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建平非法采矿待遇不同 有人被捕有人受保护

libinc 收藏 0 130
导读:辽宁建平非法采矿待遇不同 有人被捕有人受保护

始于2005年8月的全国整顿和规范矿业秩序活动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之中。目前,全国矿产资源开发秩序明显好转。然而,在辽宁省建平县,一些私挖滥采活动却仍在继续。


本报记者经过调查发现,建平县的行政执法在违法采矿者面前软弱无力;个别无证采矿者竟然公开和行政主管部门叫板,有禁不止、有令不行,其猖狂程度令人瞠目


本报记者 张国强


建平县位于辽宁省西部,被历史学家称为“中华文明的新曙光”,被美、英等国学者称之为“世界性发现”的“红山文化”就诞生在这里。其境内矿产资源丰富,地下矿产资源现已探明和发现55种,其中铁矿石探明储量为6021万吨,在全国县级铁粉产量中名列第6位。


近年来,随着全球铁矿石价格的上涨,该县的铁矿石开采业迅速发展。受利益驱动,一些非法采矿行为也出现前所未有的疯狂程度。虽然几经整治,但至今仍有大量的违法采矿者在当地政府及其行政主管部门的眼皮底下大张旗鼓地非法采矿。


非法采矿有如行军作战 势强力大便可占山为王


青峰山乡是该县境内铁矿石储量比较集中的地区。该乡宋家湾村王南村民组邢家沟的非法采矿活动,自2003年至今,时开时停。本来植被就比较脆弱的山峦,遭到破坏性掠夺后,如今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千疮百孔。


据王南村民组的村民反映,2003年,村民见铁矿石价格持续上涨,便开始走出家门,到山上寻找铁矿石,昔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变成了探矿人。村民们的探矿一般只是在自家的承包地上进行。按照谁发现、谁采矿的原则,村民之间基本上相安无事。可是,随着村民发现采矿点的增多。一些外来淘金者开始涌入村内,与村里人争夺采矿点。最初,外来人员以较低的价格从个别农民中收购采矿点,或者从农民手中租赁土地后自己找矿。


通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在王南村民组邢家沟两边的山坡上,来自本县县城的张勇和来自河北的冯晓光、冯晓峰兄弟成了这里的两个大户,张勇在南山坡有了6个采矿点,冯氏兄弟则基本上占领了北山坡。


邢家沟私采滥挖采矿点的增多,引起了矿产勘查部门的“官方重视”。辽宁省地质三大队开始对此地进行勘查,并于2005年12月份办理了“探矿权许可证”,期限至2007年12月31日。


在北山坡已经占据一定地盘的冯氏兄弟不满足于现状,想寻求更大的发展。于是,将眼光盯上了南山坡的张勇和其他村民的一些采矿点。为获取更多的采矿点,冯氏兄弟可谓煞费苦心。2006年3月14日,冯晓光所在的建平县中天矿业有限公司与辽宁省地质三大队签订了《联合开发协议书》。随后,冯氏兄弟便以合法手续为名,让张勇和其他村民一律下山,不准再继续开采。而按照法律规定,只持有探矿权许可证,却是不能进行开采活动的,当然更不允许非法或变相转让探矿权。


张勇和其他村民提出,如果没有采矿证,谁干都是违法开采。如果让我们下山,你必须要拿出正规的采矿权许可证。可是,冯氏兄弟却拿不出来。双方由此进入僵持阶段。


在双方没有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张勇于2006年7月9日,被朝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带走,称其涉嫌非法采矿。7月31日,张勇被朝阳市检察院批准逮捕。就在张勇被批准逮捕的第二天,冯氏兄弟便到张勇南山坡的采矿点开采矿石,并侵占了张勇亲自搭建的工房和机械设备。


以前还坚持不拿采矿许可证就不下山的当地村民,见有6个采矿点的张勇已经被公安机关带走,陆续收拾工具,回家务农,结束了自己的“矿主”生涯。从此,王南村民组的南北两个山坡,均由冯氏兄弟进行开采。


同是违法者待遇却不同 执法人员睁只眼闭只眼


被解除强制措施三个多月的张勇回家后的第一件事是跑到原来采矿的山上。当时的场景立刻让他惊呆了,数台挖掘机和铲车正在他原来的采矿点疯狂地开采。自己亲手盖的工房虽仍有人在,却变成了冯氏兄弟的人。凭多年积累投入的一百多万元就这样轻易被别人侵占。


1月17日,本报记者对此事进行了实地采访。记者驱车到达邢家沟的采矿地点时,已经是中午时分。王南村民组依河套而建,村落的南北各有一道很长的山岭。据本村村民讲,这道沟有七里多长。


记者发现,采矿的残土在河道两旁堆积成了许多很大的土堆,有的已经堆至村民家门口,严重影响了村民的通行。记者跟踪着拉矿石的车驱车上山,发现有两台挖掘机正在热火朝天地进行开采,两台铲车正在往干选机上送料,数台运输车正在陆续将选好的铁矿石运出沟外。南北两面山坡被挖得七零八乱,有的大坑达三四十米深。在北面山坡还有通过打立井的方式进行井采。


17日下午,记者到建平县国土资源局进行采访。接待记者的副局长邹吉祥听完记者的来意后,当即指示执法大队的宿建华大队长:明天立即到山上进行查处,如果记者反映的情况属实,一定要责令其停止采矿行为、推倒井架、扣押钩机、然后再依法进行处罚,同时邀请记者参加。


