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正如熊无疾所料,伊万`舍普琴科的确难下冲锋的命令。100名伤兵的哀号和800名士兵在没有装甲车辆的掩护下,在白天的冲锋所可能造成严重的伤亡,他的确不知道孰轻孰重。只要两个小时,只要两个小时以后,那些伤兵就永远不会再有痛苦,而他的装甲车和火炮,800名士兵就会为他们复仇,将所有的中国士兵也打成重伤后扔在雪地里让他们活活冻死。可是,他能等两个小时吗?那可都是和他一起拼战沙场的手足兄弟啊,他的心能让他等两个小时吗?他能听着伤兵的呼嚎,听着身边将士悲愤的请战声再等上两个小时吗?

身旁的一个参谋愤怒的打断了他的思绪:“舍普琴科团长,快看!”将手中的望远镜交给了他。

伊万`舍普琴科接过了望远镜,眼里看见的一幕让他膣目欲裂……

一个大地士兵探出头看了一眼地上一名腿被砍断的俄兵,哈哈大笑,从战壕内扔出了一燃烧瓶,正砸在那名俄军士兵的身上,伴着汽油燃烧时的红色火焰的腾起,凄厉的惨叫撕裂了战场上短暂的宁静……

还有另外两个大地士兵,将两盒香烟放在掩体外的沙袋上,其中一个士兵手持一枝步枪,瞄准了几秒后一枪打碎了一名刚刚挣扎着想爬回去俄军士兵的右膝关节。随着俄军士兵痛苦的倒地,那个大地士兵微笑着将两盒香烟放进了自己的口袋。这时,另外一个大地士兵又拿出一盒香烟放在沙袋上,接过步枪后一枪打碎了那名俄军士兵的右脚踝关节,然后得意的向他的同伴勾了勾手指,他的同伴带着无可奈何的神情把手伸进了刚刚放进香烟的口袋……

还有……

还有……

伊万`舍普琴科拿着望远镜的双手在颤抖,喃喃的说道:“魔鬼,他们是地狱里的魔鬼……”突然,他暴怒的将望远镜摔碎在地上,双眼血红,脸上青筋直迸的大叫:“命令部队冲锋!杀光他们!杀光这帮应该下地狱的魔鬼!!!”

俄军的进攻早就在帝国军的期待里,看着俄军全体愤怒的冲锋,帝国军瞄准了每一个身着褐色军装的人影……

“好!老毛子终于忍不住了!” 熊无疾兴奋的叫了起来。“命令各班、排,一定要准确的点射,绝对不许胡乱的浪费弹药!”刚刚的一幕是他取得了他部下们的认同,他们才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激怒俄军尽快进攻。他们也知道自己残忍,知道自己不人道,但是俄军的兵力是他们的9倍以上,为了能够活下去,他们别无选择。

俄军的第二次冲锋开始了。不过和第一次不同,第一次他们有炮火和装甲车,坦克的掩护,简直是象散步一样就走到了27号高地上。但现在不行,他们每前进一步就得用士兵的生命做为代价来交换……

双方在交织得象雨打芭蕉似的枪声中互相射击着,双方不断的有人被子弹掀开了头盖骨,胸口被子弹撕出拳头大的洞。死神是绝不会对在战场上互相杀戮的人类有半点怜悯之心。

俄军凭着一腔仇恨的怒火不顾伤亡的向27号高地上冲来,但这正是帝国军希望看到的结果。27号高地的地形非常适合防御步兵的冲锋,帝国军的战壕前就是一片没有任何掩蔽物的平坦斜坡,帝国军的射击在没有任何物体的阻碍下,向俄军射出的子弹命中效率非常高,手榴弹一个接一个的在俄军人群中爆炸,分飞的弹片撕开了俄军士兵的军装和血肉。俄军的冲锋部队冲进100至150米距离内的士兵立刻遭到帝国军准确的火力狙击。从27号高地是山脚下至帝国军的战壕,一大片的斜坡上除了零星的几个已被炸断的小树和散乱的弹坑外,没有一点可以供俄军暂时掩蔽弹雨的地方。而且地上便布着几千颗黑乎乎的地雷,高地上向下流下的水冻成了坚冰,俄军向上仰攻打得是苦不堪言。冲在最前面的一个俄军士兵一没注意,踩在冰上一脚打滑,摔倒时正好脑袋撞在一颗地雷上,平时貌似憨厚的地雷露出了本来面目,“轰”,这个俄军士兵的头立时爆成了一团血雾,身躯被炸得向反方向倒下,无头的身体“啪”一声,重重的扑倒在地上。被炸变形的钢盔在十米高的空中翻转着落下,“轰”,又砸中了一颗地雷,将其引爆。后面的俄军看得是个个胆战心惊,不管高地上的帝国军一枪一枪准确的点射,移动得更加小心翼翼,那速度,与其说是在冲锋,还不如说是在挪动。

