万人。”

杨星说:“对,我们这次所见的工程队,就是为了修中华水塔的,我们将在在大格勒垭口,进行二三次大的定向爆破,炸开柴达木南山直到雅拉达泽山北的霍兰郭勒河边的错拉巴鄂阿东湖,让霍兰郭勒河改道。柴达木盆地大格勒地区海拔3500米,格尔木河上游雪水河(舒尔干河)上的热水,河面海拔3930米,错拉巴鄂阿东湖南北长十三公里,其东南一公里的地方还有一南北一公里的小湖,湖面海拔3980---4000米左右,浚湖十四公里和开挖明渠二公里至海拔3940米后,从该湖向南挖二十公里的隧洞穿过雅拉达泽山到达昂日曲,疏昂日曲七十四公里河道到达色吾沟,在二十三公里外的色吾曲与通天河交汇(现在海拔4020米),疏到3950以下。在海拔3950米取水。让通天河该处95-105亿立方米的径流引入柴达木盆地。通天河曲麻莱县城以西的色吾曲河口以上河段约长347公里,为上游河段。河槽宽浅,水流散乱,有众多的沙洲,河谷最宽处可达10公里以上,两岸山丘平缓,河床开阔,地势平缓,水浅汊多。有利于疏理河道。然后向下疏通天河河道到海拔3855米的曲麻莱附近处,由于在青藏高原取水水位低,通天河中段曲麻莱到称多为低山宽谷河段,落差不明显。而通天河下段到为高山峡谷段,完全可以在通天河与金沙江交界的玉树附近地段选河谷宽约1~2公里的地方再修一坝,回水到海拔3860米,将通天河中游水源近40亿倒流入柴达木中去。这样就能在短时期内引水140亿立方米径流进柴达木。中期澜沧江水系是因为将在澜沧江昌都二支流汇合后筑一水坝,回水高于海拔3970米后,开75公里的明渠进通天河,引澜沧江水系近80亿立方米进柴达木。后期还有在当曲上游开挖一隧洞,疏下秋曲至海拔4300米,在怒江上游4100米筑一高坝回水到4300以上,将怒江源头那曲、下秋曲的近100亿引入当曲上游,或者在念他翁山南峡谷段筑坝,回水到海拔3890米左右,将近120亿立方米从昌都附近引入澜沧江后入柴。在玛多筑坝,提高鄂陵湖及扎陵湖的水位使其成为一个湖并回水到海拔4400米,在卡日曲引入30亿立方米黄河水进昂日曲,这样做有二个好处,一是有水进柴,二是为将来引四江水进黄减负。这样三期共有水资源三百五十亿立方米水进柴达木。首期路线全长二百五十公里,其中疏浚河道一百七十多公里,开挖明渠四十五公里,开挖隧洞二十三公里。工程量及技术难度目前都能完成。”

西纳活佛问:“那要多少时间呀?”

杨星说:“工程分五期,大约十年完成,到了那时,三百五十亿立方米的径流量,在柴达木南山流入,利用其近五百米的落差发电,最后由3400米取水引入柴达木。利用定向爆破产生的浮土,在大格勒河及南北霍鲁逊湖西岸平行筑一水坝,形成一个近三万平方公里的人造海洋,相当于我国湖泊总面积由8万平方公里增加到11万平方公里。由于避开了盐湖之王察尔汗盐湖,其水位也不可能到达茶卡盐湖,可能开始湖水矿化度较高,但随着水位的增加及流动,其矿化度将会降到2以下而变成淡水湖,成为真正的中华水塔。由于先期引入的水量小,滋润柴达木盆地可能需要五到八年,这五到八年的时间,盆地将受水近一千九百亿立方米,完全能够从根本上改变盆地及盆地四周的气候环境。八年时间里,完全能够完成柴达木盆地的自流灌溉系统及沿南北二岸向塔里木引水渠道及多余水份引出到塔里木的工程。柴达木将彻底丢掉盐泽这一称号,西部的降雨量将可达到300毫米以上,下半部十五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将逐步绿化,可养的家畜种类有牦牛、绵羊、山羊、骆驼、马、驴、骡等。盆地内的农业区将绿树掩映,渠水潺潺,粮食作物有小麦、青稞、白豌豆、蚕豆等,油料作物主要是油菜籽。此时逐年向盆地内移民,最后让整个盆地人口达到九十万人,我希望将来藏民能达到三十万人。这些人如十万人务农,二十万人夏季在这高原上放牧,冬季回盆地休养。那时康藏及安多共有藏民近七十万人。大家大都生活在海拔三千五百米以下,有土地有草场,还有缺衣少吃的人吗?”

