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三部 摇身变鹰 第五章

一木人 收藏 3 14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3/


第二天李岩收李淑晶发来的短信后,给她回复并告诉她让这家银行必须在省委附近设个窗口,同时让李淑晶等几天,说他在想办法弄钱给她生儿子,气得李淑晶没着,打电话李岩关机,发短信不回。

银行的事落实后,李岩给殷治家打电话说了王华北的招骋计划和装修事宜后,又想了一会儿就去餐厅吃早餐了。都八点多了,整个餐厅就等他一人了,因为上回“五一”他来,宾馆人员有眼不识泰山,所以让办公厅给好顿撸。

可李岩刚把粥喝到嘴里,殷治家就领着几个人来看他了,“什么事这么急呀?”李岩纳闷。

“不好意思,耽误李主任吃饭了。这四位搞装修的,按说我不管这事,可时书记、崔省长将这事交给我了,说十五号三省一区和政务院经计委的领导要来挂牌剪彩,今天是十三号,所以我把他们都找来了,这是江城装修界的四杆旗。”

听完殷治家的介绍,李岩知道事情急了点,但是没办法,这是政治任务。“几位辛苦了,我没有要求,简洁明快,实干有朝气,这就是设计要求。一楼敞开式办公大厅,报批收发表格滚动屏;二、三楼是三省一区审核区,殷秘书长也不用征求意见,就按政府办公室设计,四个厅级的,剩下的科处级;一楼加上个司机休息室,在楼梯间吧;四楼要麻烦些,会议室,我的办公室和卫生间及卧室,你们看怎么样,还需要知道什么,不许有污染,听到没有?”

这四位互相看了一眼,咬咬牙:“十五号早六点准时交工,”转身就走了,殷治家也跟在他们身后走了。

五月中旬的天,就象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昨天还沉浸在雨后的清爽中,今天则已然升到了二十八度的酷暑。外面热的出奇,地上仿佛下了火.头上的骄阳在肆意的挥洒自己的热量,李岩被照耀的那叫个爽,爽的查点昏死过去……

当李岩来到小四楼的时候,看到这个地方停有各种车辆近百辆,几乎能排成一个长方形,占了半条马路,所有加工设备全在车上,角手架、跳板都延伸到马上了,一层一个单位,几百人忙上忙下穿梭般搬运着物品,但却有条不紊。每一块地砖,每一条角带,都是经过里楼里精确报数,车上精密加工才完成,连废料都不进楼不落地……

看到车周围站着协助交通的警察,李岩深感愧疚,当官的一句话,下面都累傻,“不好意思,警察同志给你们填麻烦了!”李岩自己都没弄明白,怎么会走到指挥交通的警察跟前,同他们打招呼并和他们握手。

“首长请放心,党中央、政务院能把办公室设在江城,是江城人民的光荣,这不算啥,再说今天是大礼拜,车少。”交通警察一看几个人点头哈腰的,围着李岩,忙向李岩敬礼。

“便民成了扰民,罪过呀!”李岩自言自语地说道。“本来就是吗,一将无能累死三军。”一个穿着火一样上衣的女孩,一阵风一样,说着话拿起二根小内角就上了跳板,奔四楼上去了,李岩忙跟在她的身后也登上了跳板。

四楼等于是李岩的家,所以李岩必须得看看。“唉呀,你笨呀!人家要的是简捷明快,不是浓重厚朴,不是洞房。要与办公室有区别,换句话说人家要一个换位思考的空间,你懂不?”李岩最怕别人把他看透了,但是李岩就在半月之内遇上俩,赵宁和这个人,所以李岩必须得看看她是谁。

“是你?!”她正是三十不到,二十多岁—女人最具风韵的时刻。只见她身穿着鲜红色的衬衣,却没有扣上纽扣,只是把下摆结在胸前,露出了白皙迷人的小腹,半敞的衣襟里,波涛起伏,跌荡有致,显然是没有穿上胸衣,还有紫红的热裤,紧紧包裹着丰满浑圆的粉臀,火辣辣的打扮,使人血脉沸腾。

