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一章:上兵伐谋 第四节:生存,还是死亡?(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看着20个俄军医护兵在几十米远的战壕外匆忙的救治、运送着俄军的伤员,熊无疾交代担任监视任务的几名帝国士兵几句后就回到了连指挥所,白少虎已经将特务排幸存的21名士兵集结在指挥所外待命。熊无疾看着一名名士兵那年轻的面孔,挺直了身躯,敬了一个军礼。连白少虎在内,这22名年轻人,马上就要出发,去执行一个艰巨的任务,他们就没有撤退的路,如果被俄军发现了他们的所在,就绝对没有一个人可以再活下去。他们面对的,才是真正的死亡任务!

“兄弟们!”熊无疾的声音里有明显掩饰不住的感情,挨个的把他们看了个遍,想要牢牢的记住这一张张年轻的面孔,“你们都知道你们将要去执行一个什么样的任务,这个任务的艰巨程度,也不用我多说了。出于自愿的原则,不想去的人我也不会责怪他任何一句,因为如果失败,没有人可以活着回来,但是……你们没有一个人退缩!现在我要告诉大家的是,你们都是好汉子!是不折不扣,铁骨铮铮的帝国军人!”

“报告连长!”特务排二班班长曾武激昂的说道:“我们参军就是为了上战场打仗来了,就算是战死在战场,那也是军人最光荣的死法!”

“好样的!” 熊无疾拍了拍他的肩膀。“不愧是海军陆战队的兵!如果你们回不来,有什么话要留下来给谁的吗?”

“报告连长!没有,死定了的人才会留下什么遗言!我们的任务一定成功完成,不需要留什么遗言!”曾武右臂的伤口上还缠着被硝烟熏黑的绷带,但依然豪勇。

熊无疾无法再对着这些悍不畏死的勇士们再说出什么,或许现在一别,包括熊无疾在内,他们会全部战死,甚至在帝国总军部,中京忠灵阁的墙壁上都不会留下他们每个人的名字,但是现在战友间的激情与互相信任又岂是用言语可以表达的?熊无疾立正站直,向所有人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出发!……”

天空已撒下了厚重的黑幕,冬天的夜色显得特別的浓厚,远处的山脉像一只只卧趴的巨型怪兽般显得鬼魅无比,北风”呜呜”的肆虐著人体裸露在外的的皮肤,让人不自觉的紧了紧外衣,严冬北国的夜晚来临了……..

22个全身血迹斑斑的年轻人消失在了起伏的山脉中,黑暗已经覆盖了他们的脚印。不用很长的时间以后,这场战斗就能得出结果了。可就算是赢了,但他们又有几个人能回来呢……

在帝国士兵摇晃的手电光中,俄军的医疗兵将最后一个伤员简单处理后抬上了担架,那个俄军的伤兵已经被痛苦和严寒折磨得失去了意识,俄军的医疗兵向中国士兵投去了愤恨的一眼,刚好终点就停在了熊无疾的脸上。让熊无疾不可思议的是:自己怎么突然有了一种罪恶的感觉?

我错了吗?看着抬下去的一个个饱受了酷寒和伤痛的俄军士兵,他问自己。

我没错!我是帝国军人!我是为了自己的祖国而在战场上浴血厮杀的军人!在战场上我不杀死他们,他们就会杀死我和我的同袍,他们是敌人,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我现在能让他们活着下去了就已经是仁慈!熊无疾咬着牙齿回答道。

很伟大的理由嘛,为了这个伟大的理由你就让自己的部下枪击俄军的伤兵?放在零下20度的雪地里让他们流血受冻?

陈东呢?陈东也是你的敌人么?

你的祖国?你什么样的祖国?暴戾无道,民不聊生的祖国?

你是谁!?滚!!!一连串的问题让熊无疾没再回答,或许,这些问题他根本就不想去找到答案,他在心底里暴怒着大吼了一句:滚开!!!