帝国军方的士兵也不断被俄军击中,毕竟俄军的兵力是他们的好几倍以上,他们的一颗子弹可以换来俄军几颗,甚至几十颗的子弹还击。密集的弹雨将他们压得抬不起头来。但是他们没有办法,现在什么战术也不管用,只能是冒着弹雨,凭着他们的勇气向俄军士兵还击。

顶住!顶住!只要顶住现在就可以了!我们一定能坚持到最后!每一个帝国士兵都这样告诉自己,他们的任务是死守27号高地,不是撤退,也不是死亡。就算是战死,也得是援军上来了以后再死。现在所有的帝国士兵,包括熊无疾在内,都是在和强大的敌人在拼意志,拼勇气,拼谁能坚持到最后的韧性。

伊万`舍普琴科终于冷静了下来,其实他又何尝不知道是中国军队的指挥官是故意激怒他。为了部下的生命,为了士兵的斗志,为了军人的荣誉,他故意上了这个当。现在,冲锋战打了一个多小时了,俄军的伤亡又更加大,但是战果还是不如他所想的理想,“撤下来吧。”他虚弱的向传令兵发出了命令。“还有两个多小时天就黑了,等着吧,你们的末日马上就来到了!”伊万`舍普琴科对着27号高地上的中国军队咬着牙齿说道。

熊无疾疲累的回到了连指挥部的小山洞,来不及擦一下脸上的血污,将步枪放在桌上,拨通了顾年的电话。“报告团长,我是熊无疾,俄军的第二次冲锋打退了。”

“……好样的……你连伤亡情况如何?”明显的听得出,顾年有些意外,他居然又打退了俄军的第二次进攻?

“报告团长,伤亡情况我现在也不太清楚,不过我可以确定,7连现在还有战斗力的兵力不超过60人。7连现在可以说是真正的弹尽粮绝了!我请求,团长的援兵尽快赶到!我无法有把握顶住俄军的下一次冲锋!”

“这个……你一定要顶住!因为我是从江对岸调来的部队,援军可能比17时晚点到达。”

“什么?!团长,俄军的进攻迫在眉睫!天一黑他们就会动用装甲车冲锋我连阵地,这次我是无论如何也守不住了!”

“守不住也得守!你人在战地就不准丢!援军我会尽快派去!”

“是!保证守住阵地。” 熊无疾有气无力的挂上了电话,一屁股跌坐在凳子上。这才发现,卢智刚他们已经来了,每个人的身上又加上了轻重不等的伤痕。“你们都听见了?”他问道。

“都听见了。”

“援兵比预期的还要晚到达,在这之前,我们都可能会见先皇去了。”

众人有些愕然,在他们眼里的熊无疾从来没有这么没信心过,难道,熊无疾是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了吗?

“好了,不说丧气话了!” 熊无疾强振起精神说道:“其实也不是没有一点办法打退俄军的冲锋,只不过,我们的兵力太少了。如果还多100人的话,哪怕只是50人也行啊,我就能打赢这一仗。”

“那现在呢?我们没有一点机会了吗?要不你先说出来计划来我们研究研究。”卢智刚道。

“不急,现在到天黑还有点时间。你们先报报各排的伤亡情况,轻伤不计。”

“一排还余15人,其中重伤2人。”

“二排还余17人,其中重伤3人。”

“三排还余9人,其中重伤2人。”

“特务排还余21人,无重伤员。”

熊无疾算了一下,“能开枪的加上我们也不过63个人。”他真的有点沮丧。“不过我们还是得打,我们接到的命令不是撤退……”

“连长,在我们研究作战方案之前,先把我们重伤员运下去吧?”余杰提醒他道。

“对,通知野战医院的,叫他们马上派医护队来。小张!~~” 熊无疾叫了声后,却没有听见他听习惯了的那声:到!“小张~~” 熊无疾又叫了一声。

“不用叫了……”胡不为黯然的说道:“他阵亡了,我看见他抱着冲上了阵地的5个俄国佬……”

“……”一阵悲痛袭击了熊无疾的身心,小张自他任职新编7连连长开始,几个月来一直克勤克勉,圆满的完成他所交代的各种工作,从来没有出过差错。“他去得光荣……是个爷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