李岩几乎不敢相信,是这个穿红色衬衣的丫头,有如此的分析力。“我说的不对吗?你自命清高,却又有时怀疑自己的判断力,好象是高高在上,可内心里生怕得罪谁,带有点自卑感。”“快闭嘴吧,姑娘,你现在胡说些什么呀,这位就是政务院办公室主任,”四位装璜老板之一,对这位穿红衣的女孩说道。

女孩打量着李岩,“不会吧?他应该喜欢运动化、军事化东西,我明白了,他是在给一个女人准备房间,让他自己看吧,我不管了。”说着红着脸就往外走,“别走,跟我在一起干吧。”李岩着一把抓住这女子手臂,“讨厌,抓疼人家了。”那红衣女子抚掉李岩抓她的手,红着脸跑掉了。

“哎,我是说请你到我们办公室来工作!”望着红衣女孩子的背影,李岩高声说道,如果用《古诗十九首》里有“娥娥红粉妆”这样的句子来形容红衣女孩子是在合适不过。

“李主任别见笑,这丫头三十了,还疯疯火火的没正形,再说她一个女孩家家能懂个啥?”红衣女孩的父亲说道。

“老师傅,知道党中央、政务院为什么同意把我把办公室设在江城吗?因为这里接近实际,更接近老百姓,能掌握第一手情况,你不想让国家投的钱都打水漂了吧,所以我需要具有敏锐观察力的人帮助,我一个人就是浑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您说呢?帮我做做工作行不?”李岩诚恳地说出了他的想法。

国家机构招工作人员,可以说报名的人是人山人海、蜂拥而至,能有上千人在排队索要登记表。因为王华北没有定人员,殷治家问李岩时李岩想了一下说十到十二人吧,于是招骋榜就贴在了人才市场上,加上是双休日场面显得异常热烈。

人才市场主任一看场面有点要失控,马上报告省人事局,省人事局又马上报告给常务副省长朱礼科,朱礼科一听这消息马上向时成伟和崔治国汇报,因为他们正在开会研究派什么样的人去项目资金审核管理办公室坐镇,盯住这块肥肉好多吃两口。

时成伟一听这消息拍了拍自己脑门说,“失误、失误呀!项目资金审核管理办公室这件事上我们真是大失误呀。一会议早就定了办公室在江城,我们却没有给准备办公地点;二明知就李司长一人从京城来,不带随行,是多么信任我们呀,可我们连办公人员都没有给配备。这日后还怎么合作呀?再有他们出行代步的车,就不能让人自带吧?失误呀!”

时成伟好象时在自我检讨,实际上是说给崔治国听的,意思是你崔治国是干什么吃的,会是你去开的,原来咱们想方设法要把办公室从别人手里弄过来,现在人家主动上你这儿来了,你可到好,房子、房子没有;人、人现招。

崔治国能听不出时成伟书记说的是啥意思吗,只好厚着脸说道:“我不是想尊重人家李司长的意思,听听他想怎么弄吗,谁想到事却赶一块了。”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呀!”副书记政协主席姚遵义一边念起了一二一。

时成伟书记心中这个气呀,你崔治国不就是有后台吗,你说你还能干点啥,但他没有露在脸上,“朱省长,你看有什么补救办法吗?”

朱礼科挠了一下头,“就是从各机关抽人也来不及了。”

“来不及也得办,办公厅张全伟、张主任呢?”时成伟左右看了一下没有找到人,就指着朱礼科说道:“老朱,这事儿你亲自落实,找那种有实才、但不一定太漂亮的人,记住那窗口,是咱们省的脸面,别整些歪瓜劣枣的。告诉下边:现在不是用不用谁家亲戚的事,是政治任务,就是自己的小蜜,也得交上来。”

于是时成伟的话被传成了:省委要各委、办、厅、局领导们包养小蜜、二奶们,到省里报到,省委领导要检查她们好不好看、水平如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