西纳活佛问:“那要多少钱呀?我们能帮助干点什么呢?”

杨星说:“今年大约是八百万两,明年也要七百万两,以后四年里每年也要五百万两,从第八年开始收获,可能要三四十年才能收回投资。对于人吗?今年年暂时不要,水进盆地后,明年想让你们修筑南渠,南渠海拔为3400米,高于中华水塔五十米,水渠宽四十米,深十五米,坡度为1/6000,纵贯整个柴达木南沿,沿线基本上为柴达木盆地南缘山前冲积带,地形平坦,无过多的山岗、河沟障碍,基本不穿隧洞,修建调水渠道及公铁路非常方便。形成一条东西长六百公里的运河。用于盆地的灌溉与运输,公路铁路用于交通。东在都兰附近流入中华水塔,西从的阿尔金山穿隧洞入塔里木盆地,北渠在都兰与南渠相连,完全灌溉水塔上游及下游的土地。明年要的人不多,大约一万人左右,我想到昌都后我俩就分开,你去卫藏去,一是代我向班禅问好,二是统计下目前卫藏前后藏一共有多少人,对农奴有二十个以上的,要拿一部份出来,先向墨脱移民二万人,再向柴达木移民一万人,柴达木这一万人,我们将先送到若尔盖进行培训,为明年修南渠做准备。这些人也不白解放,由纳西按每人二个金币给农奴主,这个价大大的高于当地农奴的交易价格,我想大家一定没有什么意见。”

西纳活佛说:“那要多少黄金呀?”

杨星说:“不就是六万两黄金,加上安置费可能十万两左右。”

西纳活佛说:“十万两黄金,那有多少呀?相当于百万两银子呀,加上你说改造盆地三千五百万两,那要多少钱呀。”

杨星说:“严格的说,整个盆地的投资是七千万两左右,只不过后期通过土地产出及出卖土地收回了一部份,钱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我们只看中人,这十五万平方公里三亿多亩土地一年里要为我们产多少粮食及牛羊呀?对于三万人所用的这百万两不用十年就回来了。如有可能我希望以后每年在卫藏买一万农奴,不过那时可能没有这么个价钱了。”

西纳活佛说:“整个卫藏一年也就发行四十万两银币,六万金币相当于卫藏二年半的收入”

杨星说:“据说你们以前让尼泊尔铸造银币,而尼泊尔搀了假,不如你们将那些银子及银币给我们,我们用纳西的金银币与你们兑换,一是货币统一了,二是你们也不用耽心别人昧了银子,你们以后要给佛像镀金,可以用银币去我们那里兑换纯金。”

西纳活佛说:“在卫藏,一个银币能换八斤多盐巴,十万金币相当于千万斤盐巴。”

杨星说:“你说的是以前的事了,哪时你们全靠牧民们在夏天去昆仑山深处一些盐湖边采盐,而湖边水如较大时往往一无所获,就是采到了,盐巴的质量也不好,回来的路上还不能下雨,所以盐巴较贵,现在有了从我们纳西去的盐,不光质量好,盐价一直由我们统一控制在一个银币十斤左右。现在全藏已经很少有人用那种含有泥巴并有苦味的盐巴了。班禅的扎什伦布寺光盐就买了近六十吨,现在有了我们的防雨布,他们采盐巴的效率也提高了,我估计他们是将我们的盐与盐巴混合后卖给了尼泊尔。实际上将来我们把那垭口打开后从这条路运盐进藏,那时盐一定比从纳西更便宜,还有你们去把林芝到墨脱的路修好,我们已比把从纳西到墨脱的路修好了,你们只要把米林与林芝间的工勋到马尼冈修通,我们再从墨脱修到马尼冈,从那边运盐及其它也将更方便。”

西纳活佛说:“不发愁盐了,藏人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杨星说:“从饮食结构来讲,藏民是吃肉最多的民族,我计算了一下昭觉寺的需求,二百二十八个僧人,每天要肉食二十斤,大米等四百五十斤,相当于每人每天有一斤二两米及一两肉。卫藏要是走了三万人后,又有了近六十万两银子的收益,大家的生活水平都会有所提高,虽说不可能平均。起码能保证大家都有饭吃,不象现在这样有人饿死。”

西纳活佛说:“那绝对是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听说纳西现在生活好得很,不知你们吃些什么?”