哼哼哼……那个声音冷笑后沉默了,再也没有响起……

熊无疾的思想也沉默了,他又有点想那个声音,居然还有点想让那个声音再问问他,或许,那个声音再问他的时候,他会去找找那个声音所提问题的答案,于是他等了下去,一秒钟……一分钟……十分钟……一个小时……

“连长……”是一排排长刘正伟,熊无疾猛地从幻听和失神中醒了过来。“唔?”

“俄军伤兵已经全都运下去了。”刘正伟道:“我们也该准备准备迎接客人了。”刘正伟轻松的说道,可是熊无疾听得出来,他的声音里并非那么轻松。

“怎么了老刘?哈哈,有点担心了?” 熊无疾笑道:“这可不象你呀,你可是我们连一等一的猛将呢。”

“不是,想那去了。”刘正伟摸出一盒‘威狮’,递给了熊无疾一支,笑道:“就知道你身上没烟。”

熊无疾老实不客气的接了过来:“反正你们有嘛,我就只管蹭烟不管买烟了,我这不是穷家富路不是?嘿嘿,再说了,除了余杰,你们谁没偷过我的好酒喝了?”

“你的薪水高嘛,家里也富裕。”刘正伟也叼上了一支,点着火给熊无疾和自己都点着了烟,浓浓的吸上了一口,说道:“今天早上收到老娘的信了。”

“怎么,老爷子身体又不好了?来信是要钱的话我那有,回头我给你拿去。”

“嗨!不是的!就算是我也不好意思老借你的钱嘛。”

“唉,你家本来就不宽裕,今年收成也不行,老爷子又三天两头的犯老毛病,媳妇也大着肚子。有需要的话就开口,我们是一个战壕里拼命的兄弟,我不照应谁照应!”

“呵呵,你也知道我媳妇大着肚子?”刘正伟笑着眨眨眼,“告诉你,老娘来信说,我媳妇生了,是个胖小子!”

“好啊!我都当叔叔了!好啊好啊!” 熊无疾兴奋的一跳老高。

“喂喂喂……小声点小声点,要不那帮家伙马上就跑来蹭烟抽了,我现在的烟盒可已经象是吃多了减肥药了。”刘正伟一脸幸福的微笑拦着熊无疾的大叫。

“那是那是!我还想多蹭几支呢。” 熊无疾掩不住的兴奋,连问道:“快说说,多重?长得象你不?有了名字没有?”

“生出来7斤多,名字不知道,都说等我回去再给儿子起个名字。”刘正伟又深深的吸了一口,“你也知道,我不怕死,但就是想看看儿子,只能看上一眼也好啊。所以我想……我知道战事吃紧,但我想……打完了这仗,我告几天假回家看看去。”

“这有啥说的,包我身上,换防的上来了我们怎么说也有几天休整吧。我帮你准假!,如果我有假我还要和你一起去看你的儿子!” 熊无疾拼了老命的猛拍胸脯,要不是穿着防弹衣,恐怕俄军还没上来他就已经因为内伤要叫医疗兵了。

“那,谢了连长。”

这时俄军阵地上突然打出了三颗红色的信号弹,耀眼的红光撕破了墨色的天空,打破了战埸上短暂的宁靜,也打断了刘正伟的话。

“见鬼!这么快就来了?” 熊无疾大声命令全连阵地:“做战斗准备!”又问刘正伟道:“特务排出发多长时间了?”

刘正伟看看表,“1小时50分钟。”

“差不多应该已经到了老毛子指挥所旁边的山头上了,战斗打响后,我们能多拖一分钟就是一分钟,尽力让老毛子的大部队靠向我们的前沿,给白少虎增大突袭的机会。”熊无疾的眼里再也没有象刚刚孩子一般高兴的神色,取而代之的是一名战地指挥员应有的冷静。

