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一章:上兵伐谋 第三节:人肉盾牌(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熊无疾他们已经全都回到了战壕内。正副连长,四个排长现在已经在熊无疾的连指挥室里聚集。熊无疾看看每个人身上,没有一个人还是完整无缺的,个个都负了伤,嘿嘿的笑了。

“笑什么?”卢智刚奇怪的问道。

“我负的伤最轻。” 熊无疾不是只有一点点开心的样子。

卢智刚气结,“这也有好比的?”

的确是熊无疾身上的伤最轻。卢智刚的左手掌被子弹贯穿,脸上和耳朵都被匕首划出了4厘米长的伤口,刘正伟的右大腿中了两枪,余杰的背上现在已经嵌入了两片手榴弹弹片,白少虎左臂中枪。最倒霉的是胡不为,被一名俄兵从背后偷袭,屁股上挨了一刀,扭打在地上的时候腹部又被划了一刀,所辛没伤到内脏,熊无疾笑得越开心,胡不为的脸色就越难看。相比之下,熊无疾除了脸上的一道子弹擦伤和几处青紫外就没有什么伤了。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现在说正经的。” 熊无疾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意。“现在战壕外面的地上躺着大概100名老毛子的伤兵,这是我们现在最好的防御武器。而且俄军的坦克已经全部消灭了,战事到现在对我们来说还是比较有利的。”

“但是俄军的生力军还有800多人,我们现在的兵力恐怕还不足90,而且绝大部分士兵身上都负了伤。”余杰说道。余杰一向沉稳,思考问题全面,包括在他的做人与作战方面都是,这点连熊无疾也不得不佩服,虽然也对于他有时候对任何事都过于谨慎也有些轻微的不赞同。

“这场战斗从一开始我们的兵力就不能和老毛子成对比。不过这首次接战我们不也是打赢了嘛。” 熊无疾不以为然的说道。

胡不为道:“现在战斗力上的悬殊我倒不在意,至不济战死殉国罢了。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我们现在的弹药严重不足,我们不会再有拼刺刀的机会了。就算是战死,我们也不能说拿着一支空枪被老毛子乱枪扫毙吧?那太丢脸了,这才是我们现在最大的危机。”刚刚熊无疾率先跃出战壕冲向敌军的以身作则,利用俄军自己的士兵挡住了俄军机动装甲部队和炮火的巧妙战术运用,一扫了他心里对熊无疾“无能的贵族少爷”这个印象,可以说:熊无疾现在才真正是他的连长。

“后勤部的那帮蛀虫!我们的弹药补给都催了两天了,还是明天早上才到!我们回去后,老子第一个去告他们!” 熊无疾缓了口气,又说道:“刚刚我给顾团长汇报过战况了。现在是下午15时,顾团长请陆军派出一个营兵力的援兵得到晚上19时才能集结赶到。也就是说,我们还得死顶四个小时。”

“但愿老毛子四个小时以后才进攻吧,那时候天已经黑了,对他们正有利。”刘正伟在拿两条三角巾捆扎腿上的伤口。

“不可能,最多在半个小时内俄军就会发动第二次冲锋了。”

“因为他必须救他们的伤兵?”

“是的,我想没有一个指挥官会想落下一个不爱惜士兵,对同袍见死不救的骂名。就算是做做样子而已他们也会发动一次冲锋。问题是,他们会在什么时间发动冲锋。”顿了顿,熊无疾又道:“其实我希望俄军尽快的进攻,越快越好!”

“为什么?我们现在甚至连包扎伤口的时间都没有!”五个人都不明白他的这个想法。

“现在的气温是零下20度,地上那120个俄军伤兵都在重伤流血,象这样的环境下,他们的生命不会支持超过两个小时。”

“那又怎么样?是他们发动的进攻,这样的后果是他们自己造成的。”平心而论,白少虎绝对不是一个残忍的人,但是这是在战场,他只能去忽视敌人的生命。刚刚熊无疾下的那道不准杀死俄军士兵的命令,在刚开始时他和其他人一样不理解熊无疾的想法,这道命令对杀红了眼的他们来说执行起来的确费了些心理斗争,但他们还是做到了。现在,看见了正是熊无疾的那道命令才扼止住了俄军装甲车和火炮的轰炸,他才不得不佩服这位才23岁的连长。

“不,我并不是对他们的性命关心,何况我们现在都自顾不暇,就算是要救助这些俄国伤兵,也只能是在我们打赢了这一仗,保全了我们自己的生命后才能去救他们。”

胡不为奇怪的问道:“连长,你认为我们有机会打赢?”

熊无疾“嘿嘿”笑道:“当然,为什么没有?谁说我们兵力和火力不足就一定输的?”

“那连长快说说,怎么打?”胡不为的确有点开始欣赏他了,但还是不太相信以己方的兵力能打赢。

“那是后话,我们现在最主要的一点就是怎么击退老毛子的这一次冲锋。” 熊无疾道:“正是因为有100多个俄军的伤兵挡在我们前面,老毛子才不敢动用装甲车和火炮来进攻。如果老毛子的指挥官现在不管伤兵的死活,等到伤兵们全部死亡后才发起进攻那我们就顶不住了。第一次冲锋是我们抓住了老毛子步兵冲得太快的失误,他们当然不会第二次犯同样的错误。你们想,那时候我们还会有生还下去的机会吗?”