杨星说:“我们现在生活并不很好,大约为一天一斤半大米,五六天才吃到一两肉的,但普通人家就可能五六口人一年才只有八九十斤肉,今年四川的猪肉供应增加了一倍,纳西内增加了三倍,若尔盖也养了不少牛羊,我们又用大米与你们交换了不少牛羊,年底我们的肉食量将有所提高。明年要是川内牲猪存栏达到二百五十万头,纳西达到一百万头,光猪肉一项就有近八亿斤,我们有四百五十万人,还有缅甸及川中近七十万的佛教徒,可望达到人年平肉食近五十斤左右,达到目前最高水平。这主要是因为去年北方受了灾,一二年之内没有多少牛羊可卖,若尔盖的牛羊,我们又想留着后年给柴达木做种畜。等明年水进柴达木后,将新增近十万头牛羊的保有量,这五十万斤牛羊肉将会让大家的肉食量又增加百分之十,并以后还会逐步增加。但当前我们人民生活的提高主要在油的耗用量上。”

西纳活佛问:“什么油呀?你们怎么那么有钱呀?”

杨星说:“主要是植物油之类的,去年我们连缅甸才四十万人,四十五个榨油场共榨油近八百万斤,卖出了一些,但人耗油量也达到了八九斤的了。关于钱吗,你不是外人,我就直说了吧,一是我们的工业,山上的石头经过我们的手后就变成了银子,二是我们的商业,如我们对外销往英国的茶叶及药材,大都是我们自己山上采的,有利近几倍,对内如全川有近四百万人,一人一年要用五斤盐,就是说每人将要吃半两银子的盐,而盐对我们来说只相当于米的价格加运费。还有米的差价,你们那里的米价是四川的一倍,我向西宁运一斤米就可赚上半斤多。三是我在川内打了二个大土豪,那二个守财奴一年近十万两的积余,十多年下来也有几十万两的。四是我把理塘王打服了,他也有近十万两进了我的腰包,但最大的收获还是与英国人打,到现在他们已经赔给我们三百多万两银子了,而我以前的消耗就只有学校近八万学子及不到一万军队,今年得到川内及发展到黄南后。我们要负担的也只有学子五十万人,而近一万五千军队中有近一万是由满清出钱出粮养着,我们在缅甸的军队不时打打英国人,收一点勒索银子,除养他们自己外还有点节余。”

西纳活佛说:“这么说就是打仗也有钱赚了。”

杨星说:“当然,打了胜仗就一定有钱赚。你们有没有兴趣,联系尼泊尔及山南几个小国的国王,我们帮他们赶走英国鬼子,你们向他们要点钱。说实话,那里离英国人太近,虽说有五六十个清兵,可没有什么武器,就是有好武器,那些人我真看不起,我要是派八九个人去就能把他们拿下来。特别是后藏,常让我耽心班禅的安全。一旦有事,我们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但要是把英国人赶出了尼泊尔,有了尼泊尔缓冲就好多了。对了,我听昭觉寺活佛说,我们的榨油机可以提高你们酥油的出油率,你去后告诉班禅,让他做好准备,我回纳西去后会给你们送几座榨坊去,并帮助他们培养一些操作工出来,让他们也尝尝机械的好处。”

西纳活佛问:“机械很有用吗?”。

杨星说:“当然有用呀,你看看大家在这里背上几十斤就气喘吁吁的,我们的攀枝花用了铁路,三个人就能把十五万斤矿石轻松的运到五十多里外的炼铁厂,节约了近二万运输工人。中华水塔修好后,南北渠将变成运河,南渠二边将修上铁路,那时无论你有多少东西都能运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