三颗信号弹刚刚袅袅的落下了地面,熊无疾的新编7连已经做好了迎战俄军冲锋的准备,可没想到,俄军并没有发动冲锋,而是响起了一阵用扩音器喊出的广播声,一名俄军用并不纯熟的汉语在广播里向27号高地上的帝国军队展开了心理攻势:“大地帝国的士兵们,你们现在面对的是我强大的俄罗斯民主共和国国防陆军的进攻!你们的友军已在各个战场上被我军击溃,自顾不暇,不要再对你们的援军抱有任何希望了,你们的上级军官们只是把你们当做拖延我军进攻时间的炮灰,好让自己逃生,根本就沒有考虑到你们的生死,不要再作螳臂挡车的举动.如今,你们只有投降或者撤出你们的阵地两个选择。鉴于你们刚才允许我军将伤员撤下阵地的友好表示,我军再给你们30分钟做为考虑时间,或者投降,或者撤退。整整30分钟后,我军将发起强大的如雷霆般的进攻,介时,我军将拒绝受降!这是給你们的最后机会,放下武器,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

俄军的喊话立刻就得到了帝国军的答复,“砰”的一声枪响,离27号高地约700米处的俄军吉普车的一个车头灯应声而碎,喊话声也暂时中断。这边27号高地上,胡不为一把抓过二排一班副班长周春的胳膊摇晃着叫道:“看见没有?看见没有?我一枪就打碎了那个车灯!”其实他瞄的是喊话那小子的脑袋,只是只有他自己知道罢了。

周春苦着脸连连点头,只求胡不为快点放开他那只受伤的胳膊,“就是!就是!排长现在已经是神枪手了!”

胡不为“哈哈”大笑,“看以后谁还敢议论我是狙击步枪上的白痴?你看,那老毛子管喊话的那个小兔崽子都不敢吭气了不是?敢再鬼叫我一枪爆了他的头。”

可惜他的得意还没持续一分钟,俄军里的喊话声音又再响起,“大地帝国的士兵们,你们现在面对的是我强大的俄罗斯民主共和国国防陆军的进攻!你们的友军已在各个战场上被我军击溃,自顾不暇,不要再对你们的援军抱有任何希望了,你们的上级军官们只是把你们当做拖延我军进攻时间的炮灰,好让自己逃生,根本就沒有考虑到你們的生死,不要再作螳臂挡车的举动.如今,你们只有投降或者撤出你们的阵地两个选择。鉴于你们刚才允许我军将伤员撤下阵地的友好表示,我军再给你们29分钟做为考虑时间,或者投降,或者撤退。整整29分钟后,我军将发起强大的如雷霆般的进攻,介时,我军将拒绝受降!这是給你们的最后机会,放下武器,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和刚才喊的一模一样,不同的只是将最后的30分钟期限改为了29分钟。

在俄军的临时指挥所里,谢廖沙`彼得耶维奇不解的问道:“向帝国军队喊话,那可以瓦解他们的斗志,但是您为什么要告诉他们我们进攻的时间?还要这样准确的一分一秒倒数着告诉他们?”

伊万`舍普琴科停下了来回踱步的脚,答道:“这就是心理战。你要知道,我亲爱的谢廖沙`彼得耶维奇,虽然敌军现在已经是不过是不到100人的疲兵残将,但中国兵法上有一句古话:哀兵必胜。也就是说,逼他们上了绝路,他们除了拼命以外不会再有别的意念。如果他们都抱着必死的决心与我们对战到最后的话,虽然我们是必胜无疑,但也得付出一定的代价。这一点,想必中国军队的士兵也清楚。而且,他们顽强战斗的英勇更是为他们的友军做了一个榜样,我现在就是要瓦解他们顽强的斗志,我也没有期望过他们会投降或者撤退,既然他们不会撤出他们的阵地,那么当然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要与我们打到底了。你猜猜他们现在在做什么?谢廖沙。”

“按照帝国军队的传统,一定是在做最后的战前动员,发誓打到最后一个人也要与我们血战到底。现在恐怕已经是严阵以待,就等我军的进攻到来。”

伊万`舍普琴科摇头道:“你错了,他们现在应该是在害怕,或者在写遗书。”

“怎么会?!按照这支部队的作战顽强程度,他们绝不可能是怕死的胆小鬼,也绝不可能投降或者撤退!”

伊万`舍普琴科看了他一眼,微笑道:“我亲爱的谢廖沙,你想过自己什么时候会死亡吗?”

谢廖沙`彼得耶维奇一愣,“这……没有。”

“这是人的天性,你可以想象,如果你明确的知道死神在10分钟后将召唤你去另一个世界,你在这生命的最后10分钟里你会做什么?”