1月18日上午9点钟,记者赶到国土资源局见到宿建华后,他又派人将记者领到法规监督股。法规监督股的王孝臣告诉记者稍后便出发上山。直至10点40分,王孝臣等3名同志才带记者一同赶往青峰山乡宋家湾村王南村民组。


到达现场后的场面令记者惊呆了,昨天热火朝天的采矿场景不见了踪影,只有两个人在北山坡的一个大坑内在用风钻钻眼准备放炮,数台机械设备均静静地趴在村边的一块空地上。


执法人员让两名工人关闭风钻后,和记者一同来到距采矿点一百多米远的办公室。一名自称叫高海生的矿长接待了执法人员和记者。


当执法人员提出:“2006年12月4日,国土资源局对你下达了停采通知,你为什么又继续采矿?”“我还在探矿,在探矿过程中采出了矿石。”高海生回答。


记者问:“探矿有必要这样遍地开花式地疯狂乱挖吗?另外,据了解,去年5月国土资源局已经对你们进行了处罚,按你们以采代探为由,处以罚款2万元并没收非法所得5万元。以你们的意见,主管部门的处罚是错误的了,那么你们为什么在处罚作出的第四天就将罚款交上了呢?”


高海生迟疑了一下说:“那只说是主管部门与我们的看法不同而已。”


执法人员对高海生做完询问笔录后,告知其必须停止开采行为,同时扣押矿石400吨。并通知其下午到局里办理手续。但是,主管局长提出的推到井架的意见并没有执行。另外,扣押钩机的想法也因为执法人员赶到时机器没有工作而落空。


在回县城的路上,执法人员告诉记者,他刚才问“矿主”冯晓光今天为什么不用钩机了。冯晓光说:“昨晚从朝阳那边传过信儿来,听说你们要来检查。”


记者顿感十分纳闷,因为前一天,除了记者以外,只有县国土资源局的内部人才知道第二天要查处此事。消息怎么这么快就通过朝阳传到非法采矿者那了呢?用于开采的设备,只因执法人员到达现场的当时没有工作,就不进行扣押的依据又何在呢?“处罚告知书”变成“开工通知书” 非法采矿何时才能找到根治良药


自2005年8月份,国家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整顿和规范矿业秩序活动以来。据统计,至2006中国国际矿业大会召开时为止,全国关闭矿山8000多个,共查处无证勘查960起,无证采矿65313起,超层越界开采4509起,持勘查许可证采矿717起,非法转让矿业权1365起。


为配合全国范围内的专项行动,辽宁省于2006年6月15日开展了“矿业秩序集中整顿月”活动。通过这一系列的整顿,辽宁省的矿业秩序明显好转。


但是,从建平县国土资源局执法大队工作人员忙碌的身影中就不难看出,建平县非法采矿行为远不止本文所提到的这一例。然而,更令人感到担忧的是,现在的非法采矿者其猖狂程度令人难以置信。


据当地村民郑言(化名)讲:整顿采矿秩序只是把像我们这样小门小户的村民管住了,而那些有钱有势的非法采矿者照样干,行政执法部门的检查就是走走过场,能够坚持到现在还非法开采的人,都是有一定官方背景的。


为验证这一情况,记者决定在建平县逗留一下,看看郑言所讲是否属实,并告知他如有情况立即向我通报。


记者在等待消息的第二天,即19日晚五点多钟,接到了郑言的电话。说冯氏兄弟的机械设备又开始上山了。记者当即表示,要前往山上采访并搜集证据。郑言立刻告知记者:“你们千万不要在晚上来呀,因为各个矿均有一些‘社会人’护矿,晚上来弄不好要挨凑的。矿山上腿断胳膊折是经常的事,前两天这个矿因内部纠纷就动刀了,现在还有人住院呢?”


记者打消了当晚上山的念头,决定第二天再上山。可是第二天即20日,冯氏兄弟却停工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冯氏兄弟真有那么大神通,知道记者又要上山了。但是转念一想,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次与和国土资源局人员上山不同,除了郑言外,再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记者要上山的事了。因此,记者决定继续观察。


21日早上,记者刚打开手机就接到了郑言的电话,说从昨晚七点多一直干到现在未停。记者决定立刻上山,当赶到现场时发现,原来停在村边的机械设备全都不见了。随后,记者在南北两个山坡进行了查看,这天的场景比记者17日第一次上山时壮观多了,所有的采矿点均有人作业,所有的机器设备均已派上了用场。


记者下山时已经中午时分,虽然是星期天,但是记者还是立即拨通了18日和记者一同上山的执法人员的电话,通报了冯氏兄弟在山上继续开采的情况。这名执法人员说:“我们正在另一个镇查处非法采矿,下午马上派人去。”


记者问:“他们为什么对你们执法人员要求停止采矿的口头通知充耳不闻呢?”“何止是口头通知,我们当天下午便向他们下达了书面通知。听说有领导帮他说话。”


为什么同样是非法采矿,张勇因非法采矿被抓,而冯氏兄弟却越战越勇,地盘越来越大?为什么在接到行政处罚告知书第二天便大张旗鼓地继续非法开采?


记者离开建平之前,拿到建平县国土资源局给中天矿业有限公司、冯晓光下达的行政处罚告知书,该告知书拟作出三条行政处罚措施:1、立即停止采矿行为;2、没收违法采出的矿产品折合人民币伍万元整;3、处罚款拾万元整。另外,1月18下午,建平县国土资源局在下达该告知书的同时,还给冯晓光下达了“责令停止矿产资源违法行为通知书”。


看到这两份法律文书,联想到19日晚上,仅停工30个小时的冯晓光便再次上山非法开采。让人觉得这两份法律文书更象是给冯晓光下达的“采矿开工通知书”。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