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新三国演义 凤凰再生 绑架汉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82/


1935年11月24日早晨殷汝耕兴冲冲的出了天津日本租界旅馆的门坐上一辆四轮马车直奔火车站。昨天晚上他和日本人纠集的大小几十个汉奸在日本租界开会决成立“冀东防共自治政府”,由他出任主席。现在他急着赶回通州组织伪政权。

马车刚出了租界没走几步一辆手推车突然从路边被推出来横在路中央。马车夫连忙勒住马同时拉住车轧,把正在做美梦的殷汝耕晃了一下子。

殷汝耕抬眼一看,一支黑洞洞的枪口已经指在自己鼻梁上了。他的两个保镖枪刚刚拔了一半也被抢逼住。殷汝耕还没糊涂立即想到:绑票。

绑票的人把保镖下了枪连同车夫一起赶下车然后赶着车扬长而去。等到保镖们叫来鬼子特务马车早就跑掉了。

日本驻天津驻屯军司令多田俊很郁闷。最近有几支派往华北地区的测绘队失踪了,就像人间政法了一样,军部要求多田俊进行调查。但是这些测绘队是被秘密派去绘制地图的,偷来的锣鼓敲不得,这事没法大张旗鼓的查,所以一直没有进展。

多田俊是推动侵华战争的积极分子,但是上司却认为他在对华北工作上组织不力前些日子派了土肥原来。这个土肥原来了之后很快就搞定了由殷汝耕牵头的“冀东自治政府”,让多田俊感到很没面子。

多田俊拿起桌上的正在响铃的电话,从里面传出急切的声音“多田司令官吗,我是土肥原。”

多田州了一下眉头:这家伙是不是要在我面前显摆一下?但他还是不动声色的说“啊,土肥君,我是多田俊。”

土肥原说“殷汝耕被绑架了。”

多田俊觉得自己不应该表现的幸灾乐祸,毕竟都是为了大日本帝国事业吗。于是他关切的问“怎么回事?消息确切吗?”

土肥原答道“已经证实了。而且可能另外几个来参加冀东自治政府筹备会议的人也被绑架了。我这就像您详细报告。”

多田俊和土肥原等一干日本特务分析了一下情况:绑架者训练有素,计划周密绝对不是普通土匪。难道是支那政府干的?

一个特务跑进来带来一封信。信上是一个自称黑燕子的组织声称绑架了殷汝耕等5人,并要求200万大洋的赎金。鬼子们传看了这封信之后又是一阵大眼瞪小眼:难道真的是纯粹的绑架?那么这些人时怎么知道殷汝耕这些人要在天津开会的?

他们当然不知道凤凰部队手里有历史书啊。

10天后,殷汝耕的保镖秦贵按信上的约定来到天津公共租界的街道上手里拿个很显眼的红色大皮包,皮包里放着200万大洋的银行本票。日本人接到绑架者的信后就让准备参加冀东政府的汉奸们出钱赎回殷汝耕,但是这些人争利益很积极拿钱可不愿意。最后还是日本人出的钱。

凤凰部队特种作战团麒麟分队队长郑其在路边一座茶楼上观察着下边的情况。看来日本人对殷汝耕还是很器重的,今天混在人群里的特务的确不少。他拿起茶碗吹了一下浮沫。街对面铺子里几个正在看货物的人一看他这个动作立即出了铺子混进人群。

过了一会一辆巡捕房的汽车顺着街道缓缓驶来,人们都没有注意。汽车驶过秦贵附近时突然从车上跳下几个英国巡捕把还没来得及反抗的秦贵就上了车。日本特务们登时傻了眼,等到他们回过神来汽车已经加速跑没影了。

气急败坏的土肥原赶去巡捕房交涉,可是巡捕房干脆否认他们抓了秦贵。傍晚秦贵自己回来了,还带回来一封信。他说自己被压上车后就被打昏了,醒来时躺在一条小巷子里。谁抓得他他根本没看清。此时正有几个巡捕正数着郑其给的钞票乐得找不到北。

信是殷汝耕亲笔写的,开头是写由于日本人没有交易诚意所以黑燕子要求在增加100万大洋赎金,后边是殷汝耕自己写的恳求他的主子把他们尽快赎回去。

6天后,土肥原用一张瑞士银行100万大洋的本票把那几个汉奸赎了回去。这一次他没敢耍花招。

殷汝耕被赎回去之后就病了,一个多月之后才能起床。这样所谓冀东自治政府比历史上晚成立两个月。

对于这样的绑票行动政委李峰等人持不同意见,认为对于这些大汉奸既然能够抓到手就应该杀掉以儆效尤。但是韩光武坚持当时日本人找几个汉奸组织伪政权不难,但是凤凰部队要找300万大洋却不容易,现在最重要的是加强自己的实力,实力才决定一切;而且如果杀掉这些汉奸容易引起各方关注,对于凤凰部队隐藏自己的战略目的很不利。韩光武的意见得到了程继军的支持。

不久华北的几个汉奸比如王辑唐等人被绑,闹得汉奸们人心惶惶。在后来满洲国的几个大臣郑孝胥等又先后被绑,在支付赎金后这些人毫发无伤的被释放。于是人们虽然惊讶于绑架者的胆大和手段高明但都认为这是单纯的绑架,根本没想到是抗日力量在筹集经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