“大概……可能是在回想我的这一生吧?”

“对,你可能会做任何事情,会缅怀你的过去,会思索你这一生的对与错,可是你绝不会去红着眼睛的什么都不想,就想着多杀人。”

“我……,对,我应该不会……”

“你作为我的参谋已经有两年了,我当然知道你是一名勇士,是俄罗斯军队里最杰出的勇士之一。可是你也会这样,知道为什么吗?”

年轻的上尉参谋沉思了好一会,终于说道:“因为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死,如果知道了我生命的终点在那里,,就不会象现在这样无所畏惧。”

伊万`舍普琴科长吁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在我的老家第聂伯河边上有一句谚语:活着,就是为了不知道明天的命运而活着。如果人知道了自己的命运什么时候会终结,怎么还会为之去拼命的奋斗?换言之,现在对面山坡上的中国士兵也知道已经不可能再抵挡住我军的进攻,我军再发起进攻的时候,也就是他们死亡的时候。但是他们的心里还是有万一的希望,希望我军越晚进攻越好,对遥不可知的命运还抱有信心,最好是等到他们的援军到来,让他们换防以后。这也就是说,他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还有活下去的希望,所以现在才会严阵以待,拼死坚持想抵抗到最后。我现在却明明白白的告诉了他们,你们的生命还有30分钟。这样,你猜他们还会想着怎么和我军血战到底吗?恐怕是在用这人生中最后的时刻胡思乱想吧。”笑了一笑,继续说道:“而且我用倒数的方式告诉他们进攻时刻的临近,也是一种心理威慑,就算我们现在就冲锋,那只会激得他们拼命,但是看不见的威胁才是真正的威胁。我从30倒数到1,也是在告诉他们,他们的生命还剩余多少时间,这无异在敲他们的丧钟。如果一个人听见别人对他说‘你只有1分钟的生命可以享受。’哼哼,他还有心思打仗吗?他们不是不知道,只是拒绝想这个问题,那可不行,我有义务提醒他们去想。”

谢廖沙`彼得耶维奇听得目瞪口呆,喃喃说道:“您……您是怎么想到这些的?”

“很容易,切切实实的多体会过几次与死神擦身而过的感觉就很容易知道了。”

“可是我不明白,这样不是太麻烦吗?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中国军队的兵力和火力装备,我们只需要用炮弹就可以将他们全部轰成粉末,那样不是更简单吗?”

伊万`舍普琴科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反问道:“我记得你从柯可夫斯基陆军学院毕业以后一直都是在指挥部门做的参谋工作,没有下到基线部队直接带过兵吧?

“是的,敬爱的舍普琴科团长,可是这并不能证明我的建议有什么错误。”

“不,这就是错误,我亲爱的谢廖沙`彼得耶维奇。一个好的指挥员不只要知道各种战术战略的熟知与运用,更要知道士兵们的想法与激动。你以为我要这么做只是为了想兵不血刃攻下这个阵地吗?不是,我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士兵。你要知道,我们的目标不只是占领这一个小山丘而已,我们的目标是这个山丘后面的中国炮兵阵地,摧毁了它,消除了它对我军运输线的威胁才是我们这次战斗的目的。可是现在呢,现在不过是缺枪少弹的海军陆战队的一个连就令我们的兵力损失40%,建制都可以说快打残了,而且还久攻不下,我们的士兵会怎么想?这以后还有中国军队的生力军没有上来,还要进攻中国军队的炮兵阵地,这接下来的仗怎么打?如果不让我们的士兵直接冲上中国军队的阵地,直接用冲锋枪将他们扫射干净,我们那象雄鹰一样骄傲和英勇的士兵们,能恢复他们的勇气吗?”

谢廖沙`彼得耶维奇这下才是真正的心悦诚服了,由衷的佩服道:“您才是真正的指挥官,是个真正洞察一切的优秀指挥官!”

望著营帐外暮色下看不见的对手,伊万`舍普琴科却皱下了眉头:“对面呢,我的对手会怎么做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