众人都明白了熊无疾的意思,的确,他们能到现在还没有被俄军歼灭,全靠了熊无疾抓住了机会,战术运用得当,士兵们骁勇奋战的结果。如果现在俄军进攻的话,只是800多名步兵向前冲锋,他们还可以就地隐蔽在战壕坚固的工事内用轻型武器还击,如果能大量的杀伤俄军的有生力量,在第三次冲锋时他们也能面对较少的兵力。如果是在两个小时以后,他们最好的盾牌都失去了作用以后俄军再进攻,那时候俄军的火炮将在他们的头顶上洒下弹片织成的暴雨,然后,9辆装甲车将直接冲破他们的防线,800名俄军随着装甲车撕开的裂口一涌而上……而他们自己,才不过是90名缺枪少弹的伤兵而已……

“可我想……”卢智刚道:“就算是现在俄军全力攻上的话,恐怕我们也是顶不住。”

“忘了陆军留下来的那150箱地雷吗?”

“难道我们现在将那些地雷都埋在阵地前?”这批地雷是陆军在撤退前留下来做防御阵地用的,通常是打退一次俄军的进攻后就重新在阵地前面埋设新的地雷阵,现在大概还有250箱,2000颗地雷。都是步兵杀伤地雷,对坦克和装甲车履带却没什么作用。刚刚被歼灭的俄军就是踩着坦克的履带轨迹上,一冲过了雷场就心急冲了上来。

“找死啊?在俄国人的面前埋,别说让他们眼睁睁的看清楚我们埋设的地点,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恐怕头一伸出战壕就被狙击手打成个烂西瓜。”

“那有什么用,总不能当手榴弹扔出去吧。”几个军官的兴奋一下又低了下去。

“谁说地雷这玩意一定就得用埋的了,老胡倒是说对了,就是扔出去。”熊无疾胸有成竹。

‘见鬼,我怎么就相信了这无能的贵族少爷真有打仗的本事的呢?’胡不为心里一阵哀叫。

白少虎奇怪, “难道在俄军冲锋时扔出去?发火引信也不同,根本就炸不了。”

“不,我没想过要他们爆炸,我们现在就扔在战壕前面去。”

胡不为实在受不了了,差不多是叫出来的, “眼睁睁的扔在平地上的地雷谁会去踩?!与其浪费武器,还不如天黑了晚点全埋下去!”

熊无疾鼓掌,“老胡果然聪明,就是啊,眼睁睁的看着地雷谁会去踩?这正说到点子上了。”

胡不为“唉”的一声哀叹,闭上眼睛靠在了石壁上,懒得理他。

“你们想想。部队冲击一块阵地,速度当然是越快越好,阵地前面有可能埋设了雷场,也有可能没有,但军令如山,冲锋号响起来了,不管有没有地雷也得冲上去,既然没时间探雷,那么踩上就是命不好,踩不上就是祖上烧过高香了,对不对?”

胡不为好象有点明白了,睁开眼睛听熊无疾继续说。

“老胡,如果你不知道有没有雷场,知道有也看不见,你冲锋会怎么样?”

“没说的,既然看不见,还不如当没这玩意,省得自己吓唬自己,该怎么冲就怎么冲了!”

“如果你眼睁睁的看着2000颗地雷散布在你冲锋的路上,要你再冲呢?”熊无疾笑眯眯的说。

“妙啊!”白少虎最先反应过来!诚然,如果必须要在雷场上冲锋,踩上了就只怪命不好了,反正看不见,就凭运气了,那人还不如都横下一条心拼了,八九百个俄国兵不顾生死,拉起散兵线一涌而上,结果不难猜想。但是眼前明明就是地雷,踩上去最便宜也是少条腿,恐怕谁也不会视若无睹的大步向前吧。这样一来,俄军冲锋时既要提防脚下,小心翼翼的绕着这些尊神走,又要向帝国军阵地射击,而且还是仰攻,进攻的速度可想而知了,帝国军的兵力和弹药虽然有限,但是瞄准一个个在低坡下象散步一样速度的俄军,应该还是能打死几个的吧。

“我现在就去命令搬地雷全扔去战地前面去。”也不知道刘正伟为什么这么心急,拔腿就走。

“哦……”熊无疾叫住刘正伟,“扔完了地雷,叫所有人都挖雪烧水,能烧多少是多少。”见众人疑惑,熊无疾笑道:“难道你以为我现在想泡茶洗澡不成?现在是零下20度的天气,把水往我们阵地前倒下去,俄国佬一脚踩上,该是个什么结果?”

“哈哈哈,恐怕要摔断几条腿。”胡不为大笑。

“现在你们应该都知道我的意思了。据我估计,俄军大概在半个小时内会发起冲锋,可是……”熊无疾喃喃的说道:“当然,我不知道俄军的指挥官现在是怎么想的。如果万一,俄军的指挥官为了战役的胜利。决定放弃这些伤兵的生命,然后在两个小时以后再统合所有的轻重火力向我们进攻呢?”

“连长,你就下命令吧。我们应该怎么办!”胡不为大声说道,知道胸有成竹的连长早就有了主意。

熊无疾要是知道才短短几个小时,他就在胡不为眼里由‘无能的贵族少爷’到‘胸有成竹的连长’的身份反复转换了几次,也不知道会怎么想。

“现在我们要做一个决定,而不是要下一个命令,这决定很可能让我们大多数人都做不到,所以……这个决定我一个人下不了,我要知道你们每一个人的意愿……”熊无疾用从来没有过的正色说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